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2節

  “快起罷。寧大人真是事忙,明明是休沐的日子,還要來進宮伴駕。”趙安諾招手喚來了一宮婦,“去將禦花園的澗水亭收拾出來,過會子本宮就過去。”

  宮婦領命而去。

  趙安諾一身緋色宮裝,頭挽飛天髻,其上帶著一朵粉色芙蓉花,旁綴著一圈小東珠,一隻步搖斜斜插在髻邊,搖弋生姿。柳葉眉,桃花眼,顧盼間自成風情。雖尚有小女兒情態,卻時常流露出幾分美人風情。

  寧謙先是告了歉,“聖上還召臣,那邊正等著回話。”

  趙安諾點點頭,“我便在澗水亭等你。”

  ——

  聖上剛剛收到急報,剛剛消停了沒多久的突厥最近突然異動頻頻,不斷騷擾邊境。近日來更有傳言道齊王趙安敏秘密接見了突厥使臣。這下,聖上心中不安,才急急召見了寧謙。

  當初寧讓領兵,豐城一戰令突厥大傷元氣,派來使臣求和。兩國重修舊好,建立邦交。近兩年,突厥雨水充足,水草豐茂,使得突厥內部兵強馬壯,大有恢複元氣之象。怕是稱臣之心漸淡,稱霸中原之心又起。

  聖上將那份告發齊王的折子遞到寧謙手中,“這個孽子!膽子竟越發大了!”

  寧謙大致閱覽了一遍,心中已然有數。這本折子雖是匿名上奏,且沒有被中書省留中不發,而是直達了聖上的禦書案,就知此人身份定然不凡。

  “若不是有人告發,朕還真被蒙在了鼓裏。原本還道安敏那孩子是個孝順知禮的,做事也是有條有理。想不到竟會做出勾結外邦的荒唐事來!”聖上顯然是被氣得不輕,麵色發紅,氣喘不已。有宮人忙不迭呈上了湯藥,鳳慶輕手輕腳端起了湯藥。

  “聖上消消氣,龍體重要。”聖上冷哼了一聲,“端下去。”

  鳳慶躬身退了。

  寧謙沉吟半晌,“聖上也該先聽聽齊王怎麽說才是。若是聖上僅憑一本折子就治了齊王勾結外邦之罪,怕是會使聖上父子離心。”

  如今,麵對著邊境異動,宮中內部也是騷動不安,內憂加外患。寧謙暗笑。

  或許,時機,就在此刻了。

  寧謙避了出去。出了禦書房的門,鳳慶悄悄湊了過去,“相爺盡管放心,事都安排妥了。”

  聖上召來了齊王趙安敏問話。

  沒人知道裏麵都說了什麽話,隻聽得瓷器碎落,隱有哭聲。待到禦書房門開,齊王被宮中侍衛五花大綁,扔進了大理寺牢獄。緊接著,齊王府被抄,搜出龍袍、玉冠,就連玉璽都有。不日,就傳出了齊王趙安敏被削了爵,貶為平民,與其母孫賢貴妃幽禁於一處。收繳海南孫家財、兵之權,暫由聖上遣派節度使監管。

  京中原本是三王鼎立的局麵,這下,榮王與齊王紛紛失勢。倒是便宜了皇十子晉王趙安錫。

  寧謙借著與聖上商討要事,不便相見為由,回絕了趙安諾的召見。第二日,寧謙進宮,又遇趙安諾身邊的宮人來請。

  無奈下,寧謙隻好去了澗水亭,見趙安諾正倚著欄杆喂魚。

  “可是與聖上商量出對策了?”趙安諾將魚食罐兒交給宮人,“想是三哥與七哥這下失了爪牙,接下來一個,就該是我十哥罷。”

  寧謙不語,趙安諾笑道,“怎麽,相爺大人敢做不敢說?”

  趙安諾為寧謙添了茶水,“坐罷。”

  “今日,母妃又催著我來找你。”趙安諾神態自若道。

  寧謙喝茶的手一滯,“公主此來,是為你,還是為你母妃?”

  “母妃說,十哥起事便是這幾日了。她說希望我今晚將你騙到我宮中看押,不叫你阻了他們的大事。”

  “你呢?你會讓我去你宮中嗎?”

