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節

“嘿嘿,六哥在呐!怎麽來不提前打個招呼?”

寧善從窗戶口爬了進去,進了德十的房間就是一通翻箱倒櫃。被藏在各處的零嘴兒都被寧善翻了出來,“哼,我要是不來這兒,你那一整盤子的零嘴兒恐怕全進了你的肚子!”翻了個大白眼,“從明天早上開始,卯時就給我起來繞府跑步。你這些零嘴兒全部沒收,再讓我發現一次偷吃,餓飯三天!”

說完,懷裏抱著一個平日裏小廚房放果子的食盒子,昂揚著從大門兒走了出去。

“六哥,六哥,善六!你給我回來!你!”德十還在那兒“你”個不停,寧喜驟然看見寧善從院子裏出來,吃了一驚,但仍舊依著禮給寧善納了個福,“六爺萬福”,心裏直嘀咕著什麽時候六爺進了院子的。

“福個屁!我讓你看好你家主子你就是這樣看的?說好的她再吃零嘴兒你就來稟我的,你稟哪兒去了?我看我給你的那些好東西,全讓我喂了狗了是吧!”寧善拉著寧喜到了一處背光的地方,一張口就把寧喜“教育”的抬不起頭來。

“六爺……”寧喜怯怯的叫了他一聲,“奴婢實在是防不勝防,您也說了,不能讓我家小姐察覺出來我給您當眼線……”

“合著你是兩頭都不得罪是吧?”寧善點點頭,“你啊你!我要你有什麽用!”

寧喜眼淚汪汪的抬起頭,“都是奴婢沒用。”

“打住!趕緊打住!別想用眼淚那套讓我對你下不了手。嘿,你是不是真信我不打女人?”寧善看到寧喜的眼淚,嚇得臉色一變,“嘿,你還真哭啊!姑奶奶,我又沒怎麽你,你哭什麽啊?”

寧喜抽抽搭搭,“奴婢覺得自己有負六爺的囑托,對不起六爺。”

“得了,我叫您一聲姑奶奶,您隻要不哭了,您就算是對得起我了,成嗎?”

寧喜頓住哭聲,“真的?”

得,被騙了。

寧善就覺得自己就是一傻帽兒,不僅被謙四那個黑心腸的耍著玩兒,如今連個小丫頭片子都敢跟自己耍心眼兒。

“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嘛!”恨恨的瞪了一眼寧喜,寧善轉身往自己院子裏走。寧喜衝著寧善招招手,“六爺,我們家小姐有什麽動靜,我還是會給您稟過去的!您別忘了答應我的花樣子!”

寧善使勁兒把腳下的小石子兒踢遠了。花個屁的樣子,他一老爺們兒,上哪兒去給一群娘們描花樣子!

“事兒都沒辦成,甭想!”寧善衝著寧喜扭著進院兒的身影,大喊。

寧喜腳步一頓,“那我就告訴小姐,您想收買我做眼線!”

“嘿!跟我抬杠是吧?”寧喜衝著寧善吐吐舌頭,飛快關了院門。

寧善看著緊閉的院門,“嘿,這個小姑奶奶!”

作者有話要說:  各位看官大爺~本章安全無毒,請放心食用~麽麽唧~

☆、第四章 寧儉(儉二)

寧儉正和賬房先生對賬,擰緊了眉毛看著寧家的銀子像淌水似的往外淌,心裏別提那個苦悶。正愁著沒個地方發泄,就見善六那小子,在賬房門外探頭探腦。一想起善六那小子往花樓裏扔出去的銀子,就恨不得打死這個天生的敗家子。

“老六,你給我進來。”寧儉的聲音如珠玉鳴佩,儼然一副溫潤君子樣兒,一身白錦袍正是現下城內最時興的公子裝束。寧善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短褐,立刻雲泥分別。

“二哥今兒個氣色不錯,想必是有大帳收了回來,又有一大筆進項吧?”寧善搓搓手,搜腸刮肚地想平日裏哄青樓窯姐兒的那套說辭,改改,興許還能哄哄自家這個掌著中饋財權的寧老二。

寧儉懶得看這個敗家子一眼,翻了一頁賬本,撥了撥算盤珠子。

“人人都道寧家二爺最有一套生意經,您單看這寧家商行,還有四哥官場上的應酬往來,二哥全都打理的井井有條。二哥,果不簡單!”衝著寧儉豎了根大拇指,寧善賠著笑臉。寧儉又看了他一眼,冷著臉又翻了一頁賬本,又撥了撥算盤珠子。

“二哥,小弟說的可都是真心話!商行大掌櫃還有咱們府上門房老王家都這麽說。您看,這人人都知道二爺最是一個菩薩心腸,想是二哥不會忍心看著自家人落魄不是?”

