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8節

  柳翩翩並良九、德十隨了喪禮,“東城寧府寧順良、寧淑德、柳翩翩前來吊唁!”守在靈萱園外的“唱靈人”高聲喊道,頓時,靈萱園裏的哭聲更加“高昂”。

  “齊姐姐!你怎麽能就這樣丟下妹妹就去了?”良九與德十跪在棺木前早已備下的蒲團上,掏出手帕開始哭。

  棺木西側,跪著的是齊萱的庶弟和庶妹們。他們見良九與德十來了,紛紛對二人行了拜禮。

  “寧九姐姐,快起來罷!您這麽哭,怕是大姐姐在天上也是要傷心了。”來扶良九的是齊萱的二妹妹,齊芷。

  柳翩翩與德十也來扶良九,勸了半晌,好歹是勸住了良九的眼淚。

  “你們夫人呢?”良九紅著眼圈問齊芷。

  齊芷一身白孝,抬手拭淚間隱隱見腕上還帶著的金鐲子,“母親傷心過度,被送回院子休息去了。”

  良九冷了臉,德十瞧見亦是不屑,“有勞了。”

  齊芷原本還惦記著大姐一走,日後若是她能攀上寧家這棵大樹,就能躋身京城貴女圈子裏,興許以後自己嫁人就有了說話的資本。可誰料,良九與德十壓根不拿正眼兒覷她。

  齊萱的母親素日裏是個頗有威嚴的當家主母,在齊府中自是說一不二。如今唯一的女兒去了,就像是頓時失了主心骨一般,老了許多。

  良九讓守門的小丫頭進去通報,不一會兒就有管事婆子出來,請寧家的三位小姐進去。

  三人紛紛與齊夫人行了禮,一見良九,齊夫人的淚珠子又往外滾,絹帕濕了一條又一條,齊夫人的貼身丫頭隻得請良九快快勸夫人。

  “夫人,莫哭壞了身子,若是齊姐姐知道了,連走都不得安心罷。”齊夫人摟著良九又是一頓哭,口中直喊“我的心肝兒”,聽的一屋子人都跟著掉淚。

  好容易齊夫人哭得累了,歪在榻上稍稍休息。

  柳翩翩心中一直掛念著那副藥,便給良九使了眼色。

  “夫人,冒昧的問一句,不知姐姐因何去了?明明前兒還看著好好兒的。”良九小心翼翼問道。

  齊夫人擺擺手,“找了大夫來看過,說是病死的。明明那時求來的方子,阿萱還說用完身子舒坦不少,可憐我們阿萱才說的婆家,竟這就去了。”

  柳翩翩站了起來,“夫人,小女不才,略懂些醫術,不知齊姐姐以前用的藥可還有剩藥渣,讓小女瞧瞧?”

  齊夫人聞說柳翩翩的話,不由起了心思,“有有,小雲,快去找找,給這位小姐瞧瞧。”

  柳翩翩要求看藥渣,齊夫人立即也察覺了些許,“難不成,你們是懷疑?”

  德十上前握著齊夫人的手,“夫人,我們也隻是想查查明白,不能讓姐姐就這麽不明不白的去了。”

  齊夫人歎了口氣,“難為你們對阿萱有心了。”

  不多時,找藥渣的小雲跑了回來,“夫人,往日堆積下來的藥渣不知被誰取走了,奴婢便去大小姐院子的小廚房找了找,隻找到往日熬藥的藥壺。”

  齊夫人臉色一緊,“快拿進來。”

  這下,任誰都聽出來這裏頭定是有事兒。齊夫人遣了管事婆子,“給我查!我定要將謀害我女兒的凶手給揪出來!”

  ——

  柳翩翩取了藥壺,湊近輕嗅了嗅,麵色凝重。

  齊夫人急道,“柳小姐,如何?”

  良九與德十也是一臉凝重。

  “裏麵隱有些特殊的藥材氣味,據我猜測,這副方子裏加了米囊花。這米囊花若是少量,能斂肺止咳,定痛。若是用量加大,會致人成癮、致幻,最後危及性命。但這都是猜測,若是要確診,非得讓我兄長出馬不可。”

  齊夫人一驚,“前幾日,我們家阿萱確是有些怪異,平白無故的總是說自己如行走在雲端一般。這,這可如何是好?”

  良九安撫道,“夫人莫急,這位柳小姐是我的小姑,她與我的夫君乃是雲霧神醫的親傳弟子,有他們幫忙定能知曉齊姐姐的真正死因。”

  齊夫人泣不成聲,“我可憐的兒啊!”

