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6節

  三日前德十知道了行禮的日子,便開始了每日焚香齋戒,算是對寧家的列祖列宗表表孝心。早已餓的頭暈眼花的德十,走在平地上就猶如走在棉花上一般,更何況自打進了祠堂,敬跪天地,聆聽教誨等等一係列的禮儀更是讓德十暈頭轉向。

  寧善也帶著傅京前來觀禮,不管怎麽說傅京現在也算半個寧家人了。見德十麵色發白,趁著眾人不備,寧善狠狠掐了德十一下。原本昏昏沉沉,萎靡不振的德十頓時清醒。

  要不是礙於人多,德十一定不顧忌大喊大叫起來。

  “嘶……”德十不著痕跡的揉揉胳膊,“哥,我餓。”

  可憐兮兮的樣子讓寧善都看著心疼,“再忍忍,就快完了。”

  在場的賓客中,就數宣德侯與另一位朝中官員最為年長,二人便充當了長者的角色,有板有眼的高唱吉語,引導著德十完成禮儀。

  “禮成。”隨著宣德侯的聲音落下,德十就算正是稟告了寧家祖宗,她已認了寧府的正房夫人慕容氏為母,成了寧府如今正兒八經的嫡女了。

  最為感慨的便是寧善,想不到家中的老幺竟會有如今這般境遇,這是他這一輩子都沒想到過的。

  ——

  祠堂漸漸恢複了原先的清靜。德十被餓得不輕,早早回府填肚子。寧善原本還想與德十一道走,奈何祠堂還要著人歸置,寧善隻好留了下來。傅京這幾日都沒能見到寧善,著是想念的緊,也留了下來。

  “你留下來作甚,倒不如和那些大官吃酒去。”寧善遣人換了供桌上的祭品,又重新燃了香。

  寧福是個有眼力見兒的,緊趕著帶人規製好了祠堂,又悄沒聲兒的帶人下去,留著二人好好說說話。

  “今晚可是能回去了?”傅京隔著衣衫去摸寧善,“這才幾日,怎得瘦了?”

  寧善推了推傅京,“做什麽,這裏是祠堂。列祖列宗都看著呢!”

  “幾日不見就知道羞了?往日摸你怎麽沒見你攔上一攔。”

  寧善驚呼一聲,“好歹是在外麵,你給我留些麵子。”

  寧福在外等得心急,小半天才見二人出了門,傅京顯然心情不錯,負手而行。寧善則滿麵潮紅,不住抬起衣袖遮一遮那頸上的紅痕。

  “爺,傅爺,馬車備好了。”傅京轉過頭,挑眉望向寧善,“可還走得動?”

  寧善剜了傅京一眼,“你隻管走好你自己的罷!”

  馬車上甚為寬敞,傅京隻揀小地方坐了,將毛皮鋪好的寬敞地方留給寧善,“躺著罷,可憐勁兒的。”

  寧善原本還不願躺著,可誰知馬車竟像是幫著傅京一般,顛簸起來令寧善齜牙咧嘴,隻好乖乖躺了下去。

  剛剛月上中天,寧府的宴席便散了。原本寧善是該留下使喚著下人收拾殘局的,傅京卻輕飄飄的拎著寧善回傅府去,隻留給寧儉一句“他身子不爽利”。

  寧儉也無可奈何,寧慶去送老太爺和夫人回廟裏了,寧全也不在身邊,便隻好借了寧尚身邊的隨從權當使用,卻沒有寧慶寧全那樣如臂指使,加之忙累了一整日,臉色微變。

  柳翩翩看出寧儉麵色有異,曉得他如今身邊沒有得力的人,“讓我去罷,你好生休息。”

  寧儉擺擺手,“左右不過一些粗活兒,我多找幾個下人去做便好。”

  “若是沒人看著再丟了東西就不美了,勞心費神的。二爺好生休息,我去盯著他們收拾。”柳翩翩說話間便轉身出去了。

  寧儉從懷裏掏出一粒藥丸和著酒水服下。

  ——

  正如寧謙所料,聖上得知寧家有個十女,倒是好奇的很。下了朝特意召了寧謙前去乾元殿問話。

  “不知道寧愛卿家的十小姐芳齡幾何?”聖上左思右想,寧家一門從寧祖新這一開國元勳,到寧讓擊退突厥,寧謙拜相,據說還有一位寧家五子在樞密院當差。倒是家世清白的很。聖上想。

  寧謙恭聲道,“回聖上,家妹剛及笄,已有一十五。”

