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1節

☆、第一百零九章 慘痛回憶

粗重的呼吸聲。

是從胸腔中發出的“呼哧呼哧”的響動,像是風吹動枯葉的聲音一般。

“你們到那邊看看,其餘的人跟我來。”外麵有人指揮道。接著又有許多腳步聲傳來,看樣子,對方不下一小隊人。

藏在暗處的人悄悄掩住了自己的口鼻,防止粗重的呼吸聲溢出,教人察覺了去。

“首領,這邊沒有!”

“首領,這邊也沒有!”

對方的首領顯然耐心有限,“繼續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來!”

眾人又散了出去,繼續在周遭查看。

那人一動不敢動,唯恐暴露了行蹤,卻不料那首領竟像是察覺一般,轉頭往他藏身之處看去。目光犀利,直擊人心。

首領緩緩站起,撥開了樹叢,“原來,你在這裏。”

——

趙安謨從睡夢中驚醒。

看了看周遭的環境,才釋然的鬆了口氣,擦了擦額上的冷汗。

“咳咳”胸腔中痛意不減,像是又回到當初那般。

“爺,您醒了?”一個消瘦的人走了進來,手裏還捧著一個托盤。

趙安謨隨手拿過榻邊的罩衣,草草裹了自己,下了榻。

“嗯。”趙安謨在桌邊坐下,消瘦的人立刻將手中的托盤放下,“屬下熬了些粥,爺先湊合著用些,回頭在想辦法給爺打些野味來。”

自趙安謨從大理寺的牢中逃出已逾數月,期間一直在郊外深山的茅屋中度日。饑一頓飽一頓,活像是逃難而來,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王爺樣子。

“外麵,怎麽樣了?”趙安謨聲音低沉,邊說邊喘。消瘦的人一怔,看他麵色潮紅,像是得了傷寒一般。

趙安謨的身子早在大理寺中,被各種刑罰給弄壞了,現在無非就是拖著這副殘破的軀殼,勉強活著罷了。

“聖上已下令四處通緝您,現在京城滿處都貼滿了您的畫像。城門安排不少人盤查,能混進城的希望實屬渺茫。”

趙安謨歎了口氣,從他僥幸逃出大牢,身後就總是跟著追他的人。“總會追來的。”趙安謨三下兩下喝完了麵前的粥。說是粥,不若用“米湯”來形容。米是米,湯是湯,涇渭分明,清可見底。

消瘦的人也十分無奈,“爺,咱們……”

趙安謨擺擺手,“你先回去罷,這裏暫時不要來了。”

——

寧善伸了個懶腰,大中午的太陽曬在身上暖洋洋的,直教人犯困。

街上人來人往,寧福跟在寧善身後,時不時的就要揉揉腰。

寧善發現了這個小動作,不禁笑道,“怎麽,昨晚……”

寧福忙低著頭,咬牙道,“爺,您以前這樣,小的可什麽都沒說過!”

“哎呀,伴當大了不由主子了。怎麽,要不要我好好備一份嫁妝,吹吹打打的把你送過去?”

寧福冷哼了一聲,“那也該是他帶嫁妝才是!”

寧善像是才發現了什麽了不得的事一般,“哎呀呀,原來我們家大福才是神勇的那一個!”

寧福剛想挺直腰杆,逞一逞威風,誰知寧善一巴掌扇在了後腰上,痛處立馬火辣辣的,逞威風變成了“齜牙咧嘴”。

“你什麽德性我還不知道?跟我裝!”寧福立刻偃旗息鼓,縮了腦袋。

“你說咱們怎麽就栽在他們倆手裏了呢?不應該啊?”寧善揪著一縷頭發,苦苦思索。

主仆倆還未到“群賢畢至”,剛經過一條花柳巷,就被裏麵一聲嬌滴滴的聲音吸引了去。

“大爺,我們這兒新來了花娘,您進來給驗驗貨?”

這是花樓裏常用來攬客的言語。擱在以前,寧善保管就欣然答應,進去“驗貨”去了。現在的他再聽見這一句,不僅恍若未聞,還會加緊了步伐,像是避之唯恐不及似的。

寧福還在門口望著上麵的花娘流口水,轉頭看主子都竄出去老遠了,這才回過神來,“六爺!您等等我!”

“爺,您跑什麽呀?”忍著身上的疼,寧福才追上了寧善。

隻見花柳巷被遠遠拋在身後,寧善才罵罵咧咧的停住了腳步,“媽的,差點兒就……”寧福沒聽清後麵的話,滿臉疑惑。

“爺,您以前不是最愛來這種地方嗎,您怎麽現在跑的比兔子還快?”

寧善狠狠啐了一口,“呸,誰也別跟我提花樓!”

這事還得從傅京第一次上花樓找寧善,並綁他去傅府時候說起。

彼時二人還沒有現在這麽好的關係。寧善極不待見傅京,處心積慮的想要惡心惡心傅京,讓他徹底打消對自己的想法。想起剛開始傅京對花樓的厭惡,寧善就幹脆日日往那花樓裏跑。一待就是一整日。

傅京聽說了,二話不說就帶著傅甲去捉人。

寧善也不是善茬兒,盡管心裏怕得要死,麵上仍舊一副“爺就是來狎妓的要殺要剮隨你”的無畏樣子。傅京一怒之下先是狠狠的“打”了他一頓。此“打”非彼“打”,旁人生氣動怒,拳拳都是往人臉上招呼,怎麽解氣怎麽打。而傅京則是抱起寧善,放在腿上打屁股。

寧善怎麽說也是錚錚男兒,自小到大,除了老太爺那個暴脾氣對他行過家法,再有就是西席先生用小棍兒打過手心兒,還有誰敢這麽對寧家的六爺。

有,傅京就算是一個。

下狠手,他舍不得,但不打又實在難消怒氣。幹脆挑了個肉多不易受傷,還不會留疤的地方打。聽著清脆的巴掌聲,寧善殺豬般的大叫,傅京心中的怒意才算是消了大半。

花娘們在外麵聽得麵麵相覷。乖乖,聽這動靜是要把人往死裏打呀!

