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7節

二人又說笑了一番,良九才離開去為提親做些準備。而柳翩翩列了長長的單子,交給寧安,請她上街去幫她采買些物件兒來。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六十六章 出征

因著公主府日漸趨於完工,寧謙與趙安諾的婚事也是越來越近。這日,寧謙正與寧儉商議著近來府中喜事一樁接一樁,各處的花銷都十分巨大,寧家別莊如今空閑了下來,若是能好好利用一番,又是一個進項。

寧謙雖是不大管府中的瑣事,但寧儉這樣一說,也不由皺起了眉頭。

“別莊是祖產,若是擅自動了父親怪罪下來……”

寧儉擺擺手,“我當然知道是祖產,哪裏會賣。那日讓寧慶去看了一看,莊子上大多都是都是空閑,若是找人種上些花兒、果樹之類的,待到成熟時,放在鋪子裏賣掉,倒不失為一個來錢的法子。”

寧謙聽後也覺的有理,“那便從府中的花匠裏挑選一兩個老實忠厚的,讓人帶過去,試上一試。”

寧祥走了進來,“給爺,二爺請安。爺,剛宮中來人了,說聖上召見。”

“人呢?”寧謙問道。

寧祥恭聲道,“那位公公說還要去固王府傳話,就走了。”

寧謙與寧儉對視一眼,怕是對突厥的戰事就要開始了。

趙安倫特意在宮門處候著寧謙,隨侍見寧府的馬車近了,掀起王府馬車上的簾子,“王爺,相爺到了。”

寧謙下了馬車,“王爺萬安。”

二人慢慢往宮內走,“若是不出所料,怕是聖上今日就要授兵權了。”寧謙目不斜視。宮內到處都是聖上的眼線,哪裏敢自在的說話。

“我也聽聞,邊境的戰事日益吃緊。”二人行到乾元殿,鳳慶早在殿門外候著這二人。

鳳慶上前就在二人眼前低語,語速極快,“聖上今兒一早收到了邊境的急報,突厥又將戰線向東拖了近百裏,豐城太守兵力不足眼見就要失守。聖上憂心不已。”趙安倫挑眉,看向鳳慶與寧謙。

鳳慶這才向趙安倫施了一禮,“王爺萬安。”

“不用多禮,聖上可在?”鳳慶點點頭,“二位隨奴才來。”

殿內靜悄悄的,除了更漏聲,半點聲響也無。

“聖上,固王與相爺大人來了。”鳳慶小心翼翼的在殿門前稟報,隨即裏麵傳來了聖上的咳嗽聲,“傳。”

——

原本聖上打算將婚事為趙安倫定下,在讓他領兵退敵。可誰知,突厥忽然向豐城發難,眼見著“豐城之圍”就要再次上演。無奈之下,聖上隻得提前給了趙安倫兵權與帥印,著他即刻點將點兵,前往豐城。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聖上欽點了寧尚為糧草押運官,即刻出發。

寧尚接了旨,未能與方夢嬌辭行,便出京北上。哪知方夢嬌不知從何處得了消息,早早便在城門口候著。寧善與德十也來了,德十還帶了一個包裹,見到寧尚便不由分說塞進了他的懷裏。

夫妻二人見了麵,縱使有萬語千言,方夢嬌卻一句都說不出。

“一路保重,千萬小心。”

寧尚撫著愛妻的麵頰,“你也保重。”德十眼圈紅紅的,寧善拍了拍寧尚,“五哥放心,嫂嫂我們會照顧好的。”

此時,寧謙與趙安倫卻在點將台。

趙安倫得了帥印,雖大多數將士還不認得趙安倫,寧謙卻是十分熟悉了。

——

德十還想後再城門等候趙安倫,寧善卻將德十直接帶到了固王府內。

“固王是主帥,出兵前肯定還有些時間回來收拾行裝。你們在外見麵不方便,倒不如在府中說夠了再走。”德十聽了寧善的話,耐心在府中等候。

結果二人等到深夜,都不見趙安倫回來。

原來卻是寧善早早就得了寧謙的消息,怕德十在趙安倫出征前見了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便讓寧善帶著德十避上一避。

