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5節

傅京剛離遠了還沒看出來,現在近看,發現寧善麵色發白,額間還有細汗。抬手試探他額頭,發現竟一片火燙。再摸他的手,竟覺得觸手冰涼。

“怎麽回事,竟這般燙!生了病怎麽還在這裏逞強!”傅京忙扶著寧善往鋪子裏去,傅甲早早抬了把躺椅,還去倒了熱茶出來。

寧善擺擺手,“不礙事。今晚回去讓寧福給我燉些熱湯,熱熱的灌下去,發發汗就好了。”

傅京不由心疼,“又不是鐵打的身子,怎得這般不知愛惜?好歹還是大戶裏的爺,哪裏能跟那些粗人比?”

傅甲出了鋪子,被傅京遣去請大夫。看著傅京一副誓要小題大做的樣子,寧善不由笑了出來。

“看你現在這副樣子,倒是生疏的很。以前還以為你一輩子都是一張木板臉呢!”

二人相視一笑。

“我這是擔心你,你還生出這麽多話來。”傅京將熱茶塞到寧善手裏,“捂捂手,稍涼些就多喝兩口。”

作者有話要說:  感冒就多喝熱水,電腦有問題就重啟試試,遇到喜歡的就買,看見好吃的就吃~

☆、第四十五章 固王趙安倫 上

趙安倫悄沒聲兒的回了京,這事兒除了寧家人知道,也就是還在大理寺裏關押著的趙安謨知曉。

自趙安謨入大理寺地牢,已過去十天。聖上隻管讓傅京前去伴駕,對趙安謨如何處置的章程絕口不提。

聖上不急,傅京不急,寧謙也不急,倒是朝堂中的那群老臣心急不已。

寧謙自趙安謨收押當日去乾元殿跪了半日,其後便連麵都沒露過。一副要避嫌的樣子,著實讓一群七王爺黨的臣下傷透了心。

趙安謨如今關在大理寺地牢,大理寺內全是一群軟硬不吃的石頭腦袋,收買不成,使他如今陷入內外消息不通的窘境。這麽多日竟也沒有一人前來探監,趙安謨不覺生出“人走茶涼”的淒涼心境來。

自趙安倫回京,便日日流連於秦樓楚館,一是掩藏行蹤,二是在這種魚龍混雜之地,往往是各類消息集散交換的場所。“滿月樓”便是其中的最佳場所。

這裏滿是朝中官員來往聚集的地界。隨意一打聽,哪位不是在京中有著一席之地的大小“土地爺”。

趙安倫花了大價錢讓鴇母秋媽媽從後院挪出一間空屋子,自顧自住了進去。固王府倒像是拋在了腦後。

一日,午後陽光正好,趙安倫喚人燙了壺酒來,坐在屋中自斟自飲起來。

“王爺好雅興,有酒有肉,可就是寂靜了些。”人未至,聲先至。來人挑起門簾,趙安倫才認出是寧家的寧謙來。

趙安倫又喚來一仆,給寧謙備下了酒具。

“你怎的曉得本王在這兒?”寧謙自取過酒壺,滿滿斟了一杯,“混跡於此的好處還是我教於王爺的。再說,教會了徒弟,哪裏能餓死師父不是。”

趙安倫冷笑,“寧相爺能教本王這些,怕是自己也精於此道罷?”

寧謙絲毫不為所動,反倒笑道,“宮中太醫院中有精於婦女生產的聖手,但也不代表那位聖手便會生產呀!”

趙安倫像是第一次認識寧謙一般,“想不到多年不見,寧相爺倒是變化大的很。”

寧謙飲盡杯中的酒水,“寧謙還是當年那個寧謙,但是,就是不知王爺是否還是當年的王爺?”

趙安倫被這話激起了興趣,“哦,此話何解?”

“謙當年立下盟誓,合寧家之力扶持王爺如願。如今盟誓依舊,王爺發下的宏願是否可還作數?”

