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節

“照看好夫人,她現在有了雙身子,不方便,你們多盡著點兒心。”婆子趕忙應了,照顧起方氏來更加盡心盡力。

尚五在將軍府裏的威儀不比方將軍的低,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什麽?方將軍向來愛女如命,寧尚對方氏的愛情當初整個京城的人都知曉,方將軍自然也就將寧尚當成一整個兒子對待。

“父親,四哥。”尚五一一作揖。方將軍坐在正堂主位上,年過半百仍舊威嚴無限。美髯飄飄,黑亮光澤。任誰看了,都會不由得十分敬畏。

“尚兒,正好,丞相大人說尋你有事。你就來陪你兄長說說話。前幾日我有幾個個同期說要一起聚聚,我這便去了。”

尚五維持著作揖的姿勢沒動,“父親,路上小心。”

方將軍拈著胡須,笑眯眯地離去。

“聽說,弟妹有喜了?”寧謙坐在偏座上,手邊放著的,是隻有貴客到了才拿出來招待的“描金琉璃盞子”。平日裏,這些東西都是輕易不拿出來見人的。

寧尚在寧謙的下首坐了,“阿嬌前兩日剛查出來有了身孕。”寧尚神色間頗有些驕傲之色。怕是現在滿心滿眼的都是初為人父的高興。

“想不到咱們兄弟五個,你最先成家立業,如今倒是連孩子都有了。”寧謙與寧尚相視一笑,“四哥可是當今聖上眼前的紅人,你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甭說京城貴女,就連身份最尊貴的公主四哥都當得吧?”

寧謙擺擺手,“好了,說正事。二哥托我來給你知會一聲。下月初三是三哥的祭日,你莫忘了回家祭掃。還有父親和姨娘,你也同去看望。如果弟妹的身子可以,也該帶弟妹去見見父親母親。”

寧尚臉色一黯,“都是弟弟不孝,家裏二哥和弟弟妹妹們還好嗎?”

“說的什麽傻話。家裏一切有我和二哥,一切安好。你也莫作這副樣子,你隻管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寧謙不以為意地拍拍寧尚的肩膀。一看見兄長淡然的眸子,寧尚原本還想說些什麽,都悉數又咽了下去。

寧謙又帶著寧尚東拉西扯的聊了聊最近朝堂上的雞零狗碎,才慢悠悠起身,準備告辭回府。

“代我向弟妹道聲喜。趕明兒大侄子出生,我可是要第一個送賀禮的。”臨出門時,寧謙與寧尚笑談,寧尚抱拳福身,“有勞四哥。過兩日小弟定與阿嬌回府看望。”

方氏正和大丫頭合計著給未出生的“小少爺”縫個肚兜。一見到寧尚從前廳回來了,方氏拿著繡繃詢問給孩子繡個什麽花樣子好看。

“如果是個丫頭,並蒂蓮最好;要是個小子,那就繡個錦鯉。”寧尚輕撫著方氏的黑發,“阿嬌,剛剛我四哥來了。”

方氏放下繡繃,“丞相大人?”

“嗯。”

“相公怎麽說?”寧尚歎了口氣,“不是父親讓四哥來的。下月初三,是三哥的祭日,二哥托四哥來囑咐我記得前去祭掃。還有,去看望父親和姨娘。”

方氏眼睛一亮,“傻相公,這是好事啊!”

寧尚不解。

“相公的兄長能親自前來邀請相公回府參祭,這就是說相公仍舊是寧家的一份子。雖然公爹大人還在氣頭上,但至少相公還有向公爹解釋的機會啊!”

寧尚聽的方氏如此一說,心中一動,“怨不得四哥一直說要我帶你回家一趟,原來竟是這般主意!”

方氏掩唇偷笑,“相公旁的事都精明,偏偏唯獨這件事腦子為何就是不開竅!”

