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5節

  趙安倫麵上笑得越發放肆,令雲珠心底直發顫,“王爺……”悄悄地挪開步,與趙安倫的距離遠了些。

  “姑姑此來,可是娘娘喚我有事?站著作何,姑姑隻管坐!”趙安倫大馬金刀的在首座坐下,隨侍上了茶,雲珠才堪堪壓住心中的不適,滿懷戒心的坐下。

  “奴婢不過是傳皇後娘娘的話。娘娘說王爺久不在京城,身邊也無外家扶持,更是應當勤去宮內走動走動才好。”雲珠看著趙安倫大口大口飲了茶,不禁皺眉。

  趙安倫見雲珠眼神中滿是鄙夷,笑道,“姑姑莫怪,我不過就是一個粗人,喝茶勞什子的於我不過就是牛嚼牡丹,還是大碗的白水來的痛快。對了,下邊的人說這個茶可是好東西,姑姑快嚐嚐!”

  雲珠臉上的笑有些尷尬,還以為能在最有利的時機回京,讓聖上重視的固王該是多麽風華絕代的男子,想不到竟就是個村野莽夫。雲珠端起茶盞,茶水還未入口,惡心之感便湧上喉頭。

  竟是茶糟!是誰黑了心眼子,給皇室宗親說這是好東西!在宮內,這些東西就是最低等的宮人煮水用來梳頭的,哪裏是人能喝的東西!

  趙安倫見雲珠麵色發白,不由關切道,“姑姑,你怎麽了?”

  “回王爺,奴婢無礙。”雲珠扶著茶幾站起,“王爺,話,奴婢給您帶到了,奴婢想起今兒娘娘還有差事吩咐,這就該趕回去。”

  說罷,踉踉蹌蹌就要往外走。

  “且慢!”趙安倫叫住了雲珠,“我這裏有一些剛剛烤好的紅苕,不若帶一些給皇後娘娘,就算是我孝敬娘娘的了。”

  雲珠一個趔趄,“多謝王爺好意了,奴婢還有要事在身,便不多留了。王爺留步。”

  猶如身後有野獸追趕一般,雲珠逃也似的出了固王府。

  ——

  夜裏,德十剛剛洗梳完,換了寢衣坐在美人榻上拿著一個話本瞧得興起。寧楚與寧念鋪好床榻,“小姐,夜深了,看久了仔細眼疼。”

  寧喜拿過德十手裏的話本兒,“這本話本兒小姐都瞧了快一個月了,小姐怎得還未瞧完?”

  德十散了發髻,“這講的可是前朝女英雄為報夫仇,殺敵救國的故事,看完竟越發覺得女兒家原來也是可以上陣殺敵的。”

  “難不成小姐也有那雄心偉誌,想要一展抱負不成?”寧喜笑道,順手接過德十遞來的發釵,小心翼翼放進妝奩裏。

  “有何不可,若是我上了戰場,論體力,自是比不過那些男兒;若是論謀略,定也不輸他們!”寧喜、寧楚與寧念都掩嘴偷笑。

  忽聽門外有聲響,眾人都駭了一跳。

  “誰?”

  寧喜悄沒聲兒的走到門邊。這麽晚了,誰會到她們這兒來?而且也沒聽見院門有響動,怎得就響了房門?

  “十小姐,我們王爺有請。”隨侍恭聲道。

  德十看向寧喜。竟是固王身邊的隨侍大人,“大人,這麽晚了我們小姐睡下了。”寧喜隔著房門回話。

  “十小姐,王爺說有要事要與小姐相商,還請小姐與小的走一趟。”隨侍得了令,自然史想方設法也要請德十過府的。

  德十點點頭,寧喜隻好回話,“大人稍待,容我們小姐梳妝。”

  半晌,德十打開了房門。隻是簡單挽了個常髻,插了一支玉簪。身著白色罩衣,又披了一件玄色披風,用帽兜兜住頭,二人穿過花園從後門出了寧府。

  ——

  寧慶與寧全慢慢往寧全的院落走去,遠遠就見有兩人在前走動。大半夜的,寧府中早熄了燈,哪裏會有人出來。寧慶正欲叫住二人問個仔細,寧全卻是拉住寧慶,衝他搖頭。

  寧全見其中一人像個未長足身量的女兒家,又見二人過來的方向是十小姐的院落,心中大致猜到了些,隻是叫寧慶離近些觀察,莫驚動了那二人。

  想那隨侍是武林高手,寧全寧慶兄弟倆剛一接近,便發現了二人的動靜。

  “何人?”隨侍止住腳步,將德十護在身後。

  寧慶認出那人是固王身邊人,便現出身來,“十小姐,我們爺說外麵路黑,您須小心腳下。”

  德十認出寧儉身邊的寧慶,“原來是慶哥兒。替我謝謝二哥,就說我去去就回。”

  寧全鬆了口氣,“可是,那位來請十小姐?”