趙安倫倒是遣了隨侍將隨身的物件兒給德十送了過去,德十瞧著那物件兒就像是看見了趙安倫,未免不是一陣擔心。

“王爺沒說旁的話?”德十隻顧著傷心,寧善隻好替她多問了問。

隨侍恭聲道,“王爺讓小的轉告十小姐,勿要掛念。最多三個月,王爺很快就回來。”

眼見著時辰不早,隨侍還要趕回去,“十小姐,六爺,若無旁事,小的就先告退了。”

寧善將隨侍送了出去,又將德十送回了寧府,而自己,卻是獨自去了傅府。

傅京今日隨著聖上去了城門上。固王點兵出戰,文武百官皆去了城門樓上相送,場麵十分壯觀。

原本以為這等大熱鬧,寧善定不會放過,說什麽都要去看上一看的。可在城門上看去,哪裏看得到寧善。

傅京突然見寧善才從外回來,不僅擔心道,“做什麽去了,怎得現在才回來?”

替寧善脫了外麵的罩衣,“我還以為你定會去城門看大軍出征,找了你許久都不見你。”

“四哥怕德十見著趙安倫傷心,讓我帶她離開了城門,才剛送回去。”寧善坐在椅子上,“看德十那個樣子,心裏還真是不落忍。”寧善難得情緒低落,麵色都十分憔悴。

傅甲送上了晚飯,傅京便好生哄他,“固王這一戰並無凶險,定會得勝而歸,隻管叫你妹妹安心在家等消息便是。”

寧善一骨碌爬起來,“當真?你怎麽知道?”

傅京無奈道,“固王前去平叛,本身就是相爺為了讓固王在朝中站穩腳跟,故意唱的一場戲罷了。固王有相爺幫助,哪裏會讓他涉險?”

寧善想想,此話在理。寧謙向來足智多謀,當年他扶持榮王趙安謨時,也是獻計獻策多次,次次都使趙安謨贏得聖上的歡心。想必這次也不會有例外罷。

寧善放下心來,“原來你都知曉,竟不告訴我!”

“還不是怕你四處亂說。你既然現在知道了,也不可到處宣揚,曉不曉得?”

寧善自然是忙不迭應下了。

“那,德十那處我能向她說不?”寧善諂媚笑道。

傅京正色道,“不可,剛與你說完不許到處宣揚。”

“德十又不是外人。”

“不可。”

“就說一點點?不找人說上一說,我憋得慌!”

“不可。”

寧善笑意吟吟的看著傅京,“平威……”

傅京歎了口氣。

……

半晌,“好平威,我,我不與旁人說了!”寧善氣喘籲籲道。

傅京咬著寧善的耳朵,“再與我頂嘴,還這般狠狠罰你!”

作者有話要說:  元宵節快樂~晚安,祝好夢!

☆、第六十七章 又想不出題目了

卻說趙安倫一行人馬出了京城北上,在途中,眾副將們還擔心趙安倫是個不知名的王爺,脾性好壞都不曉得,就遠遠跟著並不近前。

隨侍在出京當夜就追上了隊伍,趙安倫隻是點點頭,“東西給她了?”

趙安倫騎著一匹黑色駿馬,他撫了撫馬上的鬃毛,“給了,王爺叮囑的那些話也告知了。”

隨侍知道王爺也想知道十小姐又沒有給他傳話。

“十小姐見了東西十分激動,隻說讓王爺平安回去,她一直等著王爺。”

趙安倫心窩裏暖烘烘的,“嗯,曉得了。”

