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7節

  寧儉欣慰的點點頭,向他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

  寧善得意不已,挑眉:我辦事,二哥隻管放心!

  寧儉低頭咳了咳:若是辦砸了,二百兩一日不緩。

  寧善偃旗息鼓:小的曉得。

  寧喜遞給德十一方手帕,“小姐,六爺當真不再追究小姐又去偷吃的事兒了?”

  德十撇撇嘴,“他?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九姐身上,哪裏還有心思追究這等小事!”

  “六爺也真是,您才是六爺嫡親嫡親的妹妹,九小姐是二爺的妹妹,六爺作何那麽上心九小姐?”

  寧喜話語剛落,就曉得自己說錯了話,趕緊捂了嘴巴。

  “你曉得什麽!這種話以後不準再說了,若再犯,我可要打了!”寧喜喏喏的站在一旁,“奴婢知錯,再也不敢了。”

  德十正坐在暖閣的窗下,此時日頭偏西,已有涼風襲來。吹起床間的帷帳,隨風舞動。

  “我們是個什麽身份,不過是一個庶子一個庶女罷了。論身份,二哥比我們強不了多少,可人家是長子,手裏握著中饋。九姐自小就有才名,整個京城誰不知道良九小姐的名頭。咱們拿什麽與他們相比。”

  寧喜自知戳中了小姐的心事,心裏愧疚不已。

  “寧喜,你且記著。隻要九姐一日沒出寧府,我就不能越了她去。六哥這麽上心九姐的婚事,也是為了我好。”

  “是,奴婢謹記。六爺心係小姐,是奴婢愚鈍。”

  剛說完,院子外就有人敲門。

  “十小姐在嗎?六爺讓奴婢請小姐去二爺院子。”寧喜開了院門,見是寧善院子裏的寧吉。

  “九姐也去嗎?”德十隔著窗戶問。

  “九小姐也要請的,奴婢這就要去的。”

  德十挑了簾子出來,“正好,那我就與九姐一道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九小姐與十小姐】依照看了這麽多年的小說套路,什麽姐妹啊,好友啊,她們是絕不會有真正友誼的~但我拒絕套路!

☆、第十五章 一見傾心

  良九與德十結伴而來。

  “九姐,為什麽六哥請咱們到二哥的院子裏去?”

  德十這幾日天天與善六一起繞府跑步,又加上被禁了零嘴兒,原本肥碩的身材漸漸有了輕盈之態。

  “誰知道呢,咱們幾個兄妹好久都沒有在一起吃飯了,興許,六哥就隻是想讓大家聚一聚呢。”良九聽寧安說,今日府上來了個美男子,聽說是瀘州的柳牧原,良九心裏暗暗想,該不會是來……

  臉紅了紅,德十雖知道□□,也不說破,猶自在喋喋不休說著自己院子裏的趣事。良九隨口應付了幾句,心裏全然被將要見到的“未來夫君”占據了心思。這時,寧儉的院子就已經近在眼前了。

  寧儉與柳牧原在上首坐下,寧謙與寧善陪侍,四人有說有笑,此時寧慶過來通報,“爺,九小姐和十小姐來了。”

  寧善眼神一亮,急急道:“快去請!”說罷,湊在柳牧原的耳邊,“西席先生來了。”

  柳牧原一怔。

  隻見門口進來了兩位娉婷的女子。一位身量稍長,滿身的書卷氣,衣飾華麗,唇不點而朱,眉不畫而黛,行處若弱柳扶風,竟比那畫中的簪花仕女還要美上幾分。隻一眼,他就已經看呆了去。

  寧善一直注意著柳牧原的神情,看到他的眼神完全在良九的身上,挪都挪不開,就知道,這兩人的事情,準成!

  良九緩步進來,德十性急,快步拉著她入座。

  “九妹妹,介紹一下,這是柳牧原柳公子。柳大哥,這是我九妹、十妹。”寧善離良九最近,“柳大哥,這個九妹可就是我跟你說的西席先生!”

