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2節

  “哥哥要去西北?”翩翩雖是聽得隻言片語,與近來豐城之戰的消息結合起來,便猜了七八分。

  柳牧原歎了一口氣,“固王在西北受了重傷,聖上下旨要我前去救治。我一來一去就要折騰兩三個月,剛剛寧家請人定下了婚期,哥哥怕是趕不上你的婚事了。”

  “要不,讓二爺將婚期延後?”柳翩翩十分驚訝。柳家兄妹自小沒了雙親,在柳翩翩眼裏長兄如父。人生僅此一次的大事,兄長卻不在場,要她如何能安心結這個親事。

  柳牧原撫著翩翩的長發,“傻姑娘。婚期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日子,哪能說延後就延後。這次是聖上下旨,哥哥不得不去。”

  良九聽到門外的聲響,出來查看。柳牧原給良九使了個眼色,自己轉身離去。良九拉著翩翩進屋。

  “這可是你剛繡好的蓋頭?瞧這針腳綿密,妹妹真是好手藝!”良九本想將原先的話頭岔開,奈何翩翩兀自沉浸在悲傷之中,壓根兒就沒理會良九。

  良九不禁埋怨柳牧原,怎麽將這麽個爛攤子扔給自己。

  “翩翩,你也曉得君命難違。你哥哥此番也是無法呀!你也是個大夫,懂得有了傷患之時,不是該以傷患為先的道理嗎?你哥哥常常教給你的道理,你難道忘了?”良九揀著利害關係,樁樁件件與翩翩陳列開來。

  柳翩翩自然懂得這些道理,但心中實在過意不去。

  “嫂嫂,我都曉得。就是,就是……”翩翩倚著良九掉淚,良九輕拍著翩翩,“好了好了,馬上就是做新娘子的人了,哭成這樣可不好。興許那個固王傷勢並不嚴重,你哥哥不是很快就回來了?”

  二人說了半天,好不容易讓翩翩止住了哭。外麵卻是有丫頭來報,寧家十小姐來了。

  讓柳牧原動身去西北,為固王瞧傷,一方麵是聖上下旨。還有一方麵,是寧謙在聖上麵前使了些小手段,讓聖上惦念這個兒子的傷勢。

  趙安倫的傷勢並不是很嚴重,不過是一支冷箭貫穿了肩頭。擱在經驗豐富的軍醫手中,已是尋常。奈何寧尚在出發前就得了寧謙的指示,要不遺餘力的為趙安倫“吹噓”此次功績。於是,這個小小的貫穿傷,在寧尚的戰報中便成了“身受重傷,帶傷領兵”。

  自然,固王受傷的消息寧家人都是瞞著德十的,唯恐她聽了去擔心不已。

  良九讓人將德十請了進來,勸著翩翩趕緊住了淚,別讓德十瞧出什麽來。

  “好容易今日有了空閑,我到姐姐這兒來討個清淨。”德十還沒進門,聲音就從簾外傳來。良九讓丫頭上了茶,“你說說你,馬上就要嫁人的姑娘,怎麽還是高聲叫喊,也不怕以後夫君嫌棄!”

  德十近幾日被宮中的老嬤嬤們教授宮中禮儀,初見成效。今日得了空閑,卻又恢複了往日的懶散。

  “怕什麽,今日是在姐姐家,又沒有外人看到。”德十毫不客氣的端起茶杯,飲了兩口算是解了渴。

  柳翩翩強打起精神,對德十道,“那日你不是說想要我繡個荷包嗎?正好,今日你來了就拿走罷。”

  德十見柳翩翩眼圈紅紅的,“柳姐姐是怎麽了?哭了嗎?”

  良九忙攔著德十,柳翩翩笑道,“哪裏,昨晚繡蓋頭,估摸著是熬夜了,困的。”

  德十不疑有他,“熬夜可不是好事,還是早點安歇,不然將身子熬垮了,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柳翩翩點點頭,回去給德十拿荷包去了。

  良九與德十坐在一起,寧安端上來一盤葵花籽,二人邊嗑邊說話,“二哥在府中忙嗎?”

  “二哥整日裏不見人影,誰曉得在忙些什麽。”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七十五章 麵見

  寧尚與趙安倫還在軍帳中商討下一步的謀策,一名副將匆忙跑了進來,“主帥,突厥來人了!”

  趙安倫與寧尚對視一眼,寧尚忙問道,“來人是誰?帶了多少人來?”

