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6節

“不過是近些年才來京城的外來戶。”寧儉說話間便信步走了進去。掌櫃的似乎是沂州郡人,操著一口濃厚的沂州口音。

“客官,是給夫人買還是給家裏的姐兒買?咱們店裏全是好貨,您隨便挑。”寧儉指了指架子上一方白瓷盒的問道,“這個,何價?”

作者有話要說:  買去給誰?猜~

☆、第四十七章 將錯就錯 上

寧儉在胭脂鋪挑了半晌,在寧慶異樣的眼神裏,施施然選了一盒京城的貴族小姐間最常用的胭脂,且價格不菲。

見寧慶總是往他臉上瞧,寧儉也隻作看不見。

過兩日,神醫便要開始施術,若是根治了他的隱疾……寧儉心中有些許雀躍。

二人回了寧府,見寧府上下都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寧慶拉著一個滿臉堆笑的小丫頭,“府裏這是怎麽了?”

小丫頭一見寧慶,不由哂道,“慶哥兒還問我們怎麽了,您剛剛提親的事兒我們都知道了!”

寧慶一愣,提親?剛剛?

小丫頭見寧慶滿臉不解,臉上的笑容微微斂了起來,“慶哥兒,您剛給九小姐身邊的寧安姐提了親,您不會不記得了吧?”

“提親!”寧儉也是有些驚訝,“你什麽時候看上良九身邊的丫頭了?”

寧慶板著臉,“不是我,估計是全哥幹的好事。”

——

寧安躲在屏風後麵,麵色微紅。

寧全麵對良九與柳牧原,心中有著些許的緊張,站得格外端正。

“你,想要求娶我家寧安?”良九有些驚訝,她看了柳牧原一眼,相較於她,他還是十分平靜的。

寧全忙不迭的點頭,“是,夫人。小的心儀寧安姑娘,求夫人與姑爺成全!”寧全打聽過,夫人和姑爺都是善心人,想必不會太難為他罷?

良九滿臉為難,“這,這也要寧安她自己……”

“姑爺,夫人。”寧安從屏風後轉了出來,“奴婢願意。”

良九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寧全一臉喜不自勝,“寧安姑娘,你!”

寧安沒敢抬頭看寧全,隻是低了頭,“寧安一直都心儀慶哥兒,慶哥兒能來提親,寧安,寧安歡喜的很。”

話音剛落,寧全的臉色頓變。

良九親親熱熱的扶起寧安,“我一直拿寧安當妹妹看待,慶哥兒若是求娶了我的寧安妹妹,怕是要先過姐姐這關。”

寧全憋了半晌,“回夫人,小的是寧全,不是寧慶。”

“什麽?”

“什麽!”

.

寧慶趕到良九院子,裏麵已經隱隱約約傳出來哭聲。

“趕緊進去看看。”寧儉臉色十分嚴肅。

寧全正跪在院子外,寧慶快步上前,“這可怎麽是好!”

“先起來,有什麽話先說清楚才行。”寧儉詢問了寧全事情的全部經過,聽聞寧全掩藏身份逗弄寧安時,不由皺眉,“你小子也忒不知事!這事怎好隨意耍!”

寧全知曉自己做錯了事,隻管低頭認錯。寧儉想了想,心裏有了計較才邁步挑起了門簾,“你們先在外麵等著。”

寧慶與寧全齊齊給寧儉作了一揖。

寧安還在嚶嚶哭泣,寧儉剛一進屋就見良九和柳牧原正在說話。

“二哥,你說,這可如何是好?”良九一臉為難,柳牧原也是苦無對策。

寧儉坐了下來,見寧安哭的可憐,“可是寧安姑娘?”

寧安點點頭,“奴婢正是。”

“寧慶與寧全皆是我的手下,他們又是同胞兄弟,如今寧全想要求娶姑娘。”寧儉看了看良九與柳牧原,他們夫妻二人哪裏是有主意的,都睜著眼睛等寧儉發落。

寧儉歎了口氣,“姑娘對這門婚事可是願意?”

