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9節

  柳翩翩猛地站起,“這便去!”

  ——

  齊蘅被禁在芳蘅院,門邊左右全被家丁把守的嚴嚴實實,連隻蚊蟲都休想飛進去。

  三姨娘四處求告,妄圖找人說項,求齊夫人放了齊蘅。齊蘅若是嫁去房家,無疑就是往火坑裏跳啊!

  無奈齊夫人是鐵了心的為齊萱“報仇”,定是要見到齊蘅生不如死,才算出了口惡氣的,哪裏肯聽人為齊蘅說一句好話。

  半夜,齊夫人在小雲的服侍下正要入睡,忽聽門外有丫頭進來通報,“夫人,三姨娘跪在院外求見夫人。”

  齊夫人冷笑道,“教她好生跪著罷。就說我睡下了,不見。”

  那丫頭支支吾吾了半晌,“夫人,三姨娘說,您要是不見 ,她便求到老太君麵前去。”

  齊夫人一驚,隨即變了臉色。好你個羅氏!竟敢拿老太君威脅我!

  “小雲,更衣。我倒要看看,她能為齊蘅脫罪到幾時!”不過就是個成日裏和稀泥的泥胚子,連個脊梁都沒有的軟腳蝦,還敢跪到她的院外。

  小雲麻利的為齊夫人穿好外衣,拉開了房門。

  三姨娘跪在康壽園外,一聲聲叫著“夫人冤枉”,聲淚俱下的樣子,引得康壽園裏不少的管事婆子站在門邊瞧熱鬧。

  “去去去,杵在這裏作甚!小心在夫人這裏討打!”小雲惡狠狠的剜了兩眼那些婆子,嚇得一群婆子作鳥獸散。

  齊夫人慢悠悠出了院門,“羅氏,大半夜的不安歇,你這是作甚?”

  三姨娘向前膝行兩步,跪在了齊夫人的腳前。

  “求夫人開恩,饒了我們五小姐罷!千錯萬錯都是奴婢的錯,求夫人發發慈悲,不要為難五小姐!”三姨娘說罷,便在門外的青石板上“咚咚”的磕響頭,不一會兒,腦門上就是一團血印子。

  齊夫人心中滿是快意,“饒了老五?我這個做母親的又沒有罰她,好心好意的為她找婆家,怎麽擔得起‘為難’二字?”

  三姨娘曉得齊夫人就是因著那副藥方子的事,才處處刁難她們。沉吟半晌,把心一橫。

  “夫人,奴婢知道是誰給大小姐下的毒手!”

  齊夫人原本帶有笑意的臉色,猛地繃緊,“是誰?”

  ——

  齊芷聽著丫頭小葉繪聲繪色的講昨晚三姨娘在康壽園外求饒的事。正聽得興起處,忽聽門外有響動。

  小葉停了說話,掀簾往外瞧。

  “雲姐姐,怎的今日有空到我們‘汀芷居’來?”小雲連個眼皮都沒抬,毫不客氣的越過小葉便往屋裏闖。

  小葉駭了一跳,“雲姐姐,您這是做什麽?”

  小雲身後跟著三個五大三粗的婆子,“二小姐,奉夫人之命,請您跟我們走一趟。”

  齊芷萬萬沒想到夫人會這麽快盯上她,“雲姐姐,母親沒說是有什麽事找女兒嗎?”

  小雲微微一笑,“二小姐,夫人隻是大小姐一人的母親,您別亂了身份。”

  言下之意,別跟夫人攀關係,我不吃這一套。

  齊芷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的陷進掌心的肉裏,“雲姐姐說的是,是我逾越了。”

  小雲一挑眉,“二小姐,那便請罷。”

  小葉望著三位婆子嚇得瑟瑟發抖,“小姐……”齊芷搖了搖頭,要她安心在院子裏呆著。

  三姨娘還在跟齊夫人哭訴,說她們家五小姐是個軟弱的性子,平日裏連個螞蟻都不敢踩的主兒,哪裏會有潑天的膽子謀害大小姐。反倒是二小姐那幾日及其異常,原本二小姐從不去靈萱園的,那幾日竟日日造訪靈萱園,像是有什麽陰謀似的。

  齊夫人輕輕打了個嗬欠,歪在美人榻上小憩。三姨娘見狀,也隻好閉嘴不言。

  齊芷進了康壽園,心裏直打鼓。往日她為了在齊府中掙得一席之地,不惜日日天一亮就在康壽園外等著給夫人請安,夫人才相較於齊蘅高看她齊芷一眼。想不到,夫人這麽快就懷疑到了她的頭上,往日裏的什麽“親如母女”全是唬人的!