打完,幫他整理好衣衫,傅京單手扛著寧善就往傅府走。寧善覺得丟盡了臉麵,羞於見人。幹脆把頭埋在傅京的身上,任由他帶著自己回了傅府。

回去,又是一番折騰。

寧善打了個冷戰,想起傅京說的,“以後再讓我看見你往花樓走一步,我就當著所有人的麵打你。”

打不可怕,這麽大人了,還被人抱著打屁股就丟臉了。打完了還得折騰一番,更是消受不起。罷了,不去就不去。

寧善毫不留戀身後嬌滴滴的聲音,帶著寧福就往“群賢畢至”走去。

作者有話要說:  剛才去上課,老師突然開始點名~同寢室室友沒來,我幫她答了到,結果下一個就是我的名字……

嚇得我至今麵無人色~

小心髒跳的有點快~

☆、第一百一十章 和香樓記 上

金掌櫃正指揮著夥計將外麵的東西搬到鋪子後頭去,寧善慢慢踱過來,“金掌櫃,忙著呢?”

見是東家過來,原本嚴肅刻板的金掌櫃換了一副麵孔。那是另一張截然不同的臉,帶著笑意,線條柔和,而不再是將唇抿成一道冷峻的模樣。

“六爺來了!”金掌櫃招了招手,將手裏的紙筆交給了旁人,帶著寧善往鋪子裏走。

鋪子門口放了不少破舊的細麻布和麥草等不值錢的玩意兒,寧善蹲下去翻了翻,“這些是幹什麽?”

金掌櫃臉上訕訕的,“這幾日金林琢磨著要嚐試一些別的造紙工藝,問小的要了這些東西。小的以為值不了幾個錢,就做主給運過來了。”

寧善摸著下巴想了許久。

雖說現在有專門造紙的手藝,但用的全是些貴重的材料。京城中的紙價也一直居高不下,一度讀書識字成了有錢人家的象征。若是能用省錢的法子製出便宜的紙張,那豈不是給那些寒門士子節省下一筆不菲的銀兩?

思及此,寧善頗有些興奮。

“嗯,此法可行。你隻管叫金林好生鑽研,若是製出來了,重重有賞!”金掌櫃一喜,“小的代金林多謝六爺!”

寧善擺擺手,“先別高興的太早,若是一個月後沒看到進展,我可是要問責的。”

金掌櫃忙作了一揖,“是。”

——

主仆正坐在“群賢畢至”看帶著圖畫的話本,外麵不知何時起了騷亂,鬧哄哄的,讓寧善不由皺緊了眉頭。

“去看看,怎麽回事。”寧福應了聲,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就回來了。

“爺,咱們剛剛過來的那條花柳巷子裏有家花樓死了人,京兆尹的人都過去了還帶著仵作,聽說死的是個大人物呢!”

寧善搖搖頭,“讓店中那些夥計都安生呆在店中,別去跟前兒湊熱鬧。”

寧福忙不迭出去了。

吩咐著不讓夥計們往外亂跑,寧福還是抽冷子聽到了那麽一兩句的消息。回來的時候,也還是忍不住跟寧善順嘴提了幾句。

“想不到竟然是沈學士家的大公子在花樓裏尋歡,不成想得了馬上風死了。嘖嘖嘖,素來聽聞沈學士治家嚴謹,家中的公子小姐都是芝蘭玉樹的,怎麽會出了大公子這麽個醜事。”

寧善翻了一頁,“我猜,沈學士定然是咬著花樓不放了。”

寧福睜大了眼睛,“爺真是料事如神!剛剛還聽說沈學士非認定是花樓裏的花娘給大公子用了那種髒藥,才會讓大公子死於非命。估摸著這會兒,正纏著京兆尹大人哭訴‘冤屈’呢!”

“哼,不過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罷了。”寧福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眼見著人都往花柳巷子去了,鋪子中也沒有什麽生意,幹脆就辭別了金掌櫃,往寧府去。

花柳巷子距寧府隻隔兩條街的腳程,寧善穿過人群到達寧府時,就見寧慶正蹺著腳往花柳巷子這邊瞧。

“喲!慶哥兒也是個喜歡瞧熱鬧的人呀!”寧善“唰”打開折扇,笑得無比開懷。

寧慶作了一揖,“六爺莫取笑小的,不過是見那邊動靜大了些,看看罷了。”

寧善指了指那邊,“沈學士家大公子死在花樓裏了,沒什麽好看的。”

“六爺可用了飯?二爺那邊才擺了飯。”言外之意,既然回來了就去我家二爺那邊坐坐吧。

寧善點點頭,“也好,順帶著去看看德十。”

翩翩將菜一一擺好,正要招呼寧儉入座,就聽見外頭有丫頭來報。

“六爺往這邊來了。”寧儉正往香爐裏添銀炭,想要煨一煨火,教香氣趕緊發散出來,乍一聽寧善回來,手裏的銀炭“砰”的落進了香爐裏。

翩翩被響聲駭了一跳,“二爺?”

寧儉擺擺手,“手抖了一下。快將人請進來。”前頭的話是對翩翩說的,後頭那句話卻是對傳話的丫頭說的。

“這小子每次回來,我都得折點兒東西。都是出了府的人了,還老惦記著家裏的東西!”寧儉嘟囔了一聲,翩翩雖聽不分明,也是聽了個大概,不由覺得好笑。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