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8節

  “結盟?”少年王輕笑,“結盟雙方要實力相當,才可稱之為‘盟友’。不知十王子又有何勢力,能讓本王與你結盟?”

  侍女們麵上帶笑,像是嘲笑趙安錫的不自量力。

  說話間,帳外忽聽有人來報,“大王,巫奇將軍回來了。”

  少年王擺擺手,“就說本王這裏有客,讓他在外等著。”

  趙安錫清清嗓,“如今在下手中有精兵兩萬,若是大王能助我返回中原,奪得那聖位,自豐城至陽關之地,在下悉數雙手奉上。”

  少年王挑眉,“自豐城至陽關?不過是幾座城池,本王若是有心想打,不過是舉手投足便可收入囊中,又何須你來獻。”

  “那大王又為何寫降書與中原?”

  “本王自是有道理。若是十王子拿不出令人滿意的誠意,這個盟怕是結不成了。”少年王一臉惋惜的樣子,讓趙安錫有些怒意。

  趙安錫咬咬牙,從懷中掏出一份輿圖,“這是我朝堪輿圖,大王要如何,不妨好好商量。”

  少年王拊掌笑道,“十王子果然有誠意。你們先下去。”他身邊圍坐的侍女們安安靜靜的退出了王帳,隻餘趙安錫一人。

  “本王所求的,不多。除了豐城至陽關的土地,本王還要你們中原的互市和海鹽開采權,自然,還有你們江南的采茶園。”

  趙安錫不由咬牙道,“大王怕是貪心了些。”這不啻是將中原整個拱手讓給突厥。

  “若是十王子不同意,本王自是去找會同意的人,又何必與十王子合作?”眼下趙安錫急需兵馬,而突厥此時兵強馬壯,是不二的人選,趙安錫哪裏肯放過。

  沉吟半晌,趙安錫狠下心來,不若先應下來,待到登上聖位,再反悔也不遲。

  “好,便依大王就是。”

  少年王的笑容如星辰璀璨,“本王最喜歡與爽快人合作。”

  ——

  寧尚三日後向突厥王庭遞了帖子,言說就降書一事前來商議章程。

  巫奇正侍奉在王座前,一聽說寧尚等人要來,不由怒道,“上次這些狡詐的中原人就給俺們下了毒,這次他們過來,本將軍一定好生讓他們嚐嚐俺的厲害!”

  突厥王將帖子扔在一旁,身邊的侍女規規矩矩的拾起,放在了書架上。

  “他們可是咱們的貴客呢,哪裏能這麽無禮。”嗔怪的看了一眼巫奇,突厥王站起身來,“聽說中原繁華,人口昌盛,禮儀文明。本王倒是想去看上一看。”

  巫奇驚道,“大王要出王庭?”

  “我父王終其一生都沒能出王庭看一看中原,始終龜縮於這一角,帶領著整個王庭安於現狀。我英衛可是上天欽選的智慧之子,自是能讓王庭再現突厥當年的輝煌。”

  英衛,全名納喇英衛,六歲起接替老突厥王登基為王,由老王妃代為攝政。老王妃是個野心勃勃的女人,一度對納喇英衛起殺心,想要取而代之。不知是納喇英衛命大,還是老王妃派去的屬下皆是慫包,無一例外都讓納喇英衛逃出生天。突厥王庭的巫師為納喇英衛占卜,聲稱納喇英衛乃是上天欽選的“智慧之子”,能為突厥帶來繁榮與昌盛。突厥人人將納喇英衛敬為神明,突厥信奉長生神,納喇英衛這個智慧之子甚至都能與長生神齊名。後來,老王妃莫名暴斃於王庭,納喇英衛掌握整個王庭,真正成了突厥的王。

  巫奇滿眼的崇敬,“屬下願與大王同去。”眼前的少年瘦弱單薄,但在巫奇眼中卻尊貴凜然,這是他發誓要追隨一生的王,也是突厥未來的希望。

  英衛負手而立,“自有與我同去的,但不是你。”望著帳外綿延的帳篷,英衛喃喃道,“那人答應我的,不知可還作數?”

