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9節

  鳳慶慌忙側了身子,不敢受這禮,“哎喲,傅大人可萬萬使不得。聖上在呢,就是讓奴才召您進去。”

  傅京與鳳慶客套了兩句,便要進殿內去。途徑德十身旁時,德十輕輕福身,“傅大人萬安。”

  “十小姐多禮了。”二人便擦身而過。德十望著傅京的身影消失在殿門口。

  鳳慶上前恭聲道,“十小姐,咱們還得去領了賞賜,盡早出宮去。”

  “啊,哦,走吧。”

  鳳慶帶著一群小宮人,捧著聖上的賞賜,一路張張揚揚的往寧府走去。

  德十坐在馬車內,四周滿是百姓的驚呼聲。

  “這馬車裏坐的是誰?聖上竟賞了這麽多東西!”

  “不曉得。看這馬車裝飾這麽奢華,怕是哪家的勳貴罷?”

  “車內隱隱有熏香味道,莫不是宮內的公主殿下?”

  “那豈不是要叩拜了?”

  鳳慶見周圍的百姓就要用公主禮參拜德十,便高聲道,“這是寧家的十小姐,聖上厚愛,賜下了這些賞賜。這位十小姐可是日後的固王妃,你們還不快拜見固王妃!”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日後的固王妃?固王又是何人物?

  雖說眾人心中滿是疑惑,但仍是齊齊叩拜,口稱“王妃娘娘”不止。

  德十駭了一跳,雖說固王妃的位子定是她的囊中之物,但現在就讓眾人行王妃之禮參拜,若是傳到聖上的耳朵裏……

  鳳慶望向德十,朝她施禮道,“十小姐隻管放心,這是聖上準許的。”

  德十不知鳳慶身份,心中存了疑惑。隻道回了府中,再與寧謙好生商量。

  ——

  寧善如今在傅府好生打理府中內務,老管家進了正廳,“六爺,您要找的人來了。”

  原來是寧善惦記著那兩個空閑的鋪子,想要找可靠的人,用那些鋪子做些生意,不至於將鋪子荒廢了。順帶著府中還能有些進項。

  老管家將人帶了進來,又識趣的退了出去。

  來人是城西成墨軒的掌櫃與一位老師傅。成墨軒前些日子因著帳中的銀子入不敷出,漸漸不支。加之成墨軒的老板風流成性,不僅不打理生意,還時常從帳中支取銀兩,以便於他出去尋些花娘快活。掌櫃見老板是個扶不上牆的爛泥,便生了退意。正巧寧善那時正四處打聽有經驗的老掌櫃,有人便向他推薦了這位成墨軒的掌櫃。

  今日,二人便是來商談工錢的。

  “六爺萬安。”掌櫃姓金,人都稱他為“金算盤”。隻因他不論是算賬還是經營都有一套自己的“算盤經”。

  寧善打量著那位金掌櫃,額間方正,雙眼如炬,一看就是有眼力又剛正的人。“金掌櫃無須多禮,快快請坐。”

  老管家為那二人上了茶,寧善與他們權當作閑聊。

  “這成墨軒倒是耳生的很,不知是販些何物?”

  金掌櫃笑道,“六爺不曉得是尋常。那成墨軒開在城西深巷內,平日裏就隻有些書生文人才去光顧一二。比不得寧家商行裏的漢文閣,連官家都從那裏采買筆墨。”

  寧善點點頭,原來是賣筆墨紙硯的鋪子。

  “不知這位是?”寧善注意到金掌櫃身後還有一位,詢問道。

  金掌櫃連忙一扯那位老師傅,“這是原先成墨軒的製紙師傅金林,也是小的堂兄。有一手製紙的手藝,還懂得些印書的技藝,小的便將他一同帶來,給六爺瞧瞧。”

  寧善最是尊重那些手藝人。他一直在寧家商行與那些製瓷工匠混在一處,知道他們的手藝最是考驗功夫,傳承的方式往往是師傅傳徒弟、長輩傳兒孫、兄長傳兄弟的,便使那些技藝有了局限性。一個好的手藝人,可是要錘煉上三五十年才能成才的。