  眾人又是一番勸慰。

  柳翩翩又詢問了齊萱的貼身丫頭小雨,問她齊萱臨去前,可有什麽特殊情況。

  小雨想了想,“今兒一早奴婢去請小姐起身時,一直不見屋中有動靜。以為小姐隻是貪覺。不成想,進去之後小姐都冷了好久,身子都僵了。倒是唇色看著鮮紅。奴婢以為是小姐臨去前塗了胭脂,但後來給小姐換衣服時才發現不是胭脂。這會兒再看,鮮紅又變成青紫了。”

  柳翩翩點點頭,怕是心中已然有數了。

  良九問道,“如何?”

  “帶著藥壺回家,還是請哥哥過過眼比較牢靠。”

作者有話要說:  米囊花,是罌粟的古稱。

☆、第五十一章 死因 中

  柳牧原正與雲霧老人一同商議著後日對寧儉的施術,忽聽得柳翩翩與良九急匆匆的入得門來。

  “哥,師父,翩翩有一事相求。”

  良九將齊萱的藥壺遞給柳牧原,並將事情大致說給柳牧原聽。

  雲霧老人聽罷,捋著胡須,“若是你這樣說,倒真的與米囊花的藥效相去不遠。”

  柳牧原打開藥壺,略略嗅了嗅,“若是有藥渣更好。隻是靠聞,恐怕難以斷定。”

  “以防萬一,我詳細問了那位過世的齊小姐身旁的丫頭。她與我說,那位小姐去時唇色有異,鮮紅如血,現在再看,成了青紫色。我便確定是米囊花無疑了。”柳翩翩道。

  良九不解道,“既然那時妹妹就已經確診,為何不與齊夫人言明?”

  柳翩翩將良九拉至一邊,“嫂嫂竟也有糊塗的時候。那位齊夫人就算我不言明齊小姐是中毒而亡,齊夫人也早就懷疑死因,隻是一直苦於沒有一個由頭罷了。咱們何苦去趟那趟渾水,萬一裏麵再牽扯出什麽大事來,又該如何收場。”

  良九一直掛心著齊萱,當真是“關心則亂”“當局者迷”了。

  齊府。

  齊禦史剛剛回府,自去靈萱園看了半日,歎了回氣,就有康壽園的丫頭小雲來請,“老爺,夫人請老爺過院一敘。”

  齊夫人整了整衣衫,見雲丫頭挑簾進來,就趕忙下了榻,“老爺,你可要為咱們阿萱做主啊!”

  齊禦史聽罷不禁惱羞成怒。想不到他齊家一直是以“清正廉潔”立身,在京城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清貴人家,竟會出這等醜事!

  “給我查,讓我知道到底是哪個畜牲敢下此等黑手,我非得扒了他的皮!”

  ——

  齊芷換了麻衣,坐在梳妝台前細細梳理一頭長發。

  身邊的丫頭小葉溜了進來,“小姐,剛剛聽夫人院子裏的芳姐姐說,剛剛夫人請了老爺到康壽園有要事相談。他們閉著門,芳姐姐聽不清夫人說了什麽。該不會是夫人開始懷疑大小姐的死因了吧?”

  齊芷心裏“咯噔”一跳,隨即又板了臉,“怕什麽!那藥又不是咱們下的,要查也查不到咱們頭上。”

  小葉點點頭,“小姐說的是。還是小姐聰明,這招‘借刀殺人’使得著實漂亮!”

  “胡說什麽!什麽‘借刀殺人’?咱們什麽都沒幹,是三姨娘和五妹妹獻的方子,也是夫人點頭才給大姐用的藥,關咱們什麽事!”齊芷放下手裏的梳子,稍稍用了些胭脂。小葉忙不迭的誇讚,“是奴婢說錯了。要說大小姐與小姐相比,大小姐不過就是占了個才名罷了,論相貌,哪裏比得上小姐!”

  齊芷看著銅鏡中明豔動人的人兒,“齊萱死了,就剩下一個齊蘅了。”

  三姨娘在芳蘅院坐立不安,“五小姐,您倒是說句話呀!大小姐出了事,萬一要是查到咱們頭上,咱們可不就是冤死了!”