良九正想要開口,卻被柳牧原一把攔了下來,對著她搖搖頭。

寧安就著袖子擦幹了眼淚,樣子著實可憐。

“回二爺,奴婢不願意。”寧安想著,等一會兒她回了屋子就一根繩子吊死了事,若是這事在府裏傳開了去,自己以後可怎麽有臉再活下去,豈不是要人恥笑?

打定了主意,寧安抬起哭花了的臉,“二爺隻管讓那位和慶哥兒都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事,誰都不要提起了罷。”

寧儉原本還想替寧全說說好話,奈何寧安的態度堅決,一副沒有任何可轉圜餘地的樣子。隻好歎了口氣,遂了她的意。畢竟在這件事上,寧全著實做錯了。

“也好,寧安姑娘也隻管放寬心,以後在旁的事上,我們也會多多補償姑娘。”寧儉想要安慰寧安,可話說出口才發現自己實在是語言匱乏,隻好放棄。

良九歎了口氣,“寧安你也快起來罷。”

.

半夜,寧儉正要睡下,忽聽門外傳來響動。

寧儉披衣而起,“出了何事?”寧慶站在門口,一臉焦急,“爺,剛剛姑爺院子裏傳來消息,寧安姑娘上吊了,全哥偏偏這個時候不見了!”

寧儉穿好外衣,“先別管他,先去看看寧安姑娘。”

寧安早被人從房梁上抱了下來,良九第一次經過這麽大陣仗,嚇得麵無人色。柳牧原心疼良九,便讓柳翩翩背著良九回去休息,自己留下來處理後續事情。

所幸發現的及時,寧安雖吊了有段時候,卻還沒完全斷了氣。救下來以後咳了兩聲便暈了過去。柳牧原細細為寧安診過脈,鬆了口氣。

“熬兩副安神的方子就成。”寧安身邊圍著一群丫頭仆婦,盡是良九院子裏的。她們低低應了聲“是”,便散了開去。

良九回到屋子,突然像是想起什麽似的,“剛剛,是誰先發現寧安出事的?”

柳翩翩這才想起寧安事一等大丫頭,自己有單獨的屋子,“或許是院子裏的哪個丫頭仆婦發現的唄!”

良九搖搖頭,“我總覺得剛剛我好像看到了旁的人。”良九眯著眼想了半晌,腦子裏卻一片空白。

“嫂嫂莫不是是嚇到了罷?”柳翩翩倒了杯熱茶,“所幸寧安姑娘沒有什麽大事,嫂嫂不要過於擔心。”

柳牧原打開門,就看見寧儉和寧慶站在門口,“牧原,寧安姑娘有事無事?”

“幸好發現及時,沒有甚麽大事,隻要好生看顧便好。”寧儉和寧慶不由鬆了口氣,柳牧原看看四周,“那位小哥兒怎麽沒來?”

寧儉剛要開口,寧全卻驀地從暗處出來,“姑爺,小的在這兒。”

柳牧原點點頭,“謝謝你了,剛剛最先發現的是你罷?”

寧全施了一禮,“小的本隻想悄悄來看一眼寧安姑娘的,不成想寧安姑娘她……”寧全說不下去,心裏滿滿的全是愧疚,“都怪小的。”

柳牧原歎了口氣,拍了拍寧全,看向寧儉,“左右無事了,二哥就先回去休息罷。”

寧儉點點頭,“寧全便留在這裏守夜。”

柳牧原剛想說不用,但一見寧全忙不迭的點頭,便將話咽了回去。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好夢喲!

☆、第四十八章 將錯就錯 下

寧安幽幽醒轉,見自己身旁趴著一個小丫頭,便要張口要水喝。卻不料,喉間一陣疼痛,聲音也嘶啞難聽。

小丫頭聽見動靜,“寧安姑娘,你醒了!”

