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59節

  “這幾日傷口上莫要沾水,忌食辛辣刺激食物,每日定時換藥。”大夫將一個小瓷瓶遞給英衛。

  英衛接了,示意巫奇付了銀兩給這位大夫,再客客氣氣的送出去。

  英喬低著頭坐在小幾旁,淡淡道,“有勞主子費心了。”

  “雖不是什麽重傷,但怕是會留下疤痕,回頭我讓人去找祛疤痕的藥來。畢竟姑娘家留下那麽個東西也不好看。”英衛略略寬慰了幾句,便囑咐了寧香好生照顧她,自己轉身回了臥房。

  寧香望著英衛離開的身影,對英喬有著說不明道不清的羨慕嫉妒。

  “王姑娘,也不是我說你。像英公子那樣的好人家,上趕著都來不及。瞧瞧人家看見你受傷的時候,對你關懷備至的,你又何苦用那副冷淡的態度對人家?若是我,怕是要感激涕零了!”寧香真恨不得自己變成那受傷的英喬。看著那麽個俊俏的公子柔聲細語的關懷,就是即時死了,也都心甘情願。

  英喬冷眼看她,“終是男女有別,不過是傷了個腕子,我又何須惺惺作態,平白惹人生厭罷了。”

  寧香癟癟嘴,不再看她,兀自端了水盆出去倒水。

  英喬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小姐,寧香的心思哪個看不出來。以前英喬不道破,不過是礙於住在別人家中,不宜訓斥旁人的奴仆。但現在看來,漸漸坐大的竟要騎到她的頭上,這要人如何忍耐。

  “她既傷了腕子,就不要她過來伺候了。你明日去城中走一趟,看看有什麽補身子的。”英衛對巫奇吩咐道。

  巫奇點頭應下了。

  “大王,咱們在這兒也有些日子了,何時才回王庭去?”英衛找了本書來看,聽到巫奇如此問,倒是放下了手裏的書。

  英衛本意是到這兒來尋個同盟,順帶著看望故人。卻沒想到,能在此處見到個合乎自己心意的姑娘,現下,自己也是沒有想好是將她帶回突厥,還是留在中原。

  “且再等兩日。有些事還未辦好。”巫奇將信將疑。他知道大王此次來中原,是存著心思的,但現今事都辦完了,為何不急於回去了?難不成,大王覺得中原太好,不想回去了?

  巫奇這般想著,有心想勸兩句,卻欲言又止。因為他,著實不知該說什麽好。

  ——

  再話突厥。

  趙安錫與婕珠成其好事之後,趙安錫竟食髓知味,日日纏著婕珠與他歡好。

  婕珠有心想躲,卻總是被趙安錫以“你若不乖乖聽話就將此事告訴教引嬤嬤”相要挾,婕珠生怕失了做王後的機會,便也隻好忍氣吞聲,任由趙安錫褻玩。

  到嘴的肥肉趙安錫焉有不吃之理,不僅要吃,還要好生品嚐。

  於是,便每日變著法子的折騰婕珠。幾日下來,向來敏感細膩的教引嬤嬤便察覺出一絲不尋常來。

  這日,婕珠正在帳中收拾衣物,打算拿去河邊漿洗。卻見教引嬤嬤此時掀了帳子進來。

  按理,這時教引嬤嬤該是在王帳中督促著侍女們清掃的。

  婕珠忙不迭的放下衣裳,給教引嬤嬤行禮。

  “我聽聞,這幾日你與中原那位十王子走得近?”麵對教引嬤嬤開門見山的質問,婕珠心中發虛,麵上卻仍舊佯裝鎮定。

  “嬤嬤明察。這事純屬謠言,奴婢心中唯有大王一人,哪裏會看得上什麽勞什子的中原十王子!”

  教引嬤嬤在王庭呆了半輩子,什麽樣的人或事沒見過。王庭中,曆朝曆代的大王都會大肆豐盈後帳,以期能開枝散葉,綿延子嗣。後帳中的女人多了,難免就會有大王顧及不到,或是從未招幸過的女人。這時,私通外人的不在少數。

  婕珠入王庭時間不短了,極少近過大王身畔。教引嬤嬤自然是不信婕珠的。

  雖是不信,卻無奈手中沒有抓到確實的證據,無法輕易拿人。見婕珠一口咬定自己與那中原十王子沒有任何關係,教引嬤嬤也知動不得她。

  “最好如此。若是哪日教我尋到了證據,定會有你的好果子吃!”撂下這句話,教引嬤嬤轉身便走。此番前來,她也不過是存著警告的心思罷了。

  但以後,自己怕是要被教引嬤嬤盯在眼皮子底下了。這麽一想,婕珠就犯了難。前有教引嬤嬤虎視眈眈,後又有趙安錫心懷不軌,前也不是,退也不是。婕珠不禁想著,倒不如跳了河去,反倒落個幹淨。

