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2節

  眼見著前麵就是寧慶的屋子,寧全趕忙拉住了寧安,“安姑娘,二爺是讓我去打掃寧全的屋子,咱們走錯了。”

  “寧全?可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全總管,他要回來了?”寧安的眼神亮亮的,寧全聽她念自己的名字時,竟覺得格外好聽。

  “是啊,他回來了。”寧全呆呆愣愣的看著寧安,看的寧安臉色酡紅,“慶哥兒,你看什麽呢?”

  寧全回過神來,“對,對不起,因為安姑娘長的很好看。”

  寧安的臉更紅了。

  “慶哥兒,我上次送你的盒子可還留著?”寧全哪裏曉得什麽盒子,寧安這麽一問,倒讓寧全心中一緊。

  寧全想了想,“自然是留著的。安姑娘送的東西,我當然要好生留著。”

  寧安被寧全的話攪得滿心甜蜜。原來我的情誼,慶哥兒竟都是知曉的。

  兩人慢慢走到了寧全的屋前,這裏是西跨院裏單獨辟出來的一個偏院,平日裏是一些商行管事在這裏稍作停留的地方,更是寧全的住處。

  “安姑娘,便是這裏了。”

  寧安隨著寧全進了院子,這裏久未打掃,灰塵甚多。

  “安姑娘,我自己來就好,不勞煩姑娘了。”寧全推開房門,有些嗆人,“裏麵髒,姑娘不方便進。”

  寧安被嗆的直咳嗽,也不再逞強,將掃帚遞給寧全。

  “那我便去打些水過來。”寧安記得院子後麵有一口水井來著。

  寧全望著寧安遠去的背影,突然有些頭疼,該怎麽跟她解釋自己是寧全這件事。

  ——

  晚上,寧謙剛吃罷晚飯,正坐在燈下看書。

  “爺,二爺身邊的寧慶來了。”寧謙放下書,“讓他進來。”

  寧儉遣寧慶來請寧謙,說是有事相商。寧謙自然曉得他要說什麽,思忖片刻,“稍待,換了衣裳便來。”

  寧祥捧了外袍,幫寧謙係好腰帶,“爺,可要給您備宵夜?”

  “備些,送到儉二院子去。”

  “是。”寧祥躬身應了。

  二人關了房門坐定,寧謙笑吟吟開了話頭,“二哥可是在哪兒得了消息,這樣巴巴的把我叫來?”

  寧儉呷了口茶,“自然是有了消息才叫的你。”

  “聽說,聖上近些年體衰,有意要從眾王爺中挑選儲君?”寧儉正色道。

  寧謙不由收了玩笑之色,“不錯,這幾日上朝時,眼見著聖上將不少政事分攤給各個王爺,約莫著是想要考量眾位王爺的政事。”

  寧儉點點頭,“你可曾收到十三王爺的消息?”

  “正在回京的路上。按理說,你該比我知道的早才是。”寧謙笑道,“每回寧全回來可不都是先來你這兒回話。”

  “十三王爺雖說出身低微,在眾位王爺中並不出彩,但十三王爺對於聖上的位子盯得可是十分緊,野心也是不小。”

  寧謙點點頭,“早些年十三王爺還未受封時,其野心便可窺見一二,這次寧全一回來,更是想必對於皇位是誌在必得了。”

  寧儉不免有些擔心,“聽十三王爺的語氣,他對你似乎並不看好?”

  “也不全是。十三王爺身邊沒有助力,蓋因他謹慎小心。又從未表現出對哪位臣子有所親近,所以就連聖上都以為他沒有爭奪皇位之心,對他不甚在意。”寧謙手指敲著桌子,“人人都道我是七王爺一派,他更是該對我避之唯恐不及才對。”

  二人直商議到月上中天。

  “別莊的院落都已經讓人收拾好了,等到十三王爺一回京便可入住了。”寧儉緩緩道。

  寧謙沉吟半晌,“我記得十三王爺正妃薨後,還未立妃?”