  “原來是金師傅,失敬了。”金林上前直作揖,“六爺萬福,小的金林,就會些製紙印書的手藝,不太會說話,讓六爺見笑了。”

  寧善擺擺手,“金師傅說哪裏話,善請二位來,也是想以後多多仰仗二位的,二位莫要見笑才是。”

  言罷,寧善喚來了老管家,“今兒晌午平威不回來用飯,你就將飯食擺到正廳來,請二位在這兒用完飯再走。”

  老管家恭聲應了。

  金掌櫃忙道,“萬萬使不得!”

  寧善深諳禦下之道,“金掌櫃今兒入了傅府的門,便就是我傅府的人。我雖是姓寧,但傅府的家我還是當得的。工錢什麽的,比照著管家的例銀來。若是等到鋪子開起來,生意紅火,金掌櫃還能入上一股,從中賺些分紅。金師傅若是有意,也是可以的。”

  金掌櫃與金林暗中暗暗盤算,那兩間鋪子皆在鬧市,若是經營得當,不怕紅火不起來,若是參了股,日後的利潤定是十分可觀。到時候,就算是隻靠著分紅,也能買上一處房屋田地,過那富足的日子。

  想到這兒,二人哪裏還會推辭。慌忙跪地稱謝不已。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七十章 深藏不露

  寧謙正與寧祥交代些瑣事,寧祥都一一應了。這時就聽見門外有人敲門。

  來人是寧謙院子裏時常做些灑掃的丫頭,“相爺,十小姐在院門外求見。”

  寧謙擺擺手讓那丫頭出去,寧祥躬身去請德十進門。

  “四哥……”德十剛一進門,便要開口,卻被寧謙截住了話頭,“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德十忙走上前,“那個公公是否可靠?總覺得這事沒那麽簡單。”

  寧謙點點頭,笑道,“有些進步,終於知道自己琢磨了。”

  德十:“……”

  “今日送你回來的鳳公公人倒是不錯的,你與他打交道的日子還多著呢。你隻需記得,他說的話,你要一句不落的記在心中。而且,萬一有個行差踏錯的時候,你還得指望著他救你一救。”德十聽得寧謙對那公公大力推崇,存了疑惑。

  “莫不是,那位公公是你放在宮中的人?”

  寧謙挑眉道,“你為何如此問?”

  “我本不做此想的。但今日我見那位傅大人對他畢恭畢敬,我雖那時不知鳳公公是何許人,但我曉得那傅大人是四哥的人。況且又從四哥的語氣中聽出些端倪,四哥以往可是極少誇人不錯的。”德十自己尋了椅子坐下,毫不客氣的端起杯子便飲。

  寧謙皺眉道,“都是馬上就要嫁人的姑娘了,怎得還是這般沒規矩。”

  德十以往都是沒規矩慣了,見到寧謙訓斥也是不以為意。

  “四哥難道不想知道聖上都與我說了什麽嗎?”

  寧謙暫將訓斥放在一旁,“你且細細道來。”

  德十將今日乾元殿上的問答都細細講了,寧謙頗為讚同,“做的不錯。”

  “那是自然,剛進殿時,那位公公也對我提點了一些,趕明兒再進宮,得好生謝謝人家。”德十常與寧善在一處,寧善身上的“有恩必報”的性子也學去了不少。

  “不可,”寧謙卻阻了德十,“雖說那位鳳公公是我的人不假,但你與他來往過密,若是教其他有心人看了去,怕是會沾染不少閑話。這倒是其次,若是傳到聖上耳邊,起了疑心,豈不是壞了事?”

