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53節

  “當年的事,你都與何人說過?”太子太保壓低了聲音,阿奉不得不湊耳去聽。

  “回叔父,小侄發誓,此事除了王家人,旁人無從知曉。”太子太保撚著胡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說,按著阿奉小子的性子,不可能將這等隱晦的事拿到台麵上去說嘴。當年的蔣家已經滿門抄斬,也不可能留下活口來。腦子一轉,太子太保就將主意打到了阿奉身邊人的身上。

  “你身邊伺候的人可都可靠?”阿奉也是聰明人,聽叔父這麽一說,心裏便有了嘀咕。自己身邊的人多是自幼跟著他的,就算沒去沂州,也是知曉他做過沂州州丞的。

  阿奉一拍腦門,“叔父隻管放心,回去小侄就將這些下人處理了,保證不給叔父留下後患!”

  太子太保點點頭,“看你的樣子,想必你也能把事辦好。記住,悄悄行事,流出半點消息,我便拿你是問。”

  阿奉慌忙應是。

  賈氏見阿奉垂頭喪氣的進了門,忙上前詢問,“可是那老東西給你氣受了?”

  阿奉將賈氏身旁的大丫頭支使開,“沒你的事,我還要回家一趟,就先走了。”

  賈氏早讓下人備下了一桌子菜,突然聽聞阿奉要走,不由有些驚訝。

  “現在就走?可是這一桌子菜……”阿奉一臉煩躁,“吃吃吃,都什麽時候了還惦記著吃,命都快沒了!”

  賈氏被這句話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卻也隻好眼見著阿奉的身影慢慢出了院子。

  大丫頭這才敢上來,“夫人,這些東西?”

  賈氏也有些窩火,“統統撤下去。去請老爺過來。”

  大丫頭怯怯的應了。

  ——

  寧謙與傅京被聖上留在了乾元殿。

  聖上久久望著傅京遞上來的折子,沉默不語。

  傅京偷眼去看寧謙,寧謙微微搖頭,傅京隻好兀自站好。

  “傅愛卿可知當年的廣南王一案?”聖上終是開了口。乾元殿空空蕩蕩,稍有響動,便如空穀傳響,回音不絕。

  聖上輕飄飄的一句,卻在乾元殿的回響下,顯得格外威嚴。

  傅京忙躬身道,“回聖上,臣翻看了大理寺所有卷宗,倒是對當年廣南王一案略微知曉。”

  聖上拿起案上的奏折,“當年的事,眨眼便過了這麽久啊!”

  二人對望一眼,一同選擇了默不作聲。

  “朕還記得,廣南王幼時常跟著老王妃上京來陪朕玩耍。”聖上一臉追憶往昔之感,眼望著殿外,似乎憶起了舊時二人偷偷趴在乾元殿外聽老聖上與眾臣議事,偷笑哪位老臣古板頑固,像塊臭石頭似的。

  聖上倚靠著龍椅上的迎枕,老態叢生。

  “朕實在想不到,終有一天,親如手足的兄弟,竟會舉起砍刀,妄圖篡位。”聖上失了之前的溫和,語氣開始尖銳起來,“生在皇家,竟連兄弟都不可親信……”

  寧謙麵無表情,隻管聽著。

  “朕隻是想捉了祐擎,好生問一問他,朕可是哪裏慢待了他,才讓他生了這種心思?他若有悔改的心,朕可以饒恕與他。可是沒想到,他竟不想見朕最後一麵,就這樣在陣前自盡。朕一直相信,祐擎做下此事,定是那個州丞在背後挑唆……”聖上眼角隱有淚光閃過,卻終是化作一聲歎息。

  “唉。”

  聖上終是老了。傅京如是想。卻沒見寧謙眼中一閃而過的嘲諷之色。

  二人出得宮來,傅京立於寧謙身後,“相爺可有好生送那人離開?”

  寧謙見宮外候著的車夫換了人,“你隻管放心,我已叮囑過寧祥,遠遠將他送走,誰都查不到。”

  傅京對寧謙自是無疑,“如今,可是要先去查一查太子太保一番?”

