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8節

  老人都說,這紅線代表著月老的姻緣紅線,是結緣的意思。

  寧儉著了一身白衣,衣領、袖口都繡了紅線,看起來喜慶非常。臨走前,寧謙望了一眼,“不錯,二哥今日這副打扮,保準能將柳姑娘求娶到手。”

  寧儉騎在高頭大馬上,明明一定會娶到手。嘴角一絲笑意溢出。

  柳家早已準備妥當,開了府門,良九帶著一眾丫頭婆子,坐在正堂等著寧儉登門。柳翩翩在自己的閨房裏坐立不安,時時遣了身旁的丫頭前去打聽。

  自打柳牧原入了太醫院,良九她們也從狹小的牧原堂後院搬進了一所大宅院中,順道添了不少丫頭婆子,柳翩翩身邊也有了使喚丫頭,是個名喚星兒的。

  星兒跑了進來,“小姐,寧二爺已經轉過牌樓了,就快到了。奴婢看著好多大木箱,怕是聘禮多的數不過來呢!”

  柳翩翩滿心的喜意,“曉得了,你隻管留意著外麵的動靜,人一旦到了就立馬報於我。”

  星兒掩唇笑道,“是。”

  良九邊喝茶邊聽婆子回一些瑣碎的事,半晌不由皺了眉。

  “銀子不是都放了下去,為何又來說銀錢不夠?”婆子麵露難色,“夫人也知,外頭做事的,哪處不得使錢?處處都是人情需要打點。夫人看上琉璃軒的衣裳,請人家繡娘來府中量尺寸,可不得給人家繡娘一些辛苦銀子。”婆子振振有詞道。

  良九被氣得不輕,擺明了就是這個婆子貪了銀錢,居然不知悔改,反而還敢大言不慚的說她不曉世事。

  寧安見良九半晌說不出話來,想是氣極了。

  “夫人快別動氣,這種貪墨的奴才,打出去就是了,何必氣壞了自己的身子。”寧安勸道。話是這麽說,可這種婆子最是滑頭。若是今日被趕出了柳府,明日她就到坊間四處編排柳府的不是來,哪裏還有人敢到柳府做工!雖說“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流言終究“猛於虎”。京城裏最是不缺道東家長西家短的婦人,若是傳到太醫院去,對柳牧原的仕途就生了影響,可就不美了。

  良九心中明情,自是不會於這婆子當麵起衝突,背地裏自然是要懲治一番的。半月後,那婆子因偷盜夫人的貴重首飾,被人當場抓了現行。眾目睽睽之下,哪裏還容得她辯駁,當場就賞了一頓板子,打得半死不活的趕出了府。因偷盜而被辭的人,哪裏還有人家願意雇傭。加之婆子受了板子,沒能及時治傷,心中又梗著一口怨氣,不久便一命嗚呼。此乃後話不提。

  眼見著日頭漸高,求親的人也快到了,良九便散了眾婆子,一心一意等寧儉上門。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明日就是情人節了,收到了老弟給的巧克力,敲開心!

☆、第六十八章 提親

  寧儉剛一來到柳府,就早有門房前去通稟了夫人。

  良九一喜,“快,快去請進來!”眾人都暫時將剛才的不愉忘在腦後,喜氣洋洋的看著門外。

  柳府相較於寧府,小是小了那麽一些,但勝在景致奇趣。良九特意托人找了不少嶙峋怪石放在庭院中,旁邊種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草與野花加以點綴,倒是別有一番野趣。

  寧儉一路走進去,道旁站著丫頭們向他請安,口稱“寧二爺”。

  星兒得了消息,自是要飛快的回院子去稟報柳翩翩。

  “小姐小姐,寧二爺到了!”柳翩翩忙站起身來,倒像是有幾分急切。

  這邊正說著,良九派來的回話的丫頭也到了,“小姐,夫人請您到正堂上去。”柳翩翩與星兒也不怠慢,將妝容稍一整理,便隨著那丫頭去了正堂。

  良九與寧儉正說著話,去柳翩翩處回話的丫頭挑簾進來。

  “夫人,小姐來了。”