寧尚嘿嘿一樂,方氏順勢依偎進寧尚的懷中,“相公對我的情誼我全都知曉,當初相公不顧公爹和公婆的阻攔,毅然入贅我家,阿嬌這輩子都是感激相公的。”

“就僅僅是感激?”寧尚將方氏又抱緊了幾分。

“愛慕,阿嬌是愛慕著夫君的。”

“等過兩日,你和孩子安穩了,我便帶你回寧府。正巧,我也想他們想得緊。”半夜,寧尚和方氏躺在一處閑聊。

“我可是要備些禮物給小姑和小叔?”寧尚想了想,“善六那個皮猴子,不拘你給他什麽,他都高興的緊。九妹妹,你去找些名人字畫之類的,十妹妹嘛,這個我一直不與她親厚,倒是不清楚她喜歡什麽。不過都是女孩子家的玩意兒,你看著辦就好。”

方氏心裏有了盤算,“趕明兒還是該著人去打聽一番的。”

“正巧這兩天我在家安胎,著實無聊。能出去轉轉,還是不錯的。”寧尚揉了揉方氏的額發,寵溺之意滿滿。

都說寧家五爺愛妻如命。據傳。寧家老太爺寧祖新與威武將軍方威兩家是不睦已久。兩人互看對方不順眼,常常在朝堂還有私下口角不斷,明爭暗鬥了一輩子。後來,寧家三爺寧讓掙了功名,竟是與威武將軍齊名的威勇將軍,寧家頓時上下揚眉吐氣一番,再後來,寧家五爺靠著科考進了樞密院,哪知不多時,寧家五爺寧尚因著機緣巧合看中了威武將軍府的嫡親大小姐,當時就跪到了寧祖新的麵前,想求娶方氏。寧老太爺不僅不同意,破口大罵寧五爺是個不忠不孝的玩意兒。寧家五爺也是個耿直脾氣的漢子,在老太爺麵前生生跪了三天三夜,氣的老太爺將寧五爺趕出了寧府。

威武將軍方威聽說了此事,特地與寧尚關起門來進行了一次長談。哪知威武將軍出來之後,第一句話竟是“此子有大智慧,寧老狗不識人久矣。”

很快,寧尚就成了威武將軍府的上門女婿。這件事,在京城的坊間還被編成了唱詞兒,引得人爭相傳唱。講的就是寧五爺和方氏的驚天動地的愛情。

唱詞中,說是寧尚在外辦差,路遇方氏與閨中好友結伴遊玩,路遇歹人。方氏身為威武將軍之女,一身武藝驚人,但終是敵不過一群歹人,幸得寧尚路過,救下方氏與其好友。方氏與寧尚暗生情愫,兩人長一起切磋武藝雲雲。

方氏聽完這些唱詞笑得前仰後合,“哎呀,原來我竟還會武藝!當真是有趣哩!”

說起兩人的相遇,那日寧尚得了探花郎的名銜,與狀元郎一起大馬遊街,好生得意。方氏還是小女兒情態,從那些子話本裏看到的什麽俏狀元與富家小姐的感天動地的愛情,心心念念的想去看上一眼,當今狀元郎到底是何模樣。一身男裝示人,出了門,那隻一眼就看上了狀元爺身邊的探花郎。

街上人多,不知怎得就驚了馬。狀元爺的馬朝方氏狂奔,寧尚情急之中抱著方氏遠離人群。這才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麵。

第二次見麵,就與唱詞中的情節差別不大,隻可惜,方氏不會武藝,當時她也隻顧著大聲叫嚷著來人救命來著。

方氏在府裏一直是“作威作福”的主子,性子一直是爽朗嬌憨,遇到寧尚後,竟出奇的溫柔體貼,府裏人人都感歎“一物降一物”,想不到方氏的“克星”竟是寧家五爺。寧尚看上的,也正是方氏耿直爽朗的性子。

聽說,在婚禮上,寧五爺還放出話來,這輩子隻愛方氏一人,絕不二妻。惹得京城的適婚女子羨煞了芳心,男子們羞紅了臉。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入贅】雖然身邊沒有這樣的事情,但內心很期待自己能找個上門女婿呢~年代不同了,哪裏有什麽入贅呢?就隻是想想罷了~

