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0節

  “我知道小姐怕是又嫌奴婢多嘴。可是有一句話不知小姐可曉得這‘福禍相依’的道理?”

  轉眼,寧家別莊便近在咫尺。

  ——

  趙安倫在別莊已有小半月。

  看看書,臨臨帖,閑時逗鳥養花,過得好生自在,早把固王府忘在腦後。

  這日,他坐在別莊上的湖亭上。因著早前雪下了兩日,到了今早才堪堪停了雪。趙安倫的興致所起,便攜兩個童子在湖亭上煮酒賞雪。

  這廂酒水還未煮開,那廂就有隨侍來報,“十三爺,莊子上來了一位小姐,說是來服侍您的。”在外頭,趙安倫隻叫身旁的人喊他“十三爺”,從未提過自己的王侯身份。

  趙安倫在別莊的事情,也就隻有寧謙知曉。來人既然指名道姓的說是來服侍他,想必,就是寧謙的主意無疑了。

  “安排個住處讓她好生住下罷,我晚些回去。”隨侍躬身應了,急急忙忙去了莊門口安排德十的落腳地。

  趙安倫不知德十身份,隻道是寧謙挑選的良家女子供他驅馳。卻不想,德十對別莊十分熟悉,下了馬車便直奔莊子後院裏的西廂房,那裏她不僅住過,還是老太爺特意留給她的屋子。

  “小姐,為何不見那位爺的身影?”德十與寧喜在西廂房收拾妥當,寧喜瞧了半日也不見有人過來,不由覺得納罕。

  德十打量著屋子裏的陳設。都是好幾年前舊樣式,邊邊角角也藏著不少灰塵,“咱們怕是要長住於此了,這屋裏怎麽說也要好生布置布置才是。”

  “你到外頭瞧瞧,可有使喚的丫頭,讓她們到這裏來聽差罷。”

  寧喜應了聲是。

  寧喜在偌大的莊子上晃了良久,不見使喚丫頭,竟連個灰衣灰帽的小廝都不見。

  “奇了怪了,難不成這個莊子上壓根兒就沒留下人?”寧喜疑惑道。

  遠遠地,趙安倫身邊的隨侍看見丫頭模樣的姑娘在莊子上亂晃悠,趕忙跑了過去,“這位姑娘,主人有令,莊子內禁止來回走動。你可是有事?”

  寧喜見那位隨侍既沒有灰衣灰帽,身上還有不少配飾,便知此人在莊上的地位定然不低。想到今後小姐還要在莊子上長住,需要有人照拂,便規規矩矩行了萬福禮,“這位大爺,我們十小姐剛到莊上,想找幾個使喚丫頭。”

  隨侍皺了眉,“不瞞姑娘,這莊上也就姑娘和那位小姐,其餘的皆是男子。”

  寧喜為難不已,“可是我家小姐住的屋子滿是灰塵,需要打掃啊。”

  “我這便去請示主人,請姑娘先回去,安心等待。”

作者有話要說:  除夕快樂!新年快樂!

☆、第五十四章 初見固王 下

  寧儉幽幽醒轉來,身旁不見寧慶,卻見柳翩翩支著胳膊小憩。

  料想此時麻沸散的藥效已退,下肢處有些疼痛。寧儉剛想翻身,柳翩翩頭一歪,頓時驚醒了。

  見到寧儉正睜著眼看她,柳翩翩喜道,“二爺醒了!”

  門外有了聲音,想是有守門的下人前去通報各個院子了。柳翩翩站起身來,“二爺可是要喝水?”

  寧儉搖搖頭,“我睡了多久?”

  “有小半個時辰了。”柳翩翩細細為寧儉診了脈,“脈象平穩,想來已無大礙,恭喜二爺。”

  “這喜從何來?”寧儉笑道,柳翩翩擰了帕子為寧儉淨手,“如今二爺頑疾已除,康複有望,可不是該賀喜的事一樁嗎?”

  寧儉勉力想要坐起,卻被柳翩翩攔下,“二爺莫要亂動,身子還未好全。”

  二人相視片刻,寧儉歎道,“我以為柳小姐的‘恭喜’,是要應了我呢。“

  柳翩翩俏臉一紅,“應什麽?”

  寧儉握住翩翩的手,“你知我說的什麽。以前是我身子有恙,萬萬不敢拖累了柳小姐。如今,我若是想要求娶柳小姐,不知柳小姐可願嫁我?”

