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58節

巫奇咬咬牙,繼續將英衛護在身後。

“哎喲!”巫奇聽聞身後有人的呼聲,轉頭看去,卻是英衛手中的桂圓酒釀圓子,不知何故,竟灑了旁人一身。那人一身玄色長袍,滿是黃黃白白的酒釀與圓子,看著著實讓人失了胃口。

那人拍了拍身上的髒汙,抬起頭粲然一笑,似是毫無介懷。

“無礙無礙,聞著味道,像是城東桂花坊的酒釀圓子,想不到兄台也愛這一口!”聞聲,恰是剛剛在聞仙酒樓與眾人開口“泄露天機”的神算無方。

英衛還未動,巫奇早已一個箭步將英衛護在身後,“我家主人豈是你能隨意稱呼的!”

無方挑眉,眼神卻望向英衛。半晌,才道,“貴人出身不簡單,是小的唐突了。”無方躬身行了一禮,巫奇冷哼道,“知道了還不快滾,聒噪什麽!”

英衛皺了皺眉,也是不滿巫奇傲慢無禮的態度,“不得無禮。”巫奇悻悻垂下了雙手。

“我不過就是一雲遊各處的學子,哪裏是什麽貴人。先生身上的髒汙是我的不對,若是先生方便,看看哪處有成衣店,我再為先生買上一件衣裳如何?”英衛麵上帶笑,溫和有禮,看在無方眼裏卻是心中發涼。

無方趕緊擺擺手,“承受不起,貴人客氣了。這冥冥之中皆是定數,天道使得這酒釀圓子潑灑與我身,誠然便是命數,更改不得。換衣就不必了。小人還有事,

這就先行一步了。”

英衛正欲拉住轉身離去的無方,巫奇卻一把將無方攔了下來,“我家主人還未允你離去。”

“……”無方隻望著英衛,因他知道巫奇隻聽英衛的號令。

英衛無奈道,“放這位先生離開。若是有緣,日後再見。”

無方拱拱手,轉身離去。

“大王……”巫奇不解道,英衛盯著無方離去的身影,“他好像,知道咱們的身份了。有點意思。”

無方緊走了兩步,行到了一處拐角處,才鬆了口氣。

“老天爺,這都是什麽緣份?今兒難不成黃曆上諸事不宜”無方拍了拍身上的髒汙,滿臉的嫌棄。

——

半夜,隨待接了德十往平固王府去。

“王爺這個時辰還未用飯”德十坐在馬車上,挑起簾子問道。

隨侍笑意吟吟,“王爺今兒下午一直在見客,還未來得及用飯,到了晚上又等著十小姐一同用飯。”德十放下簾子,因著將要見到心上人,而滿心的歡愉。

趙安倫捧著本書向著燈火細讀,有下人過來稟報,“王爺,寧小姐已經過了二門,正抬了轎子往這邊來了。”

下人恭聲道,“飯已在偏廳備下了,王爺現在可以移步偏廳。”

趙安倫放下手裏的書,“你去將本王臥房內的一個綠色方盒拿來。”

下人躬身應了。

德十被一頂軟轎抬進了後院,過了儀門,便見到偏廳外掛著兩盞紅燈籠,燈火映著趙安倫英俊的臉龐,讓德十格外心動。

趙安倫見著德十的轎子緩緩而來,臉上的線條愈發的柔和。

德十挑了轎簾,早有一雙手等在手邊,隻等她牽起。兩人相視一笑。

寧喜上前幫德十換了罩衣,靜靜侍立在一旁。隨侍立刻傳人上來服侍。

有丫頭上來端了水盆來伺候淨手,寧喜立刻奉上了琥珀膏子來。趙安倫笑道,“你這丫頭倒是勤快的很。”

聞言,德十瞥了寧喜一眼,“寧家的丫頭粗鄙,怕是入不了王爺的法眼。”轉頭又對寧喜道,今兒你也跟了一天,這兒左右也不需要人服侍,你隻管出去歇息吃酒,到時自然叫你。”