  寧儉放下手裏的茶盞。隻見柳翩翩一身嫩黃的衣裙,罩著一件火紅的披風。頭上梳了高高的如意髻,綴著一支細細的花鈿,看起來十分典雅。

  柳翩翩與正堂上坐的二人行了萬福禮,良九忙不迭請人搬了凳子來,“正說到你,可巧你就來了。”

  寧儉帶來的下人就在院子外站著,剛剛柳翩翩進屋來的時候就見著了。整整九大箱的聘禮,怕是宮中迎娶貴人也不過就是這麽個陣仗了。

  柳翩翩有些臉紅,不敢抬起頭來看寧儉。

  良九看看不說話隻管低著頭的柳翩翩,再看看麵上淡定如水的寧儉,越發覺得二人是天生一對,合該上輩子就該是夫妻一般。

  “要我說,本不用這些個虛禮。可我一直將翩翩當作自己的親妹妹一般對待,誰舍得自己的妹妹吃虧不是?所以今兒就讓二哥上門提親,走個過場。正好也讓旁人看看,二哥是真真將翩翩妹妹放在心上的。”良九笑意吟吟道。

  柳翩翩原本是個直爽的姑娘。此時麵對心愛的人,也像個沒了脾氣的,“翩翩都聽嫂嫂的。”

  良九聽到這話,樂的直說了三個“好”字。

  “夫君一早入了宮,晌午頭兒裏就能回來。這樁親事咱們不若這樣定下,等夫君回來再商量些細節,正好也留二哥在這裏用飯。”

  寧儉無異議。

  寧慶在外等候良久,半晌才見寧安出來。如今二人叔嫂相見,格外尷尬。

  “嫂嫂。”寧慶紅著臉喊了聲,寧安行了個福禮,“小叔。夫人吩咐帶著小叔去安置聘禮,小叔跟我來吧。”

  寧安在前頭帶路,寧慶猶豫了幾次,才勉強開口,“大哥可在?”

  寧安將人帶到放置貴重東西的倉庫,接過了寧府裏送來的禮單,“夫君前兩日出去了,怕是又要在外呆一陣子。”

  寧慶看著寧安一件件仔仔細細核對禮單與箱中的聘禮,“大哥其實人不錯,就是木訥了些,嫂嫂跟大哥日子長了就知道。”

  寧安滯了滯,麵色難辨,“夫君一直待我很好。”

  見著寧安匆忙離開的身影,寧慶歎了口氣。

  ——

  德十一早就接到了宮裏遞來的請帖。上言皇後張氏這個月廿十七生辰,請德十入宮為皇後慶賀。

  “皇後生辰邀我進宮?”德十納罕不已,“我們寧家與皇後並無瓜葛,況且皇後又不是固王生母,哪裏能攀的上關係?”

  宮中的請帖做得十分精美,外頭還罩著描了金的木雕漆盒。寧喜翻來翻去,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小姐若是心中不踏實,可以去四爺那裏問上一問,聽聽四爺怎麽說。”

  德十沉吟半晌,“六哥今兒在府裏嗎?”

  “六爺今天去了商行,晚飯時才回來。”德十收了請帖,“那便到了晚上,再去問上一問罷。”

  寧謙聽聞宮中來的帖子,“無礙,這帖子怕是並非皇後所下,而是聖上的主意。”

  “聖上?”德十轉念一想便想通了許多,“聖上這是要為固王選妃了?”

  寧謙點點頭,“到那日,你好生打扮,力爭在聖上麵前留下個溫婉賢惠的樣子。切記,後宮幹政乃是大忌,那日萬萬不可言及政事。”

  德十將寧謙的話一一記在心中。

  “曉得了。”

  廿十七日。

  白日裏,德十隨眾人入宮,在坤安宮給皇後拜壽磕了頭。皇後張氏受了眾人的禮,隻說身子不適,請各位到偏殿吃壽麵,自己卻是入了寢殿沒再出來。

  果不其然,德十剛在偏殿坐下,那邊便有宮人來問,“請問哪位是寧家十小姐?”

  眾人紛紛望向那位宮人,聽宮人相問,又不約而同的去尋那位“寧家十小姐”。

  “回公公,小女便是。”

  眾人望向德十,“這便是前些日子那為被認了嫡女的十小姐?果然是傾城傾國的容顏!”