  ——

  話說德十在莊子上堪堪住下。那位隨侍一直未過來回稟,德十正窩著火,想要發作一番。

  “小姐,來人了。”寧喜掀了門簾,“管事模樣人領了一群小丫頭,要請小姐過去挑人呢。”

  原來那位隨侍請示過趙安倫,趙安倫原本不喜身邊有太多人服侍,但轉念一想,人家姑娘家老遠跑來,身邊若是連個服侍的人都沒有,平白讓人跟著自己受委屈,卻是自己的罪過了。便讓隨侍去鎮上找人牙子買了幾個丫頭,送去德十院子去。

  德十出了主屋,就見院子裏站著幾個丫頭,還有那位隨侍。

  “給十小姐請安。”隨侍隻是從寧喜口中知道眼前的是“十小姐”,但到底是哪家的“十小姐”卻是不知了。要說這位隨侍,不是趙安倫從固王府帶出來的,卻是趙安倫在江湖遊曆時,隨手救的一位劍士。為了報恩,這位劍士甘願跟隨趙安倫,做起了隨侍。

  德十不識此人身份,“這位管事倒是眼生的很。”

  “小人不是莊子上的管事,是我家主人在此暫住罷了。”德十心道,原來是固王的家奴。

  “我家主人遣了小人去鎮上挑了幾個丫頭,還請小姐過過眼,若是有合意的便留在身邊使喚,剩下的便遣在外莊子上做個粗使丫頭。”隨侍恭恭敬敬道。他曉得眼前這個十小姐怕是王爺的那位“貴人”派來服侍王爺的,能來此處,身份自然高貴。

  德十大致掃了一眼,幾個小丫頭唯唯諾諾的站在一處,都用驚恐的眼神覷著德十。

  “誰原先在大戶人家做過工的,向前邁一步。”有三四個丫頭怯生生的向前蹭了蹭。德十瞧著有兩個丫頭模樣周正,看著像是手腳伶俐的,便讓寧喜留下了兩個丫頭,剩下的都打發到了外莊子上去了。

  隨侍領著剩下的丫頭走了。兩個小丫頭看著往日熟悉的夥伴陸續離開,隻留她們兩個,眼裏全是驚恐。

  德十溫聲問道,“你們叫什麽?”

  “小的叫楚妃。”其中一個小丫頭怯怯的開口。在鄉下地方,家中的女孩多數都會叫“招弟”“帶弟”之類的名字。德十細細打量楚妃,的確比旁的女孩子多了一絲知書達理的氣質。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後楚妃。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德十笑道,“楚妃是一首深情綿邈的曲子,倒是有意境的很。”

  幽草聽得德十念詩,眼神亮了亮,“我爹是這兒十裏八鄉唯一一個秀才,旁人都讓我爹給取名字呢!”

  德十想了想,“怨不得。隻是楚妃聽起來不合時宜,還是改個名字好。”又問了另一個丫頭的名字,“念念,小的叫念念。”

  寧喜取來了兩套小衣服,還有鞋子,“小姐何不按照寧府的規矩給兩個丫頭改個名字?”

  “不若寧楚,寧念。從原先的名字裏各取一字,算是全了對父母取名的禮數。”寧喜一扯寧念的衣裳,“還不快謝小姐,給你們取了名字,以後小姐可就是你們的主子了。”

  還是寧楚頭腦轉的快,率先跪了下去,行了大禮,“多謝小姐。”

  寧念較之寧楚年紀較小,也懵懵懂懂的跟著寧楚跪下,口稱“小姐”。

  ——

  莊子上的晚飯時間比寧府的稍晚些。寧喜帶著寧念寧楚將主屋中做了清掃,眼見著晚飯時間快過了,也不見有人過來送飯食。德十板著臉,“去看看小廚房情形如何,自己做些罷。”

  寧喜知曉德十一肚子怨氣,暗中腹誹道,這個固王爺做事恁地沒個章程,竟處處為難小姐!

  非是趙安倫做事沒有章程,也不是有意刁難德十,而是他從未親自安排過這些事情,王府中雖有女人,但他悉數扔在王府後院,從未理會過。因此對待德十,難免會有疏漏。

  寧喜挽了衣袖,正欲讓寧楚和寧念生火,卻聽見有人在院門口敲門。

  “寧楚,去看看何人敲門。”寧喜吩咐道。

  隨侍見到寧楚,“你家小姐可在?我家主人召十小姐到前院去用飯。”

  寧楚請了隨侍進院,“大人稍待,容小的前去稟報。”

  寧喜淨了手從小廚房出來,見寧楚往主屋走。拉住寧楚細問,“可是固王爺身邊的隨侍大人?”