寧儉麵無表情的放下賬本,支使著賬房把現銀和賬本全都鎖進暗櫃裏。

寧善諂媚的給寧儉打扇。寧儉這時才正眼盯著寧善上下打量。

“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寧儉推開他打扇的手,“你想幹什麽?”

寧善收了嬉皮笑臉,換了一副正經樣子。

“如今商行這邊這一陣子剛忙過去,弟弟也剛從商行那邊退下來。現在咱們府上就兩個妹妹,年紀也都到了該說媒說親的時候。不是弟弟我誇口,這嫁娶之事還就弟弟我在行。可這跑腿兒,上門說親,哪一樣兒不是要銀子的。還有老十,她剛及笄,馬上也該要說婆家了,可她還是管不住那張嘴。四哥給弟弟指派了差事,到廚房守著不許老十再偷一口零嘴兒。那弟弟就隻能日夜宿在廚房不是?可如今,咱們寧府,哪兒有多餘的床讓我搬去,就連那些子丫鬟仆婦的大通鋪都是個頂個的擠,二哥身為大管家,又是我嫡親嫡親的哥哥,怎麽說,也得接濟接濟弟弟點兒,在夥房支上張床,讓我有個容身之處不是?您這銀子花出去可就算是為了兩個妹妹的終身大事,值得的很!”

寧善正著反著,明裏暗裏的“提醒”寧儉,想讓他從賬房支點兒銀子給他。寧儉聽後。果然一副了然的神色。

“拿來。”寧善原本還心裏暗喜,好歹寧儉聽懂了他的“暗示”,但寧儉“拿來”又是個什麽意思?

寧善以為有戲,然後一怔。

“拿來什麽?”原本打扇的手一滯。

“你上個月挪用的商行二百兩印子錢啊!先還上,我再給你從賬房裏支錢,好接濟接濟你這個一心為了寧家的,我嫡親嫡親的好弟弟。”

寧善現在的臉色憋成了豬肝色。

“哎呦喂,二哥您可得明察!上個月我是真有急事,才貿然從商行的賬上取了二百兩印子錢,這幾日弟弟手上不寬裕,要不然弟弟也不可能不要了這副麵皮,跟您張口從賬房裏支錢買床不是。能不能先支了錢,再寬限兩日?”

寧儉冷笑,揮了揮手,“那你就先委屈兩日在廚房打個地鋪,等哪天二百兩還上了,我再考慮,給你支張床。”

寧善哭喪著臉。

“怎麽著,還不走?想在我這兒打個秋風再走?”寧善忽然想起自己懷裏還有謙四院子裏的賬本。

小心翼翼的從懷裏掏出來,“還有一事兒。這是四哥讓我轉交給您的賬,您過目。”

遞到寧儉手裏之前,還像模像樣的拍了拍上麵的“灰塵”。

寧儉看著好笑,“我讓你進商行曆練,這旁的本事沒學會,伺候人的本事倒學的有模有樣的。”寧善垂手恭立,“都是二哥的提點,小弟虛心求教,求教。”

寧善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寧儉的表情,這樣的話顯然愉悅到了寧儉,連笑聲都比平日裏的更響一些。

陪著笑臉,寧善直覺可能支錢的事兒有戲。心想著要不要再添上一把火,爭取來個一錘定音。

“想說說好話就從我手裏套出現銀來?你小子還嫩了點兒,在商行再練上個十年二十年的。就憑你現在這點兒本事,甭說想支錢買床,一文錢你都休想!”

寧善豬肝色的連變成了鐵青色。他居然被儉二給耍了!

唯一的一點希望被擊了個粉碎。

作者有話要說:  果然有錢人都比較摳門~像我,向來窮大方……

☆、第五章 晨練

在廚房打了一夜的地鋪,寧善大早上的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和腰。寧福早早的在廚房門口候著,好歹是把寧善扶回了自己院子裏去。

“哼,好一個儉二,不就是仗著自己手裏捏著爺爺我的把柄,連個買床的錢都不肯支出來。還真是越有錢的人越摳門!”