  寧尚動身前往突厥王庭。身為使官,自然身邊帶了不少護衛,唐俊星也在此列。

  “寧大人,咱們這次去,那個巫奇不會對咱們背後下黑手罷?咱們當初……”唐俊星頗有些擔憂。

  寧尚坐在馬上,眺望著遠處的帳篷,“若是怕,你可以不去。”

  唐俊星縮縮腦袋,“沒怕,就是這麽一說罷了。”

  寧尚心中惦記著前日隨著聖旨一起到的來信,上麵隻說讓他見到突厥王隻提及舊事。舊事?寧尚不解,是何舊事?

  難不成,四哥與突厥王有舊?

  寧尚心中正忐忑,前方就有人來報,突厥王庭到了。

  ——

  沒人知道寧尚與納喇英衛說了些什麽,隻知道突厥王似乎情緒不穩,平日裏常常笑意吟吟的臉,終於變換了表情。自中原使官走後,英衛便陷入沉思。

  有侍女鬥著膽子上前詢問,“大王可要來人伺候?”

  半晌,英衛像是做了什麽重大決定一般,滿臉的凝重,“將各族族長叫來,本王有事交代。”

  突厥分為五族,除了突厥王庭領下的炎獅族,還有盤踞在突厥四方的金狐族、木熊族、冰蛇族、岩虎族。五族相互牽製,互通往來,表麵上各族和睦,禮遇有加,實際上,都卯著勁兒想要吞並鄰族,稱王稱霸。

  納喇英衛自老王妃暴斃,葬禮上就拉著四位族長“商議大事”。沒人知道王帳裏發生了什麽,隻知道一出了王帳,四位族長就蒼白著臉色,跪伏在納喇英衛麵前,俯首稱臣。納喇英衛這才算是坐穩了突厥王的王位。

  巫奇想,怕是大王要出王庭,這是找四位族長交代要事。想起那日大王低語的那句“不知可還作數”,巫奇心中猜想,難道大王曾與誰約定過去中原嗎?

  旁人不知,英衛卻是時常惦記著,望著中原的方向,“我倒是要看看,你口中的中原究竟是何等的樣子。”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又要開始上課了,昨晚本來要更新的,可是發燒了,今天從床上爬起來,硬撐著更了一章。我又要去睡了~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六章 誰比較厲害

  傅京請了牧原堂的老王大夫為寧善請了最後一次脈。

  “寧爺的病已經大好了,傅大人盡可放心。”傅京重重鬆了口氣,起身道,“多謝大夫。”

  寧善穿好罩衫,“早告訴你我這病已經無礙了,你偏不信!”

  傅京讓傅甲送大夫出府,將藥茶遞到寧善手邊,“你個小沒良心的,還不是擔心你。”

  寧善將藥茶一飲而盡。想著月前兩人還因為“成親”的事,各自生悶氣,現在每人都將之深埋在心底,心結猶在。

  一想起這事,寧善就有些心緒不寧。傅京拿著一卷書,斜倚著睡榻,用手輕輕敲著膝蓋。

  “腿疼嗎?”傅京幼時腿上受了傷,每逢陰天下雨或是天寒地凍,就會膝蓋疼。寧善想了不少辦法為傅京減緩疼痛。

  “幫我敲敲。”傅京眼睛盯著書卷,難得有了個清閑的日子,兩人就算不說話,光倚在一起就覺得歲月靜好。

  寧善為傅京輕輕揉腿,半晌道,“平威,你那次說成親的事,還作數嗎?”