  聖上心裏暗暗盤算著,年紀合適,就是不知樣貌品行如何。

  “過幾日宮裏設宴為皇後慶壽,寧愛卿就將那位十小姐帶進宮來,陪陪皇後,她前陣子總是向朕抱怨身邊沒人說話解悶。”寧謙躬身應了。哪裏是皇後慶壽,不過是借著皇後的由頭想要相人罷了。

  寧謙又與聖上聊了聊邊境,突厥近來調兵頻繁,聖上日夜命人密切關注突厥,稍有動靜就快馬來報。如今聖上案頭上滿是前方的戰報,一日多封,好不熱鬧。

  “時辰不早了,你便先回去,有事明日再議。”聖上擺擺手,滿臉的疲態。

  趙安倫趁著夜黑入了德十的院子。

  寧楚覺淺,今晚輪到她守夜,便宿在了德十臥房的外間。隻聽得有微弱的腳步聲傳來,寧楚剛要探頭出去看個究竟,忽覺頸後一疼,眼前黑了去,人事不省。

  德十迷糊間覺得有人在她身邊躺下,翻了個身瞌睡去了大半。

  “噓,是我,別把丫頭們吵醒了。”趙安倫微微一笑,將德十攬在懷裏。

  德十鬆了口氣,“王爺以後還是出點動靜罷,大晚上的,嚇得人不輕。”

  “膽子這麽小?也罷,反正以後我都是從正門進的。”德十沒聽懂趙安倫話裏的含義,“王爺深夜過來,可是有事?”

  二人躺在一處,平聲靜氣的說話。

  “今日聽聞你過繼給正房了,我自是來賀喜的。”說罷,從懷裏掏出一方長盒子來,“前些日子見這物件兒倒是配你,就是一直不知找什麽理由送你,今兒日子倒是正好,你不嫌棄就成。”

  德十打開盒子去看,見是一支釵,不知是什麽材質雕成的,一端上竟是一隻粉色的蝴蝶,展翅欲飛。

  “第一次見你,你就穿了一身粉色,可愛的緊。以後,你可要多多穿給我看。”德十臉頰羞紅了一片,“難為王爺還記著。”

  趙安倫摸著德十腦袋上軟軟的額發,“估摸著聖上就要給咱們賜婚了,往後想要見麵就難了。”

  德十將蝴蝶釵放到一邊,蜷到趙安倫懷裏,“我會好好等王爺來迎娶的。”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六十五章 喜事

  寧善得了空閑,心血來潮想要問一問傅府的事來。

  寧福放下了馬凳,讓寧善踩著下了馬車。看傅府大門開著,便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門房裏見著寧善,忙不迭的上前,“六爺回來了!大人去大理寺了,要不現在小的去請大人回來?”

  寧善擺擺手,“我不找你們大人,傅甲可在?”

  “甲哥兒跟著大人一起去了大理寺,您看……”門房畢恭畢敬道。

  寧善徑直朝裏走,“無妨,我就隨意走走,你去忙你的罷。”門房作了一揖,見著寧善走遠了,才走了。

  傅府的管家是個上了年紀的老者。往年是個乞丐,幸得傅京搭救才得了一條命,填飽了肚子,便一直跟著傅京。蒙傅京不棄,忝做了管家,傅京不在家的日子,大大小小內外事悉數全是老管家做主。

  “老奴一直盼著六爺來,今兒總算是盼到六爺過問府裏的事了。”老管家十分福態,樂嗬嗬的,像個彌勒佛一般。

  寧善首先提出要去賬房,老管家便率先在前頭帶路。

  “府裏沒有正兒八經的賬房先生,平日裏的賬目全都是老奴和大人共同經手的。大人清廉,手下沒有幾處田產,左右就是幾畝官田,每月的俸銀也都是清點有數的。不過大人前年借出去一些銀子,那戶人家實在還不上,便拿了一處鋪子做抵押,大人身邊又沒有善經營的人,鋪子便一直空著。”去賬房的路上,老管家將府中情形大致與寧善講了一些,聽的寧善直皺眉頭。

  “管家的意思就是,府中就官田出些糧食,再加上大人的俸銀,其餘的沒有半點兒進項?”寧善歎了口氣,怨不得傅京平日裏的衣食住行都一切從簡,也從未見過他大手大腳的,原來是窮人一個啊!