  小雲掀了門簾,進了主屋,不一會兒才挑起簾子,衝著齊芷招手,“夫人請二小姐進屋。”

  齊芷深深吸了兩口氣,才壯著膽子往屋裏邁步。

  三姨娘還站在一旁,唯唯諾諾的樣子看著就叫人惡心,齊芷皺了皺眉,“女兒給夫人請安。”

  齊夫人沒睜眼,齊芷尷尬的站在那裏,不知該如何。

  “齊芷,三姨娘說她進獻的方子沒有任何問題。倒是你,那些日子日日到靈萱園轉悠。”話不用說全,便知了夫人的意思。齊芷頓時一副受了天大冤枉的樣子,“女兒知道大姐去後,夫人一直十分悲痛,但夫人不能偏聽偏信,聽信了小人的讒言!大姐與我,便像是親姐妹一般,我哪裏會給親姐姐下毒手?倒是五妹妹,每日裏都對大姐與我冷嘲熱諷的,哪裏像是姐妹的樣子!夫人若是懷疑女兒是凶手,那真的是冤枉死女兒了!”

  齊夫人睜開了眼,“阿萱去後,那藥方子和靈萱園裏往日存的藥渣便不翼而飛,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你是清白的,那讓人一查便知。小雲,帶人好生盤查汀芷居與芳蘅院,一有消息,馬上來報我。”

  小雲帶著婆子領命而去,留下一臉蒼白的齊芷,麵色不明的三姨娘。

  ——

  據說,齊家原本是要嫁五小姐給房家的,後來不知怎得變成了二小姐。

  京城貴女圈子裏悄悄流傳著這個消息,據說齊家在嫁女兒那日仍舊打著嫁五小姐的名頭,後來進了新房揭了蓋頭才發現竟是二小姐。

  “想來這個‘發賣’裏頭竟還有些曲折。”良九與德十閑聊道。

  德十正描著花樣子,聽到這話,手一抖,好好的芙蓉花上滴上了老大一滴墨印子,這一張就算是毀了。

  良九掩唇偷笑,“作何這麽大動靜,你瞧這好好的並蒂芙蓉,說毀就毀了。”

  德十剜了一眼良九,“還不是怪你!”將毀了的花樣子團成團,扔進了紙簍裏,“我倒是好奇那位五小姐的緊。”

  良九新抽了張紙,擺在了德十麵前,“聽聞,齊夫人在齊府裏大肆搜查不翼而飛的藥方子和藥渣,想不到再二小姐院子裏發現了端倪,才洗清了五小姐的冤屈。”

  德十重新蘸了墨,“那倒是慶幸的很。”

  齊府

  三姨娘關了房門,齊蘅坐在榻上悠悠品茶。

  “想不到,五小姐竟有先見之明,在最後關頭逢凶化吉!”三姨娘喜道。

  齊蘅給身邊的丫頭使了個眼色,丫頭快步跑了出去。

  三姨娘笑完,才問道,“五小姐怎麽知道是二小姐下得毒手?”

  “姨娘可還記得守靈那日,夫人身邊的丫頭去靈萱園小廚房尋那藥渣?”三姨娘點點頭,“當時我還納罕夫人找那作甚。”

  齊蘅慢慢放了茶盞,拈起果盤子裏的甜果子,“我早懷疑大小姐的死不簡單,唯恐旁人懷疑到藥方子上去,便派人提前藏了一部分藥渣,順帶著連藥方子也一起藏了起來,以便不時之需。果不其然,那日我發現二小姐也派人去藏了剩下的藥渣。”

  三姨娘一怔,“那你藏的那些藥渣……”齊蘅微微一笑,“知道了是二小姐下的毒手,自然是要把證據都還給她。”

  三姨娘一拍大腿,“所以才在汀芷居發現了藥方和藥渣!”

  “她以為處理掉了藥渣便萬事皆休,卻想不到,我早就留了一手。”三姨娘不禁為齊蘅拍案叫絕。

  三姨娘笑道,“單憑這些,又怎能再齊府立足。怕是她們都萬萬沒想到,夫人身邊的小雲會是五小姐的人罷?”