  第二日,婕珠做了晨食,正欲用完飯就去王帳當值。一口羊□□還未入口,老遠聞到那股膻腥味,就作勢欲嘔,直犯惡心。

  將羊□□遠遠拿開,胃中翻騰的惡心感才堪堪壓了回去。婕珠隻當是自己吃錯了東西,稍有不適罷了,萬沒往有孕的事上去想。

  當初,婕珠以黃花之身入了王庭。經年下來,承受恩寵次數屈指可數,從未受孕。這段日子,卻頻繁與趙安錫做下那事,幾乎次次都將東西留在了體內,受孕幾率大增。況她月信向來是個不準的,此次隻道是晚來幾日罷了,根本未意識到終將留下了禍患。

  趙安錫一早出了帳子,正巧與要去當值的婕珠碰了個對麵。婕珠惦記著昨日教引嬤嬤的警告,轉身欲躲。

  “見到本王跑什麽?”趙安錫壞心的擋住了婕珠的去路,用手去挑她的下巴,被婕珠一把推開。

  “放開!”趙安錫猛然被人推了個趔趄,仿佛不敢置信一般。

  婕珠快行了兩步,想將趙安錫甩開。哪知趙安錫竟是個屬“狗皮膏藥”的,緊緊粘著婕珠不放。

  “好啊你,長了膽子了!竟敢對本王動手?”一把將她拉到無人的地方,“難不成你想讓本王將咱們的事說出去?”

  婕珠心中掙紮,明知趙安錫給她設下的是萬丈深淵,一旦跳下去便會萬劫不複,卻也隻得無可奈何的閉眼跳下去。她不能枉送了性命,若是忍下去她還有能爬上王後的機會,若這事被捅了出去,她就要被逐出王庭,連一點掙紮的機會都沒有了。

  做了決定,婕珠麵上已沒了猶疑之色。

  趙安錫這招百試百靈,心中大喜。扛起婕珠,就欲入帳,好生銷魂一番。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零六章 你是我的人

  柳牧原坐在家中,正看著良九與丫頭打絡子,一邊說些家長裏短的。此時正巧有通傳丫頭掀了簾子進來。

  “老爺,夫人,寧安姐姐來給二位請安了。”寧安前些日子才查出有了身孕,腹部已初現隆態,

  良九放下了手裏的絲線,見寧安扶著腰進來,腳步蹣跚,“不是說讓你回去好生安胎,怎得又回來了?人家小媳婦兒懷了身孕,哪個不是老老實實在家中呆著,偏生你不住腳的來回亂跑!回頭等到寧全回來了,看我怎麽向他告狀!”

  寧安掩著嘴偷笑,“奴婢哪兒就那麽嬌貴了!在屋裏呆著悶得慌,想著前些日子蔡婆子家的大兒媳往奴婢那裏送了些小菜兒,到底是新鮮東西,也想讓老爺和夫人嚐個新鮮,就做主拿了過來。”

  良九打發丫頭去將那些時令小菜送到廚房,扶著寧安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

  “不行,這椅子太冷硬了。漣漪,去拿個墊子來。”漣漪正是良九現在身邊的大丫頭,頂替了寧安的位子。聽到良九的吩咐,立刻就下去尋墊子去了。

  柳牧原知道她們女人家湊在一起,不免要說些體己話。推說了兩句“乏了”,便回書房看書。

  “夫人當年的眼光真不差,現在誰不說老爺日後是有大富貴的!”良九歪坐在美人榻上,靠著迎枕,吃吃的笑道,“你什麽時候跟外麵的那些婆子學的一樣,淨說些沒著沒際的話。”

  漣漪拿來了軟墊,放在了椅子上,讓寧安舒舒服服的坐著。二人就坐在一處閑閑聊些有的沒的。

  “夫人當初下嫁老爺的時候,誰不說上一句‘門不當戶不對’。可再看看現在,老爺在太醫院得了院正的位子,那可是後頭正宮的娘娘都要客氣三分的人物,誰不誇夫人慧眼識英呀!”良九勾唇一笑,“這話說的倒是對的很。我一心要嫁老爺,六哥還在一旁極力阻攔,到最後還不是得順了我的意。”

  都說有女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用來說嘴的小道消息。

  寧安湊近良九,“奴婢前兒出門去,聽得了一個消息,正是與咱們家六爺有關的。”

  “什麽?”良九立刻附耳過去,“莫不是善六與大理寺卿的消息?”

  寧安點點頭,“夫人猜的極是。有人說這兩日傅府上正掛紅燈籠呢!有個時常進府送菜的老翁還說看到了傅府裏,掛滿了紅綢子呢!”

  良九吃了一驚,“那,可有打聽出來是誰要娶親?”

  “傅府裏的人個個口風緊的很,怕是不好撬出點消息。”寧安歎了口氣,“按理說,六爺也算是個出挑的人才,雖比不上寧府裏二爺與四爺,最起碼擱在府外,也是極冒尖兒的公子哥兒,隻可惜,怎麽就能甘願雌伏於傅大人身下了呢?”