  “聽聞這次皇後壽宴其實是為那位固王選妃,該不會選的就是這個寧家十小姐罷?”

  “保不齊。”

  “噓,莫妄議。”

  “哦,對,噓。”

  德十聽著身旁的人低聲議論,那位宮人立即恭聲道,“十小姐,聖上有請。”

  眾人又是一陣嘩然。

  德十忐忑不安的往乾元殿走,那名前麵帶路的宮人趁著四周無人卻突然駐了腳步。

  “十小姐,”宮人轉身,“奴才告誡您一聲,有些事說不得。”

  德十隻道那宮人出於好心,多提點了她一句,直到她嫁入固王府,才知道,那人是鳳慶,是寧家的人。

  ——

  聖上正在閉目養神,鳳慶輕手輕腳近了前,“聖上,寧家十小姐到了。”

  德十低著頭,盈盈的跪了,“小女寧淑德拜見聖上。”

  聖上睜開眼,見眼前跪著的女子纖細有度,氣質如蓮,倒是個頂好的美人胚子。

  “抬起頭來給朕瞧瞧。”

  鳳慶笑嘻嘻在聖上跟前兒答話,“聖上,您是不知道。京城人誰不說,好的風水都聚集在寧家了,寧家的個個主子都鍾靈毓秀的。現在瞧著這位十小姐,倒真是應了那句話了。”

  聖上有了笑意,點點頭,“還真是,瞧著是個好孩子。”

  德十行了禮,“多謝聖上誇獎。”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情人節快樂!但我知道,單身的你們不是真正的快樂!

☆、第六十九章 收歸

  聖上不過問了德十一些基本的,比如“可念過書”、“念過什麽書”、“父親母親身體可好”之類的。

  德十原本還惴惴不安,此時見聖上問話,不過就像是個和藹的長輩在詢問兒孫的日常一般,便鬥著膽子都答了。言說自己沒上過幾年學,念的最多的就是《女訓》、《女誡》之類的,父親母親都身體安好,在護國寺中潛心修佛,不理俗世雲雲。

  聖上聽了連連點頭,像是個識大體的孩子。

  眼見著坤安宮偏殿吃壽麵的人都漸漸少了,聖上才放了德十,“去吧,以後常常進宮來走動走動,看著你呀,朕就想到那個遠嫁到高麗去的女兒來。你跟她性子像極了。”

  這是聖上要將她收做心腹的征兆?德十想。

  “蒙聖上不棄,小女何德何能,能與公主殿下相提並論。”鳳慶暗暗點頭。不驕不躁,受人誇讚還能秉持己心,這樣的女子極易受到聖上青睞。加上聖上一直言及“女子無才便是德”,隻讀過《女訓》、《女誡》的德十自然是聖上的上上之選。

  鳳慶上前道,“聖上,大理寺卿傅大人已在殿外候著了,您看……”

  聖上此時像是恍然大悟般,“瞧朕,一見到喜愛的孩子就聊忘了時辰。罷了,召傅卿進來。鳳慶,好生送寧小姐回去,朕記得吐蕃國那年進貢了一個玩意兒,新奇的很,就拿那個賞給寧小姐,再取一百兩紋銀,五十匹綢緞,一起送到寧府去。”

  聖上看似不經意的賞賜,但卻是實實在在表達了對德十的看重與滿意。德十被這些接連的賞賜嚇得有些愣怔。

  鳳慶喜道,“聖上隆恩,十小姐還不快謝恩!”

  德十慌忙回神,“謝聖上隆恩。”

  “好險好險,公公我最後那會兒有點被嚇傻了,聖上不會與我計較吧?”德十與鳳慶出了乾元殿,撫著胸脯大口呼氣。

  鳳慶笑吟吟道,“十小姐無須擔心,聖上心懷仁慈並不會計較這些的。十小姐稍候。”鳳慶見到殿外候著的傅京。

  德十認得那人,那人不就是寧善的“夫君”嘛!

  “鳳公公,聖上可在殿內?”傅京對著鳳慶施禮道。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