  寧楚點頭,“說是要小姐到前院用飯的。”

  “你去叫寧念出來,我去給小姐回稟。”寧喜心道,這個固王爺還真是古怪。

  趙安倫剛從湖亭上回來,就見德十帶著寧喜進來。德十盈盈一拜,“王爺萬福。”

  不論是在江湖中,還是在宮中。趙安倫自認算是見識過不少美女。但是德十的出現,倒是讓他眼前一亮。

  粉色的襖裙上罩著一件紅色的褙子,襖裙領邊有一圈潔白的兔毛,毛茸茸的襯著德十圓圓的臉龐格外可愛。長發梳成雙環髻,上麵還綴著兩根粉色飄帶。髻邊點著一圈小珍珠,像極了過年時福字畫上的女娃娃。

  美則美矣,可稚氣未脫。若是年紀稍大些,定是不知不扣的美人兒。

  “寧淑德,可是寧相的妹妹?”趙安倫招招手讓德十坐在她的身旁,“隻知寧相有一位才名遠揚的九妹妹,原來他竟還有這麽一位美若天仙的妹妹。”

  德十較之良九,少了沉靜內斂,多了率真可愛。這便是德十最大的優勢。

  “回王爺,小女在家中排行第十。”德十執起酒壺,斟滿了趙安倫麵前的酒杯,“九姐姐在詩詞歌賦上天賦異稟,小女就是拍馬直追,也是難望其項背。”德十從不與良九攀比,就算良九將書都能讀出花兒來,但她德十也是有能贏過良九的地方。

  趙安倫笑道,“怨不得人人都說好風水皆在寧家,寧家果然人傑地靈。”

作者有話要說:  新年好!祝大家新年行大運,幸福美滿,大吉大利!哈特~

☆、第五十五章 不知起啥名

  寧安嫁給寧全第二日,就回了良九身邊伺候。而寧全因著有要務在身,要先行趕回“名劍莊”去。

  良九到底於心不忍自己從小到大的丫頭流落在外,連個可以依靠的人都沒有,便做主讓寧安還在身邊伺候。但是守夜一應事宜換了旁的丫頭來做,畢竟寧安現在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了。

  寧儉“養傷”期間,拒絕了所有管事的答話,連院子門都關了起來。隻是放出消息,說生了病,休養些時日。施術後第二日,寧儉便從商行叫回了寧善,請他代管商行半月。寧善甫一進府,寧慶便請了所有管事在西跨院的偏院裏“喝茶”。

  “這半月的時間,還請各位多多費心。近來我們二爺身子不爽利,大夫也交代了要好生休養。若是有何要事,眾位就請與六爺商議。”寧慶躬身請上了寧善,寧善還是頭一次在眾位管事前亮相,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局促不安,反而十分自信從容。

  “既然代管,大家也還是按照往日的來。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想必各位管事都是寧家商行的老人,旁的話也不用我多說。按理說,我還是個初生的牛犢,還嫩得很,不懂之處還要多多仰仗在座的各位。”

  寧善彬彬有禮的一揖,不管是眾位管事還是寧慶都微微點頭。要知道,昨晚接到消息,寧善還專門跑到傅府,讓傅京給他出謀劃策,他按照傅京寫下的背了一夜,從語氣到手勢都好生練習了多次。

  謙虛完了,就該立立規矩,這也是傅京說的。他說,這叫“先禮後兵”。

  “商行生意雖繁複多樣,卻也每行有每行的規矩。哪位先生若是壞了規矩,那麽寧家商行怕也是容不下他。”寧善麵上不悅,心底卻樂開了花。

  都說在威脅人的時候,字越少,威脅意味越濃。古人誠不欺我!

  ——

  寧善回了寧府,獨不見德十院子有人進出。心中正納罕間,偶聽得寧儉的院子開了院門,便帶著寧福去探病。

  寧儉正就著柳翩翩的手喝藥,寧善在房門外一步還未跨進,腳正尷尬的懸在半空中。看到兩人你儂我儂的樣子,又收回了腳。隻是站在門外等候。

  柳翩翩貼心為寧儉拭淨藥漬,“師父說昨日就要回雲霧山去,兄長好說歹說才留到你傷好之後。這幾日,師父還會過來為你灸艾,可是疼得很。”

  “無礙。忍得這一時,日後便什麽都不怕了。”寧儉笑道,“若論疼痛,哪裏有施術時,生生剜去皮肉疼。”

  柳翩翩見寧儉休養這幾日,他依舊臉色蒼白。想是施術中失了血氣,心中直惦念著該做些什麽藥膳,盡早為他好生補補身子。

  寧善在門外重重咳了兩聲,柳翩翩起身去看。

  “原來是六爺。可是有要事來尋二爺?我這便走。”寧善笑吟吟看著柳翩翩聘婷生姿的走遠,才轉頭進了屋。

  寧儉不自然的咳了咳,“你笑什麽?”

  “我還道二哥傷了何處,現在才知,原來是手!連個藥碗都捧不起來,還需他人代勞,這該是多重的手傷?”寧善戲謔道。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