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51節

  老管家看著寧善無精打采的樣子,“六爺現在每日都是稀粥,長此以往,怕是身子吃不消,況且六爺又是大病初愈,該多補補才是。”

  寧善長歎,“那也得有銀錢才補得起身子啊!”

  老管家笑道,“六爺別急,今日大人還吩咐,這兩日大人的俸祿就下發了。到時全憑六爺做主,也可解燃眉之急。”

  “就憑他正三品的俸祿,也不過是每年祿米400石,常食料九盤,再多就沒有了。如今米價那麽賤,就算賣出去都收不回幾個錢,更遑論解燃眉之急。”寧善聽後更泄氣,軟趴趴的倚著椅背,仿似沒了骨頭一般。

  老管家一愣,“六爺竟不知,前些日子大人剛得了聖上賞賜?”寧善猛地坐起,“什麽賞賜?怎得沒人知會我一聲?”

  “對,小的忘了。前些日子六爺病著,大人吩咐著不許小的拿這些瑣事去打擾六爺將養。這筆銀子就匆匆入了賬,還未給六爺稟報。”老管家將賬本抽了出來,一一指給寧善看了。寧善不由鬆了口氣,“這下好了,除了交給義莊的銀子,府裏還能剩下許多。管家,今兒也甭熬稀粥了。你遣人去叫平威回來,就說今晚備上一桌好菜等他回來。”

  老管家樂嗬嗬的應了,立馬轉身去吩咐。

  “頭一次過得這麽省吃儉用,真是憋屈死我了!”寧善將算盤遠遠推開,“好歹讓我吃完這頓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傅京原本想在大理寺用飯。還未到輪值時間,傅府裏的人就來報喚他今晚回府用飯。

  “不是已經交代過今晚有樁案子,不回府了嗎?”傅京皺眉道。

  傅府的人道,“是六爺親自吩咐的,請大人回府用飯。”

  傅京隻道寧善是有事要說,又礙於下人,才托詞回府用飯找他商量。這麽一想,傅京便欣然應允。

  誰料回府,卻是有意想不到的事在等著他。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九十一章 何處伸冤

  天色微微暗了,傅府門口不遠處緩緩駛來一輛馬車。

  門房遠遠見著馬車上的標誌,趕緊抱著馬凳在門口候著。來人正是傅京,趕馬車的是傅甲。

  傅甲將馬鞭拋給門房,轉身去安放馬凳,“爺,到了。”

  傅京還未露麵,忽然聽得外麵有人哭喊。

  “求青天大老爺做主,為小人伸冤!”

  ——

  近來朝中發生了一件大事,這事兒還與一樁舊事有些牽扯。

  已駕崩的老聖上有一異姓兄弟,受封廣南王,封邑於京東東路下屬的濟南府。廣南王薨後,其子承襲父爵,留任濟南府享萬世封侯的殊榮。

  可就是這殊榮過於厚重,新任的廣南王便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這天下明明是父王與老聖上打下來的,為何老聖上能統轄天下,而他們就隻能偏安一隅,做不得君王?

  於是,廣南王便偷偷部署起如何才能讓他坐擁天下的法子來。

  知曉這事的,不過寥寥幾人,俱是廣南王府的心腹與門客。盡管如此,消息還是走漏了出去。

  聖上得知此事,大為吃驚。一邊遣人捉拿廣南王,一邊驚訝於自己何曾慢待過廣南王,竟會讓廣南王生出這等心思來。

  廣南王自知籌謀敗露,便匆匆起事,帶著府兵並臨時拚湊起的一支隊伍,先從濟南府周圍的一些州軍監開始下手。

  沂州是濟南府的人口重鎮,廣南王琢磨了幾日,若是想要奪取天下,沂州定是要收在囊中的。偏偏沂州的州丞是個軟弱無能,隨風倒的牆頭草。眼見著廣南王的大軍壓來,二話不說便降了廣南王,還親自獻州,開了城門恭迎廣南王進城。