☆、第九章 柳氏兄妹

寧謙帶著寧祥從將軍府出來,車夫寧二駕著馬車在鬧市上慢慢行走。

“快走,快走,瀘州的名醫柳神醫將‘牧原堂’舉家搬到京城來了!那可是為當今太後瞧過病的神醫,連聖上都讚賞有加!”寧謙挑起車簾,“柳神醫?牧原堂?”正覺得耳熟間,馬車突然在半路上停了下來。

“聽說柳神醫還有個妹妹,也是醫術了得呢!正好這兩天我家婆娘也是身上不爽利,就去牧原堂讓小柳神醫給瞧瞧。”

寧謙挑起簾子,“怎麽不走了?”

寧二和寧祥並排坐在車轅上,看到寧謙露出頭來,寧祥指了指前麵,“相爺,前麵人太多了,馬車過不去。”

“瀘州的柳神醫,難不成是柳牧原?”寧謙一拍寧祥的肩膀,“你可曉得牧原堂在哪兒?”

車夫寧二收了馬鞭,“我曉得相爺,前兩日牧原堂開張,小的還過去湊過熱鬧哩!”寧二直接調轉馬頭,帶著寧謙往城東行去。

“夫人可是這幾日著了涼?或是吃了些涼硬的東西,積在腹中,導致胃火旺盛。這不礙事,去前櫃抓三兩陳皮,回到家伴著一兩海棠果,半根山藥,熬成濃汁,趁熱多食一些便可去胃火。”柳牧原坐在診堂前,前來尋醫問藥的人都快從牧原堂前排到城西去了。

寧謙剛一下馬車,就見牧原堂錢門庭若市的景象。

柳牧原細心為病人診病,寧祥隨著寧謙進入牧原堂。寧祥看到柳牧原久久不起身迎接丞相,正欲出聲嗬斥,卻被寧謙攔了下來。寧謙擺擺手,“先出去,等著。”

待從日中忙到日頭偏西,柳牧原才鬆了口氣,正準備關門到後堂休息。寧謙坐在牧原堂不遠處的長椅上衝他含笑喝茶。柳牧原隻覺得那人極其麵熟,卻已是記不起究竟是何人。

“柳神醫貴人事忙,這一通可真是讓寧某好等!”京城敢稱“寧姓”的可不是除了大寧家,又有誰敢!

“原來是相爺大人!小人剛剛就瞧著大人麵善。敢問相爺大人是來問症還是買藥?”柳牧原對官家有些不喜,對待寧謙不免有些疏遠隔離。

“柳大夫可有清靜說話的地兒?”寧謙一雙星眸閃著笑意,柳牧原一邊心裏不禁暗歎一聲“好一個豐神俊朗的人兒”,一邊趕忙指路。

“有,相爺大人裏麵請。”

寧謙麵帶憂色的從牧原堂出來。此時已經月至中天。

柳牧原關了房門,喊了小童子去泡壺茶,自己盤腿坐在腳踏上看醫書。說是看書,但心思全然沒有放在書上,半天沒有翻過一頁,連童子進來,叫喚了他半天都沒有動靜。

小童子無奈,知道先生有思考的毛病,隻要心裏一想事情,就全神貫注的,周旁的事情全不理會。他幹脆轉身去叫女先生去。

“女先生,女先生!先生又坐在書房不動彈了,您快去看看吧!”柳翩翩聽得窗外有童子的叫喊聲,推開窗,“什麽?”

童子見到柳翩翩,“我剛剛給先生送茶,先生拿著書本沒有動彈,估摸著,又是想醫術想入了迷了!”