  寧儉皺眉,“你可是……”寧謙看了一眼後院方向,“家裏不是還有一位妹妹待嫁。”

  “德十資質不比良九,怕是……”

  寧謙擺擺手,“資質不用擔心,德十可堪大用。”

  ——

  良九選了一些達官貴人家小姐的帖子,準備帶著柳翩翩與德十前去赴宴。

  柳翩翩是第一次在貴族小姐間亮相,竟覺得緊張不已。

  德十早早收拾妥當。因著寧善督促有方,德十的身材已經凹凸有致,雖然臉上還有些子小肉,倒覺得可愛柔軟。今日德十又穿了粉色的衣裙,領間還有毛茸茸的白色兔毛,竟襯得德十格外粉嫩嬌氣。

  “柳姐姐不用擔心,有九姐姐帶著,隻要少說多看就是。”良九挑了一根金釵給柳翩翩戴上,“是啊,跟著我一處便好,其餘的不用你多操心。”

  柳翩翩點點頭,“就多仰仗嫂嫂了。”

  良九與柳翩翩同乘一駕馬車,德十獨乘,兩輛馬車一前一後到了宣德侯府。今日是宣德侯府的長房嫡女做東,請各家的小姐夫人前來賞花。秋氣涼爽,此時宣德侯府的桂花開的正好。

  “哎呀,寧府的那位才女來了!”席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眾人紛紛伸長了脖子去看。

  良九帶著柳翩翩與德十翩然入座,宣德侯府的嫡長小姐金凝款款走來,“正與兵部尚書家的劉小姐說起順良妹妹,可巧你們就來了。淑德妹妹竟真的瘦了,看來傳聞不似有假。”

  金凝掩唇偷笑,良九笑道,“就曉得凝姐姐素日惦記著,一接到姐姐的帖子,我們就來了。倒是傳聞,不知姐姐說的是什麽關於德十妹妹的傳聞?”

  德十也是笑吟吟的看著金凝,“凝姐姐倒是看著比上次見麵福態了不少,怕是凝姐姐的好事將近了吧?”

  現在京城誰不知道宣德侯府漸漸式微,金凝作為嫡長女,為了維持百年望族的名聲將要嫁給十王爺做側妃。據傳十王爺是個“天閹”,偏偏還喜歡一個勁兒地納妃。

  金凝臉色驟冷,“哪有的事。也沒有什麽傳聞,就是旁人亂嚼舌頭根子罷了。”

  沒說兩句,金凝就借口有事,匆匆離開了。

  柳翩翩不解,“那位小姐怎麽了?”

  良九冷笑,“不必理會,平日裏就見她喜歡捧高踩低的,煞煞她威風罷了。”

  德十扯著柳翩翩往裏走,“這個宣德侯府最好的東西就是果子酒,味道美極了,去晚了可就什麽都沒了。”

  良九與相熟的姐妹說話,眾人也紛紛詢問柳翩翩的身份,得知是柳神醫的妹妹,紛紛覺得驚奇不已,甚至還有人問起她可會醫術。

  “略懂一二,哥哥平日裏都會教授些。”眾人紛紛來與她攀談。

  禦史台齊禦史的嫡女齊萱與良九是手帕交,見到良九來了,十分高興,“良兒可是要傷我心了,偷偷就嫁了人,竟連我都沒有知會一聲!”

  良九拉著齊萱的手,“姐姐這樣說可是要折殺妹妹了,知道那時姐姐身子不爽利,哪裏敢勞煩姐姐。姐姐現在身子可好些?”

  齊萱點點頭,“我爹托人在苗疆找了藥,三貼下去竟好了。你說奇不奇,本來那是眼見著這病沒了希望,竟硬是將人救了回來。”

  “還不是姐姐整日誠心禮佛,佛祖知道有姐姐這麽個虔誠信徒,說什麽都是要保佑姐姐的。”良九笑道。

  齊萱看見良九身後的柳翩翩,“這便是你之前提過的柳妹妹了吧?長的可真是標致,見之忘俗呢!”

  柳翩翩對著齊萱盈盈一拜,“齊姐姐好。”

  齊萱行了平禮,“柳妹妹好。”

  德十自然有相熟的人,此時見齊萱與良九一處,忙走了上去,“齊姐姐,前些日子就聽說你身子不爽利,現在可是大好了?”

  齊萱撫著德十的腦袋,“謝妹妹惦記著,都已經大好了。妹妹現在的樣子看著真是討人喜歡。”

  “姐姐才是真正的討人喜歡呐,那日和姐姐一同參加七王爺的壽宴,哪家公子不都是盯著姐姐不放!”

  齊萱羞紅了臉,“妹妹何苦打趣我,瞧上良兒妹妹的也不在少數啊!”

  良九驟然被提及,“姐姐我都嫁人了,這話怎麽還說!”

