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5節

  傅京鬆了口氣,寧福直雙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詞,想是將天上的各路神仙都謝了一遍。

  傅甲客客氣氣的引著老王大夫去外間寫方子,再順便派了人跟著大夫回醫堂抓藥。

  “不怕,大夫說你的病能治,咱們吃了藥就能好,乖。”傅京放著寧善再床上平躺。想起自己這兩日還跟他置氣來著,怕是他心裏存了事,這才損了身體,不禁一陣懊惱。

  ——

  寧福守著藥爐打瞌睡,腦袋一點一點的,跟啄米的小雞似的。傅甲看著好笑,也沒忍心叫醒他。

  昨晚傅府上下折騰了一夜,他也跟著擔驚受怕的,自然是沒休息好。傅甲悄沒聲兒的拿走了寧福手裏的蒲扇,將他抱到了一旁,自己坐在爐前,給寧善熬藥。

  原本前幾日還不鹹不淡的兩位主子,今日就黏糊到一起,根本看不出置過氣的樣子,傅甲心裏也是高興。自己家爺的心思太沉,什麽事都悶在心裏,六爺又是個跳脫的性子,什麽事都不放在心裏。兩個人湊成一對兒,還真是互補。

  傅甲掀開藥壺蓋兒,一股濃鬱的藥味撲麵而來。寧福皺皺眉,似要醒來。

  “繼續睡你的,還沒好呢!”傅甲拍了拍寧福,寧福又睡了過去。

  他不禁笑笑,真是隨了他主子的性子,跳脫的很。

  傅甲將熬好的藥放進食盒裏,防止藥過早的涼了。“福哥兒,醒醒,送藥去了!”

  寧善睜開眼,肚子還是悶疼的難受。一轉頭就看見傅京躺在外側,和衣而眠。心中不禁一陣心疼。

  傅京的下巴上因為一夜的操勞,長出了青密的胡茬,看起來頹廢的很。

  寧善伸出手去摸了摸,有些紮手。手還沒縮回去,就被人抓住。傅京睜開眼,笑道,“看來是大好了,還曉得勾我。”

  寧善有些訕訕,“誰勾你了,鮮見你如此不修邊幅的樣子,好奇罷了。”

  傅京握著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昨晚差點沒嚇死我。”

  寧善的瞪了他一眼,轉過身去,“你那幾日不是不理會我嗎?你作甚還這樣一幅擔心的樣子,做給誰看!”

  “自然是做給你看。你日日讓我憂心,你個小沒良心的,也不知為我憂上一憂,今天就讓你好生償還一番!”

  原來剛剛寧善心疼的樣子,傅京都曉得。

  “我還不舒服的很,你就來惹我!”寧善的嘴撅的老高。傅京無奈的起身,擰著他的鼻子,“等你好了,再好好折騰你!”

  傅甲敲了敲房門,“爺,藥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章 星兒

  寧善還在房中睡得正熟,傅甲悄悄闔上了房門。這時正有一個小童過來,“甲哥兒,有個金掌櫃來找寧爺,寧爺能見客了嗎?”

  傅甲揮揮手,“就說寧爺身子不爽,還不能見客,讓他過幾日再來。”

  小童作了個揖,轉身跑走了。

  寧善的病用完湯藥就好了七七八八,如今就一直在床上養著,傅京每日下了朝便火急火燎的往府裏趕。不知情的官員還以為他新收了什麽姨娘通房的,著急回家去擁那溫香軟玉入懷呢!

  寧福與傅甲一同在寧善榻前伺候,每日兩人端個茶倒個水都能生出些濃情蜜意來,倒教寧善看著兩個人牙酸。

  “大人下朝了,甲哥兒還不快些準備?”傅甲正伺候著寧善喝藥,門房的人著急火燎的前來通報。

  寧善放下藥碗,用手巾擦了擦嘴角,“去吧,這幾日也是辛苦你了。我的病也好了不少,你也趕緊回去伺候你們家主子。”

  傅甲恭聲道,“是。”