趙安倫一凜,“原來那個‘十年之約’你竟還記得!不錯,本王發下的宏願自是從無更改,此番回京必是要應願才行。”

寧謙起身,行起了大禮,倒讓趙安倫吃了一驚。

“你這是作何!”趙安倫正欲伸手相扶,想不到寧謙竟紋絲不動,“自王爺離京,謙便一直為王爺鋪設回京的道路,如今十年之期將近,謙自是要迎王爺回京的。”

趙安倫在這狹小的屋中,望著滿身被日光照耀的寧謙,心中無限感慨。

“本王,回來了。”

——

趙安倫依舊沒回固王府。

寧家別莊被人上下打掃一新,當晚,趙安倫便秘密住了進去。知曉這事的人,唯有寧儉、寧謙二人,及身邊的隨從罷了,加起來不過一掌之數。

如今,趙安倫回來,寧謙要做的,不過是想方設法讓現京中“三足鼎立”的局麵打破,亂成一灘渾水。現在七王趙安謨已被收押,雖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加之聖上胸中頗有溝壑,對七王究竟是個怎麽個處置法,還尚不明確。

就算聖上此次對趙安謨小懲大戒一番,也不過是寧謙讓聖上對趙安謨有所積怨罷了。要知道“聖心難測”,聖上這次饒恕趙安謨,怕是下次再有任何錯處,就要連著舊賬新帳一同清算了。

三王趙安敏與十王趙安錫勢力遠不及趙安謨,但都各有所倚仗。趙安敏母家是海南孫氏,孫家掌海南一方兵、財,在宮中孫氏貴為賢貴妃,加之孫賢貴妃為人樂善好施,機敏賢淑,極受聖上寵愛。趙安錫母家雖不及孫家顯赫,卻也是富甲一方的簪纓世家。加之趙安錫娶了旁國公主為正王妃,給是為他加持不少。

反觀趙安倫,不僅母家無權無勢,現今早已開衙立府,卻連個正經的側妃都沒有。離京十載,無人記起,更遑論被人當作個正經的對手對待。

趙安倫在宮中無甚依靠,自小便懂得如何隱藏鋒芒。長年居於他人之下,就連聖上都不記得有過這個兒子。直到十四公主趙安諾芳誕,要刻玉碟,入宗廟,聖上才記起自己有個有十三子來著。

後來,趙安倫上折子奏請遊曆天下,隻願做個閑散王爺雲雲。聖上也不甚上心,大手一揮便批了折子。

趙安倫這一走,便是十年。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做個好夢!

☆、第四十六章 固王趙安倫 下

十年間,趙安倫扮成一遊曆學子,去過了大大小小的無數地方。看過了山水,看過了各地風俗,原本以為心中的宏圖壯誌會逐漸忘卻,甘於平凡。

哪知,不僅不甘,反而心中越發叫囂著“回京去”。

“回京去”說的容易,他身邊不像是趙安謨、趙安敏那樣,有著一眾黨羽或是門客,如今的他連個侍從都沒有,更遑論追隨者。若是現在回京,隻怕會卷入爭奪皇位的旋渦中,瞬間被人啃食的連個骨頭渣都不剩。

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積攢實力,待到羽翼豐滿,他必會攪得京城天翻地覆。

彼時,趙安倫離京不久,突厥剛剛有了異動,在豐城大肆屠戮百姓。威武將軍方威駐守南方水境無暇西顧,寧家三子寧讓自請前往豐城迎戰突厥。趙安倫得知寧讓領兵迎戰突厥,心念一動,也悄悄在寧讓西下的半途中混入了軍營中,隨著寧讓一同前往豐城。

待到人馬到達豐城,聖上又下派了寧謙為監軍。就這樣,寧讓為主將,寧謙為監軍,“寧家軍”頭一次披掛上陣,無論如何,都要趕退突厥,從突厥的刀下救出豐城百姓才是。

趙安倫迷迷糊糊混入了“巡邏營”,剛一到豐城還沒來得及休息,便跟著開始安營紮寨,搬運糧草。

豐城如今已是人間修羅場一般,城門緊閉,城內哀叫聲不絕,城外寸草不生。寧讓將人馬駐紮在距豐城五十裏外的小村莊旁。村莊內皆是老幼婦孺,青壯勞力全部被豐城內的太守雇去修繕太守府,哪知突厥人生變,竟沒有一人得以從豐城逃回。

寧讓先是派了斥候前去豐城查探城中消息,後與寧謙爬上了豐城外的“嶺嵩山”,遠遠眺望豐城。

“豐城四處城門,除了西處城門憑借嶺嵩山為屏,看守兵力稍弱外,其餘三處皆是派了重兵把守。加上豐城地處高勢,易守難攻,若是想憑借兵力強攻城門,怕是損耗甚多。”寧謙歎道。

寧讓點點頭,“況且城中尚有百姓,若是貿然切斷城中水源,恐傷及無辜性命。”

二人待到傍晚才返回營地,派去的斥候也陸續回了營。

“豐城太守已戰死,突厥每隔一日殺百人,如今城內所活百姓怕是不足千人。”

“突厥主將占據太守府,太守府四周防衛森嚴。突厥兵在城中大肆劫掠、搜刮,如今城中街道兩側滿是餓殍。”

“城中守城將士悉數戰死,無一人生還。”

“……”

聽聞斥候帶回的消息,寧讓與寧謙久久沉默不語。

趙安倫駐守在帳外將豐城的消息聽了個一清二楚,不由心驚。想不到城中形勢竟如此危急!

