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3節

  “你們所說,可是實情?”

  “稟聖上,千真萬確。”趙安諾也拜了下去,麵色難辨。

  “賤人逆子!”聖上動了真怒,鳳慶在門外都聽到了聖上的怒吼,不由心驚肉跳。

  “你,你們即刻去宣朕旨意,讓蘇莫、白起來見朕,朕定要斬了這個逆子!鳳慶!”鳳慶聽見聖上喚他,忙不迭的進了殿內,“聖上?”

  “帶人包圍春和宮,奪宣氏貴妃之位,打入死牢,聽候發落!”

  寧謙與趙安諾不由都是一震。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祝大家好夢!

☆、第五十九章 下旨

  

  賜死宣和貴妃的旨意一出,百官嘩然。宣家百年望族一夜之間,轟然倒塌。樹倒猢猻散,原本熱熱鬧鬧的宣家,如今隻見府門威嚴,卻是一具空殼,隻留鳥雀在內啄食些衰草落葉。

  蘇莫與白起那日進了宮,在乾元殿外,見到了寧謙與趙安諾正在一處說話。

  “四哥。”

  “四哥。”

  白起是忠武侯白敬的嫡子,襲了白敬的爵做起了白家正主,而雅七正是他的正房夫人。見到寧謙,他上前親親熱熱的叫了一聲“四哥”,而後又對著趙安諾施禮道,“請公主安。”

  蘇莫依著白起是一樣的禮數,賢八也嫁於他為妻,蘇家雖不及白家家門顯赫,卻是樞密院院正的長子,如今手中握著整個京畿的守衛重兵。

  白、蘇二人因著聖上召見,急匆匆要往乾元殿去。寧謙點點頭,“萬事小心。”

  蘇莫較之白起穩重些,“省得了,四哥慢走。”

  “怕是十哥,逃不過這一劫了。”賜死宣和貴妃的消息一出,趙安錫就擁兵出京,往西北方向逃竄。趙安諾憂心忡忡道,“他看似精明,實則腹內草莽。他如何能躲過聖上的雷霆之怒。”

  “這也是他該受的。我該回去了,你就隻管等旨意,安心嫁我。一切有我。”寧謙輕聲道。

  ——

  逼宮之事還未成行,趙安錫就如喪家之犬逃出京城,這使他如何甘心。一邊咒罵著趙安諾的狼心狗肺,一邊哀痛母妃就這麽去了。

  “王爺,再往前便是陽關,出了陽關,便是突厥的地界了。”趙安錫登上一處土丘,放眼眺望。

  陽關西北方便是豐城,豐城之戰據此已有多年,早沒了那時的戰火痕跡。豐城如今也是人煙鼎盛。突厥盡管異動頻繁,但此處太守大人勵精圖治,常年練兵,將豐城防守的如鐵桶一般,難以攻克。

  趙安錫看了半晌,“吩咐下去,不在豐城周圍多做停留,連夜趕路,爭取早日去突厥王城。”

  ——

  寧家全家上下滿是熱鬧,就連寧尚和雅七賢八都回了寧府。

  “剛剛你沒見,來宣旨的可是聖上身邊的鳳公公!正堂裏烏泱泱跪了一大家子人,聖上可是要將公主下嫁給四爺呢!”良九身邊的一個管事婆子,正與一個小丫頭扯閑話。

  小丫頭一臉向往之色,“陳媽媽,你都見著了?”

  “可不是,剛剛我可是在前邊兒跟著伺候了。你還別說,四爺穿上朝服,領著全家上下迎旨的時候,別提多精神!你說說,公主娘娘得多漂亮,才能配得上咱家四爺呀?”

  小丫頭歪頭想想,“難不成公主娘娘比我家十小姐還漂亮?”

  陳媽媽笑得前仰後合,“傻丫頭,人家可是公主娘娘,你們家十小姐雖有姿色,卻是身份差著遠呢!”