  齊蘅笑了笑,“若是不在康壽園安插自己人,怎麽敢在府裏獨善其身。”

作者有話要說:  預祝大家過年好~雞年大吉!

☆、第五十三章 初見固王 上

  寧謙從未體會過的緊張與焦急,此時,他飽嚐了此等滋味。

  真是噬魂銷骨,萬箭攢心。

  寧謙想。若是寧儉施術失敗,那麽寧家,那麽柳翩翩。

  他有些暈眩。

  柳牧原說是讓柳翩翩來為師父搭把手,其實,也不過是站在房門口,偶爾做一些去換盆熱水,或是,找把剪刀之類的活計。

  柳翩翩絞著手裏的帕子,焦急的情緒一點都不比寧儉少。

  “師父,如何了?”見到柳牧原與師父踏出房門,柳翩翩忙道。

  雲霧神醫擦著汗先回房間去休息,柳牧原拍著柳翩翩的肩膀,“不用擔心,師父出手定是馬到功成的。二哥還在昏睡中,你稍晚些再去看他。”

  原來是在寧儉施術之前,柳牧原為寧儉調配了麻沸散,用酒送服了之後,寧儉便昏睡了過去。在昏睡中,施術的病患沒有了痛感,也為大夫省去了不少麻煩。

  柳翩翩放下心來,良九此時也遣了丫頭,請她前去德十院子一趟。

  日前。

  “去別莊?好好的,四哥為何遣我去別莊?”齊萱的喪禮一過,寧謙請了德十小坐。德十原本還在納悶寧謙緣何請她說話,現在更是納罕不已。

  寧謙特意讓寧祥將四周的丫頭婆子支開,就連德十身邊的寧喜,都沒有跟在身邊。

  “若我送你一場潑天的富貴,你做是不做?”

  ——

  良九知德十要往別莊去,隻道是在府裏憋悶了,要去別莊散散心罷了,“雖說剛出年關,但外頭還是滴水成冰的氣候,千萬讓丫頭把衣裳帶足了,若是凍著也是不美了。”

  德十心中擱著事,麵上卻是一點都不顯露出來,“九姐還是好生照顧九姐夫罷,日日都見手裏捧著醫書,也不怕看成個書呆子!”

  柳翩翩此時掀了簾子進來,“在外頭就聽見嫂嫂說話,可是有什麽好事情,也不知帶上妹妹!”

  寧喜重新上了茶水,柳翩翩在良九的身旁坐下,“可是要去哪裏?怎得開始收拾衣裳?”

  “今兒才知道,她明日要去莊子上,好端端的作何往那個破落地方去!”德十喝著茶,支使著寧喜一會兒說別忘了帶上她最愛的珠釵,一會兒又說別忘了她平日裏最愛的熏香,最後就連美人瓶都要帶著。

  柳翩翩咋舌道,“我的親乖乖,你這是要把院子都搬去莊子上罷?”

  看著滿屋子大大小小的包袱,寧喜都不由犯了愁,“小姐,您這也太多了些。不若就揀著一兩樣您喜歡的帶走吧。寧二趕得車帶不動這麽多東西的。”

  “寧二?”良九皺眉道,“四哥的車夫怎得載你去莊子?”

  德十暗地裏捏了把汗,嘴上隻道,“昨日無意與四哥順嘴說了一句要去莊子。四哥這兩日正值休沐,寧二左右無事,就將他遣給我使喚一日。”

  良九不疑有他,點點頭,“想不到四哥竟起了照顧人的心思。擱在往日裏,他哪裏肯讓旁人壞了他的規矩。”

  正暗鬆一口氣,以為蒙混過關時,良九的一句話又讓德十心頭一跳。

  “聽聞有管事的婆子說,莊子上最近不太太平呢!”

  德十坐在馬車上,手裏的絹帕被擰的滿是褶皺。

  “小姐,”寧喜覆上德十的手,“想是四爺為您選的這條路,也不知是對是錯?”

  德十聽著馬車轔轔,望著簾外偶爾掠過的風景,“不論怎樣,都是該搏上一搏的。若是贏了,潑天的富貴也不止。”

  寧喜擔憂道,“小姐也該多想想才是,若是敗了呢?搭上的便是整個寧家的性命。小姐答應了四爺的提議,便是明擺著站在了四爺的背後,與四爺榮辱與共。小姐可是要擔起這個擔子?”

  德十不語,咬著唇隻是看著寧喜皺眉。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