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6節

  唐俊星立刻轉身,“寧大人還有吩咐?”

  “今晚加強戒備,怕那個巫奇回過神來,找咱們麻煩。”寧尚沉吟道。

  “是。”

  ——

  巫奇一行人還未回到王庭,半路上,不少人便開始出現了異常。

  “怎麽回事?”巫奇皺眉,用突厥語問道。

  下屬來報,隊伍中有人的手莫名開始潰爛,而且數量不少。

  “遣人去看看,附近有沒有水源,怕是沾了什麽東西,洗掉就好了。”下屬立刻讓隊伍中的探子前去探路。

  巫奇正覺手上奇癢無比,抬手一看,掌中已滿是潰爛的痕跡。

  “將軍……”身旁的下屬見巫奇也中招,不由驚道。

  巫奇眼風一掃,那人立刻噤聲。

  “不要宣揚,且看看隊伍中有沒有巫醫,悄悄請來看看。”突厥人信奉巫師,而巫師往往也掌握著醫術,時人又稱巫醫。

  巫醫手持法杖,急匆匆趕來。將巫奇的手掌從裏到外看了一遍。

  “將軍這是中毒了。近來隊伍中也有不少人有了將軍這般症狀。怕是大家都中毒已深。”巫醫憂心道。

  中毒?巫奇眯眼。

  他們這一路行來,吃喝都是自己隨身帶的幹糧與清水,根本不會接觸到不幹淨或是下了毒的東西。

  巫醫卻是十分肯定,“對著長生神起誓,將軍與各位大人的確是中毒症狀,絕無造假。”

  “會不會是有人投毒?”巫奇的下屬囁嚅道。

  巫奇猛然想起,這幾日,唯一會讓人有機可乘的,隻有兵器。

  急忙解下腰間的彎刀,巫奇來來回回檢查著。刀柄上纏著一圈紅布,其主人時常的摩挲,邊邊角角的地方已經有些發白。因著上戰場立下戰功,濺上了鮮血,血色多數已經發暗。

  兵器上並無異常……

  正是知道突厥人愛護兵器如命,唐俊星才放心大膽的在兵器上動了手腳。白沙草汁液塗抹在手柄上,突厥人日日摩挲,痕跡早被他們磨光了,就算心中知道是他們中原人下毒,都拿不出證據來對質。

  巫奇懊惱不已。

  “這狡詐的中原人,鬼心眼比草原上兔子的窩還多!”

  ——

  相較於趙安倫,柳牧原與寧尚的見麵少了客套與虛禮,真真像是自家兄弟見麵。

  “路上可還順利?四哥的信上還說要過兩日才到,牧原想必是日夜兼程過來了。”寧尚笑道。

  “因為是奉旨前來,早早交了差事,好得了空閑,多陪陪夫人。”

  趙安倫想起德十,前幾日她的信與寧謙的信同來,信上多是情意綿綿的話語,著實讓人熨帖不少。

  趙安倫與寧尚二人詢問了柳牧原不少京城中的形勢,也與寧謙信上所說無二,遂放下心來。

  “牧原遠道而來,理應接待一番。雖沒有京城中那般精致,卻也是別有風味。”天色稍暗,寧尚引著柳牧原與趙安倫坐在校場中。

  夜幕降臨,早有士兵點了篝火,除了巡夜的兵將,其餘人皆圍坐在篝火旁,吃吃喝喝,放鬆心情。

  戰爭連日,眼見著突厥要降,眾人才算是重重的鬆了口氣。

  不少人舉杯相慶,慶賀自己能活著回到家鄉與家中老小團聚。還有些老兵,就這酒與篝火的熏染,講起了戰場上的舊事。

  也不知是酒氣上頭,還是篝火將每人的臉龐都映紅了,每人都看起來有些微醺。

  點點火星慢慢升上天空,天上的星光點點。西北卻有顆星,格外閃耀。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二章 殺雞儆猴 上

  德十挽著柳翩翩的胳膊在說些女孩子家的小話,寧儉靜靜的在一旁喝茶。

  “嫂嫂的這個簪子可真是好看,前兩日宣德侯府的二小姐說要訂製一批首飾,嫂嫂可要與我們湊份子?”

