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60節

  漣漪慌忙往書房跑去。

  書房中坐著不少太醫院的院使和院判,並他們手下得意的所屬禦醫。

  “回院正大人,苑小主的脈案已詳細登記在冊,陳院判也給了確診,屆時自有藥署按方抓藥。”柳牧原點點頭。

  拿起手邊的茶盞,用蓋子撇去上麵的浮梗,“雖不是天花這等駭人的壞病,到底出痘子也不是等閑病症,你們也要盡心侍疾。聖上現下對苑小主上心的緊,萬不可掉以輕心。”眾人恭聲道,“是。”

  “老爺!”柳牧原隨侍慌慌張張跑了進來,“老爺,夫人她暈倒了!請您快去看看!”

  柳牧原吃了一驚,顧不得手上的茶盞,匆忙往後院行去。

  漣漪在院外等的焦急,老遠看著柳牧原過來,開了院門。堂屋內盡是來來往往的丫頭仆婦。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老爺來了”,丫頭婆子們都駐了腳步,鴉雀無聲。

  寧安讓出床邊的位置,被人扶在一旁休息。

  柳牧原撈起良九的手,手指搭在她的腕上,眉頭緊皺。

  半晌,麵色驟然放緩。

  “老爺,夫人她……”將良九的手放回錦被中,緩緩鬆了口氣。

  寧安與漣漪皆是焦急之色。

  “無礙。今日給廚房說,多燉些溫補的湯水來,夫人有了身孕,身子卻虛不受補,我開了方子讓他們放在湯中細細的熬。”寧安握著漣漪的手,陡然一喜,“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熙熙攘攘的擠在堂屋內跪了一地,“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

  “九妹妹有了身孕!”寧府內,柳府派了人來報喜,寧儉得了消息稍稍有了喜意。

  “這倒是喜事一樁。寧慶,開庫房取那包血燕來,拿去給柳夫人補身體。再去二奶奶房裏去要那尊開過光的佛圖來,就說是慶賀柳府喜添貴子的。”

  寧慶恭聲應了下去。

  柳翩翩一聽聞良九有了身孕,一時心中複雜起來。喜的是哥哥終於有了後,一家子團團圓圓;憂的是自己原本也該是做娘的人,現在卻隻能羨慕別人。

  將一串鑰匙交給身邊的丫頭,吩咐她們開了後頭的小樓,出了將那尊佛圖拿出來,順道再加上一塊品相上乘的玉鎖子,一並交給了寧慶。

  “佛圖是二爺送的,這個長命鎖算作我單送的。”寧慶稱“記下了”。

  柳府來的人喜滋滋將東西收了,恭聲道,“小的還要去傅府和將軍府報喜,就不耽擱二爺了。”

  寧儉點點頭,“告訴柳夫人,安心養胎,不日我會去看望。”

  柳府人笑吟吟應了,“常聽夫人說起二爺最為和善,果真不假。”

  傅府的寧善與將軍府的寧尚乍一聽良九有了身孕,都是客客氣氣的招待了那位柳府人,寒暄一陣便送上一堆在外不常看見的稀罕物。柳府人不禁感歎,“到底是寧家人,出手還真是闊綽的很!”

  因著德十當日不在府中,被平固王秘密接到王府去了。柳府人不好明目張膽的到平固王府去報喜,也隻好作罷。待到德十回了寧府,另補了一份隨禮送去了柳府,此乃後話不提。

  良九自打得知有了身孕,日日小心翼翼,唯恐有了閃失,對胎兒不利,越發惶恐起來,最後,竟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柳牧原日日寬慰她,讓她隻管安心,又將廚房等其他地方的丫頭婆子都換了穩妥之人,良九才稍稍放下心來。

  誰知好景不長,還沒安生兩日,良九又開始害喜。整日裏食不下咽,漸漸的,一張圓圓潤潤的小臉兒就幹巴巴的瘦了下去,看的寧安都跟著發愁。

  “奴婢前些時候也是害喜,可萬沒有夫人這般厲害。想來夫人腹中這一胎,定是個小公子了!”原本良九因著害喜就一直懨懨的,寧安如此一說竟平白生了絲力氣,“真的?這是說我能一舉得男?”

  寧安笑道,“夫人一看就是有福氣的。頭一胎就是個小公子,這可是多少女人都羨慕不來的。”

  良九摸了摸尚平坦的小腹,唇角微揚,“老爺雖說叫我不要執著於此,但我仍是看得出來,老爺還是想要個兒子的。將來有人可以繼承他的衣缽,父子二人同入宮做官,這該是何等的榮耀!”

