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3節

  柳翩翩心中一驚,這藥效聽著竟與醫書中記載過的“米囊花”相似。

  心中存了疑,但這畢竟是別人開的藥方。若是連“望聞問切”都不曾,不可擅自下診斷。這是當初師父千叮嚀萬囑咐過的。柳翩翩隻好將疑慮按下不提。

  回到寧府,天色將晚。

  過幾日,寧善休息的日子便到了頭,明日就要回商行當值。此時,寧福正幫著寧善收拾東西。

  寧善看著寧福忙碌的身影,驀地想起另一個身影,“你先去忙別的,這裏留著我來。”

  寧福吃了一驚,“爺,這本來就是小的該做的啊!”

  寧善擺擺手,“罷了,你繼續。”

  傅京回了大理寺,不僅要日日去點卯,還要去上朝,更是得不出空閑去見寧善一麵。時間一長,寧善不免就有些怨念。

  看著書案上還擺著的書籍,更是不由有些煩悶。

  “寧福,那些書都給我收起來,看著讓人心煩!”前兩日還寶貝的跟什麽似的,今兒怎麽又說看著心煩?寧福不敢多問,忙不迭的收了書案上的書,塞進了書架上。

  “你怎得如此粗暴?毀了書可怎麽辦!”寧福小心翼翼捧著書,“那爺您要如何?”

  寧善歎了口氣,“罷了,給我,我自己來。”

  接過書,那日傅京贈書的情景還曆曆在目。寧善撫摸著書脊,上麵還有傅京寫的書名。

  “這個呆子,竟連一麵都不知道來看一看!”寧福悄悄退了出去,長鬆了口氣。

  傅甲此時正與傅京研墨,見折子寫的差不多,傅甲才敢開口。

  “爺,您也好幾日沒有去見寧六爺了,是不是不太合適?”傅京合了奏折。

  “今兒是第幾日了?”傅甲掐指一算,“回爺,今兒是第六日。”

  傅京閉上眼,“竟過了這麽多日子了。”傅甲退了回去,“時間不早了,爺要不要去一趟寧府?”

  “前兩日小的就已經備下了不少吃食兒,隻要爺吩咐一聲就給寧爺送過去。”

  “不用,今夜我就給送過去。你隻管關了府門就是。”傅京起身,披了外袍,“這麽多日,他怕是要生氣了。”

  寧善躺在床上,想著自己回了商行,久不在寧府,傅京若是來也是尋不到他的。正想著,就聽見窗戶有輕微的響動。

  “誰?”寧善一骨碌爬了起來,抄起書案邊的拂塵用作防身。

  傅京摸黑進來,“是我,寧善。”

  甫一聽到傅京的聲音,寧善不禁怔在原地。

  傅京點著了蠟燭,“怎麽睡得這麽早?以前見你大半夜都還點著燭盞。”

  “怎麽現在過來了?就你一人嗎?甲哥兒呢?”

  寧善放下手裏的拂塵,傅京將自己的外袍給寧善披上,“白日沒有時間過來,隻能趁著晚上的時間過來看看你。傅甲讓我留在府裏了,今夜我就在你這裏過夜,明兒一早再走。”

  剛剛還在怨念傅京為何不來,現在聽說他忙碌,寧善便不由開始心疼,“何苦這般折騰,休沐的日子再來也是一樣的。”

  傅京拉著寧善躺下,“還不是惦念著你。乖乖睡覺,明日一早我還要去大理寺應卯。”

  寧善才想起自己明日要回商行去,“對了,我明日就離了寧府,忘記知會你了。”

  “你要出去?”傅京一驚,“不是,明日商行那裏輪到我當值,我也該走了。”

作者有話要說:  甜蜜羞恥的夫夫生活開始,恭喜我善兒~

☆、第四十二章 禍事將近

  天未亮,傅京便起身要去大理寺。寧善睡得迷迷糊糊間,也被攪醒。

  “可是要走了?”傅京穿好衣裳,“嗯,還早呢,你繼續睡。”

  寧善掙紮著爬起來,“我讓人去給你備晨食。”

  傅京忙不迭按住了寧善,“外麵冷,快回去。我去大理寺路過晨食鋪子,買一些就好。”