  翩翩剝了顆桔子遞給德十,笑道,“不知是哪家的鋪子這麽貴?竟然要你們這些官家小姐湊份子去置辦首飾。”寧儉抬了抬眼,翩翩又忙不迭的剝了桔子好生捧給他。

  德十見二人剝個桔子都在眉目傳情,不禁調侃,“二哥好大的醋勁兒呀!”言罷,自己掩嘴偷笑。

  翩翩臉上緋紅一片。連帶著耳根都紅了。

  “亂說什麽!夫君才不是……你還沒說是哪家鋪子呢!”寧儉臉上滿是笑意,“得了,你們聊,我出去一趟。”

  星兒送寧儉出了門,恭恭敬敬的樣子比伺候翩翩還上心。翩翩雖察覺出些許苗頭,但想著好歹自己手裏還握著星兒的賣身契,她總不會幹出些出格的事情來。暗地裏,卻是開始防備著星兒了。

  德十拉著翩翩又是一陣唧唧咕咕的笑語。

  “二奶奶,莊子上的陳婆子來了,您看可要叫進來?”翩翩點點頭,“去沏茶來,搬了繡墩給陳大娘備著。”

  星兒點點頭,“奴婢這就去。”

  翩翩稍稍歪了歪身子,順勢靠在了身旁的靠枕上。德十起身道,“既然嫂嫂這廂有事,妹妹就不擾嫂嫂了。”

  “說哪裏話,不過是下頭的人來走動走動罷了。你盡管坐著就是,不用理會她們的。”翩翩這幾日跟著寧儉學了不少“治下”的手段,比起第一次見人時,多了不少的從容。

  陳婆子對著門外的魚池整了整身上的衣裳,理了理梳的一絲不苟的發髻。

  星兒掀了門簾,笑道,“陳大娘,二奶奶有請。”

  陳婆子見星兒笑得溫婉,就知道今兒二奶奶心情不錯,定是好說話的很。忙不迭的進了屋子,見二奶奶身旁還坐著一個天仙般的人兒,不禁看呆了去。

  “老奴給二奶奶請安,二奶奶萬安。”陳婆子進門倒頭便拜,倒教翩翩有些為難。

  德十在一旁瞧熱鬧的緊。

  “喲,陳大娘這是做什麽?您老人家年紀大了,我們這些小輩兒可擔不起。星兒,還不去攙了陳大娘起來。”嘴上說著“擔不起”,翩翩卻是坐在美人榻上紋絲未動。側首倚著美人靠,在腰身處露出曼妙的曲線,怎麽看都是一副美妙的姿態。就是話說得不太對勁兒。

  德十從未聽過翩翩這般說話,倒覺得新奇。不由得去打量堂下跪著的陳婆子。

  陳婆子被星兒攙扶起來,她們二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二奶奶這一句“小輩兒擔不起”可不就是在暗諷以前陳婆子用身份壓人,就憑著伺候過大夫人慕容氏。

  星兒暗暗對陳婆子搖頭,陳婆子這才心道不好。

  “二奶奶說哪裏話,老奴就是一介家仆,哪裏敢托大,越過二奶奶了去。”翩翩輕笑,對著星兒招招手,“上茶,搬椅子來罷,別叫陳大娘站著了。”

  此時,陳婆子哪裏還敢坐下,忙道,“二奶奶使不得。老奴哪裏敢與主子同坐……”

  “都是家裏人,哪裏分什麽主子奴婢的。再說了,老話說得好,‘站著的客難打發’。陳大娘還是安心坐了,咱們好說說話。”

  星兒搬上了繡墩,放在了陳婆子身後。陳婆子膽戰心驚的看看星兒,隻敢側著身子,半坐了。

  這樣一來,陳婆子原本想好的說辭,現在倒是不敢說出口了。

  德十瞧著陳婆子滿麵的拘謹,倒是好奇,湊在翩翩耳邊悄聲道,“嫂嫂這麽溫婉性子的好人,這個婆子倒是瞧著甚是怕嫂嫂呢!”德十握著翩翩的手,像是要瞧好戲的樣子。

  翩翩看了眼陳婆子,輕笑,“陳大娘怕是不識,這位可是咱們府上的十小姐呢!您瞧瞧,是不是長的水靈的很?”