抱怨歸抱怨,寧善還沒進院子,寧吉老遠就開了院門,“六爺回來了!”寧吉是寧善房裏的大丫頭,寧善常不在院子裏,平日裏,寧吉也就做些看看門,灑掃灑掃之類的活計,算的上是這幾個房裏最清閑的大丫頭了。

“哎喲,可累死爺了,一大早還得看著老十減肥。”寧善進了屋子,往那榻上一歪,哀嚎著。

趁著寧福去給寧善那換洗的衣服時,寧吉趕忙端來了青鹽和熱水,特意扯了扯自己的衣領,讓自己雪白的脖頸露的更多些。

寧善好色,她希冀著自己有一天能被他看上。不求做什麽正室,隻要能開臉被收了房,做個姨娘、通房之類的,她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

寧善懶懶的歪在榻上,見寧吉端著的青鹽,“罷了罷了,累的不行,就不整那些勞什子的玩意兒了。”

寧福拿著兩件袍子進了屋,看見寧吉衣領子大開,滿臉通紅,就知道她又想幹什麽。低低的歎了一聲,做了個手勢,讓寧吉出去。

寧吉白了一眼寧福,跺了跺腳恨恨的出去了。

“爺,一件藕色一件藍色,您今兒想穿哪件?”寧善瞄了一眼寧福,“藍色的。”寧福恭恭敬敬的把衣服擱在寧善的身邊。

“寧福,去,到老十院子去問問,她們家小姐起了沒。”

“哎,這就去!”

寧淑德前院。

寧善拎著個商行裏的小販賣貨吆喝用的卷紙筒子。

喘了口氣,寧善一屁股坐在寧福搬過來的太師椅上,手邊還貼心的配上了茶幾。茶幾上除了茶具,還擺了個香爐,裏麵的香剛剛點上。青煙嫋嫋,倒把寧善嗆的直咳嗽。

“咳咳!寧淑德!限你一炷香的時間起床!如果一炷香的時間還不起床,六爺我就餓你們整個院子三天的飯!”

寧福屁顛屁顛的站在寧善身後,端茶倒水,狗腿之態淋漓盡致。

德十此時還未起來。聽到門外寧善拖著破鑼嗓子叫喚,緊緊用被子把頭裹了個嚴實。

“小姐,小姐!”寧喜著急忙慌的去拖德十起床,“六爺在外頭放了話,限小姐一炷香的時間出去,否則就要餓咱們院子裏三天的飯!”

寧喜急得眼睛裏都湧出了淚花。“小姐,奴婢求您了,趕緊起床啊!”

真恨不得把自家小姐連人帶被都打包扔出去,但寧喜哪有膽子做這種事。除了苦口婆心的催促德十起床。

“嗯?”德十擁著衾被一個挺身坐了起來。

“小姐……”寧喜被德十突然的動作愣怔住了。

“還愣著幹嘛?找衣服,梳洗打扮呀!”寧喜如夢初醒,“啊,哦哦。奴婢這就去!”

寧淑德的院門外

“寧福,你去喊,讓他們趕緊出來!”寧善翹著二郎腿,鬆鬆散散的癱在太師椅裏。吹了吹手中茶碗裏的浮梗,抿了一口發出一聲滿意的喟歎。

“得嘞,六爺您就擎好吧!”寧福畢恭畢敬的從寧善手裏接過卷紙筒,清了清嗓子,就扯著比寧善還難聽的公鴨嗓,“十小姐,六爺在這兒等候多時了,請您趕緊出來!十小姐,十小姐……”

寧善一腳踢在寧福的屁股上,猝不及防,差點讓寧福摔個狗啃泥。

“叫魂兒呢?閉嘴!”寧福委屈的揉著屁股,一瘸一拐的又站回善六的身後。

一炷香還剩下一小半,德十院子門總算開了條小縫。

寧淑德從門縫朝外瞄,寧喜小心翼翼的蹲在德十身後。

“小姐,六爺就在外麵坐著呢!”

“嘖,閉嘴!我自己不會看啊?”德十瞪了寧喜一眼,再回過頭就看見寧善那似笑非笑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喲,舍得出來了?”

德十拍了拍手,從地上站起來,麵露難色,“六哥真早啊!”

寧善看了看天上的日頭,“不早,等你挺久了。”

“寧福,去把香熄了。明兒早還用這根兒香計時。”德十聞言,垮著臉。寧喜倒是暗暗鬆了口氣,好歹院子裏這三天的飯算是保住了。

寧善活動活動了手腳。

“咱們今兒要求不多,圍著寧府繞上它三圈就夠。”寧善指著前麵的路,看的寧淑德滿臉愁容。

五月的早晨還有些許微風,但陽光已經開始刺眼。德十手搭涼棚,沒好氣的用帕子扇風,“善六,憐香惜玉你懂不懂?你也不瞧瞧這日頭照的人眼暈,萬一中了暑怎麽跑?”

寧善絲毫不理會德十的牢騷,二話不說拽著她不停扇風的手,撒開丫子就跑。德十掙了半天,竟發現這個平日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善六,手勁兒竟出奇的大,半天動彈不得。

“善六,你放開我!”勉強跟著跑了兩步,德十就覺得嗓子裏像是有刀子割過一般,疼痛難忍。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