  ——

  柳翩翩一入了寧家,第二日一早隨寧儉拜了祖宗祠堂,還未在自己房裏坐定,星兒便著急忙慌進了屋。

  “夫人,有不少管事婆子都在院子外候著,說是要來給您回話呢!”翩翩如今嫁了寧家族長,便是個正經的當家主母。下頭的人自然是有眼力見兒的先來巴結巴結。

  柳翩翩在柳家時,雖說幫忙打理過牧原堂,但大多都是良九或柳牧原忙活,她就是一個在一旁瞧熱鬧的。如今到了需要自己硬著頭皮上的關頭,心中頓時有些慌亂。

  “先讓她們進來。”她身上還穿著早上拜祠堂穿的吉服,想來見人也是不失禮數的。便端端正正在主位上坐了,等著下頭的人來。

  寧家的管事婆子不少,多是各個院子或是外頭莊子上的管事婆子。柳翩翩淡淡笑著聽她們說,並未插話。

  “二奶奶一看就是通情達理的麵相,就跟那城外淨光寺裏的菩薩似的。您也知道,咱們莊子上不知是惹了什麽神仙,底下的佃戶總是說打不上糧食來,交的租子也是一年比一年少。二爺前兩日打發了人去看了,都說地沒問題。可是陳婆子我可是親眼看著地裏今年收成不好的,不若二奶奶發發慈悲,今年的租子能否少些,讓佃戶們也過個舒心年?”

  陳婆子剛說完,不少人都露出輕蔑的神情,但都顧忌著二奶奶在這兒,不敢多說。

  誰人不知,這個陳婆子仗著曾經近身伺候過大夫人慕容氏,便像是長了身份一般,不將其他管事婆子看在眼裏。這也就罷了,不過是做做樣子,礙不到旁人。可是其他管事婆子私下裏都傳,這個陳婆子手腳不幹淨,每年佃戶們上交給寧府的租子,這個陳婆子沒少貪墨。

  柳翩翩不知這些,自然是左右為難。星兒看出柳翩翩不精於此道,麵露為難。便挺身而出,道,“各位大娘,咱們二奶奶也是剛進府,這幾日身子還不爽利。不若大娘們先回去,過幾日待二奶奶身子好了,再來回話。”

  星兒聲音脆生生的,麵容又長的精巧,那些管事婆子見到星兒,心裏都有一番計較。

  二爺身邊一直未有妾或通房的丫頭,這個星兒是二奶奶的貼身丫頭,日後也是少不得要做主開了臉給二爺做姨娘的。管事婆子們一想到此處,便都掛上了笑臉。

  “既然二奶奶身子不爽,咱們也別攪了二奶奶休息,這就告退了。若是二奶奶召見,還勞煩星姑娘通稟一聲。”陳婆子陪著笑臉,忙不迭的與星兒套近乎。待到管事婆子們都走了,陳婆子從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支金鐲子便要往星兒手上套。

  星兒駭了一跳,“陳大娘,您這是作甚?萬萬使不得!”

  陳婆子眨了眨眼,“星姑娘不要客氣,日後少不得姑娘對老婆子的處處照顧。這是一點小意思,還望姑娘笑納!”

  星兒也是從鄉間小地方上來的,對這些“意思”之事略懂。見陳婆子滿臉堆笑,思索片刻,便悄悄收了鐲子。

  “陳大娘還真是客氣,日後,也靠大娘多多幫襯。”星兒微微做了個萬福禮,陳婆子也是笑著受了。

  ——

  晚間,寧儉回來。見柳翩翩房裏已經擺好了飯。

  “你親手做的?”柳翩翩將一盅補氣湯擺在寧儉麵前,“多是小廚房做的,我不過是煲了個湯,夫君辛苦了一日,這個湯補氣養身。”

  星兒上了兩副碗筷,伺候著柳翩翩淨了手。

  二人用飯時,柳翩翩提到今日管事婆子們前來回話。寧儉點點頭,“嗯,你既然入了寧府,府中的一些事也是要盡早熟悉才好。”

  柳翩翩有些苦惱,“可是我從未管過家,哪裏會懂這些?”