寧全整夜守在門外,聽見房間裏有了動靜,也是為之一振。

寧安醒來的事,不一會就傳到了良九的房裏,良九趕忙帶著柳翩翩去看她。二人還沒踏進寧安屋裏,就聽見了裏麵的哭聲。

良九見寧全站在屋外,一臉的焦急,“現在怕是不方便,全哥兒還是先回去,有事兒再去叫你。”良九的語氣有些不善,寧全也隻好作了一揖,回了寧儉院子。

寧安見到良九,忙擦了眼淚。反倒是良九眼裏含了淚,“我的傻妹妹,你怎麽能做出這種傻事?”

這時候,寧安屋裏丫頭仆婦坐了滿屋。良九這一“哭”,眾人心裏都不由暗暗羨慕,寧安跟了個好主子,瞧瞧人家正經的主子拿身邊的丫頭當妹妹看待,可惜自己不是就i奧姐院子裏的一等丫頭,上不了主子的眼。

寧安也是剛擦幹的眼淚又忍不住的往下淌,眾人勸了半晌,良九才拿絹帕拭了眼淚,一條見怕還未濕透,早有仆婦又給她遞上了新絹帕。

“你就算有滿腹的委屈,也不該這般糟踐自己。”眾人紛紛給良九與柳翩翩讓座,良九與柳翩翩靠著寧安坐了下來。

寧安倚著床欄,滿臉的憔悴樣子,“奴婢實在是沒臉見夫人和姑爺,倒不如吊死了,一了百了。”

良九握著寧安的手,“說的什麽傻話!死了能濟什麽事,不過是讓旁人哭兩聲,掬兩把同情淚罷了。到頭來,又能落下什麽好兒來?我早就吩咐過,這事兒就咱們院子裏知道,出了這個院子還敢胡亂說嘴的,看我不打殺了她!你又何苦做這副樣子,不是傷我的心嘛!”

說著,良九又要掉下淚來,眾人又是一番勸慰。

寧安握著良九的手,久久說不出話來。良久,寧安掀開被子,跪在了床上。盡管嗓子還啞著,但她仍舊一字一句道,“夫人,您對寧安的情誼,寧安無以為報。若是夫人不嫌棄,寧安願意一輩子為夫人做牛做馬,以報答夫人的恩情!”說完,“砰砰砰”三聲響頭,讓屋子裏的人都紅了眼眶。

——

寧全自知犯了大錯,回了院子便跪到了寧儉的書房門前。

寧慶聽到響動,開了房門。

“哎喲!全哥你這是做什麽?”寧慶忙不迭的要去扶起寧全,被寧儉阻止了。

寧慶自動自發的回了書房,寧儉負手走到院子裏,“知道錯了?”

寧全跪的筆直,“小的知錯了。不該做下這等畜生的事,平白毀了人家姑娘的名聲……”

“你是做錯了!”寧全話還沒說完,就被寧儉一聲暴喝打斷,“你錯在明明喜歡人家姑娘,卻假借他人的名頭接近人家姑娘;錯在明明喜歡人家姑娘,卻讓人家認錯了人;錯在明明喜歡人家,現在卻隻能遠遠看著,連走近人家姑娘的膽子都沒有!”

一連三個“錯”,讓寧全渾身一震。

“二爺,您……”

寧儉歎了口氣,“看你這個樣子,也知道你喜歡她喜歡的緊。既然喜歡,何不再放膽一試呢?”

寧慶再書房裏聽的好笑,二爺自己還在畏畏縮縮,喜歡人家姑娘,連盒胭脂都沒敢送出去,想不到竟還能對著全哥“侃侃而談”?

寧安自從醒來,久久沒有見過二爺院子裏的人來看望,寧安惦記著一兩回這事,眼見著日落西山,天色昏沉,就不由心裏生了些怨懟來。

“還說著求娶,現在卻連麵都不露。”寧安低低嘀咕了一聲,蒙上了被子,暗自生起悶氣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