  寧謙轉身望向皇宮內。

  “剛剛聖上所說,你信了多少?”傅京一滯,“聖上所言,與大理寺卷宗內記錄無甚出入。”

  寧謙嘴角帶笑,“你若是信了,這案怕是沒了查下去的必要。”

  “相爺是說……”傅京若有所思。

  “當年倒是從我父親那裏了解過一些蛛絲馬跡,若是像你一般知之不深,恐怕就像你一般傻傻的往太子太保身上去查。”

  ——

  傅京回了府,寧善正捧著采買賬本勾勾畫畫。

  “這些我見小廚房剩下了不少,日後再有這等采買,隻管拒了就是。”老管家點點頭,“還有,那日一早我專門看過老劉頭送來的菜,不是特別新鮮。這些你可得盯緊了,咱們能吃得,平威卻是吃不得,他肚腹不好,每日操心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就罷了,不能再給他添事端了。”

  傅京聽到寧善的話,心頭一熱。

  “你這些話為何能在管家麵前說,卻從沒說給我聽過?”傅京擁著寧善,在他後頸處輕輕啃舐。

  寧善身子一僵。老管家笑嗬嗬的退了出去,還貼心關上了房門。

  “你,今日怎回的這般早?”寧善放下了賬本,妄圖轉移話題。

  傅京放開寧善,“有些事要處理,便回來了。對了,相爺也來了,如今就在書房。”

  寧善擺擺手,“你們若是有事便不用管我。若是你們要商議很晚,我可以吩咐人去備酒席。”

  傅京點點頭,“燙壺酒,咱們今晚好好喝上一杯。”

  “真的!”寧善眼神亮亮的,往日傅京知道寧善有饞酒的毛病,對他禁酒禁的嚴。見他這些日子實在辛苦,便鬆了禁,讓他高興高興。

作者有話要說:  咦嘻嘻嘻~去吃晚飯了~

☆、第九十五章 謊言 下

  寧謙端坐在書房裏,手邊放著一本小書。

  “原以為傅大人書房滿是治國安邦之言,想不到竟也有不少這等陶冶情操之物。”寧謙笑言。傅京望去,全是平日裏寧善喜歡看的帶著圖畫的話本子。

  傅京笑笑,“他愛看,這都是他放進來的。”

  寧謙挑眉,“老六的確喜愛這些。”二人在書房坐定。

  “之前四哥所說的,看來廣南王一案似乎另有隱情?”傅京案上正放著廣南王案的卷宗,紙張泛黃,頁邊微微有些卷曲,看來是存放已久。

  憶起寧父還在寧府時,有一日向寧謙提起過廣南王此人。那時正值廣南王一案盛行之時,“廣南王雖腹中草莽,卻是皇家少有的忠肝義膽之人,若說他謀權篡位,天下人信,我卻是不信的。”

  寧謙緩緩道,“聖上削藩之心良久,各路藩王紛紛找了借口遷出封地,做了個閑散皇室,那時卻唯獨廣南王據守濟南府,遲遲不願交出兵權。再然後,突然有一日便傳出廣南王叛亂一事。如此巧合,難道這其中就沒有什麽蹊蹺?”

  傅京聽後大為震驚,“怨不得我翻閱卷宗之時,隻見上麵記載著治州丞滿門抄斬,涉事官員共計一百餘人,盡數行斬刑。我還道廣南王案竟牽涉甚廣,想不到卻是聖上不留後患之舉。”

  “既想削藩,又想給自己留下一個好名聲。當今聖上,也不外如此了。”寧謙歎息一聲,“我想,既然那個蔣家牽涉其中,怕是背後也有著些許齷齪的。”

  傅京早習慣寧謙這時不時的“大逆不道”之語,隻在心中忖度門外可是留了傅甲守門,可有將不相幹的人驅趕開。若是他人聽聞二人之間的對話,怕是十個頭都不夠聖上砍的。

  如今傅京心中有了計較,原本有些慌亂的也漸漸平穩了下來。

  “篤篤篤”書房門驟然被敲響,門外傳來寧善的聲音,“平威,四哥?”