  當初德十拜祠堂,認作慕容氏為嫡女時,陳婆子正在外頭莊子上當差,並未到寧府來,自是不識得。

  “怪老奴眼拙,竟不識得十小姐。”陳婆子賠笑道,行了萬安禮。德十含笑受了陳婆子的禮。

  星兒給翩翩倒了茶,遞在了手裏。翩翩接了茶,慢慢吹著浮梗,眼都未抬。

  “陳大娘管著莊子也有不少年歲了,大娘總說莊子上的收成不佳,咱們又不能出府去親眼瞧上一瞧。自然還是都要仰仗大娘替咱們看著的。”陳婆子心中稍安,“但話又說回來。好歹這莊子都是家裏的爺們拚死拚話掙來的產業,不出收成豈不是不像話。要是讓外人知道了,還道咱們府裏有闖業的,卻沒個守業的,平白讓人笑話了去。您說是也不是?前兩日二爺也說了,這個莊子今後可是要做嫁妝,給十小姐帶去固王府的。若是一直這個樣子讓十小姐帶去了王府,要是讓王府挑出不是來,還說咱們寧家不重視十小姐,淨挑著爛攤子給十小姐充臉麵呢!”

  陳婆子越聽越是一身冷汗,這是明裏暗裏指摘她不盡責任了。忙站起身來,“二奶奶可要明察。如今主子們都寬厚,上繳的租子也是一年少過一年。底下的佃戶們都是沒識過字的大老粗,哪裏體會得到主子們的仁慈心腸。還一直找老奴抱怨每年的租子太高,不堪重負。老奴明知他們從中做了手腳,卻是無可奈何呀!”

  這是要將責任都推卸到佃戶們身上了。

  翩翩心中冷笑不已,“既然大夫人下放了大娘去莊子上幫府裏管這些佃戶,自然是信得過大娘。可是看大娘現在的作為,實在不知今後可有什麽顏麵去見大夫人?”

  陳婆子倒吸一口氣。忙跪了下來,“二奶奶明察呀!老奴實在是……”

  “說話歸說話,大娘怎得又跪下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為難大娘,多難說話似的。快起來!不過是咱們娘們之間說說話罷了。”翩翩雲淡風輕道。

  現在陳婆子完全可以確定,這個二奶奶萬不是麵上看著那樣軟弱可欺的。

  翩翩心道,正好她要在府中立威,就先拿這個不安分的陳婆子開刀,倒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三章 殺雞儆猴 下

  陳婆子此時成了軟腳的蝦子,心中正沒個主意。星兒在一旁擠眉弄眼,示意陳婆子倒是說些什麽,畢竟現在的境況也太不利了。

  翩翩這廂還正看著陳婆子,心想著該如何處置。那廂寧儉在書房呆了半晌,就聽寧慶說陳婆子去了翩翩的屋子。

  “現在什麽時辰了?”書房的更漏尚有小半壺,寧慶便道,“約莫著快午時了,要不要小的去回二奶奶備飯?”

  寧儉擺擺手,“不擾她。今兒也不驚動小廚房了,找人去匯仙樓買些飯食來,直接送到二奶奶屋裏去。”

  寧慶恭聲應了。

  慢慢背著手往主屋走去。寧儉一路看著院子裏這幾日裏添了不少花兒朵兒的,尤以月月紅為首。

  寧儉覺得那花紅的甚是可愛,便掐了一朵,捏在手上賞玩。

  屋門外守門的小丫頭們見寧儉負手而來,忙不迭的行禮的行禮,打簾的打簾。

  翩翩與德十聽見寧儉來了,都起了身,“正想讓星兒去問問二爺今兒午飯在哪兒用,可巧就來了。”

  陳婆子還在跪著,原本抖成一團的身子,在一聽聞二爺來了,更是像秋風掃過的落葉一般,抖個不止。

  寧儉恍若不見旁人似的,從袖攏中拿出剛剛折的月月紅,“前些日子就見你一直在院子裏鼓搗這些,今兒倒是看著這花甚是配你。不枉費你花了這麽些時日的栽培。我給你戴上。”

  “二哥和嫂嫂還真是如膠似漆,怨不得這院子裏的丫頭們都隻敢遠遠伺候著。瞧你們夫妻倆的架勢,還有誰敢近身呀!”德十笑道。

  所有人倒像是忘記了屋中還跪著一人。

  翩翩含羞帶怯的讓寧儉將花簪到了發髻上,原本姣好的容顏,在花的映襯下更是平添了幾分嬌媚。

  “你呀,竟還像個女兒家的性子。”寧儉點了點翩翩的鼻尖,十分寵溺的樣子,連德十都不禁開始嫉妒開來。

  翩翩對著寧儉撇撇嘴,示意他那裏還有一個麻煩。寧儉在主位上坐下,臉色完全沒了剛剛的和善。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