  寧善神神秘秘的在柳牧原耳邊輕語。

  “給九小姐、十小姐見禮。”嘴上說著給兩位小姐“見禮”,實際上,卻盯著良九瞧個不停。

  良九略一福身,“柳公子萬福。”良九抬眼偷瞧來人,她一直想象著自己未來的夫婿,定會是個人中龍鳳。現在眼前的男人,龍章鳳姿,舉手投足之間也稍顯貴氣,料想家世也定是不錯。又見二哥與四哥與他作陪,想是身份不俗。

  該不會是什麽皇室宗親吧?良九唇角微揚。

  德十心知這場酒宴就是給良九相媒的,自己來就是做個陪襯。也不矯情,自顧自的吃喝,倒是寧善給她使了個眼色:少吃點兒!

  德十不情不願的放下了筷子,寧善讓寧喜給她盛了一碗小白粥。看著別人大魚大肉,再看看自己麵前沒滋沒味的白粥,德十心裏直埋怨寧善,為了讓她減肥,他怎麽那麽狠的心!

  “來來來,這桌酒席可是二哥院子裏的小廚房的大師傅做的,可不比外麵酒樓的師傅差!柳大哥快嚐嚐!”寧善一邊招呼著眾人,一邊不著痕跡的打掉了德十蠢蠢欲動的手。

  除了德十、良九兩位女眷不便飲酒,寧儉因著調理身體也不飲酒,剩下的人陪著柳牧原推杯換盞,觥籌交錯,不亦樂乎。

  良九期間多次偷眼去瞧柳牧原,見他豐神俊朗,心下滿是欣喜。柳牧原也竭力維持著君子風範,害怕稍一破功,美人兒便被嚇跑了。

  柳牧原一直苦於如何才能與良九小姐搭的上話,正巧德十喝膩了自己的白粥,良九無心於飲食,兩姐妹就說起了悄悄話。

  “九姐,那個柳公子……該不會是二哥請來,想要說給九姐的吧?”良九朝柳牧原看去,正巧柳牧原也看向良九。兩人的視線相對,都不禁紅了臉。

  “咦,九姐,你臉紅什麽?是熱嗎?”德十揣著明白裝糊塗。要說心思玲瓏,德十在這個家中,也是排的上號的。隻是,她總是露出那樣天真爛漫的笑容,讓人不經意間就會忽略,被她的笑容而迷惑。

  “你!胡說什麽,誰臉紅了!”良九扯了扯德十的袖子,“快別說了!”

  寧善露出了然的笑容,他就知道,都說少女懷春,看來這個良九真真是栽在柳牧原身上了。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另一半】哪個少女沒有幻想過自己的另一半~我也不例外。小的時候,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個蓋世英雄,大一點兒了,希望能是個高富帥。現在,嫁不出去了,就希望男的、活的……

☆、第十六章 不行,不能同意

  柳牧原的酒量尚淺,淺酌了兩杯就推說自己不勝酒力。

  良九與德十早早便離了席,坐在外間隔著屏風邊聽他們的動靜,邊悄悄說著女兒家的小話。

  “九姐,這個柳公子著實俊俏,隻是不知道家世人品如何?”良九低著頭,手指不停繞著身上的絡子,“你渾說什麽呢,柳公子是哥哥的朋友,咱們就是過來陪坐罷了。”

  德十覺著這話裏不對,看著良九的臉紅的不像話,“九姐,難不成你這顆凡心終於動了?”

  良九又羞又惱,“你個不知羞的,這話哪裏能拿來由著你渾說!”

  寧儉這邊,個個都有功夫傍身,耳聰目明的。自然將兩個姑娘家的“悄悄話”聽了個仔細。

  柳牧原一張俊臉滿是欣喜,寧善與寧謙也是喜聞樂見,寧儉不辨喜怒的臉色讓人拿捏不定。

  至夜,每人都是一副乘興而歸的模樣。

  “寧二,好生將柳公子送回去。路上慢些,柳公子吃了些酒,怕是頭暈。”寧謙仔細叮囑著,寧二扶著柳牧原上了寧謙的馬車,“四爺放心,小的定會好生照顧柳公子。”

  寧善拉住寧儉,“二哥,這事兒,弟弟辦的如何?”

  “不錯。”寧儉背著手,轉身往府裏走。“不錯?”寧善有些著急,“就不錯?沒有旁的了?”

  “你還想如何?”寧儉吩咐著門房裏的老王和小王關了府門,留下側門等寧二回來。

  “好歹差事辦得好,您得給點獎賞吧?”

  寧儉似笑非笑的看著寧善,“差事還沒辦完,就想要討賞?”