  德十點點頭,“受教了。那我便將這份情記在心中,日後再謝謝他罷。”

  德十在寧謙的書房坐了許久,直到寧祥進來掌了燈,德十才站起來準備告辭。

  “走什麽,你以前日日惦記著我的小廚房,今日都還沒擺飯,你怎的就要走?”寧謙想起以前的德十,不由起了玩笑的心思。

  德十趕忙擺擺手,“好容易清減了下來,可不敢輕易毀了這麽久時間的成果。四哥自己用飯罷,我回院子去。”

  寧祥笑看著德十出了院子,“十小姐倒是個妙人兒。”

  “是啊,以前在府中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她心竅玲瓏的緊,看來,寧善沒少在她身上費心思。”

  寧祥點點頭,“人們都道六爺是個不知長進的,但在小的看來,怕是謠言呢!”

  “這兄妹倆,都藏著心思呢。”

  ——

  傅京回了府,寧善便迎上來,“回來了,可有用飯?”傅京褪去了身上的罩衣,交給寧善,寧善一副“賢妻”的模樣,仔細疊好了罩衣,放在了衣架上。

  “未曾。聖上傳召,踩著宮門下鑰的時辰才出的門。”傅京靠著椅背,滿臉疲倦。

  寧善頓時心疼道,“聖上著實不知憐惜臣下,這都什麽時辰了!”傅京忙道,“慎言!”

  寧善住了口,“你且等著,我讓人去給你熱菜。”

  二人在房中纏綿一番,寧善才開口喚了寧福,“去將那盤子海參熱了來,再叫廚房做些小菜。對了,那鍋骨頭湯也仔細煨了,好讓大人趁熱喝了補補身子。”

  寧福都應了下來,傅甲看了一眼寧福,“小的也去幫忙。”

  寧善關了房門,二人坐在一處聊著一天的事情。

  “你那兩處鋪子,我給你尋了個可靠的掌櫃,這兩日就要收拾收拾開業了。”傅京握著寧善的手,“嗯,你隻管著手安排就是,都聽你的。”

  寧善的手小小的,又生的白嫩,倒像個女子的手,傅京總是忍不住握了,放在手間細細把玩。

  “這手生的真是好看。”傅京笑道。

  寧善瞪了他一眼,“昨夜不知是誰用繩子綁了,到現在還有印子呢!”

  傅京翻看著,果然發現手腕上有淡淡的紅痕。

  “那你昨夜不也是……”寧善趕忙捂住了傅京的嘴,“你敢說!”

  傅京拿掉了寧善的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府中的事你慢慢來,莫累著自己。瞧你整日操心這個操心那個,怎麽不知多多操心我這個正兒八經的夫君?”

  寧善被那“夫君”二字刺激到了,不禁滿臉通紅,“什麽夫君!”

  傅京低聲笑,“你怎的這麽容易害羞?昨晚不過是讓你換個姿勢,你就扭捏了半天,日後還有更妙的,你可如何是好?”

  “呸呸,誰稀罕你那些花樣子,不正經!”

  二人說著些房中的悄悄話,沒一會兒,傅甲與寧善卻是送來了晚飯。

  寧善親自擺了桌,又布了碗筷,“快來,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傅京在傅甲的服侍下淨了手,“你可想好那兩間鋪子做些什麽營生?”

  “那金掌櫃以前就管著一間販賣筆墨紙硯的鋪子,手底下又有一位製紙印書的好手,自是要發揮所長,經營一間販賣文房四寶的鋪子。”

  傅京端起碗來,夾起菜放到了寧善的碗中,“想好起何名了?”

  “未曾。你曉得我大字不識,你學問比我深,自是要你來起名。”傅京想了想,“你在京城中開這間鋪子,必定是想全京城的文人學子都到你鋪子中購買,不若就叫‘群賢畢至’如何?”

  “群賢畢至?”寧善對這句倒是有印象的很,“群賢畢至,少長鹹集,這不是蘭亭集序中的話嗎?”

  傅京笑道,“你不是沒學問嗎?蘭亭集序你如何知道的。”

  “時常聽德十念,便就記住了。”一說起德十,傅京忽然想起了今日在乾元殿外與德十相遇的事來。

  “今日,我見十小姐進了宮,聖上傳召的。”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