  五小姐齊蘅慢悠悠喝著茶,“姨娘,早就告訴你,別妄作那好人,大姐的事兒咱們一點兒都別沾。這下好了,大姐一死,要是夫人追究起來,咱們可是百口莫辯。何況,旁邊又有二姐虎視眈眈,怕是滿身都是嘴也說不清了。”

  三姨娘聽到齊蘅這麽說,心裏更是慌張,“五小姐,那你說可怎麽辦啊?”

  “什麽怎麽辦。事情已經成了這樣,除了等,又能作甚。”三姨娘苦了臉,“五小姐好歹要想想辦法呀!”

  “想什麽辦法!”齊蘅將茶盞重重放在桌上,“若是咱們現在就亂了陣腳,夫人更會懷疑咱們。倒不如等她們找上門來,再見招拆招。”

  三姨娘悶悶不樂的坐了回去,不住的歎氣,“都怪我,原本想著若是那方子治好了大小姐,好歹夫人今後就能多多重視五小姐,不用受那二小姐的打壓,五小姐也能挑個好夫君,哪裏還用跟著姨娘受苦。想不到,還是辦砸了事情,連累著五小姐也要受委屈。”

  齊蘅歎了口氣,“姨娘以後做事要多與我商量商量才是。天兒不早了,姨娘早點兒回去休息,明兒還得給大姐守靈。”

  三姨娘正欲告辭離開,就見康壽園的小雲領著幾個管事婆子進來。

  “奉夫人之命,請三姨娘和五小姐過去喝茶。”

  ——

  齊夫人高坐在康壽園主屋裏,那副正襟危坐的派頭讓三姨娘不禁軟了腿。

  齊蘅皺了皺眉,“給夫人請安,夫人萬福。”中規中矩的行了萬福禮,卻不見夫人有半絲叫起身的意思,隻好半跪在那裏,咬牙堅持著。

  三姨娘慌的手腳無措,一句話也說不出。齊蘅緊緊握拳,自己的親娘就是個軟腳的蝦,哪裏是指望的上的。

  齊夫人隻管自顧自品香茗,嚐甜果,像是看不見齊蘅這個人一般。齊蘅屈腿了半晌,腿腳早生疼,忍不住抖了抖。

  “怎麽,五小姐哪裏不舒服?”齊夫人一個眼風殺過去,嚇得齊蘅慌忙跪好,半點動彈不得。

  齊蘅忍著疼,“回夫人,女兒好得很,沒有哪裏不舒服。”

  齊夫人慢悠悠淨了手,“我記得,五小姐今年有一十六了,該說個婆家了。”

  三姨娘心中一驚,怎麽夫人提起了這茬兒?

  “回夫人,女兒還想在爹爹夫人身邊再盡兩年孝。”齊蘅咬牙道。

  齊夫人勾唇一笑,“我和老爺怕是沒這個福氣。前兒房尚書家的夫人為她家的三兒子求娶一位小姐,我思來想去,也就五小姐與那房三公子相配,若是五小姐有意願,我便給五小姐做主。”

  三姨娘一聽說是房家的三公子,慌忙跪在了齊夫人的腳前,“夫人,萬萬不可啊!”

  京城誰不知道,房三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夯貨,整日裏瘋瘋癲癲,齊蘅怎能配這麽一個傻子!

  “這也是老爺的意思,難不成五小姐還要推拒老爺的好意?”齊夫人讓人扶起齊蘅,“大小姐去了,家裏的兩位小姐留在家裏,老爺看了未免傷心。五小姐也要多多體諒老爺才是。”

  齊蘅咬了咬牙,“就是嫁,也該有個大小順序。二姐還待字閨中,怎麽說,也輪不到女兒。”

  “二小姐自然是有她的好歸宿。”

  齊蘅搖搖頭,“請夫人恕罪,女兒不嫁。”

作者有話要說:  今兒我生日堅持更新~

☆、第五十二章 死因 下

  良九與柳翩翩還在因齊萱的事長籲短歎,那邊齊府傳來消息,齊家五小姐要出嫁了!

  柳翩翩皺眉道,“這齊家真是好生沒道理,嫡小姐去了才幾日,竟又要嫁女兒。”

  良九對齊家除了賞識齊萱齊夫人以外,其餘的人都是一概不理的。

  “想是齊夫人追查出了凶手,要把下毒手的人‘發賣’出去罷。”良九一邊做著繡活兒,一邊漫不經心道。

  柳牧原推門進來,“夫人,翩翩,今日師父便要為二哥施術,你們若是無事便去幫一把手。”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