柳翩翩歎了口氣,她這個哥哥,哪裏都好,就是對醫術太過入迷,都快瘋魔了。

“你隻管去吧,我這就過去看看。”關上窗戶,童子蹦蹦跳跳的跑走了。柳翩翩整了整衣服,慢慢往柳牧原的書房走去。

說是書房,其實也算是臥房。柳牧原向來與醫書同睡。柳翩翩敲了敲門。

門內自然是沒人應聲的。自顧自推開門,就看見坐在腳踏上,一副老僧入定般的柳牧原。

“哥,哥?”推了推柳牧原,見他沒有反應,順手抽走了他手裏的書。柳牧原這才動了動。

“翩翩?”柳牧原這才發現自家妹妹的存在,“你怎麽來了?”

柳翩翩找了個凳子坐下,“大哥今天下午有客人?”

柳牧原皺眉,“是寧家那位丞相大人。怎麽了,有何事嗎?”

柳翩翩從旁邊的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無事,就是剛才醫書上有不懂的地方,想問問你,可見你們神神秘秘的在內堂說話,就沒有打擾你。”

“翩翩有十七了吧?都怪哥哥平日裏總是在忙醫館的事,疏忽了你。”柳牧原摸了摸柳翩翩及腰的長發,感歎著時光已逝,一轉眼,當初上山的小女孩兒,都已經成了能獨當一麵的大姑娘。

柳翩翩俏臉微紅,“哥,你可千萬不要說什麽給我找夫君什麽的話,翩翩還沒心思嫁人呢!”

柳牧原聞言大笑,寵溺的揉亂了她的額發,“你呀你呀,都被慣壞了!嫁人這種話也是你能隨意拿來說嘴的嗎?也不怕旁人聽了去笑話!”

柳翩翩的臉紅更甚。

“我明日裏要去寧府一趟,你幫著掌櫃看好醫館。幹脆明日歇診一日,有重診的,你就隻管交給老王叔,切不可莽撞了。”柳翩翩點頭應是。

“寧家人有誰病了嗎?難不成是那位相爺大人?”柳翩翩想起剛剛看到的寧謙,倒是個好相貌之人。

“非也,是寧相的兄長,據說有……罷了,女兒家家的,聽不得。明日我便去看看,你乖乖呆在家裏,京城不比瀘州。此處人情世故紛繁雜亂,莫要惹事。”

柳翩翩雖說是個姑娘家,卻與兄長師從一人,也是個愛醫如命之人。柳牧原話說一半,自然是急得心中窩火,“什麽女兒家家,醫者不分男女,哪裏就聽不得!”

柳牧原覺得好笑,用她手中的書敲了敲她的腦袋,“說了不叫你聽你就不要聽,哪裏就有這麽多的辯詞!”

柳翩翩仍是小女兒情態,癟著嘴,一副“不願意再同你說話”的樣子。

“好了,聽話。夜也深了,早些回去休息。不然熬夜變成了醜婆子,當心成老姑娘!”柳牧原故意用話逗她,柳翩翩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望著妹妹娉婷的身影,柳牧原不由呆呆望出了神。

或許,該是時候給妹妹找一位如意郎君了。柳牧原歎了口氣,隻是翩翩這性子。

著實難辦。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柳翩翩】沒有名門小姐的排場,真情自然,獨立知性的“女先生”~本先森就喜歡這樣的女紙呢~可惜,本先森是個萌妹子~嚶嚶嚶~

☆、第十章 診病

柳牧原一早起身,見柳翩翩已在院子裏晾曬藥草。

囑咐了幾句“不要頑皮在家看家”之類的,便背著藥箱往寧府去。牧原堂門外,寧二早已經趕著馬車在門外等候。

寧儉和寧慶剛用過早飯,正要出門巡視商行。寧謙卻早先一步登門拜訪。

“二哥要出去?”寧謙隨意揀了個位子坐下。寧儉示意寧慶先下去,寧慶點點頭,順手關上了房門。

“有事?”寧儉幹脆在書案後坐下,隨手翻看賬本。

寧謙略一沉吟,“昨日,我聽聞瀘州的柳牧原舉家搬來了京城,我下了朝之後便去了一趟。他說,對於你的病症,他有七成的把握。”

他順手端起桌上的涼茶便要入口,被寧儉一把奪了過去。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