  寧儉沉吟片刻,“這樣,從明日你便跟我到帳房學習,我有空便指點指點你。”

  星兒給寧儉布了菜,“二奶奶平素最是聰明,還在柳府時大夫人就常誇二奶奶。”

  不經意間,星兒的衣袖滑落,露出腕上的金鐲子。星兒忙將袖子拉好,見寧儉與柳翩翩都未注意,悄悄鬆了口氣。

  寧儉收回目光,點點頭,“管家其實不難,隻要將府上各處的關係理順,誰親誰遠,分出個裏外輕重出來,事便好做了。”

  柳翩翩一副“受教了”的模樣。

  星兒第二日早起,給翩翩打好了洗臉水。聽到寧儉的臥房裏還未傳出動靜,便站在門口耐心等候。

  早晨的風還有些清冷,星兒跺了跺腳,麵上被冷風吹得有些透紅。

  寧慶進了院子,見星兒在門口站著,“星兒姑娘,這麽早?”

  說著接過了星兒手裏的臉盆。

  “今日二奶奶要跟著二爺去賬房,說讓我早些過來為她梳妝打扮。”寧慶笑笑,“二奶奶一看就是個和善的性子,姑娘真是跟了個好主子。”

  星兒麵色不改,“是啊,二奶奶對人和善,星兒也是生了八輩子的福氣沒能得二奶奶這樣得好主子。”

  寧慶突覺此話中有異,還未來得及深想,便聽見房裏有了動靜。

  “二爺和二奶奶醒了。”星兒端著臉盆上前敲門。

  寧慶笑著看星兒進了屋。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八十一章 西北

  趙安倫命人好生招待了柳牧原,還將他的營帳安排在了自己軍帳的旁邊。

  士兵們都很好奇,這個從京城來的人究竟是哪路大官。但得知來人是柳牧原時,不少人都驚呼,“可是那位瀘州柳神醫!”

  一時間,營地裏滿是找柳牧原道謝的人。

  “當年柳神醫治好了我家老母的病,多虧了柳神醫……”

  “我老父中了毒,不能視物,柳神醫親自診治,挽救了我老父的一雙眼。”

  “柳神醫真乃當代神醫!”

  “華佗再生!”

  “扁鵲臨世!”

  趙安倫引著柳牧原進了軍帳,唐俊星緊隨其後。因著唐家老太君的緣故,唐俊星有幸見過柳牧原,而柳牧原當時對唐家小少爺也有些印象。

  “怎麽,你們認識?”趙安倫見柳牧原對唐俊星微微點頭,笑道。

  唐俊星恭聲答,“回主帥,那時祖母身體不適,柳神醫去過末將府上為祖母診治。”

  說罷,唐俊星衝著柳牧原作了一揖,“還沒謝謝柳神醫的救治之恩。”

  “醫者仁心。職責所在,唐公子多禮了。”柳牧原還了一禮,“那時唐公子對唐老太君恭敬的樣子都還曆曆在目,實乃我輩孝親之楷模!”

  趙安倫隻知唐俊星是個世家子弟,不堪教化。家中長輩為他今後的仕途做鋪墊,才無奈遣他來到西北掙軍功立身。聽柳牧原如此一說,倒對唐俊星此人有了改觀。

  二人在軍帳中坐定,“看看寧大人那裏可有事,無事就將寧大人請來與柳大人一見。”

  唐俊星領命而去。

  。

  趙安倫曉得柳牧原的夫人是寧家九小姐。按照日後的親屬關係,他還要管這個柳牧原喚一聲“九姐夫”的。

  “西北地區苦寒,沒什麽好茶招待牧原兄的,牧原兄還莫要嫌棄才是。”隨侍給二人上了茶。原本趙安倫是個十分精致的男子,喝白水都要找個好看的茶盞來配。如今在蠻荒之地,他倒不再講究那些,端起茶碗便一飲而盡。

  柳牧原恭敬道,“王爺身份尊貴,尚能在此忍受粗茶淡飯之苦,下官無德無能,何來嫌棄。”

  “我喚你一聲‘牧原兄’,大家今後是一家人,如今沒外人,哪裏有什麽身份。快別多禮了!”趙安倫揮揮手讓隨侍退下,帳中隻餘二人。

  寧尚正在整理這幾日的軍報,隻聽帳外唐俊星來報,“大人,京城的柳神醫到了,主帥說大人若是無事,請去軍帳一趟。”

  “這麽快?前兩日四哥還在信上說九妹夫要過兩日才到,怎的提前了到了。”寧尚忙出了營帳。

  唐俊星站在帳外,見寧尚出來,忙不迭行禮作揖。

  “讓夥房今日多做些吃食,為柳大人接風。”寧尚吩咐道,唐俊星剛要去傳話,“等等。”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