  幫寧善掖好被角,“在商行不要忙的太晚,有事就讓你身邊的人去找傅甲。我得了空閑就去找你,不要亂跑。”

  一樁樁一件件交代好,傅京拍了拍寧善的臉,

  “又是多日不見,怕是會想得慌呢!”寧善笑道,“不若把你貼身的物件兒送我。”

  傅京隨手從腰間扯下一塊玉璜,“送你了。好好收著,算是聘禮。”

  寧善將玉璜仔細翻看,“該是嫁妝才是!”傅京啞然失笑。

  ——

  近來宮中的氣氛很不一般。聽說,是因為聖上想要從眾位王爺中挑選儲君,所以許多王爺都憋著勁兒的想要進宮麵聖,企圖在聖上麵前多多露臉。

  這些想要露臉的王爺中,以七王爺最甚。幾乎是雷打不動的日日請安。以往連上朝都不見蹤影的七王爺,現在竟日日天不亮就在乾元殿外等候。就連浣衣局的宮人都知道,七王爺可是出了名的“偽君子”。

  七王爺趙安謨正守在乾元殿前等待聖上召喚,隻見從乾元殿走出來兩位宮人,其中一位就是聖上跟前兒的大太監鳳慶。

  都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鳳慶絕對是其中的個中代表。聖上還是皇子時,鳳慶隻是個人人可欺的小太監,唯唯諾諾,話都說不利索。現在再看他,不僅嘴皮子倍兒溜,連腰杆兒都挺的直直的。好像誰不知道他是聖上最親信的太監似的,甚至臉上還塗了淡淡的脂粉。

  趙安謨對鳳慶心裏厭惡至極,但畢竟“打狗還得看主人”,趙安謨還是貼著笑臉上前,“鳳公公,父皇可起身了?”

  鳳慶淡淡瞥了一眼趙安謨,強撐了笑臉,“喲,是七王爺!又這麽早過來了?聖上還在更衣,怕是您得再等會兒。”

  誰都知道七王爺“偽君子”的名聲,都不想與他過於親近,就怕這位王爺當麵一套背後一套,把人坑慘了。

  鳳慶禮貌有餘,但誠意卻是不足,趙安謨哪裏看不出來。鳳慶在心裏嘀咕,真是不知道寧丞相到底看上這個“偽君子”哪裏?竟甘心站在七王爺的背後給他做軍師?

  想歸想,但仍舊恭恭敬敬行了禮,就要走。

  “公公且慢!”趙安謨拉住了鳳慶,衝他使了個眼色。

  鳳慶人精似的,揮手遣散了身邊的小太監。趙安謨拉著鳳慶揀著偏僻地方去,見四下無人,從懷裏掏出一個頗大的錢袋子。

  “喲!七王爺這是作甚?”鳳慶被碩大的錢袋子唬了一跳,趕忙就要推辭。

  趙安謨按住鳳慶的手,“自是有事求公公。公公常年在聖上跟前兒當差,怕是有所不知。在朝堂上,聖上是君,可是下了朝堂呢?是父親。本王身為兒子,總想著與父親能多多親近,可是一直苦於身上政事繁多,常常脫不開身,連盡盡孝道的機會都少得可憐。本王也不是為難鳳公公,日後鳳公公常去本王那裏走動走動,讓本王知道父皇愛吃的點心,愛喝的茶,甚至是寵愛哪位娘娘,這樣本王心裏才好有個底,為父皇多做些事才是。”

  鳳慶暗暗腹誹,話說得倒是漂亮,但細細一想,這不就是暗自窺探聖上的日常起居嗎?若是被聖上知道了,是要砍頭連帶著誅九族的!

  心驚不已的鳳慶看著碩大的錢袋子,權衡再三,“七王爺至孝,奴才怎麽著也得成全不是!奴才一定替王爺好生辦事兒,一切都包在奴才身上就是!”