  寧安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勉強附和,“夫人說的極是。”

  漣漪送上來一盅剛燉好的山藥烏雞湯,裏麵另添了些柳牧原方子中的藥材,算是藥膳。

  “夫人,這得趁熱喝。老爺今兒一早就吩咐人燉上的,整整熬了兩個時辰,正是最補身子的。”良九皺了皺眉,“好好的東西,非要往裏頭放些草藥,聞著就讓人直惡心。”

  寧安也在一旁勸道,“良藥苦口。再說這是老爺的一番心意,夫人還是莫要辜負了才是。”

  漣漪望著良九小口小口將湯喝下,忙遞上了絹帕,“是呀,這要是擱在別的女子身上,羨慕都羨慕不來的福氣,偏生夫人不當個好的。夫人害喜害的厲害,老爺整日裏忙前忙後的想法子讓您多吃兩口,若是夫人還抱怨,那可真是要愁煞老爺了!”

  良九剛喝下山藥烏雞湯,頓時覺得胃中翻湧,臉色極差。漣漪拿過痰盂,“才說能喝下一盅雞湯,想是該好了,想不到竟還是這般吐得厲害。”

  寧安輕輕拍著良九後背,給她順氣,“夫人吃的還沒吐的多,這樣下去,小公子在腹中可不得受了委屈。”

  良九好容易舒服了些,“去,再去端一碗來。”

  漣漪喜道,“哎,奴婢這就去!”

作者有話要說:  聽說孕吐這回事分人,有些人就沒經曆孕吐,安安生生的就生了孩子。也有人說孕吐越厲害,孩子越健康(?)

不管怎麽樣,還是先恭喜九妹妹喜得貴子!

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零八章 秘事

  寧善從外剛進府,恰逢老管家沽了二兩酒回來。

  “六爺,可是剛從‘群賢畢至’回來?”寧善哼著小曲,儼然心情大好,“不錯。您今晚可是有客?瞧您還出去打酒作甚麽,後頭院兒裏我偷偷放了兩壇好酒,沒告訴平威,您隻管盛上一壺,慢慢喝。”

  老管家笑得和善,“沒客來,好酒給了我也是糟蹋。今兒是我媳婦兒的忌日,我給她倒上兩口,她喜歡這玩意兒。”

  寧善麵色一緊,原本嬉笑的神色也收了回去。

  “請節哀。”

  老管家麵上的皺紋猶如溝溝壑壑,一看就是飽經了風霜,“多謝六爺記掛。我那媳婦兒命淺,沒福氣。走了也好,省得老跟著我受苦受難的。”

  傅京放下手中的書,見寧善懨懨的,還以為他在外受了什麽委屈。

  “怎麽了?怎得這一副樣子?”寧善順勢坐在傅京的身旁,“若是我去了,留你一個人在世上,你會一直念著我嗎?”

  說話間,寧善的眼眶中還蓄著一泡淚。

  “說什麽胡話!整日腦袋裏想什麽呢?”順手用書在他腦袋上敲了一記,“有這個閑工夫,先把昨日沒寫完的字補上來一篇給我。”

  寧善淚汪汪捂著腦袋,“好你個平威,我就知道你是這般冷酷無情的人!”

  傅京被“冷酷無情”這四個字氣笑了,“乖乖的,鬧什麽呢?”

  “剛在府門口遇見老管家了。他說今兒是他媳婦兒的忌日。老管家可是為了他媳婦兒一輩子沒再娶!”寧善將最後一句話著重強調了一遍。

  放下手中的書,順手將寧善圈進懷裏,“你若是跟了我,哪裏還會讓你離開,你去哪兒我追哪兒。你就算去了陰曹地府,我都敢去向閻王爺要人。”

  寧善現在唯留滿心的甜蜜。

  “你呀,這張嘴跟抹了蜜似的。”傅京大笑。

  寧福端著一壺剛煮好的參茶剛要進去,就被傅甲在門外攔住了。

  “現在不方便,待會兒罷。”寧福左右為難,“都熱了兩遍了。你說這倆主子怎麽還沒完了?”

  傅甲看著寧福伸頭往裏張望,不悅的推了他一把,“看什麽呢?我在這兒你往哪裏看!”

  寧福癟癟嘴,“誰稀罕看你,整日裏孟浪的很!”