  原來那小丫頭正是德十在莊子上收的婢女寧楚。趙安倫前日大張旗鼓的回了固王府,德十因著身份不好再跟著,隻得回了寧府。

  聖上聽說趙安倫回京,想了半晌才想起這個兒子。寧謙今早入宮時,還暗示過聖上,固王可堪大用。

  聖上思前想後,終是將趙安倫宣進了宮。

  雅七賢八的夫君都被聖上遣出京去公幹,她們又多日不曾回娘家探望,姐妹二人便借著這次慶賀的由頭回了寧府。

  如今姐妹四人齊聚,加上柳翩翩這個“準二嫂”和方夢嬌這個五嫂。六個女人像是一群麻雀似的,嘰嘰喳喳的聊著女兒家的話題。

  白日裏接了旨,晚上寧謙特意叫人擺了宴席,寧家上下團聚一番。傅京白日為了避嫌,並未來寧府,到了晚上,寧善遣了寧福去叫他過來。

  這下,寧家的所有主子總算是聚齊了。

  .

  趙安倫在乾元殿外等待召見。鳳慶出了殿門,一溜小跑倒了趙安倫麵前,“奴才給王爺請安。聖上正在裏麵發脾氣呢,還請王爺思量些說話。”

  趙安倫不由多看了鳳慶兩眼,“多謝公公。”

  鳳慶笑道,“老奴受相爺大人所托,多多看顧王爺,萬萬當不起這個謝。”

  “王爺久不在京城,如今聖上身邊無可用之人,王爺也該把握好機會才是。”說完,鳳慶使了個眼色,乾元殿門口侍候的宮人便挑起了門簾。

  “王爺請。”

  趙安倫久不見聖上,遠遠看著聖上,便跪在了門口,“兒臣不孝,拜見聖上。”心中卻是不住的告誡自己,隻當他是父親。

  聖上點點頭,看著是個懂事知禮的孩子,“快快起來,到朕這兒來,讓朕仔細瞧瞧。”

  趙安倫眉眼像他已故的母妃多些,倒是眼神身量更像是聖上年輕的時候。聖上看了半晌,忽然想起舊時那個溫柔體貼的女子。

  “好啊,貞兒生了個好孩子。”甫一聽到母妃的閨名,趙安倫原本平和的心境起了波瀾。

  聖上不知固王內心的波動。

  “你母妃是個溫柔內斂的女子,看來你倒是隨了你母妃的性子,話少的很。”

  趙安倫想到母妃。那個可憐的女子,原是孫賢貴妃身邊的隨侍宮婢,隻等年歲到了便放出宮去隨意嫁人。哪成想聖上竟看上了她,孫賢貴妃為得聖寵,作主將母妃獻給聖上。

  聖上恩寵,令母妃有了身孕。孫賢貴妃卻又從中作梗,迫使母妃小產。幸得好心宮人相救,趙安倫才免得一死。

  可是,母妃還是在他甫一出生,就去了。那是聖上身邊已有新歡,早將她們母子二人拋之腦後。

  趙安倫攥起了拳頭。轉念一想,現在這種局麵是寧謙耗費多年心力才得以實現的,若是因他一時的不忍毀了他多年的經營,豈不是可惜?

  趙安倫眼圈泛紅,“兒臣久未見聖上,實在想念聖上的緊!”

  鳳慶在殿外聽的些許,點點頭。好一派父慈子孝的樣子。

  父子二人相談多時。多是聖上詢問這些年他都去了哪些地方,見到了怎樣的風土人情。

  當趙安倫談及當年豐城一戰,聖上驚道,“你竟去過那時的豐城!”

  “是,當時兒臣仰慕寧讓將軍的威名,偷偷前去參軍。雖隻是做了糧草押運官,卻是知曉了兩軍交戰的殘酷。”

  聖上念及此,若有所思。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發的早~也不曉得有沒有人看。。。

☆、第六十章 事事

  

  趙安倫回了王府,還未踏進正堂,便吩咐隨侍,“將我院子裏的偏暖閣收拾出來,這兩天就先不住正屋了。”

  隨侍躬身應了。

  聖上待趙安倫走後,便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鳳慶悄悄呈上了參茶,“聖上,您該用茶了。”

  聖上漫不經心的將參茶放在一旁,“這個老十三,今年也該有弱冠了吧?”