  寧善心一橫,“那您吩咐,還有什麽差事?”

  寧謙原本是想回院子去休息,但寧儉接下來的話卻讓他起了興趣。

  “你後麵的事,就是極力反對良九的親事,說什麽都不能讓良九見到柳兄。”

  寧謙、寧善:“?!”

  良九一大早便起了身,寧安服侍著她晨起洗漱。

  “九妹妹起了嗎?”有小丫頭給寧善開了院門,“去通報一聲,就說我有要事相商。”

  小丫頭趕忙進了屋子。寧善搓了搓手,以往他都是去說媒,撮合兩人在一塊兒,可是寧儉卻指派了個“棒打鴛鴦” 的苦差事。這不是明擺著讓他做壞人嗎?

  苦命的寧善坐在院子裏苦思冥想,想著一會兒見到良九,如何才能把“說什麽都不能同意我們都是為了你好”的苦口婆心樣兒演繹到極致。

  “六爺,我們家小姐請您進去。”寧安挑起簾子,見寧善坐在走廊上駭了一跳,“六爺,您怎麽坐在地上?多髒啊!”

  寧善自顧自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泥,“無礙,你們都先出去,我有話單獨跟你們小姐講。”

  良九今日換了一件半舊的煙藍的罩衫,頭上也隻是簡簡單單插了兩支素淨的釵,整個人看起來格外精神。

  “妹妹今日的打扮倒是新奇。”

  良九扯扯衣裳上的褶皺,“左右今兒無事,又不出去見人,怎麽打扮都好。六哥說是有要事,不知是何事?”

  寧善一副為難的模樣,“哥哥有一言,不知妹妹……”

  “無妨,哥哥還請直講。”

  “昨日,相比妹妹也見了那位柳公子。平心而論,那位柳公子著實是人中龍鳳,相貌好,才學也好,就是,就是……”欲言又止的模樣讓良九心中著急,尤其又是聽說善六要講的是她看上的柳公子。

  “就是怎樣?六哥哥還請不要瞞我!”良九坐直了身子,一臉焦急的模樣落在善六的眼中,讓善六的心中浮現出一絲不忍。

  “就是,聽說柳公子是為從瀘州來的大夫,以前為太後娘娘問過診,得到過聖上的嘉獎。但是,家中無父無母,隻有一個妹妹,家境不富裕不說,聽說連個伺候的丫頭仆婦都沒有。日後若是妹妹嫁過去,豈不是要受苦了?”

  良九身形一頓,“你說什麽?”

  寧善於心不忍,“九妹妹先別急,聽四哥的意思,若是妹妹肯嫁,他定是要求到聖上麵前,為柳公子謀個一官半職的。”

  “怎麽會這樣?”良九有些不可置信,“為何早先沒有同我講?”

  “我也是才托人打聽到的消息。其實,我一直是不同意妹妹嫁給柳公子的。我屬意的,是城西汪家的汪二公子,他年紀輕輕便是一品禦前帶刀侍衛,那可是聖上的近侍,進官加爵指日可待。”

  “那,二哥與四哥作何打算?”

  “二哥與四哥隻說聽妹妹的意思。要我說,妹妹是寧家最有出息的女兒,就是要嫁也是要嫁最高貴的男人,再不濟也是得皇親國戚的。一個小小的郎中也敢求娶妹妹,簡直是高攀!妹妹,你隻管聽我一句勸,改日咱們去見見那位汪二公子,這個柳郎中,不見也罷!”

  寧善見良九麵色不善,“九妹妹,你沒事吧?”

  良九搖搖頭,“六哥來找我,二哥知道嗎?”

  “二哥說是讓過了晌午再來,但我惦記著妹妹還不知道此事,便提早來了。二哥也真是,他可是九妹妹嫡親的哥哥,怎麽忍心讓自家的妹子嫁到那種窮苦人家去?”

  “六哥,此事我曉得了,我想一個人靜靜。”良九喚了寧安進來,“將新進來的白茶給六哥包一些送過去。多謝六哥今日過來報信兒。”

  寧善擺擺手,“都是自家人,妹妹客氣了。”

  送寧善走後,寧安剛一進屋就看見九小姐倚在窗前,滿腹心事的樣子。

  “小姐,六爺走了。”

  “寧安,去二哥院子裏問問,二哥什麽時候有空閑。”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