  “還不是對你!旁人我理還都不理。”傅甲將寧福拉到一邊,悄悄的“咬耳朵”。

  寧福臉都羞紅了,“休要胡言。我,我可是清白的很,豈能容你亂說!”

  傅甲還是頭一次見寧福這般模樣,新奇之下,說的話越發混不吝起來。

  “我胡言什麽了?昨晚,可是你,嗯?”尾音在寧福耳邊輕輕上揚,更是臊的寧福無地自容,“一直抱著不讓我走的是誰?”

  寧福惱羞成怒,“沒,沒有的事!那不是我!”說罷,便要跑開,被傅甲死死錮住,“好了,你承認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看他倔強的將頭轉到一邊,傅甲頓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真是的,你主子向來都是個心直口快的,怎麽偏偏挑了你這麽一個口不對心的伴當?”傅甲在他耳邊輕道,“你若是有六爺一半坦蕩,我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束手無策。倒是你,每日將我拒之千裏,喝了酒倒是熱情的很,讓人受用不住。”

  寧福落荒而逃。

  “嗬,路還長著呢,跑有什麽用呢?”傅甲在他身後輕笑。寧福腳步一滯,而後飛快離了那處,往寧善的臥房奔去。

  ——

  寧善白日在“群賢畢至”忙活,回了府又跟著傅京寫寫畫畫,到了夜裏哪裏還有精力撒歡兒,早悶頭睡過去,讓傅京著實鬱悶。

  見寧善趴在榻上沒動靜,傅京輕手輕腳的替他脫了靴子,又將身上的錦袍褪了,搭在一旁的屏風上。

  “洗洗臉,換了衣裳再睡,這樣睡容易得傷寒的。”傅京推了推寧善,隻見他嘟囔了一聲,翻了個身睡得正香。

  寧福與傅甲抬了澡桶過來。知道寧善一日下來渾身酸痛,便將耳室的澡桶放在了臥房,隻用個屏風隔了,也好讓寧善不用沐浴後再受冷風。

  傅京見喊他不醒,索性將他的中衣盡數脫了,光溜溜的抱著他放進了澡桶中。

  寧善乍一進去,渾身一個激靈,“做什麽?”

  傅京揮揮手讓寧福與傅甲先出去,“洗洗再睡,若是累了,你隻管休息,我幫你。”

  寧善卻是再也無法安心睡著了,坐在桶邊與傅京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說話。一雙手在他身上遊走,或輕撫或重壓,讓寧善心中就像是有根羽毛劃過,癢癢的,卻總是也搔不到癢處,令人心急。

  也不知是誰先撩起的火,雙唇相接,雙手相握。傅京身上的中衣前襟、衣袖也沾了水,濕了大片。索性就勢脫了,二人同坐在澡桶中。

  澡水溢了出來,將地麵灑的濕漉漉的。二人誰都不願喚人進來收拾,隻聽得粗重的呼吸聲,及拍打水麵的聲響。

  傅京蓄勢待發,寧善抵著他的胳臂,“別在這兒,不舒服。”傅京隻好托著寧善,匆匆扯了手巾來,給他擦了身體,放在了榻上。

  在傅府的這一年多,寧善養的極好。平日裏顧及著他的身體,傅京也時常教他些拳腳功夫,因此寧善身上既沒有一絲贅肉,也不是那種猙獰的肌肉。那是一具十分養眼的,健康有朝氣的少年身軀。每每這時,傅京都要好生撫摸一番,長長的喟歎一聲。

  寧善嚶嚀一聲,剛從熱水浸泡出來的身子,有些怕冷。傅京細細用袍子裹了,又取了幹淨手巾來,給他擦拭頭發。

  “困……”寧善重重打了一個嗬欠,靠在傅京的懷裏閉目養神。

  傅京在他耳邊輕聲說著什麽,教寧善紅了臉,“你!”卻又不受控的點點頭。

  “這就算是約好了,到那日,你可不能拒絕我。”傅京笑道。托著他的臉吻了下去,二人一時都有些情動。

  還是傅京先回過了神來,替他找出一身幹淨的中衣,係好了衣帶。

  “好了,睡吧。”

作者有話要說:  作者君:好了,睡吧。

寧善:嚶嚶嚶,我家老公好溫油,隻想給他生猴子!

傅京:腦婆,既然不睡那我們就為愛情鼓鼓掌吧。

作者君:【手動再見】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