寧喜忙不迭告了退,隨侍自然也是看著眼色出了偏廳。

二人寂然用飯。

“明日宮裏的嬤嬤會去寧府教導宮中禮儀,這幾日便要辛苦你了。”趙安倫夾了一箸青菜遞給了德十。

德十捧碗接了,麵色微紅。

“想著屆時與王爺的婚事,哪裏還敢言辛苦,隻怕歡喜都來不及。”

燭火搖晃,將二人的身影映在窗上,漸漸合在一處,徒留滿室旖旎。

香爐燃起一縷輕煙,打了個旋,倏然不見。

作者有話要說:  放假歸來,恢複更新~麽麽噠!

☆、第一百零四章 侍女英喬

無方剛回了道觀,還未來得及將身上的髒汙樂的衫子換下,就有小童來報。

“爺爺,禮部的何尚書又來了!”

正在換衫子的手一滯,無方麵上滿是不耐煩的模樣,“去去去,打發了人去正廳,就說爺爺我今日福至心靈,悟到些道法,正在潛心修習,不便待客罷!”

小童撓撓頭上小小的一坨髻子,“可是,何大人看起來十分焦急的樣子……”

無方才想起,聖上才賜了婚於平固王爺,禮部怕是要來測姻緣,合八字了。

淺咳了一聲,無方道,“那就將人請到後頭靜室裏去,上了好茶,待我換了道袍就來。”

小童見無方身上的是平日裏外出行走時穿的尋常衣裳,而不是道袍或是官服,不禁笑道,“爺爺*莫不是又出去誆人去了?竟還有酒氣,若是讓師祖知道了,怕少不得又是一通訓斥!”

無方橫眉怒道,“多事的童子!爺爺的事幾時要你這個連《未來往生經》都念不全的毛頭小子多管,還不快做功課去!”

小童調皮的吐舌頭,扮鬼臉,無方佯裝抬掌要打,小童才忙不迭的跑走了。

換了道袍,換了束發,無方才晃晃悠悠出了臥房,往靜室行去。剛行出弟子們平日裏居住的德元院,就見觀主宋真君正提步行來。

無方心中大驚,慌忙欲轉身躲避,就聽宋真君言道,“姬無方,哪裏去?”

宋真君當年在道觀外拾得無方,此後便養在膝下,悉心教養。拾撿時,就見無方的繈褓之中有一塊“姬”字的玉牌,便與他起名為“姬無方”。原本是想待無方長大後便放他去尋生身父母,誰知此子竟對推演卜卦之道十分有天賦,於是將無方收在了門下。

要說這個宋真君,當年也是跟隨過先帝一同打下江山的開國功臣。待到江山平定,先帝親封他為“會元真君”。俗時,真君本家姓宋,多數人稱其為“會元真君”,也隻有幾個弟子還稱宋真君。

“無量天尊*。今日,你又去了何處?遍尋不到你的人影。”宋真君年逾耄耋,但精神矍鑠,看起來與而立之年無異。

無方抱拳行禮,口稱“師父”。宋真君點頭受了這禮,手中的拂塵微揚,“可是又出去偷酒喝了?這一身的酒氣。”

“徒兒謹記著師父的教誨,早就戒了酒。這酒氣,不過是途中遇到沽酒的公子,打翻了酒壺,不巧沾染上的罷。”

宋真君也不查證這話中的真假,“去罷,何大人在靜室等了有些時候。”

無方忙行了禮,“是。”

——

英喬扶著寧香的手臂在園子中散步。

遠遠的見英衛並巫奇回來,忙要與寧香回房去。

“姑娘!”英衛淡淡喚了一聲,英喬見躲閃不及,便用帕子遮了麵,轉身與英衛見禮。

巫奇自動自發的行禮退下,這裏已經是後院,女眷在場他不方便走動。

“還不知姑娘芳名。”二人在園中的石凳上坐下,寧香也悄悄的退去。

英喬緩緩道,“小女出身京城王家,在家行二。”女子閨名不便外露,在外隻稱呼誰家幾小姐,或是誰家幾姑娘就好。

“王姑娘,我來中原,身邊沒帶一個服侍的人……”英衛話還未說完,英喬便“噌”的站起,“抱歉,這位公子。小女雖是家道中落,失了往日的身份,但絕不會賣於公子,任人隨意擺弄!”