  老管家指了指前麵竹林掩映下的小院落,“六爺,那兒就是賬房,平日裏除了大人就是老奴過來,旁人都近不得。”

  寧善點點頭,“倒是雅致的很。”

  “府上的一草一木都是大人親自種植的,從沒經過下人們的手。”

  老管家除了交給寧善一遝賬本,順便還給了一本厚厚的本子,“這是大人從上任之後就一直在記的‘私賬’,大人一直給老奴保管,如今也該交還給六爺了。”

  寧善翻開一看,滿滿當當寫的全是人名與金額。

  “這是什麽?”寧善翻了翻,“是他之前隨份子錢什麽之類的嗎?”

  老管家笑了笑,“大人極少去捧人情場,就算是朝中的同僚,也極少去。這些都是大人這些年來資助的義莊上的孩子,有些孩子入了太學,有的已經找到了領養的人家。”

  寧善不禁疑惑,明明憑他那些俸銀,養活這麽一個傅府都有些艱難,怎麽又有閑錢去養義莊?

  “六爺有所不知,據說大人就是來自義莊,大人總說‘苟富貴,勿相忘’,所以每年都會往義莊送些銀兩去,讓義莊的孩子們過得不是那麽艱難。”老管家想起自己還是一個乞丐時,傅京正是在義莊附近遇見了他。不僅將隨身帶的幹糧送給了他,見他身體有疾,還請了大夫治好了他。

  “他倒是從未與我說過他的身世,趕明兒得了空得好生問上一問。”老管家笑得十分和善,“六爺也無需刻意去問,大人總有一日都是要告知六爺的。”

  老管家又將府中所有緊要地方的鑰匙給了寧善,“這是大人院子後頭小樓上的鑰匙,小樓上平日裏都存了些貴重的物件兒,若是大人說要找什麽送人或是拿出來擺擺的東西,六爺都隻管到後頭小樓上去找便是。”

  寧善笑道,“聽老管家的意思,這是要將差事都給我,自己躲清閑去?”

  “如今六爺也是傅府的主子,本就是六爺的。往日六爺未到府裏,老奴還敢鬥膽代了這管家權,現在六爺來了,老奴可就不敢再僭越了去。”

  寧善也不推辭便收了鑰匙,“今後也是要多多仰仗老管家的。”

  “六爺客氣了。”

  ——

  良九與柳牧原坐在廳上有些忐忑。寧儉今日忽然尋了他們夫妻過來,良九心中隱約有些眉目,柳牧原卻是一頭霧水了。

  寧儉帶著寧慶進來,柳牧原與良九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叫了聲“二哥”,寧儉卻擺擺手,“不用如此。”

  良九一扯柳牧原,使了個眼色。柳牧原生性愚鈍,不解良九何意。

  “翩翩。”良九做了個口型,柳牧原頓悟,連連點頭。

  寧儉沒看見二人的“小動作”,“今日請二位過來,是有件事想要與你們商量。”

  寧儉見良九與柳牧原都是一臉期待,“不錯,今日正是前來說說提親的事。”

  良九與柳牧原俱是鬆了口氣。

  “我與柳小姐相識許久,算是日久生情。以前是我偏執,拒絕了柳小姐的好意。如今我想求娶柳小姐,希望能趕快定下個日子,好迎娶柳小姐進門。”

  良九自然是一萬個讚同,柳牧原一直是聽良九的,並以妹妹的意願為要。

  “這是好事!之前見二哥一直沒有動靜,還替柳妹妹擔心來著。現在總算是心裏的石頭能落下地了。”良九拍手笑道。

  柳牧原也點點頭,“翩翩那丫頭自是願意的,若是告訴她,她能樂的三天不吃東西。”

  “那我便去找人算日子,準備上門提親了。”

  良九與柳牧原不住點頭,“甚好,甚好。”

  等夫妻二人回去與柳翩翩一提此事,柳翩翩眉裏眼裏都是笑,“真的?二爺他當真如此說?”

  “我與你哥還能誆你不成?今日他親自來與我們說的,你呀,就隻管乖乖等著我二哥的聘禮罷!”

  良九戲謔道。

  柳翩翩笑意難消,“嫂嫂,你說,我是不是現在就該準備繡嫁衣了?”

  柳牧原聽她們要開始說女人家之前的小話兒來,便先走了。

  “自然是要繡了,平日裏就別總是出診了,好生呆在房裏做做繡活。”良九拍了拍翩翩的手,“原本還想著你與二哥的路還長,想不到總算等到這一天了。”

  “還都是要多謝謝嫂嫂,要不是嫂嫂時常寬慰我,為我在二爺麵前使勁兒,否則,翩翩也等不到今天。”

  良九笑道,“哪裏是我的功勞,還不是妹妹生的好,惹得二哥總算是動了凡心。”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