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9節

“嘖嘖嘖,不知道又是誰家的閨女要遭殃了。”

“莫說莫說,小心就是你家的二姑娘!那日皇後娘娘可是與我家夫人提起過你家的二姑娘。”

“誰?二位在說誰家姑娘?”

“去去去,誰在說姑娘!我們這是在說讓誰去……嗐,我們在說公主娘娘和寧相爺的婚事呢!”

“是啊,這都這麽久了,怎麽還不見動靜呢?”

寧謙放下簾子,寧二左右為難,“四爺,咱們還走不走?”

“走罷。”寧二一揚手中的馬鞭,“得嘞,爺您坐好,咱們這就走嘞!”

圍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眾人還不知道,剛剛他們所談論的寧相爺,正從他們身後走過。

寧謙一下一下轉動著拇指上的扳指,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

寧二小心翼翼的駕著馬車走在四九城的街道上,不少百姓遠遠看見馬車就主動避讓開,隻因馬車上掛著一隻寫著“寧”字的燈籠幡。

這可是寧家的馬車,誰不長眼,敢招惹聖上的寵臣寧家!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的風好大~不知道為什麽眼睛變的紅紅的,難不成今天的我是兔子精?祝快樂!

☆、第八十七章 戒心

今兒是宮裏的一位新晉的貴妃娘娘做壽,寧府裏得了一張帖子,是請德十進宮的。

翩翩坐在德十的閨房裏,一件件品評著德十的打扮。

“要我說,倒不如那件湖綠的衫子,人看著幹淨幹練不說,料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拿得出手的貨色。”翩翩嗑著瓜子,不時有星兒端著茶督促著她喝上一口。

但德十喜歡粉色的緊,舍不得那件領子間有蝴蝶的粉色衫子,在那裏猶豫不決。

星兒與寧喜站在一處,暗笑。

翩翩揮揮手,“你們也別笑,趕緊的勸著點兒。那粉色的衫子,穿著就像個沒長大的毛孩子似的。到時候進了宮,也不怕人家笑話了去!”

德十隻好舍了粉衫子,讓寧喜服侍著,換了衣裳。

在寧喜的一雙巧手下,德十梳了個飛燕發髻,露出雪白的脖頸。翩翩在梳妝奩裏挑了半天,揀著一支八寶嵌珠的釵細細的簪了,又按照德十的衣裳和發式,分別選定了耳璫和項鏈。

翩翩上上下下打量著德十的一身裝扮,滿意的不行。

“你現在身份不同了,可不能再做以前的打扮。不論衣裳還是配飾,都要以溫柔端莊為先。這樣,聖上還有各宮娘娘才能高看固王爺一眼。畢竟你受邀宮中宴會,看的的可都是王爺府的麵子。”翩翩像個操不完心的嬤嬤一般,時時刻刻不在叮囑著德十要謹小慎微。

德十聽得膩了,推脫道,“二嫂嫂有盯著我的功夫,還不如多多上心怎麽給二哥開枝散葉才是!”

話音剛落,屋中四人,有二人變了臉色。

翩翩強笑道,“你個姑娘家,亂說什麽呢!也不知道害臊。”心底卻在小小的失落。她嫁進寧家都快小半年了,肚子怎得不爭氣,連個動靜都沒有。暗地裏也想著是不是該找個大夫把把脈,看看是不是她身子有什麽問題。

都說“醫者不自醫”,翩翩雖說懂些醫術,但到底沒法給自己診脈斷病。

“哎呀!”星兒失手打翻了茶盞,將德十房裏的地毯弄得一片濡濕。

翩翩皺眉,駭的星兒趕緊跪地討饒。德十笑道,“嫂嫂快別嚇下頭的人了,不過就是塊毯子,回頭我讓喜兒拿出去曬一曬就沒事了。”

星兒顫顫巍巍的將地上收拾幹淨,“都是奴婢該死,驚擾了二奶奶和十小姐。”

德十擺擺手,“行了,笨手笨腳的,下去吧。”

“我房裏的丫頭,你倒是做好人。”翩翩點點德十的腦袋。德十親親熱熱的與翩翩坐在一處,“我就不信嫂嫂什麽都沒看出來。”

翩翩暗道,果然是大家門出來的小姐,心思透的很。

“我還以為你從不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寧喜又新上了盞茶,退了出去。

德十撫了撫衣裳上的褶皺,“看得多了,那丫頭什麽心思一眼就瞧得出來。到底是外頭買來的丫頭,比不得家生子,跟主子太離心。那種丫頭,嫂嫂還是盡快打發了好。不然留來留去,終成禍患。”

翩翩也有些頭痛,“苦於抓不到錯處,沒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怎能隨意把人往外攆?”

