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40節

  寧善丟了手中的筷子,“什麽!德十進了宮!”

  傅京點點頭,“我見聖上身邊的鳳公公對她甚是恭敬,怕是十小姐與固王的婚事已然是板上釘釘了。”

  寧善頓時沒了胃口,“唉,那丫頭如今是什麽事都不同我講了。”

  “那都是同皇家的大事,相爺大人一直都暗地裏幫襯著十小姐,你也不必過多擔心。”寧善一想起固王帶兵北上,便覺得有些擔心。

  “隻盼固王能是德十那丫頭的良人。”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明日回學校了~

☆、第七十一章 人人

  德十最近常往宮中走動,倒不是因為聖上說的話,而是因為,她那日在坤安宮請安時,聽到了眾夫人議論固王。

  “聽聞固王的母妃不過是先宣氏身旁的一個宮人罷了,那時不知怎麽得了聖上的眼緣,才開了臉得了恩寵。”

  “什麽呀!你還不知道罷?哪裏是那個宮人自己有福氣,而是先宣氏獻美在禦前,以博得聖上的專寵罷了!聽說,那宮人受了聖寵,懷了龍胎,先宣氏又嫉妒心起,暗地裏打壓那宮人,結果那宮人生下固王便去了。”

  “噫,這個宣氏怎麽這樣!”

  “就是啊!在皇後娘娘麵前耍這些手段,真是惡心!”

  ……

  德十站在殿外,將這些人的話悉數聽去,怨不得人人提起固王都是一臉茫然。

  人都說“母憑子貴”,可是一出生便失去了母妃,沒有母家的提攜,聖上又從不過問這個可憐的皇子,他出宮前究竟在孤獨淒涼的宮中度過了怎樣的孩童歲月?

  “寧小姐萬安。”皇後張氏身旁的女官雲珠走出殿外,見到德十站在那裏,駭了一跳。料想剛剛那些誥命夫人的話她都聽了進去,雲珠笑道,“寧小姐站在殿外作何?皇後娘娘可是等著寧小姐呢!”

  雲珠的聲音傳進殿內,那些夫人紛紛噤了聲。

  德十款款進了殿,對著上座的皇後張氏盈盈一拜,“皇後萬安。”

  張氏剛剛雖未與那些誥命一同編排宣氏與那宮人,但她那時也是極其高興。得知德十一直站在殿外聽壁角,張氏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對德十的態度也就冷淡起來。

  “起罷。寧小姐可是聖上親自選定的固王妃,來了,怎麽也不知道遣宮人通稟一聲,怠慢了可如何是好。”

  眾人紛紛對德十行禮,德十也生生受了禮。

  “娘娘教訓的是,是淑德失儀了。”德十雖嘴上說著“失儀”,心中卻無任何愧疚與慌張。

  皇後微微一笑,叫人給德十看座上茶,客氣的很。

  再說趙安倫帶大軍到達了豐城,寧尚已帶人在豐城五十裏外迎接。

  “固王萬安。”寧尚恭聲道。

  趙安倫下了馬,一把將寧尚扶了起來,“寧大人無須多禮,快快請起。”

  寧尚對趙安倫的“親熱”有些誠惶誠恐。

  “先行軍已經在豐城五十裏外安營紮寨,早有斥候已經進了豐城打探消息,王爺不若休息幾日,再行商議如何解豐城之圍……”趙安倫卻是擺手,“不可,城中百姓皆是聖上子民,焉有與我休息,將聖上子民棄之不顧之理。待斥候回報消息,便立即部署攻城一事,刻不容緩。”

  寧尚暗暗點頭,這個固王,若是日後登基為帝,定是個胸懷子民的好君王。

  趙安倫親曆過那年寧讓領兵的豐城之役,對豐城四周的地形地貌熟悉的很,那堪輿圖他便是草草掃了一眼,便親自指揮著讓兵將們去布防,築工事。

  寧尚有些訝然,往往帶兵出征的主帥,都是指派這身邊的得力副將去督辦此事,哪裏有主帥親自督辦築工事的?

  而趙安倫。不僅督辦,他還親自上了手,與兵將們一同安置拒馬,還扛著鋤頭在營帳周圍設置了幾處陷阱。

  寧尚不禁對趙安倫刮目相看。

  兵將們見到主帥親自與他們同工,一路上也與他們同吃同住,個個覺得這次的仗一定會打贏。不衝別的,就衝有一個體恤下屬的好主帥,不贏就沒天理了!