  “慎言!好歹也是你自家的主子,你怎麽也敢編排起來了!”良九狠狠瞪了寧安一眼,嚇得寧安噤了聲,不敢再說。

  良九見寧安不敢吭聲的樣子,也知道自己剛剛的語氣重了。便輕聲道,“傅大人在京城中一圈公子哥兒中也是不差的。雖說二人現在如此的確有違常道,二哥與四哥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咱們又能多說什麽。再說,六哥在家中又占不到什麽重量,寧家也不指著他掙什麽功名榮耀,隻盼著他別惹是生非就好。”

  寧安附和著點點頭,“夫人說的極是。六爺現在將一家‘群賢畢至’經營的紅火的很,就連寧家商行的都比不上,就衝這點,六爺也是個厲害的。”

  “哼,的確是厲害。自己的庶妹都能想法子成了嫡女,再過不久就能嫁進王府做那王妃,若是命好,還能跟著夫君進宮做正宮皇後,可不是厲害到頂點了?”良九看著指甲上新做出來的花樣子,“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咱們在這兒操著心,勉勉強強做個當家主母,人家不過是揮揮手的功夫,可是要掌鳳印,管理東西十二宮的人。”

  寧安曉得自家主子不過是嫉妒,抱怨兩聲罷了,也就沒放在心上。幹笑了兩聲,就東拉西扯的將話題轉移到一旁了。

  ——

  寧善蹺著二郎腿,窩在太師椅裏,活像個沒骨頭的大蟲。

  “坐好,成個什麽樣子。”傅京在他背後拍了一掌,惹得寧善一連串的抱怨。

  傅京將手中的毛筆塞給寧善,“前兒教你的那兩個字,寫給我看看。”

  前些日子,寧善突然心血來潮,死活纏著傅京,要他教自己寫字。傅京被寧善纏的無法,便從他的名字開始教起。

  寧善歪歪斜斜的在紙上寫了“寧善”二字,令人不忍直視。尤其是那個“善”字,竟還寫了白字,讓傅京真是氣不得又打不得。

  “你說說,都教你多少遍了,怎麽還寫錯?難不成真要我學你以前的西席先生似的,用竹板兒打你手心兒你才能學會?”傅京似笑非笑的看著寧善,寧善氣不過,“啪”就扔了毛筆。

  “不學了!小時候就天天被西席先生嘮叨,回了府,父親和姨娘也嘮叨。滿以為你學問大,肯定不像他們似的,卻沒想到,你竟和他們也是一個路子。沒甚麽意思!”

  傅京拾起毛筆,挑眉,“當初是你纏著我要學,現在又做這副樣子給我看。你還真是沒長性。”

  語氣冷冷的,像是生氣了一般。寧善咬牙道,“誰沒長性!不過是你們不會教罷了!”

  寧善一副賴皮到底的樣子,倒把傅京氣笑了。

  “你呀!多大的人了?”寧善見傅京笑了,索性耍賴到底,“比你小就對了,反正你得讓著我。不是我學不會,是你這個先生教不好!”

  傅京無奈道,“哪裏是比我小,你才是個三歲的孩童吧?這耍賴的本事,也不知是誰教你的。”

  “‘有其師必有其徒’,‘教不嚴師之惰’。我說的對吧?”

  “一天到晚花心思不少,也沒見用在正途上,淨是用來氣我的。”傅京合手將寧善攬了,靠在懷裏,“府裏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挑個日子,就把事辦了吧。”

  寧善聽聞,興衝衝從懷裏掏出一張黃紙來,“早就去看了,這是讓人挑的日子,你看看哪個好?”

  傅京接過黃紙,將上麵的日子一一看了,“都好,既然都是黃道吉日,那就不拘是哪天,隻要能將你迎進門就好。”

  “嗯?不該是我迎你進門嗎?”寧善笑道。

  “管誰迎誰,反正,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的眼睛又紅紅的,難不成是最近沒休息好?

那我就早點睡了~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零七章 柳府喜事

  柳府,第二日,晨。

  良九與寧安翻看著“牧原堂”月底送來的賬本。厚厚一遝,看著就讓人眼暈。

  良九推開那些賬本,“不看了不看了,看著讓人頭怪疼的。”說著,抬手揉揉腦袋,滿臉倦色。

  “要不要請大夫來看看?瞧著夫人這幾日臉色不太好。”寧安擔憂道。

  良九擺擺手,“興許是到了熱日子,總覺得胸口悶悶的,吃不下飯去。等過兩日,天涼快了就好。”剛說完,臉色倏地一白,身子就要往一旁歪去。

  寧安駭了一跳,“夫人!”

  這廂寧安大驚失色,外頭的漣漪聞聲跑了進來,“夫人?”

  “快!去請老爺來!”寧安拖著笨重的身子,勉強扶著搖搖欲墜的良九,轉頭大聲吩咐漣漪快去找人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