  趙安謨露出一副鬆了口氣的表情,“如此,就有勞公公了。本王日後得了好東西一定想著公公一份。時辰不早了,估摸著聖上也該出乾元殿了,本王就先走了。”

  “王爺好走。”鳳慶躬身,唇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趙安謨前腳剛走,鳳慶還未邁步,暗處就閃出一人,全身黑漆漆的寬袍,臉也擋在寬袍的帽兜裏,讓人看不分明。唯有胸前寬袍上有一柄碩大的銀劍,周圍還襯著許多祥雲。鳳慶見來人,忙躬身行禮,“屬下拜見劍使大人。”

  “幹得不錯,銀子你自己留著,後麵的事,就全看你的了。”來人的聲音晦澀難明,沙啞的像是砂紙磨過的一般。“是,屬下一定盡心竭力。”鳳慶連頭都不敢抬,半晌不見那人說話,再一抬頭,麵前哪裏還有人。

  ——

  寧謙回院子換了衣裳,還未坐下,就聽見門外寧慶前來通傳,“爺,七王爺府上來人了。”

  趙安謨扔了手裏的香果子,“什麽?老十三回來了?”

  “是,下官今兒一早剛剛得到的消息。”寧謙負手而立,一身白色錦袍顯得他更加玉樹臨風。

  趙安謨冷笑,“不就是個廢物點心,他回來了又能怎樣。如今朝中格局已定,諒他也翻不出什麽大浪來。”

  寧謙點點頭,“現在京中能與七王爺相匹敵的也不過是三王爺與十王爺,十三王爺就算回來,無非就是加入這三個陣營,抑或是不偏向任何一方,做個閑散王爺。”

  “哈哈哈,不愧是丞相爺,這局勢經你這麽一分析,倒真像那麽回事兒似的。”

  寧謙唇微揚,“多謝七王爺誇獎。”

  “對了,聽說今日滿月樓又有新妓生要開臉了,不若丞相大人與本王同去開開眼界?”趙安謨站起身來,“男人嘛,大家都懂的。相爺一直為十四妹守身如玉,實在不值得!”

  寧謙不想摻和趙安謨“男人都懂得的”事兒裏,話鋒一轉,“不知王爺今兒可去見過鳳公公?”

  趙安謨不解,“是,本王還送了他不少銀兩。”

  寧謙歎了口氣,“王爺與鳳公公日前可有交情?”

  “不曾。那閹人本王早看不慣他,哪裏會與他生出交情來!”趙安謨不屑道。

  “怕是王爺的禍事,將近了。”

作者有話要說:  所以說,別看不起小角色,往往成事的會是小角色,敗事的也是小角色啊!

☆、第四十三章 看破不說破

  “荒唐!”一聲脆響,擺在乾元殿上的描金點翠的瓷瓶碎了一地。

  鳳慶與一應大小宮人紛紛跪地,口中直呼“聖上息怒”。

  “他老七是想反嗎?竟敢買通朕身邊的宮人,窺探朕!”鳳慶伏地不起,一副惶恐狀。

  聖上顯然是被氣得不輕,“去,即刻命禁衛軍捉拿趙安謨,收押大理寺,朕要親自監審。”

  趙安謨塞給鳳慶的錢袋子被擲在地上,裏麵的散碎銀兩掉落滿地。

  鳳慶不由冷笑,果然是偽君子啊偽君子。

  ——

  傅京急匆匆的要進宮,還未過三道宮門,便遠遠看見寧謙負手在宮門處等候。

  “相爺。”傅京剛剛得了諭旨,眼見著聖上派禁軍抄了七王府,並將七王趙安謨收押大理寺,現在才來複旨。

  “下官都安排好了,現在相爺也是進宮去?”寧謙輕笑,“怎麽說也曾是七王爺手下的人,好歹也要去做做樣子。”

  傅京難得見寧謙說笑,倒覺得稀奇。

  “十三王爺周遊天下,京外寧二爺格外看護,京內又有相爺相助,怕是今後的路愈發好走啊!”傅京笑道。

  寧謙挑眉,“原來傅大人早已看穿一切。”

  “看破不說破才是真君子,下官與相爺大人比,還是道行尚淺。”

  “傅大人不說,本相也想找你說說六弟的事情。”

  二人相視一笑,各自進宮不提。

  鳳慶躡手躡腳進了乾元殿,“聖上,寧相爺已在殿外等候良久。”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