  ——

  自那日趙安諾聽了宮人的閑言碎語,便一門心思的鑽研起張氏來。

  “不過是個小門小戶家的女兒,哪裏生了膽子敢編排起本宮來!”趙安諾在坤安宮按了眼線,得知這幾日張氏的精力悉數在那趙安倫的身上,也便對那趙安倫起了興趣。

  “公主不曉得,那固王爺乃是先宣和貴妃身旁的宮人之子,算起來,是公主的兄長呢!”趙安諾身旁的嬤嬤道。

  “竟有這回事?當年母妃並未提起過此事。”

  嬤嬤笑道,“隻因那宮人的了聖寵誕下固王時,公主殿下尚未出世,待到您出生之時,那宮人也死了,公主殿下不知也是常事。”

  趙安諾沉吟半晌,道,“本宮倒是對這個兄長感興趣的很。”

  “公主一直在靈霄宮待嫁,怕是不知。近日突厥在邊境叛亂,固王已經領兵前往邊境平叛去了。”

  二人正在說話之時,卻突然有宮人來報,“公主,相爺大人托奴婢帶話,請公主前往澗水亭一見。”

  .

  寧謙今日輪休沐,想起多日不曾見過趙安諾,便遞了牌子進宮來,約著趙安諾在澗水亭相見。

  趙安諾聞聽寧謙相請,二話不說便讓宮人梳妝,急急前往澗水亭。

  寧謙手中拿著剛從集市上買來的孩童玩的撥浪鼓,撥一撥,聽著小鼓發出的“咚咚”聲響,麵上也綻開了微笑。

  “謙哥哥。”趙安諾匆匆跑來,在亭外緩了口氣,慢慢走進了澗水亭。

  “這是什麽?”寧謙將手中的小鼓遞給趙安諾,“路上見一婆婆在沿街叫賣,知曉你喜歡這些玩意兒,便買來給你。”

  趙安諾眼神亮亮的,輕輕搖著撥浪鼓,“都是小時候的事兒了,難為你還記得!”

  寧謙在亭內坐下,澗水亭緊鄰未央湖,湖景秀麗。寧謙賞著湖景,早有宮人上前擺放了茶具與小食,供二人好生說話。

  “昔日哪裏見你是個半大的女童,整日為了宣和貴妃與晉王打轉,從沒提過想要什麽吃食或是玩意兒。現在總算沒了這些掛念,怎麽也不見你與這些東西打起興趣?”

  趙安諾從小食盤子中挑揀了一些果子來,也不吃,隻是拋在水中逗那些遊魚玩兒。

  “若是什麽玩意兒能大變出個活人兒來,時時陪我,處處讓我,我自然是能提起百分百的興趣來的。”

  寧謙倒了一杯茶,放置在趙安諾麵前,“你呀,總是說這樣的話給我聽。我哪時不讓著你?”

  趙安諾扁了扁嘴,“你何時讓過我?哪一次不是拿話擠兌我。我總盼著你能一直陪著我,可你總是忙,我總也見不到你。”

  寧謙撫著趙安諾的麵頰,“幸好你就快嫁入我家,日後陪伴在你身旁的日子多得是呢!”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回學校了!

☆、第七十二章 請戰

  寧溫雅剛從老夫人屋裏出來,眼見月上中天,卻獨獨不見丈夫白起回房,心中不由起了疑惑。

  “夫人,這麽晚了,您去哪兒?”雅七的貼身丫頭寧如端了一盅湯,剛要送到雅七房裏,卻見雅七提著裙擺出門去。

  雅七招了招手,“二爺呢?這麽晚了二爺怎麽還沒回來?”

  “剛剛聽說蘇爺來了,怕是二爺與蘇爺現如今在書房說話呢。”寧如將手中的湯盅放下,“二奶奶的藥煎好了,先趁熱喝了。”

  雅七身子不好,近些年一直未能懷上一兒半女的,白家的二老急壞了,常常請了名醫來為雅七調理身體。各種藥方子也是試了不少,苦都吃遍了,雅七的肚子卻連個動靜都沒有。

  端起藥碗來,雅七歎了口氣,“喝了有什麽用呢?徒添失望罷了。”一抬手,將藥碗遠遠擲了,隻聽碎裂聲傳來,還夾雜著一聲驚呼。

  “夫人,這藥可是老夫人從旁處求來的,要是讓她老人家知道了,怕是又要來鬧了!”寧如慌忙去揀那藥碗,雅七卻是落下淚來,“揀那勞什子作甚!她若要鬧,便就叫她鬧!從我剛進白家的門,她就一直變著法子往她兒子的屋子裏塞女人。現在好容易拿住我生不了孩子的把柄,她更是得意了!”