  “走吧,回頭報給爺一聲。咱們就當不曉得罷。”

  。

  固王府的後院冷清,自聖上賜下這座固王府,卻從未有主人入住,每日不過是幾個家仆在內灑掃,不至於將宅子荒廢了。

  自打趙安倫回了王府,本以為王府裏的主屋算是添了人氣。卻誰知,王爺隻住偏暖閣,將主屋空了出來。今晚卻不知怎得,王爺又忽然叫人把主屋收拾出來,還讓人在主屋添了不少家什兒。

  旁人不知,隨侍卻是曉得的。

  趙安倫捧著一本醫書就著油燈看,隨侍引著德十進了主屋。

  “王爺,十小姐到了。”說完,躬身退了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六十三章 選妃

  聖上在早朝上提起了征選秀女,以充盈後宮的事來。

  百官私下裏交換了個眼神,充分表達了對此事的不支持,不讚同。尤其是禦史台的幾位老臣,幾乎是不遺餘力的反對到底。大有聖上若是不聽勸阻,就一頭撞死在這大殿上之意。唯有寧謙事不關己的樣子,淡定的很。

  昨夜裏,鳳慶遞出消息來,言說聖上秘密召見了幾位肱股大臣。

  鳳慶沒有細說聖上召見他們所為何事,但現在寧謙算是什麽都明白了,聖上說給自己選後宮就是個障眼法罷了。

  “朕記得老十三還沒娶正妃,不若就先給他挑一挑。那麽大了也該成個家室了。”聖上將此事交給禮部督辦,徑自按下不提。

  皇後張氏自雲珠回來,便問起了那位固王的情形來。

  “據說今日前朝提起了那位王爺的婚事。怕是這幾日就要開始選妃了。”皇後張氏憂心道,“若是固王可以為本宮所用,豈不是美事一件。”

  雲珠欲言又止。

  張氏與雲珠相伴多年,自然史了解她的很,“有話便說,可是那位固王有何不對?”

  雲珠將在固王府的遭遇悉數道來,不敢有一絲隱瞞。

  “到底是在外麵長大的王爺,竟如此粗鄙。”張氏也不禁頭疼,“這等莽夫就是入宮伴駕,恐怕也是遲早會觸犯天顏,惹出禍事來。罷了,既然不堪用,那再尋摸其他皇子便是。”

  雲珠將早早燉好的補湯拿進來,“頭前兒太醫院的沈太醫過來請脈,留下了一道方子,奴婢以後日日給娘娘燉來。還有,太醫院近來新進了個院正,聽說,就是那個治好了太後頑疾的那個柳神醫。”

  張氏雖深居後宮,但也是聽聞過這個柳神醫的事跡。

  “難不成寧家那個九小姐就是嫁給了這個柳神醫?”雲珠點頭,“正是呢娘娘。本來這個柳神醫也是身無長物,想不到這個寧小姐慧眼識英,一眼就相中了這個柳神醫。”

  張氏有些黯然,“到底是人家命好,選了個好夫婿。”

  聖上的始元皇後薨去後,皇後一位始終懸空。張氏那時還隻是個貴嬪,上麵有賢良淑德四位貴妃壓著,皇後之位哪裏輪到她來坐。

  恰巧張氏受了聖恩,身懷有孕,四位貴妃身後都有家世顯赫的外家做靠山,而張氏無依無靠,對於喜歡玩平衡權術的聖上,最是合適的皇後人選。既不得罪那些世家,也平衡了後宮與前朝。

  可是,自張氏入主了坤安宮,聖上不過一月中初一十五來一趟,也不留宿,傳了膳便走。

  張氏日日盼著聖上能想起她來,可誰知剛剛起來一個孫賢貴妃,就讓張氏頭疼不已,可誰知後來又有一個宣和貴妃。二人母憑子貴,在宮中賺足了風光。反而人人忘了這個後宮的正主。