  傅京開了房門,寧善掀了簾子進來。

  兄弟二人見了禮,寧善笑道,“後麵已經擺好了飯,若是空下來,便一起去後麵用了飯再走。”

  寧謙點點頭,傅京當先行了,引著寧謙往他們居住的院子去。

  “常聽二哥誇你,‘群賢畢至’的營生越發好了。”路上,寧謙不忘和寧善說上幾句。寧善也不以為意,隨口道,“營生再好,哪裏比得上二哥的手段。現在京城的生意哪個不掌握在二哥手中。弟弟也是從二哥指縫中漏出的一丁點兒,算是掙了些散碎銀子。”

  寧謙笑笑,跟在傅京身側,往後院行去。

  ——

  從西北來的人今兒有了消息。德十得了消息,早早候在後院和前院相連的垂花門附近,接連著遣寧喜去打聽可有人來傳信。

  午後。

  寧喜一路小跑的到了垂花門,“小姐,來了!”德十原本等的有些懨懨的,猛地一聽寧喜來報,頓時滿麵容光,“真的?可是來信了?”

  “不,是王爺遣了人來,說已在回京的路上,讓小姐不要心急。”寧喜是得了消息,急匆匆跑來的,說話間還在氣喘籲籲。

  德十忙問,“那,遣來的人你可有好好打賞?”

  “小姐放心,該賞的一個不少。”

  不過半個月的光景,從西北邊境換防回來的寧尚、趙安倫才隱約見到了四九城的城門輪廓。

  寧尚念及家中妻兒,趙安倫便準其提前入城。寧尚感激趙安倫,在馬上抱拳一禮,匆匆催馬前行。而後,趙安倫便命唐俊星帶著眾人在城外等候兵馬司,待到兵馬司來人,將眾兵登記造冊。自己卻是獨自催馬入城,慢慢往寧府去。

  德十正在園中與翩翩照著花樣子繡絹帕。

  “想不到小叔叔平日裏看著一副紈絝的樣子,經營起一家鋪子倒是有聲有色。”翩翩小產後,在屋中休養了一個多月,今日看著日頭和暖,才堪堪出了屋子,與德十在外走動走動。二人因著畫花樣子的紙是寧善從鋪子裏拿來的,話題便引到了寧善身上。

  德十笑道,“他哪裏有那個本事,還不是得靠二哥幫襯著。”

  “但,小叔叔與……這就算是定下了嗎?”翩翩麵上有一絲不豫。這種事若是說出去,終歸是對寧府的名聲不好。

  德十咬唇,“當初,也是四哥應下的。六哥也不知是個什麽想法。”

  翩翩歎了口氣,“唉,罷了。到底是爺們之間的事,咱們女人說來說去卻是無用。”

  這時,有個丫頭,翩翩房裏剛剛提上來頂替星兒,名喚萃芸的。急急忙忙來尋翩翩。

  “二奶奶,十小姐,有客到了,說是來尋十小姐的。”

  翩翩與德十放下手裏的活計。德十更是驚異,“來尋我?你可問清楚是何人?”

  萃芸點點頭,“那位公子奴婢瞧著一身甲胄,說話間滿是威嚴。管家已經引著公子在花廳坐了。”

  德十心中“咯噔”一聲。翩翩也聽出來了,失聲道,“固王爺回朝了!”

  饒是德十整日念叨著,如今乍一聽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回來,也不免有了膽怯的念頭。怕這一切就是個夢,自己還未清醒罷了。

  翩翩見德十一臉疑色,真是覺得好笑,“呆子,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

  德十怔怔然,“嫂嫂,我不是在做夢罷?前兩日還說要在路上耽擱兩日,今兒怎得就突然回京了?”

  翩翩拿手指戳著德十的腦門,恨鐵不成鋼道,“往日裏看著精明的丫頭,今兒怎得就腦子不開竅了?怕是急著趕回來,想給你個驚喜罷了,這都想不明白,以後嫁了人可是如何是好!”

  德十聞言,才憨憨的笑了,“對,嫂嫂說的對。”

  翩翩見德十定是歡喜的瘋了,才露出這般癡傻的樣子來。搖搖頭,招了寧喜過來。

  “趕緊帶著你家小姐回屋好生打扮打扮,一會兒可是要見情郎的,怎麽能不好生收拾一番……”如此這般的與寧喜交代了一番,才帶著萃芸往花廳走。

  萃芸扶著翩翩,“二奶奶,原來剛剛那個公子竟是固王爺。奴婢竟是不識。”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