自打柳翩翩嫁入寧家,翩翩就發現往日裏還能盡心服侍的星兒,現在倒每日不見了蹤影,學會了躲懶。但每每寧儉來她房裏用飯,或是留宿,星兒是必定會在場的。原本翩翩還不太上心,可這一來二去的,就連溫吞性子的翩翩都有了些氣性出來。

“還不是嫂嫂太好性子,讓下頭的人都生了軟弱可欺的心來。若是我,必定是一發現苗頭,就立即尋個錯處,就遠遠打發了的。”德十這時倒有了幾分良九的影子,“還真是奇了,以往這些話都是九姐說與我聽的,今兒怎得倒了過來,成了我說給嫂嫂聽?”

翩翩也笑,“現在也就咱倆能說說這話。二爺平日裏不管房裏的,下人們都沒了樣子,我又管不了。唉,我要是有九兒的一半精明,也就不用這麽費心思了。”

德十搭著翩翩的手,“嫂嫂也不差的,管家這事兒初初上手,都是不服帖的。日子久了就好了,我跟著六哥九姐學了這麽些年,也不過才堪堪能裝個樣子,卻是苗而不秀,中看不中用罷了。”

眼見著日頭有些高了,估摸著很快宮裏的人就該來接德十進宮。翩翩才在德十千留萬留下,回了自己院子。

星兒低眉順眼的站在院門前,不敢逆著翩翩。翩翩也沒過多為難,算是不了了之。

可是過了兩天,院子裏卻出了一件大事,始作俑者正是這個看著低眉順眼的星兒。

——

寧儉還在書房裏與幾位管事商議著,馬上就是商稅日,該如何請上一請那些戶部的官員們。寧家名下有不少土地,大多都是聖上賞賜下來,寧家就將這些土地充進了中公,算是寧家日後若是頹敗了的退路。就算如此,這些地上也有著不少放不到台麵上的勾當。每年戶部都會對高官厚爵的人家,像模像樣的查上一查。比如誰家的土地荒著不種,瞞報佃戶、良種等。

誰家的地沒有一個兩個的毛病,這個時候,賄賂賄賂稅官就顯得格外重要。

寧儉讓賬房撥了些銀兩,讓下頭的管事們揀著好日子,偷偷請一請稅官。

“都別太張揚,若是被人捅了出去就不好了。若是有旁的事就再來報,無事就回去做事罷。”寧儉端著茶盞,半日也沒喝上一口,茶水早沒了熱氣。

管事們還未走,寧慶卻突然跑了進來。

“爺,您快去看看,二奶奶出事了!”

眾人俱是一驚。二奶奶出事了?在這個寧家,寧二爺將二奶奶當成寶貝眼珠子疼著,誰不趕緊拿二奶奶當神一樣供著,還敢讓二奶奶出了事?那人是想死想瘋了吧?

不管如何腹誹,如今還是二奶奶為要。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見素來沉穩的寧家二爺急急忙忙就帶著寧慶往院子跑。人們又不由得感歎,二爺和二奶奶真是伉儷情深啊!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八章 小產

星兒跪伏在地哭的肝腸寸斷,若是毫不知情的人見了,還以為她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柳翩翩由寧喜和德十扶著,臉色蒼白。

“你,你這個背主的賤蹄子!看二爺來了,不打死你!”德十滿臉憤色,一副恨不得上去親手打死星兒才好的樣子。

星兒的哭聲反而更大了。

這廂還在騷亂著,門口的丫頭就有來報的,“二爺來了!”

寧儉掀開簾子,一陣風似的往屋裏奔,“怎麽了?”見柳翩翩臉色發白,忙摟在懷裏,緊張的上下查看,“可是哪裏不舒服?”

德十這時騰出了手來,指著星兒大罵,“早就說了這種沒臉沒皮的賊胚子不能留。狗給個骨頭尚知道認主人,這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你對她好,她還反過來咬人一口!”

柳翩翩手捂著肚子,慘白著一張小臉兒,“肚子,疼!”