半夜,寧讓看著輿圖,久久不能入睡。豐城雖不是軍事重鎮,但距豐城不遠處便是陽關。突厥一旦打陽關的主意,便等於打開了進入中原的大門。若是他們不能在豐城打退突厥,怕是連京城他們都回不去了。

寧讓在營帳內來回踱步,趙安倫守在帳外,望著天上最亮的天狼星。

“狼星,芒、角、動搖、變色,兵起;光明盛大,兵器貴。其色黃潤,有喜;色黑,有憂。”趙安倫偶然在《星占》一書中看過。此時天狼星隱有赤色,怕是豐城一戰,在所難免。

——

第二日,寧讓率領“機鋒營”在豐城門外叫陣,寧謙留守營地。

趙安倫一直在寧讓帳外當值,寧謙出出進進下,竟覺帳門口的小兵十分眼熟,得了空閑便將趙安倫招至身前,仔細詢問。

趙安倫自然知曉眼前這人乃是當朝寧丞相,心思流轉間,卻是寧謙先認出了他。

“你,可是皇十三子?”

趙安倫尚未獲得封號,連個爵位都未有賞賜,寧謙隻拿“皇十三子”稱呼他。

“你為何出現在這兒?”寧謙屏退了帳門口的守衛,隻留下他與趙安倫二人。

趙安倫理直氣壯道,“自然是心係豐城百姓,前來投奔寧讓寧將軍,為國效力。”

寧謙隻覺好笑,“我記得你前些日子是上了折子遊曆天下去了。”

“不過是想遠離京城權力深潭,保存己方實力罷了。”寧謙望著尚年輕的趙安倫,“保存己方實力?難不成宮中那九五至尊的聖位,你也有興趣摻一腳不成?”

寧謙這麽說算是對聖上的不敬了,哪知趙安倫不僅不追究,反而振振有詞道,“豈止是摻一腳。當初聖上也是無名小卒,他坐得那位子便是從李氏那裏奪取,既然聖位人人都可得,那我也能做聖上!”

趙安倫疏狂的語氣讓寧謙為之一振。在他離京前,皇三子趙安敏冊封為王,封號齊,皇七子趙安謨冊封為王,封號榮。寧謙私下裏與這二位王爺有過接觸,不是驕傲自大,就是虛偽昏庸,難堪大任。如今見到願下戰場,又對聖位野心勃勃的趙安倫,自是不由高看幾眼。

寧讓首戰告捷,捷報傳回京城,聖上龍顏大悅,即刻下旨嘉獎寧讓。

寧讓在捷報中特意提到了皇十三子趙安倫,聖上思量了半晌,才記起皇十三子是哪位兒子。當下聖上趁著心情甚佳,欽點了皇十三子趙安倫為王,封號為固。

趙安倫封王消息一出,立刻引來四方猜忌。尤以趙安敏與趙安謨為甚。

寧讓三戰三勝,突厥人退出豐城。此時班師回朝,趙安倫又該如何安置?

寧謙曉得京城那群人的脾性,若是羽翼未豐的趙安倫貿然回京,怕是趙安敏和趙安謨首先就會給趙安倫使絆子。

回京前夜,寧謙決定與趙安倫好生談談。

“不,我不回去。”這與寧謙的想法不謀而合,“你要留在這兒?”

趙安倫搖搖頭,“我聽聞江湖中門派林立,每家都各有所長,若是能將他們收歸麾下,定是一大助力。”

寧謙覺得趙安倫所言甚是,“不錯,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用處。若是能利用好他們,定然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二人促膝長談,夜半方歸。

——

直至巡視商行結束,已至午後。寧儉帶著寧慶慢慢往寧府走。

“別莊的那位現在已經住下,您看是不是要遣一些伺候的人過去?”寧慶問道。

二人在一攤販前站定,“不用,自有該去的人。”

寧儉站在一處胭脂鋪前,朝裏觀望,“這家似乎生意別樣紅火。”

寧慶笑道,“可不是,十小姐前些日子還托小的在這裏帶了盒胭脂回去。”

鋪子門口豎著一塊大木牌,上書“百年老店”。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