  這沂州州丞自恃是當朝太子太保的子侄,就算廣南王兵敗,在朝廷上也有叔父太子太保為他脫罪。便也放心大膽的招待廣南王。

  廣南王領著一幫烏合之眾入了城,燒殺搶掠不說,各種缺德事也都做了個遍,惹得民憤四起。不多時,朝廷便派了人前來清剿廣南王。

  匆忙之中湊齊的兵馬能有什麽翻天的本事,不多時,便被朝廷遣來的人打了個人仰馬翻,眼見著兵敗在即。

  慌亂之中,沂州州丞給自己的叔父捎了信去,讓他趕緊想辦法,為自己脫罪。太子太保接到消息,原本不想管這檔子破事,避之唯恐不及,現在讓他上趕著去想辦法,不是觸了聖上的黴頭嘛!可那州丞又是太子太保家唯一的血脈,若是不保,家中的親眷怕是不會饒過他。

  無奈,太子太保便想了辦法,用那“移花接木”的辦法,找人替換了州丞。

  兵敗如山倒。廣南王被砍死於亂軍之中,州丞被活捉,正沿著濟南府往京畿押送。太子太保正是看準這個時候,在半路上,找了個替罪羊,替換下了自己的子侄。

  聖上見了州丞,大怒。命人抄其滿門,誅其九族。

  那替罪羊是被人下藥迷倒,後割了舌頭才送進京的。現在是有冤無處訴,就等著上刑場了。

  一族老小百十口人,跟著替罪羊一同上了刑場,監斬官又竟是太子太保。這下,闔族老小都沒了活路,而那州丞就混在人群中,一同看熱鬧。

  行刑後,人頭懸於菜市口,曝屍七日。

  春去秋來,菜市口的斷頭台隔一段時日就有新的鮮血去洗刷舊的血跡,日複一日。飽嚐了鮮血的監刑台也都忘了這一族人的冤屈,因為每日的京畿中都有數不清的大事奇事發生,這等事,也就被人漸漸遺忘到了腦後去。

  ——

  傅京下了馬車,見是一少年人,著一身麻衣,手中還舉著一方木牌,上書一個大大的“冤”字。

  傅甲攔住那個想要衝上前的少年,“你是誰,想幹什麽!”

  少年跪在原地,“小民有冤,求傅大人做主,懲處惡吏,還我父清白!”

  來往的升鬥小民聞言,俱是聚集在此。京城人民都愛看熱鬧,現在一聽說有冤屈,個個都雙眼放光,恨不得傅京當場就演一出“斷案”的戲碼來。

  “喲,聽見了嗎!有冤屈哎!就是不知道這個大老爺給不給斷案?”

  “這可是大理寺卿老爺,專門治理冤假錯案的。”

  “看著這個大老爺麵相剛正,該是個好官罷?”

  “你不知道?這個就是那鐵麵書生,斷起案來不近人情的!”

  “嘖嘖嘖,看來這個小夥子能給他父親平反了。”

  “他父親是誰啊?”

  ……

  傅京擺擺手,讓傅甲遠遠避開,“回去告訴寧善,讓他關了院門,在院子裏好生待著,別亂跑。收拾出一間院子,待會有用。”

  傅甲看了一眼少年,就知道大人這是要管到底的打算。二話不說照著傅京的吩咐去做。

  寧善還在府裏等著傅京回來用飯,卻是先見到傅甲慌慌忙忙的跑了進來。

  “你們大人呢?怎麽就你一個回來了?”

  傅甲將傅京的原話說了,寧善頓時沒了好好吃一頓的心思。

  “將東西撤了,一起去把西院收拾出來,然後多派兩個人在西角門守著,別讓他竄到東院來。”寧善說的有氣無力的,任誰都看出來不高興了。

  也是,高高興興的想二人共進晚飯,然後趁著氣氛正好,二人說說體己話,增進增進感情。這下,就被這麽個小子打亂了計劃,擱誰身上都得掉個臉子。

  傅京接了訴狀。對於當年這樁舊事他還是有些印象。這幾日大理寺整理卷宗時,他還留意過這份卷宗。他記得,當時這份卷宗是大理寺左少卿親手歸的檔。

  “你先起來,我有幾句話問你。”

  傅京讓門房將少年攙起,帶著少年進了傅府。府門一關,什麽熱鬧都隨之進了府,百姓們俱是歎息。

  “真是的,好好的熱鬧又沒了。”

  聚集的人群漸散。

  暗處,慢慢走來一位俊俏的小公子,手搖折扇,好不風流。顧盼間,眉眼生輝。

  “這京畿路可真是有意思,這才剛來,就讓我碰上這麽大一個熱鬧!”