寧儉看過去,罩裙上已經有了點點血跡,腦袋頓時“嗡”的一聲有些發懵。

“快,快去找大夫……”寧儉用僅存的理智支使著寧慶,卻發現自己手抖得厲害。

寧喜回話都帶了些許哭腔,“已經去找了。”

“別怕別怕,大夫馬上就來了,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說是安慰著翩翩,其實更多的,是說給自己聽,安自己心的。

德十著人從臥房搬了一張貴妃榻出來,寧儉將翩翩抱到榻上,轉頭急道,“大夫呢?怎麽還沒來!”

寧慶趕忙出門前去接大夫,不多時,門口就有人喊,“大夫到了!”

鬧鬧哄哄的一屋子人都默不作聲,靜靜等著大夫診脈。

“是小產,孩子保不住了。”診完脈,大夫歎了口氣。

寧儉猶遭五雷轟頂。

小產?不光是寧儉呆住了,就連星兒都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我沒有下藥害二奶奶!”星兒此時仍舊在嘴硬。

柳翩翩強撐著起來,狠心一巴掌扇在了星兒的臉頰上,“你還我孩兒命來!”許是急怒攻心,又許是起身已是強弩之末,竟直直暈了過去。

屋中的人免不了又是一番折騰。

星兒被那含怒的一掌打的嘴角滲出絲絲血跡。寧儉麵帶怒色,“將她帶下去,關在柴房裏,嚴加看管!”

早有婆子守在一旁隨時聽差,見寧儉終是要整治這個奴才,一聲令下就將星兒按伏,要往那柴房架去。

“二爺!奴婢冤枉!奴婢沒有給二奶奶下藥,奴婢是冤枉的啊!”星兒原本還盼著僥幸,自己下的黑手不會給翩翩造成什麽傷害,乍一聽聞翩翩小產,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寧儉擺擺手,“滾!”

不知是誰從何處找出一方抹布,強塞在了星兒的嘴裏,味道讓星兒幾欲嘔吐。

屋中的氣氛十分沉鬱,除了幾個丫頭輕手輕腳照顧翩翩的聲音,連根針落地都能聽見。

——

事情,還要從昨日下午說起。

星兒打翻了茶盞,翩翩從德十處回來,也並未有何舉動,這事就算是過去了。

奈何星兒向來是個心眼極小的丫頭。至夜,她反複想著打翻茶盞時,翩翩皺眉的神情,深感自己像是受了折辱一般,又思及德十無意之間說的那句“開枝散葉”的玩笑話。她自進了柳府,見到了寧儉,一顆芳心就算是落在了那人身上。

誰家少女不懷春,更何況這個未來的姑爺更是一表人才的翩翩公子。星兒每每見到寧儉,不僅是心兒如小鹿亂撞,更連臉頰都像是著火般發燒。

陳婆子以前偷偷告訴過她,二爺遲早是要納妾的,她又是二奶奶帶來的陪嫁丫頭,自然是要首要考慮的人選。這麽一想,星兒真覺得自己就是二爺房裏的姨娘一般。

自打這以後,星兒還真把自己當成了姨娘,不僅能頤指氣使的支使院子裏那些二三等丫頭,就連柳翩翩,她暗地裏都看不上眼。

輾轉反側一夜,第二日她就打算給翩翩使些絆子。抱著“既然你看不起我,那你也別想好過”的年頭,在翩翩常飲的茶裏放了一些甲子桃。

在星兒的老家有個偏方,若是想要“避子”,不少人都會去找甲子桃。將甲子桃花擰了花汁子,調和著茶水飲用,可以有效“避子”。

星兒見東跨院有不少甲子桃,便動了歪心思。眾人都以為二奶奶進寧家小半年,肚子遲遲沒動靜。沒想到,翩翩居然已經懷上了。不過是月份不足,還未有反應罷了。

正巧德十昨日從宮裏回來晚了,第二日才到翩翩院子來。昨晚在宮中宴會上,德十得了不少賞賜,便想著要分一些給翩翩。誰知,正遇上星兒給翩翩獻茶。

喝完沒一會兒,翩翩就白了臉色,直嚷著肚子疼。

星兒知曉翩翩懂些醫術,還以為她聞出了什麽來,故意裝給自己看的。便假意哭的委屈,待到二爺一來,就算查也查不出什麽來。這樣二爺興許就厭煩了二奶奶,二爺也能注意到自己。

可是萬萬沒想到,二奶奶居然懷上了。這下,星兒才有些慌了。“謀害主母”這個罪名,不論是擱在哪兒,都是足以要命的死罪。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