  “回聖上,奴才不甚清楚。您傳敬事房的人問上一問便知。”聖上擺擺手,“罷了,估摸著也是差不離兒的。這麽大了,也該納個妃子了。”

  鳳慶心念一動,“聖上英明。”

  按照聖上的心思,如今他身邊堪用的成年皇子就剩下十三皇子,但苦於常年來疏忽了他,對他的脾性都不甚了解。若想收為己用,選一家可靠的女子代為牽製倒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聖上便開始留心起趙安倫的婚事來。

  白起與蘇莫兵分兩路追至豐城,眼見著趙安錫帶著兵馬趟過了突厥的納西河。自知追回無望,二人隻好帶兵返回。

  趙安錫一路北上,原本帶著三萬兵馬離京。一路上與白起、蘇莫的兵馬相戰,且戰且逃,到了突厥時人馬隻留一萬不到。趙安錫回望京城,滿眼隻餘漫漫黃沙。

  “待吾殺回京城!”

  ——

  趙安諾自得了旨,便安心在靈霄宮內準備待嫁。不少宮人私下裏都傳,永安公主的母妃與親兄長出了事,她倒是好事臨近,春風得意的很。嚼舌根子的不少,傳到趙安諾耳旁的卻少得可憐。

  偶然,趙安諾身旁的宮人聽了些風聲,支支吾吾的與趙安諾說了,惹得趙安諾大怒。

  “好啊,看著本宮母家失了勢,便開始編排起本宮來了!”趙安諾身邊的宮人駭了一跳,“公主息怒,如今貴妃娘娘去了,宮中一應中饋全由皇後娘娘掌著。皇後娘娘向來與咱們娘娘不和,如今皇後娘娘好容易揚眉吐氣,怎能不好生打壓咱們靈霄宮!”

  趙安諾聽後更是惱火,“她坤安宮的算是什麽東西!不過是填房生的又與聖上做了填房罷了,哪裏當的起‘皇後’二字!”

  此話一出,宮人更是惶恐,“公主萬不可輕言!若是叫有心人聽去,可是殺了頭的大罪!”

  趙安諾冷笑道,“你們怕她,我可是不怕的。別說是要殺頭,就是連我宮中的丫頭,她想治罪,都要問過我肯是不肯!”

  宮人隻恨自己為何長這一雙耳朵。

  寧府上下為迎娶永安公主而忙碌時,聖上又賜下了恩典,在寧府的近旁興建一處“公主府”,公主以後便由公主府出嫁。

  聖旨降下,寧家又是一陣欣喜,聖上對公主的賞賜越多,便說明聖上越重視二人的婚事。

  皇後張氏得了聖上賜下公主府的消息,不禁氣從中來。

  “宣氏那個賤人,自己死了,現在又教出一個好女兒來與本宮作對!我永慶出嫁時,聖上不過是賜了些金銀珠寶,還是嫁去那個苦寒的高麗,做個王妃。現在永安不過是嫁去寧家,還興師動眾的興建公主府。聖上好偏的心眼兒!”

  皇後身邊的女官呈上了手爐,“娘娘莫氣。奴婢自那些小婢子處得了消息,據說永安公主能嫁給相爺大人,不過是出賣了宣氏和晉王。”

  張氏聽出些門道來,“說仔細些!”

  女官將自己探聽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說與皇後聽。而禮部早已得了消息,與工部比照著往常公主府的規格,選了黃道吉日,準備破土動工。

  公主府成之日,便是永安公主與丞相的大婚之時。所以寧府的人日日往公主府跑,以確認何時能迎公主進門。

  ——

  寧儉的身子將養數日,早就恢複如初。雲霧老人最後診了一次脈,確認已完好無誤。柳牧原多次請求師父留下,都換來雲霧老人的拒絕。最後,幹脆悄無聲息的趁著夜黑溜了出去,雲遊四方。

  柳牧原歎了一聲。多日不回牧原堂,現在寧儉恢複,他們也該告辭回家了。

  寧謙在柳牧原臨走時,特意留柳牧原多說了會子話。原來寧謙前些日子便與聖上說了柳牧原入太醫院的事,聖上竟還記得這個瀘州神醫。二話不說便批了奏請,隻說盡快安排柳神醫入宮。如今太醫院人才凋零,能有柳神醫這般的聖手入宮,太醫院振興指日可待!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