  有幾個小娘子見了這俊俏公子,紛紛羞紅了臉。用手帕遮著,還偷眼去看。待到那人從身旁走過,紛紛做“捂心”狀。

  “那俊俏公子是何人?為何以前沒有見過?”

作者有話要說:  眾女:啊!好俊俏的公子!好想給他生猴子!

本先森:啊!帥哥!要老婆嗎?貪吃貪睡不幹活的那種。

俊俏公子:我隻想安靜的看個熱鬧……

傅京:不要在我府門口耍帥!這裏隻有我最帥!

寧善:我男票最帥!

☆、第九十二章 朝堂之上

  那少年一踏進堂屋,“噗通”一聲就給傅京跪下了。

  “你姓甚名誰,何方人士?”傅京讓傅甲守在門口,開口問道。

  少年向前膝行兩步,“小民叫蔣陵,祖籍濟南府,我父親正是廣南王案裏被誅了九族的‘王州丞’。可我父親哪裏是州丞,他就是個販布匹的商人,卻被人劫去,做了替身!”蔣陵念及父親含冤而亡,不禁涕淚交加。

  傅京點點頭,“你的事,本官也大致了解。可你當初是如何躲過抄家的?羽林軍不可能漏過任何一人。”

  “當年小民遠赴他處拜師學藝,才僥幸躲過一劫,待到學成歸家,才在旁人的口中得知,家中族人盡數含冤盡亡。”蔣陵說罷,便“哐哐哐”給傅京磕了三個響頭,“聞言大人是個正直公正的好官,小民別無他念,隻求大人為我父親和族人平反!”

  “你在京城可有住處?”傅京問道。

  蔣陵一臉窘迫,“前日裏才剛剛上京,一直住在城郊外的破廟裏……”

  傅京歎了口氣,“本官已著人收拾好了院子。這段時日,你先安心住下,待到本官奏達聖聽,再為你安排去處。”

  蔣陵一聽此事會奏給聖上,頓時喜從中來,“多謝大人!”

  “起來吧,隨著人去休息。本官會立即撰寫奏章,請聖上定奪。”蔣陵不再是哭喪著臉。隱隱間,他看到了希望。

  寧善晚飯都沒用,早早在耳房沐浴好,坐在房中等傅京回來。

  傅京推門進去,見寧善隻著了一身輕薄的褻衣,發梢還有水滴。不禁有些生氣,“夜裏頭寒氣大,怎麽不知道好生注意著?寧福呢?也不知道照顧你!”

  扯了一方幹淨的手巾就來給寧善擦拭頭發。寧善的長發如黑墨,格外順滑。傅京站在寧善身後輕輕擦著頭發,視線定格在寧善胸前□□的大片肌膚上,精致的鎖骨上麵還有淡淡的紅痕,好像那是昨夜歡愛激烈的痕跡。傅京不由一陣小腹發緊。

  “你帶回來的那個人怎麽樣了?”寧善漫不經心的問道。

  傅京趕緊收回目光,“已經安排在西院住下了。我今晚就要寫奏章,將此事奏給聖上。”

  “竟是這麽大的事!”寧善聽說要讓聖上裁決,也就是說連傅京都不敢經手,說明這冤案有些棘手。

  傅京淡淡“嗯”了一聲,“你就早些睡,這幾日怕是不能陪你。”

  寧善點點頭,“那你也要保重,別太累了。”

  待到傅京出了臥房,傅甲早就在門外候著,“書房已經收拾好了,大人今晚可是要宿在書房?”

  傅京搖搖頭,“若是能早些回來休息,就不用睡書房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