說罷,扭頭便要離開。

“我不過是缺個丫頭,何曾說過要玩弄於你?”英衛彈了彈身上的塵灰,笑道,“姑娘倒真是個烈性子。”

英喬腳步一滯,眼中浮現猶豫之色。

“聽公子說話,不似中原人士。”英喬問道。

英衛指了指身邊的石凳,“坐,我們可以慢慢談。”

英喬猶疑著,又複坐下。英衛招手讓寧香取些茶水吃食來。

寧香取了茶盞並幾樣果子,放在了石桌上。

“有些事,無須你知曉。我既費了銀子買下你,你也算是賣身與我,稱我一聲‘主子’不算為過吧?”英衛取了茶盞,放在自己麵前,眼睛卻看著英喬。

英喬咬著下唇,似是費盡了思量。半晌,想是打定了主意,躬身喚了英衛一聲“主子”,取過茶壺來,為英衛添茶。

接下來這幾日,英喬就成了英衛的“貼身侍女”,日日服侍在側。渴了添水,冷了加衣,儼然一副既勤快又處處為主子著想的奴婢的樣子。

“王姑娘,要不這澡水,我幫你送過去罷?”寧香有著自己的打算,這期間已經有數次想要取英喬而代之,都被英喬咬牙拒了。

英喬望著半人多高的澡桶直犯怵。隻因著英衛順嘴提了一句今晚想要好生洗個澡,解解乏。

寧家別莊裏沒有專門沐浴用的耳室,隻是靠人在小廚房燒了熱水,再一桶桶提到臥房裏,全部注進澡桶。還得另備著熱水,以便隨時水冷了好添熱水。

英喬才拎了兩桶,便覺得手臂酸痛,又惦念著臥房中的熱水,腳步不覺加快了許多,一時不察腳下,被一顆小石頭絆住了腳,朝地上摔去。

隨之而來的,還有剛剛燒熱的開水。悉數灑向了英喬,眼見著花容月貌就要被滾燙的熱水給毀了。

英喬閉了眼,不敢再看熱水漫天蓋地的朝自己撲來。“小心!”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英喬隻覺天旋地轉,想象中的劇痛並未來臨,隻是腕子上有些刺痛罷了。

“沒事吧?”英喬睜開眼,就見主子冷冷立在一旁,救下自己的,是常在主子身邊跟著的巫奇。出聲詢問的,也是巫奇。

英喬見主子麵色涼薄,倒像是要發怒的前兆,便趕緊掙出了巫奇的攙扶。

“多謝。”英喬小心翼翼去撿摔落在地的木桶。剛一伸手,腕子上便生了鑽心的痛意。

“誰許你做這等粗活的,可是傷著了?”英衛一把拽過英喬的手臂,慢慢掀開衣袖,就見臂上一處已起了大大小小的燎泡,看著十分瘮人。

英喬訥訥道,“奴婢無礙。”

英衛哪裏理會英喬的嘴硬,喚來了寧香,“去找個大夫來。”

寧香應了,眼中直盯著英喬。

作者有話要說:  注1:“爺爺”這個詞不是指無方年紀大,而是輩分大。

注2:“無量天尊”是修道之人相見時的口稱,就像和尚隨時隨地會說“阿彌陀佛”一樣。

以上。

晚安,祝好夢~

☆、第一百零五章 深淵

請來的大夫小心翼翼為英喬上好了藥膏。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