  雅七氣得直哭,寧如慌忙掏出絹子來給雅七拭淚,“我的好夫人,這種話您還是少說些罷!若是讓二爺聽到了,指不定心疼死了!”

  才說到白起,那邊就聽見白起的聲音在院子外響起,“誰打翻了藥碗?瞧這一地的碎渣滓,寧如呢?還不快掃了,若是夫人踩著傷到了可如何是好!”

  雅七趕緊擦幹了眼淚,寧如慌忙出了屋,“二爺,是奴婢不小心打碎了碗,這就掃了去。”

  白起見寧如眼圈紅紅的,以為雅七心情不好,打罵了這丫頭,便沒再說什麽。一進到屋裏,卻發現雅七的眼睛也是紅的,不由怒從中來,“寧如!”

  寧如駭了一跳,“二爺……”

  “這是怎麽回事?不是說了不許惹夫人生氣,你怎麽伺候的夫人?”雅七見白起火氣全衝著寧如,畢竟是自己的陪嫁丫頭,也得好生護著才是。

  “二爺莫拿丫頭撒氣,都是妾身不好,要發火二爺衝著我便好!”雅七說著說著又紅了眼眶,“妾身自知沒能給二爺添子嗣,阻了白家的香火,二爺若是要納妾,妾身定不攔著!”

  白起聽這話說的蹊蹺,“好好的,說什麽亂七八糟的呢?”

  寧如鬥起膽子回話,“二爺,今兒夫人到老夫人屋裏請安,老夫人又提起讓夫人給二爺納小的事……夫人哭了半晌,連藥都不吃了。”

  白起頓時頭大如鬥,“娘親真是糊塗。溫雅莫哭,我這就去稟告娘親,就說哪怕你一輩子不生,我都絕不會納妾!”

  雅七吃了一驚,“二爺說的可是真的?”

  “當初娶你之時,我便與嶽父做了保證,這輩子定會好生愛護你,絕不納些小的來氣你,為夫自然是說到做到!”白起讓寧如出去,他便摟著雅七好生安慰。

  白起道,“娘親在府中一向做主慣了,性子也是急躁,咱們身為晚輩不能忤逆長輩的意思,平時多多退讓便是了。她逼著你為我納小,你便順從的應下,莫與她起衝突。明日我便去找娘親說明白,若是她執意如此,我便去找父親,讓娘親交出管家權,你來接著便是。”

  雅七訝然,“這……讓婆婆交出管家權,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娘親與父親不和多年,娘親如今唯一重視的不過就是府中的大權。若是非要她在管家權與逼我納妾擇其一的話,她定會為了管家權讓步的。”

  二人又說了不少體己話,便喚了寧如進來。

  “氣歸氣,藥還是得吃的,畢竟身子是大事。寧如,將那藥再煎一碗來,備好飴果子,讓夫人吃了藥甜甜嘴。”寧如躬身應了。

  雅七忽然想起剛剛寧如說賢八的夫君蘇莫來了,便問道,“剛剛可是八妹夫來了?”

  白起點頭,“西北邊境突厥猖狂,固王爺領兵禦敵,剛剛蘇莫來就是同我商量此事的。”

  “可是你們又要去打仗?”雅七忙道。

  白起拍拍雅七的肩膀,“急什麽,這一仗可是相爺早就算計好的。就算聖上下旨讓我去打仗,為夫也能毫發無損的回來。”

  雅七聽到是寧謙的主意,便安下心來,“二爺與八妹夫可是要去西北?”

  白起搖搖頭,“相爺在西北已經作了安排,我們不去,但是我們過兩天卻要進宮去,向聖上請戰。”

  ——

  西北戰事膠著,固王帶領的兵將驍勇善戰,卻仍與突厥做殊死搏鬥。豐城外如今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到處都是戰死的本國兵將,身下被壓著卻是突厥的士兵。

  聖上收到了西北來的戰報,得知那邊情況不容樂觀,“聖上,突厥人突然增兵七萬,就像是將所有的兵力都壓在西北邊境一般。固王隻帶了區區五萬人馬,如何抵得過那群蠻夷,臣願請戰,助固王一臂之力!”

  白起站了出來,百官俱是一凜。

  “聖上,臣也願請戰,與白將軍同去助固王一臂之力!”說話的,是蘇莫。

  寧謙位於百官之首,靜靜聽著二位妹夫“主動請纓”,露出滿意的微笑。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