  ——

  選妃的消息一出,眾人家紛紛打聽這個固王到底是何來曆。心裏暗暗盤算著將自家女兒嫁進固王府是賺是虧。

  而寧家,已經悄悄的為德十準備起入主固王府的事來。

  自那日德十夜入固王府,第二日竟是被固王親自護送回寧府。看二人臨別還依依不舍的樣子,看來德十嫁入王府是沒跑兒了。

  寧儉與寧善二人商量著開寧家祠堂,請老太爺和大夫人回府等事宜。寧謙那日提起要讓德十過繼到大夫人慕容氏名下,寧家上下都跟著一陣忙亂。

  先是請了府上善卜的門客掐算了好日子,定下了三日後的黃道吉日。時間緊迫,寧善自是日日宿在了寧府,方便辦差。

  “明日還有賓客要下帖子,齊府的帖子隻遞到正房夫人那兒,宣德侯府的帖子直接送到侯爺手裏,他們後院的那些姨太太們還是少招惹為妙……”寧善與寧儉細細報投遞帖子的賓客單子。

  寧儉聽了半晌,“安排的不錯,也是費了心思的。隻是哪家為尊,哪家須得小心應對怠慢不得,都是要分清楚的。”

  寧善應了聲是,正欲轉身去安排人,卻被寧儉又叫了回去。

  “將尚五也叫回來,別忘了給方將軍也下帖子。”寧善高高興興應了聲。

  寧家祠堂久未打開,一進門便是塵土飛揚。寧慶帶著寧福並一眾使喚下人,帶著掃帚抹布前來灑掃祠堂。

  “謔,這祠堂是多久沒進來人了?”寧福捂著嘴,一臉嫌惡。

  寧慶用衣袖掩著口鼻,“自三爺走了,老太爺又去了廟裏,哪裏還會有人來。”

  眾人擦擦抹抹,從晌午直到半夜,祠堂才算是勉強能見得人。

  ——

  方將軍接到寧府的請帖還正覺得驚奇,方夢嬌正巧到前廳來尋方將軍。

  “夢嬌來的正好,快來幫為父看看,這個寧家給咱們下請帖,咱們是去還是不去?”

  方夢嬌將請帖看了個仔細。

  “自然是去。說到底,夫君是寧家的子弟,與咱們將軍府就是親家。親家有了這等喜事,怎能少了咱們。若是不去,怕是旁人還會說閑話呢!”方將軍深以為然。

  方夢嬌掩唇笑道,“父親與夫君怎麽都是一樣,一遇到寧家的事便失了往日的風度?”

  傍晚,寧尚從樞密院回來,聽方夢嬌說了寧府遞了請帖來。

  “可說了是何事?”方夢嬌接過寧尚身上的罩衣,“是十妹妹過繼到夫人房裏呢!”

  寧尚皺眉,“好好的,怎得要過繼十妹妹?”

  “近來,除了相爺與永安公主的婚事,我也沒聽到寧府裏的消息。夫君明日見著相爺,問上一問不就都曉得了?”方夢嬌著人擺了晚飯,“今日去了小玉兒的院子,乳母說小玉兒這幾日總是哭鬧,莫不是生病了?”

  小玉兒是寧尚與方夢嬌的女兒,降生那日有個跛足的道人在府門前說什麽“嫁人之前不得相見”雲雲,寧尚與方夢嬌自然是不信的,偏偏方將軍年歲大了,對這些岐黃之術竟越發癡迷起來,說什麽都要那位跛足道人為小玉兒算上一卦。

  一算之下,可了不得。那道人說小玉兒的命格貴不可言,就是有些妨克身邊親人,若是送到庵裏,豆蔻之年前不與父母相見,便可保整府上下的平安。方夢嬌舍不得尚在繈褓裏的嬰孩離開,方將軍也是不忍,卻是深信不疑。寧尚便想了法子,將小玉兒送到偏院去,讓乳母、嬤嬤每日照顧,方夢嬌與方將軍隔著院門每日去望上一望。待到小玉兒稍大些,再考慮送到庵裏的事。

  方將軍覺得這法子可行,便讓人下去挑揀可靠的乳母、嬤嬤去了。

  “那明日就請大夫來府裏看看。”寧尚脫鞋上了榻,“總覺得寧府裏又有什麽事要發生了。”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好夢~

☆、第六十四章 過繼

  過繼本不是什麽大事,也用不著滿城風雨的。但旁人不清楚,寧家人都心裏都跟明鏡兒似的。這可是要為十小姐入主固王府鋪路呢!不把動靜整大些,如何能上達天聽?

  不單是京中的權貴人家收到了請帖,寧謙也給不少朝中相熟的同僚遞了請帖。放眼看去,東城寧府從牌坊到府門口,大半條街都被各式的香車寶馬擠得水泄不通,別提多壯觀了。

  昨日晌午,老太爺和夫人就被人從廟裏請了回來。今兒一大早寧家的大大小小主子都去了寧家祠堂,庶女過繼到嫡母名下是要行大禮的,人人都重視的很。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