  “現在母妃與十哥越發喪心病狂了,聖上雖是龍體欠安,但對後宮的一舉一動都耳聰目明。三哥、七哥和十哥三人暗裏收養死士,招兵買馬,燒製兵器。對外籠絡貴族,培植黨羽,勾結外戚、富商,甚至還有外邦。這些聖上都看在眼裏,但他依舊不露聲色,是希望他們能夠懸崖勒馬。我都勸了,可他們誰都不聽勸……”趙安諾自顧自說著自己的,寧謙心道自己著人遞了匿名折子,可不就是讓聖上的“不露聲色”有了“露聲色”的借口。

  二人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了半天。

  “趙安諾!”寧謙打斷了她的自言自語,“你當我不知嗎?這澗水亭四周布滿了你母妃與晉王的眼線,想是我就算不從,你也會一聲令下將我綁進靈霄宮罷?”

  趙安諾展顏一笑。

  “是啊。你看,我還是算計了你。”

  寧謙皺眉。

  “趙安諾,隻要你放棄你母妃與晉王,安心跟著我,就算以後晉王犯了天大的錯,都不會再牽連於你。”

  趙安諾似是笑得十分開心,“想不到精明如你,竟也有犯傻的時刻。依照聖上對我的寵愛,若是十哥兵敗,父子二人決裂那一刻,也可以我為要挾,逼的聖上投鼠忌器,不敢妄動,我能替他掙得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我就是想放棄他們,她們又如何肯放過我。”

  “可是聖上卻是一直等著你能將你母妃與晉王的勾當全部陳情於禦前。”

  趙安諾的胳臂突然纏上了寧謙的頸脖,“阿謙哥哥帶我走吧。去哪裏都好,就是不要呆在這個皇宮。”

  寧謙沉靜如水的眸子盯著趙安諾的臉,想從中看出幾分真幾分假。

  趙安諾突感一陣悲涼。她與他相識時,他十二歲剛剛入仕,她九歲。

  聖上賞識他的才華,同時也感念寧家的忠義勇武,便恩準他入值禦書房,做了個禦前行走。她自小跟隨聖上,頗受聖上寵愛,自然曉得聖上對他心存栽培之意。

  看著他一路擢升,從禦前行走道尚書省侍郎。後來三年外放結束後,入值丞相位。她的眼光一路追隨著他的腳步。

  若是朝中有人對他暗裏使絆子,她定會暗中想法子從中周旋,或是暗殺。她做的這些,誰都不知道,隻有她自己知道。

  為了他,她暗中殺了多少人,自己都數不清了。就連他接近她,是為了她手裏的權力,她都全然當作不知,為他掃清障礙。

  母妃不知道,晉王不知道。都以為他的異軍突起定是十分討的聖上喜愛。可是聖上那個老狐狸,哪裏肯輕易相信身邊的人。無非是她私下裏暗暗使了多少手段,才換來聖上對他的青眼有加。

  “原來,你不信我。”趙安諾離了他的懷抱,理了理自己的鬢發。

  寧謙搖頭,“我信。隻是我在想其中是否又有什麽陰謀。”

作者有話要說:  晚好,祝大家好夢!

☆、第五十八章 謀逆之事

  趙安諾望著澗水亭外的湖水,上一次與他在此心平氣和的看景兒,仿佛是上輩子的事了。

  “你該去告訴聖上,趙安錫妄圖集結兵馬,逼迫聖上讓位。若是聖上信了,豈不是又是大功一件。”趙安諾笑道。

  寧謙不語。

  “話已至此,相爺大人信也好,不信也罷。估摸著今後也再沒了見麵的機會。你自己珍重罷。”趙安諾出了亭子,看見周圍樹叢間有微微的晃動。

  心道寧謙身懷武藝,收拾一兩個宮中侍衛不成問題。趙安諾便不再停留,打算繞道回宮去。

  寧謙望著趙安諾的身影漸漸走遠,“出來吧。”從樹叢間突然竄出幾名侍衛,手裏正是拎著兩具屍體。

  鳳慶從樹叢間走出,塗脂抹粉的臉上堆不住的諂媚笑意,“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才知道相爺大人原來是……今後相爺大人有何吩咐就盡管使喚小的。”

  寧謙嫌惡的看了一眼那些屍體,“將這些都處理幹淨了。告訴你手下的人,今天聽到的看到的全都忘了。但凡透露出一點消息,他們一群人都別想活了。”

  鳳慶忙不迭的應了,“相爺大人放心,小的手下全是名劍莊的精英,嘴都嚴著呢!”

  ——

  趙安諾原本打算繞路回靈霄宮,剛與宮人行到一處偏僻處,哪知一股大力襲來,趙安諾就被人劫了去。身邊的宮人早被寧謙的人打暈帶走了。

  “救……”趙安諾還未喊出來,就被寧謙捂住了嘴,“剛剛還說的一副此生永不相見的架勢,沒想到這麽快就又見麵了吧?”