  那副將氣喘籲籲道,“領頭兒的看著樣子像是地位挺高,手下鬆鬆散散的帶了有一小隊人。”

  趙安倫沉吟半晌,“想必,是談判來了。”

  寧尚看著輿圖上的豐城,“區區蠻子,也想染指豐城?”說罷,將副將喚至麵前,“你來,我與你說……”

  副將附耳過去,寧尚如此這般的與副將交代清楚。言畢,“你可懂了?”

  那副將正是在行軍途中,挑事兒不願前行的二世祖之一,姓唐,名俊星。家中的祖父是個帶著官身的三等軍侯,此番就是想著讓孫子也走自己的老路。

  唐俊星點點頭,“放心吧,寧大人。俊星旁的不會,在京城的時候,搞搞小動作還是拿手的很。您和主帥就瞧好兒吧!”

  寧尚點點頭,唐俊星領命而去。趙安倫望向寧尚,“寧大人?”

  “放心罷,王爺。不過是刁難刁難那群蠻子罷了,無傷大雅。”寧尚笑道。

  ——

  巫奇奉了突厥王之命,前來與中原人談判。他在此戰中作為先鋒,清楚地見識到了那些中原人的主帥有多驍勇善戰。因此,在突厥王剛一提起前去豐城談判,他便自告奮勇的帶人前來。

  他想見識見識這個主帥究竟值不值得他這個“突厥第一勇士”欽佩。

  還未進中原人的營地轅門,便見許多中原士兵依然列隊等候。氣象森嚴,隱有凜凜殺氣,巫奇心中暗暗讚一聲“都是好兵”。

  唐俊星出了營帳,往巫奇這邊走來。

  “閣下可是突厥使者?”巫奇依著中原的禮節,向唐俊星略一抱拳,操著一口不太流利的豐城話,“俺乃巫奇,突厥王座下先鋒官是也。還請這位大人請出你們主帥來,俺們好談上一談。”

  唐俊星朝著一小隊士兵招招手,“還請閣下與閣下的人馬解了兵器,再麵見我們主帥。”

  在突厥人看來,兵器是夥伴,是生命,非死不可離身。聽到唐俊星這樣說,巫奇的不少手下都用突厥話大聲叫喊了出來。唐俊星雖不懂突厥話,但看他們的表情也知道,定是反對之意。

  唐俊星也不著急,“既然你們是來談判的,若是連這點誠意都沒有,閣下還請帶人回去,大不了過幾日我們與你們再戰上一戰。”

  突厥經此一戰,勞民傷財,損耗頗大。突厥王此番遣人前來談判,就是打著先假意和談。他們料定中原為了維護繁榮大國的麵子,定會賞賜下不少財寶。趁此機會,突厥也好休養生息一番。待到兵強馬壯,便又可再戰。

  巫奇猶豫半晌,而後沉聲命令自己的手下解下兵器。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情不願的放下了手裏的兵器。唐俊星的兵將們悉數將那些兵器收歸到一個大筐中。

  “閣下請放心,待到你們回去,我們也會悉數奉還。”唐俊星笑道。

  巫奇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那些兵器,“那對俺們很重要,要好好對待它們。”

  唐俊星笑著點頭,“盡管放心,保證完好無損的還給你們。”

  一行人進了趙安倫的軍帳,見到趙安倫正與寧尚喝茶聊天。趙安倫打量著巫奇,見他身高九尺,渾身蠻肉,不禁感歎,“好個強壯的漢子!”

  巫奇對著趙安倫抱拳道,“謝大人誇獎。俺們從小就是吃肉喝奶長大的,旁的沒有,就是有把子力氣。”

  寧尚挑眉,這個巫奇雖話糙了些,但能應答自如,想來與中原人也是接觸良久了。

  “俺乃巫奇,突厥王座下先鋒官是也。”巫奇首先自報家門。

  趙安倫一指側首的位子,“遠來是客,來人,備茶。”

  在突厥與中原未起紛爭之前,中原販往突厥最貴的便是茶葉,其餘的還有瓷器、絲織、鹽鐵等。巫奇一聽中原人拿茶葉接待他,不禁喜上眉梢。

  “原來中原人如此大方,真教俺們見識了!”

  趙安倫未回京之前,曾在突厥待過些日子,曉得他們將茶葉看做了金銀般的物事兒。

  “來的匆忙,沒有什麽好茶,慢待巫將軍了。”趙安倫微微一笑,氣度雍容,像極了久在宮中養尊處優的王爺。

  巫奇端起茶盞,深深吸了口氣,道,“茶葉在俺們看來,就是金貴的物件兒。能配享用茶葉的就隻有突厥王庭和大王看得上的客人,今日也教俺享用享用,看看是不是真如傳說中那樣喝了能成仙!”