  傅京猛地抬眼,放下了手裏的書卷,“你無須勉強,咱們這樣,就很好。”傅京原本想說當然作數,可又怕寧善抗拒,臨時轉了口。

  “若是,我想,你還願意嗎?”寧善第一次覺得如此害羞。往日裏,他都覺得自己是不屑說出這種話的,沒想到,終有一日,自己也會落得如此下場。

  寧善一開始的確存了不會與傅京長久的心思,但隨著兩人相處的時日越久,對傅京此人了解的越深,寧善越覺的自己不受控的開始追隨他。久而久之,兩人的相處愈加和諧。

  “我以為,你再不會對我說這話。”傅京笑道,“當然願意,你知道我等這句話等了多久。”

  寧善抵著傅京的胸口,“雖說是成親,但畢竟你的身份在此,不可大肆宣揚。屆時,隻要在府裏辦上一桌酒席,我請上哥哥和妹妹們就好。”

  傅京皺眉,“這豈不是委屈了你?”

  寧善笑,“好歹我還有一個寧家做後台,而你除了老管家就還有一個傅甲,說到底,受委屈的是你才對!”

  傅京挑眉,“看來以後娘子得多多憐愛夫君才是。”

  寧善一張臉憋得通紅,“胡說,誰是娘子!”

  午後,微雨。二人坐在屋中,傅京拿著書卷,為寧善講解,寧善不時打斷問些稀奇古怪的問題,問的傅京直皺眉。每當這時,寧善就笑的十分肆意。

  寧福原本想進屋給寧善回稟些商事,被傅甲攔在了門口,衝著他微微搖頭。

  傅甲拉著寧福,在長廊上站定。

  “前些日子,你躲我做什麽?”傅甲問道。

  寧福眼神躲閃,“誰躲你了。”

  傅甲歎了口氣,“你明明現在還在躲。”

  二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半晌,寧福幽幽開了口,“甲哥兒,咱們還能當作不認識嗎?”

  傅甲額上的青筋畢現,咬牙道,“是不是我哪裏惹著你了,你可以說。”

  “不不不,我就是覺的……”寧福啃著手指,不知該說什麽。

  傅甲從他的口中解救下他的手指,歎了口氣。好像傅甲最近很愛歎氣,寧福偷偷的想。

  “不知道怎麽說,就想好了再說。”傅甲無奈道,寧福猛地點頭。“我給你時間去想,但你這段時間不準躲我。”

  寧福頓住,猶豫著點點頭。

  傅甲從腰間掏出一方小盒,“看你最近都在鋪子裏忙,這個你隨身帶著。”

  “這,是什麽?”寧福剛想打開,就被傅甲握住了手,“等你想好了告訴我再打開看。”

  寧福隻好將小盒收進懷裏,“好。”

  二人又是一陣沉默。

  “你照顧好自己。”傅甲說。

  “好。”寧福想了想又加了句,“你也是。”

  傅甲麵上一鬆,點點頭。

  眼見著二人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暗處有人閃了出來。

  “哎呀,早說就衝這兩個人的磨蹭勁兒,一百年都不見得能上手。要不還說得我上去幫忙!”聽聲音,儼然是剛剛再屋中的寧善。

  身後跟著的,自然是傅京。

  “人家的事,你這麽上心幹嘛?”傅京敲了一下寧善的腦袋,“我看傅甲就挺有把握的。”

  寧善冷哼,“哼,什麽便宜都讓你們傅府的人占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傅京一身白衫,斜倚著牆,湊到寧善耳邊,“你怎麽不說我們傅府的人都栽在了你們寧府人手裏了?”

  寧善誌得意滿,“那是,我們寧府可是得天獨厚,風水寶地!”

  “小樣兒!”

  寧善晃晃腦袋,“主要還是我比較厲害。”

  ——

  眼見著公主府漸漸落成,寧謙與趙安諾的婚事漸近。

  反觀主角二人,反而一副不急不躁,事不關己的樣子。聖上也並沒有急於催二人即刻完婚,這讓很多人都摸不著頭腦。

  “難不成,聖上真打算讓公主娘娘嫁去突厥?”有人猛然想起前幾日的突厥降書,驚道。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炸開了鍋。

  “不會吧?聖上可是下了旨的,怎麽可能悔婚!”

  “悔婚倒是不至於,可是降書上明確寫了要與突厥互通婚姻,突厥又沒有公主王子,可不就是咱們這邊嫁過去一個。”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