  隻覺腰上一緊,暖熱氣息撲到自己耳後,格外癢。趙安諾一動不動任寧謙抱著。

  “你別想自己去死,就為了你那個勞什子的母妃和晉王,他們還不配!”寧謙不由分說的拉起趙安諾的手,快步就要往乾元殿走。

  趙安諾被嚇了一跳,“你做什麽?”

  “一起到聖上麵前將實情說清楚,做下謀逆之事的是你母妃與晉王,去求聖上不要牽連你!”

  “不,母妃還是疼我的……”

  寧謙悲憫的看著趙安諾,“若是疼你,為何又要你去犯下大錯。”

  “寧謙,你這是害我!”趙安諾掙脫了寧謙的手,“我不能去。”

  寧謙望著空空如也的手,“你都害了自己那麽多次,又何必在乎我現在捅上的一刀。”

  趙安諾一怔,“你,什麽意思?”

  “你替我殺了那麽多人,還真以為自己手腳利落不留一絲痕跡?聖上早就心知肚明,之所以從未提起,不過是我一力扛下,說你我早已情意深重,你不忍見我受此迫害,才替我掃清了障礙。趙安諾,我的終身早就毀在了你手裏,如今你也該對我負責任了。”

  寧謙望著趙安諾,“我會向聖上請求賜婚。”寧謙拉住她,二人四目相對。

  “你瘋了!”趙安諾想要掙脫出寧謙的鉗錮,奈何寧謙手勁大的驚人,倒讓自己痛的喘不上氣來。

  “你安份點兒。”

  “聖上知道我是十哥的人,你若是求了婚,你會被我拉下水。到時,聖上就連你一起斬了!”

  “咱倆早就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你出了事,我也脫不了幹係。”

  趙安諾自知勸不動他,若是聽之任之,又恐害了他性命。正在兩難之際,二人卻是離乾元殿十分近了。

  ——

  鳳慶取近道回了乾元殿,見聖上正在繪丹青,筆下畫的,正是永安公主與晉王的母妃宣和貴妃。

  “鳳慶,你來幫朕看看,這幅畫如何。”鳳慶上前,看了一眼畫兒,心裏還惦記著寧謙與永安公主的話,有些心驚。

  “聖上最近怕是筆力見長,丹青竟越發爐火純青了。瞧著貴妃娘娘,就像見著真人似的。”

  聖上知道鳳慶嘴裏全是阿諛之詞,權當玩笑,“你個老貨,這麽多年嘴皮子倒是溜了不少。朕問你,你瞧著寧謙與安諾那丫頭如何?”

  意思十分明顯,聖上這是想要撮合二人呀!

  鳳慶喜道,“相爺是少年有成,治國平亂皆有良策。胸腹中自有溝壑,是個不可多得的治世之才。永安公主蕙質蘭心,又蒙聖上親自教養,實屬皇女中的佳人呀!”

  聖上撫須大笑,“不錯,朕也是看好這兩個孩子。時常看著他們,就像是看著朕當年與始元皇後一般無二。讓他們多多親近是個好事啊!”

  鳳慶直稱“聖上英明”,“不過,朕還得再等等。若是他們要終成眷屬,不向朕表表忠心怎麽行。”

  正說著,門外的宮人忽然進來通報,“聖上,永安公主與丞相在殿外求見。”

  “哈哈,快叫他們進來。”鳳慶也隨之微笑,“恭喜聖上得一佳婿。”聖上笑得越發肆意。

  趙安諾隨著寧謙步入了乾元殿。聖上的目光定在二人緊緊握著的手上,笑意盎然。

  “聖上,”寧謙與趙安諾一同跪下,“臣與公主情投意合多年,公主對臣的心意,微臣無以為報,臣也仰慕公主高義。故特來請求聖上降下聖旨,為臣賜婚。”寧謙跪伏於地,手仍緊牽著趙安諾。

  “求聖上,成全。”趙安諾仿佛認命般拜了下去,“成全”二字,說的格外鄭重。

  聖上點點頭,鳳慶暗道這個相爺好生會挑選時機,才說到聖上有意撮合他們,就帶著公主請旨賜婚。

  “鳳慶,帶人在門外等著,誰來都叫他等著。”鳳慶躬身應了。

  “你們來求賜婚,朕定是答應的。但……”聖上正想再賣賣關子,有心急一急這二人,可話還沒說完,寧謙就又拜了下去,“聖上,臣還有一事要稟。”

  “今日,公主對臣講,宣和貴妃與晉王意圖逼宮篡位,並妄圖挾持公主逼迫微臣與他們共謀。”

  聖上手邊的狼毫“啪”的一聲,落在了剛剛畫好的宣和貴妃像上。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