一路上,趙安倫的衣食住行都與普通將士們一致,並無特殊之處。眾副將遂放下心來,不再輕看這個無名主帥。

因著前方戰事吃緊,趙安倫一直催馬前行,每每停下休整,都隻是稍事休息,不一會兒便催促著上路。不少將士都抱怨吃不消這般沒日沒夜的趕路。

這日,眼見日上中天,趙安倫下令眾將原地休整,埋鍋造飯,一個時辰後便繼續上路。誰知待到用完飯,後麵卻突然傳來消息,有一小隊人不願前行,要求休息。

趙安倫聽後隻是淡淡,“誰不願走的,叫他們來見我。”

眾人惴惴,不敢吱聲。

沒一會兒,那些不願前行的兵將被帶了上來。

趙安倫盡管對京中的局勢算不上了如指掌,但在滿月樓的那一段時間,卻是收獲不小。比如帶上來的這些人,他倒是眼熟的緊。

原來這些人都是世家出來的公子,個頂個兒是家中的二世祖。成日裏喝喝花酒,惹貓逗狗的事兒沒少幹。因著家中有關係或是門道,便被強塞進了固王親兵的隊伍中。不少世家都是想要借著這次戰事,讓兒孫們掙點兒軍功傍身,日後好有進階的名頭。

可惜,他們打錯了主意。

“不服從軍令者,如何處置?”趙安倫笑問身旁的一位副將。

這位副將與其中一位二世祖走的頗近,聽到趙安倫問話,麵露難色。行伍中誰不知道,這幾個二世祖誰都惹不起,大家都是能躲便躲,如今被人這樣問起,擺明了是要得罪這些大少爺了。

“回主帥,不服軍令者,輕者杖責五十軍棍,重者……斬首示眾。”那位副將不敢抬頭。原本還趾高氣昂的幾位大少爺,現在都不由露出幾分戰兢來。軍棍,是那種兩丈多長,小腿粗細的水火棍,一棍下去便會斷上一兩根肋骨,跟何況五十軍棍,不啻於要人命。還不如痛快一刀,直接砍頭算了!可是砍頭死了也是可惜,他們都是大好年華的男兒,哪能輕易就死了,他們還上有老下有小呢!

趙安倫掃視了一眼那些少爺,他們趕緊縮頭縮腦,唯恐碰上一個殘暴的主兒,還沒上戰場就先拿他們祭旗。

眾人沒出聲,也想看看這個無名王爺有沒有這個膽量,敢打殺這些二世祖?

隨侍抬出了水火棍,“哐啷”一聲砸在地上,引得那些二世祖一震。

“主帥饒命!我們這便走,絕不敢了!”一人嚇軟了腿,跪地求饒。其他人受了感染,也紛紛跪地求饒,口稱“絕不敢了”。

趙安倫本身隻是想嚇唬一番。這些人的身份確實複雜,得罪了哪家對他日後都沒有好處,倒不如收服他們,為他所用才是正道。

眾人見主帥抬出水火棍,才知主帥動了真格。連身份高貴的二世祖們都敢動手,跟何況他們這些籍籍無名的小嘍囉。不禁人人自危,唯恐壞了軍紀,主帥再拿他們開刀。

“你們違抗軍令在前,不是幾句求饒便能消了罪責的。但念在如今前方戰事吃緊,正是用人之際,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一人二十軍棍,剩下的三十,本帥就替你們記著,若是立了功,那三十棍便免了,若是……本帥決不輕饒!”

二世祖們一聽,齊齊磕頭謝恩。不管怎麽說,二十棍總好過五十棍,好歹能保住一條命,還不傷及根本,不就是多殺幾個突厥人立功嘛。他們雖紈絝,但好歹也是有武藝傍身的。

幾人自去領了罰,隊伍又重新上路。

——

寧儉揀了好日子,帶著人上門求親。

京中有個風俗,上門求親的男方要在衣領、袖口處繡紅線,以示誠意。若是女方應下了婚事,也要在衣領、袖口繡紅線,直到穿嫁衣那日才能拆了紅線。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安樂天下矜貴深藏不露,妾的紈絝昏君世家嫡謀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