  寧尚不由啞然失笑,都是哪裏傳的謠言,哪裏喝茶能“成仙”?若真是這樣,他們這些人何苦還在這裏苦哈哈的與突厥人打仗,早上天快活去了!

  趙安倫勾起唇角,一副忍俊不禁,但又維持麵上風度的樣子。

  “巫將軍還真是幽默風趣。”

  巫奇一口氣喝完了茶盞中的茶水,咂咂嘴,半晌道,“就是比水多了點苦澀的味道,說不上好喝。”

  趙安倫心想,倒真是個真性情的人。

  ——

  寧善的“群賢畢至”在初三這日開了鋪子,九掛大長鞭炮整整熱鬧了一條街,許多男女老少聞聲都去鋪子門口湊熱鬧。

  金掌櫃帶著夥計們招徠客人,寧善站在鋪子門口不時與熟人說笑,間或送上一些不值錢卻十分精巧的小物件兒,引得了不少人的好奇。

  “十分感謝今日各位的捧場。為感謝大家,我們‘群賢畢至’從今日起,三日內凡來購買滿一兩銀子的客人,本店會多送上宣紙一刀,算作饋贈;若是那位客人出手闊綽,本店還會酌情減價。”寧善接過金掌櫃遞來的“紙喇叭”,這是一種小販叫賣時都會用到的工具,十分稱手。

  眾人一聽,議論紛紛。

  “聽起來,好像還蠻劃算的。”

  “劃算什麽,一兩銀子呐!挺貴的了。”

  “一兩銀子算什麽,你剛剛沒進鋪子裏麵去看看嗎?看完了,你就覺得這一兩銀子花的值了!”

  “裏麵怎麽了?”

  “自己看,莫說!”

  寧善得意一笑,鋪子裏的擺設可是他花了巧心思的。再加上寧儉的細致巧妙,怎麽可能不吸引這些客人。

  客人們一走進鋪子,映入眼簾的哪裏是鋪麵,明明是某座青山上風景正好的草地。滿眼的青翠,還間或有一兩朵野花,粉嫩喜人。一座座高矮不同的樹樁當作桌椅,桌上擺放著文房四寶,宮人隨時取用。牆上滿是心曠神怡的風景畫作,或是高山,或是瀑布,或是鄉間景致,引人入勝。房梁上,還有滿滿的樹藤纏繞,仿佛置身其間就能聽見春日裏的鳥鳴一般。

  眾人紛紛感歎,若是能在此坐一坐,或是讀書聚會,是再雅趣不過的事了。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七十六章 議論紛紛

  最近禦史台出了件奇事。往常那些禦史大夫們談論的莫不是朝廷就是官員,但這幾日聽聞每人都在念叨一位商人。

  齊禦史今日輪到禦史台當值,閑暇時偶然聽到了那些古板頑固的老大人們聚在一處吃茶,談論的正是那位商人。

  “這‘群賢畢至’倒是有新意的緊,今日若是出宮早,我也去那裏瞧上一瞧。”

  “早在他開業那日我便去看了。果然如傳聞的那樣,是個‘世外桃源’呐!真想一輩子就在那裏喝茶看書,不再管家裏那些俗事了!”

  齊禦史鬥著膽子上前,“各位大人說的可是城東的那個‘群賢畢至’?”

  其中一人轉過頭來,“不錯,齊大人也知道那處?”

  “如今京城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那鋪子的東家當真是巧心思,竟能將一家鋪子布置的如此見之忘俗,實是本事!”齊禦史聞言,更是好奇。

  那人見齊禦史一臉茫然,“我說齊大人莫不是還不知道這麽一樁大事?”

  齊禦史搖搖頭。自他的大女兒齊萱離世,二女兒齊芷嫁了房家卻每日以淚洗麵,他還哪裏有心思管外麵的事。

  “倒不如今日下了值,咱們便一同去看看。”那人招呼齊禦史同去,滿臉都是興奮之色。

  齊禦史原想推脫,但見各位大人都是興致勃勃的樣子,便也隨他們去了。

  ——

  “群賢畢至”這幾日滿是客人,好不容易送走一撥,接著又來一撥。金掌櫃成日裏迎來送往的,忙的連個休息的空隙都沒有。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