  德十笑道,“都說京城雙姝。東寧西齊。我瞧著,二位姐姐怕是天上的仙女也不過如此了!”

  齊萱笑得合不攏嘴,“你是從哪裏的蜜罐子爬出來的,都快甜齁死人了!”

作者有話要說:  認錯人的梗,咦嘻嘻嘻~

☆、第四十一章 見麵

  齊萱未等賞花宴結束,便要匆匆告辭回府去。

  “齊姐姐,這宴會還未結束,為何就要回府去?”良九不解,德十也是停了與他人交談。

  “不瞞二位妹妹。雖說我這病好了大半,但那藥卻獨獨停不得,不僅要一直服用下去,甚至終生都要靠著這藥才行。這不,服藥時間快到了,我家丫頭正催著我趕快回去呢!”齊萱每每服了那藥便覺得渾身舒坦,如墜雲端一般,病症也就跟著減輕許多。現在齊家的人都拿那藥當作“神藥”呢!

  德十忙道,“那姐姐便趕緊回去罷,耽擱了吃藥可是不好。”

  良九點頭稱是。

  姐妹三人依依不舍的道了別。

  ——

  此次賞花宴中,柳翩翩著實風光了一把。多少貴人女眷都爭著要與翩翩攀談,甚至還有人已經邀請了她以後到府中去玩,日後要多多親近雲雲。翩翩第一次收到這麽多邀請,覺得像是做夢一般。

  “柳妹妹為人熱情,溫柔和婉,自然是討人喜歡的。這些邀請本來就是妹妹該得的。”因著散席時有位夫人的馬車出了毛病,德十將馬車讓了出去,三人不得不乘了同一輛馬車。良九坐在中間,笑吟吟道。

  德十幫著柳翩翩篩選那些請帖。官家小姐的請帖與那些男人的拜帖不同,各有各的心思,有些人的請帖在樣式上下功夫,有做的精巧的,有做的質樸素淨的;還有的在請帖的字兒上下功夫,都說“字如其人”,請帖的字體如何,端看的主人的脾性了,約莫著就是此意了。

  “宣德侯府倒是有意思,他們家的金凝處處看我們不順眼,一心想看咱們家的笑話。可她那個二妹子倒是有意思的很,專揀著她姐姐看不上眼兒的人籠絡。這不是明著打金凝的臉嘛!”德十挑出一張素雅的請帖,上麵的字兒倒是娟秀的很。

  柳翩翩不知其中的底細,開口詢問道,“可是宣德侯府中不和?”

  “不和?”德十冷笑道,“豈止是不和,宣德侯爺寵妾滅妻,大大小小的如夫人娶了滿府,也不見給侯爺生出一個兒子來。倒是女兒一個賽一個的毒辣,工於心計。又怎是一個‘不和’了得!”

  良九拿過宣德侯府的請帖,“宣德侯府怎麽說都是百年望族,短時間內還是誰都撼動不得的。京城裏的那些大家族,哪個不是同氣連枝的。雖說誰家背後沒有點齷齪,但隻要表麵上過得去,誰又會把話挑明了說。要我說,這宣德侯府不僅要去,還要與其交好才是。”

  德十雖不喜宣德侯府,但也不得不承認宣德侯府的確有些根基。她還叮囑柳翩翩不僅要去,還要做足了麵子才是。

  “原來女眷之中的交情竟又牽扯到了家族。”柳翩翩直覺長了見識。

  良九掩唇笑道,“豈止是家族,就連娘家、親家,包括在朝為官的派係都有關係。就好比宣德侯府的金凝要嫁的十王爺,自來就與三王爺不和,所以宣德侯府就不得邀請三王爺派係的女眷前來,不然可就是打了十王爺的臉子,十王爺知道了,可是要問罪的。”

  “那我……”柳翩翩有些為難,“想不到裏麵竟有這麽多的彎彎繞,可是為難我了。”

  德十偷笑,“怕甚麽,這裏不是有我們嘛!再說,九姐夫還未入朝做官,一切隻管隨著我們寧家來就好。”

  良九點點頭。

  ——

  路上,二人說起齊萱用的那個神奇的“藥”,竟引起了柳翩翩的興趣。

  “是說那位齊姐姐生了病症,用的那藥要終生服用?”

  姐妹二人俱是點頭,“說是三帖藥下去,那病痛就去了大半,隻不過以後萬不可少了那藥呢。”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