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3節

  “善六……呼哧呼哧……放,放開……呼哧呼哧,跑,跑不動,動了……”德十和善六院子裏的所有下人都集體出來陪跑。並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能看到寧府裏,六爺和十小姐跑步,身後烏泱泱的跟著一長隊人的場景。

  德十蹲在地上,連連擺手,“不行了,不行了,再多跑一步,我就快要死了!”寧善倒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雙手環胸看著軟成一灘爛泥的寧淑德,寧善大剌剌的嘲笑自家這個最小的妹子,“寧淑德,才是第一圈,你這就喘上了?”

  “我這是嬌弱懂嗎?”德十一屁股坐在地上,狠命的用帕子擦著被善六握的通紅的手腕。

  這個善六,什麽時候勁兒這麽大了?

  德十心裏暗暗地想。

  “起來,還有兩圈。”寧善作勢要拉德十起來,德十反而盤腿坐好,“你見誰家的小姐整日裏和個男人拉拉扯扯的在府裏狂奔?這不合規矩!”

  寧善冷笑。

  “你又見誰家的名媛小姐體胖腰圓,你這般就合規矩了?”

  氣的德十咬碎了一口銀牙。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月半這件事,小的深有體會。哭唧唧~胖了真不好,找不到男票,跑步簡直要了命,減肥更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所以,妹子們還是注意一下身材吧~揮淚~

☆、第六章 看戲

  寧儉和寧謙一大早就聽見自己貼身的小廝來通報,說寧善和寧淑德領著一群人正在繞著寧府跑步。

  “這個善六,辦事還挺利索。”寧謙穿上官服,由著他房裏的大丫頭為他係上繡著祥雲紋的腰帶。“走,過去看戲去。”寧謙剛一邁步,大丫頭忙不迭為他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皺,福身做出一副“恭送”的樣子。

  這些,寧謙的小廝寧祥早已習以為常。他跟在自家主子身後出了院門,他得護送著四爺進宮上朝去。

  “跑步?寧慶,你趕緊著人前去盯著,別讓他們踩了府裏的花草,平白無故沒來由的又得去花錢修繕。”寧儉在茶幾上的零嘴盤子裏挑挑揀揀,好半天才捏著一塊小糕餅送進了口中,卻又忙不迭喝了口茶,“告訴小廚房,以後府裏的馬蹄糕少放點糖,最近糖價又漲了。”

  寧慶板著一張麵癱臉,躬身應了,“是,二爺。”

  “要不,咱們也去湊湊熱鬧,善六那個臭小子有玩什麽鬼花樣?花樓不逛了,到開始折騰的府裏雞飛狗跳的,難不成要錢不成,這會子做戲給我看呢?”

  寧慶看著寧儉對著零嘴盤子揮揮手,規規矩矩的端著盤子撤了下去。二爺嘴刁,不合口的東西是會礙了他的眼的。

  寧儉緩步出了院子,寧慶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

  德十氣喘籲籲。深一腳淺一腳的跟在善六身後向前“挪動”。

  “六哥六哥,不成了,實在是沒勁兒了,歇一會兒,行不行?”寧善沒停下自己的腳步,就聽在德十身邊原地小跑。“這才第二圈,還有一圈呢!”

  德十自顧自找了一塊石頭坐下,也不管什麽淑女儀態,家規教養,大剌剌的舉著袖子擦汗,寧喜慌忙小步上前,遞給德十一方手帕,扯了扯的德十的袖子,“小姐,六爺還在呢!”

  寧淑德看著自己額上擦汗的袖子,這才想起來自己這樣做有礙觀瞻,忙不迭放下了胳膊,暗搓搓埋怨寧喜不早提醒她,這下又有善六說嘴的資本了。

  寧善暗笑,明明才是個剛及笄的小丫頭,非得跟著良九那個大丫頭學什麽名媛淑女,還裝的有板有眼,看著她一點一點往下扯袖子的寧善,不由“撲哧”笑了。

  “休息一下,再繼續跑。”寧喜和德十不由都是一喜。

  寧喜圍著寧淑德前後忙活,打扇倒水,擦汗揉腿。惹得寧善連連皺眉。

  寧謙和寧儉在各自的院子門口打了個照麵。

  “二哥早,難不成也是知道了這府裏有人‘唱大戲’?”寧謙一身官服,玄色的罩衫襯著頎長的身軀,更是顯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來。

  “四弟也是好興致,不進宮伴君,倒是看起家裏的景兒來了。”寧儉“啪”的打開手裏的折扇,一派儒雅公子樣兒。相比於寧謙的星眸朗目,棱角分明,寧儉更顯得溫文爾雅。

  要知道,這京城裏,哪一個世家小姐,不是心心念念著這個寧家的財神爺,一旦嫁進寧家二爺院子裏,頭天嫁,次日就是寧家的當家主母,手下還能管製這當今丞相的俸銀和寧家商行的各處往來賬目。這簡直就是一手掌握著大半個國家的財權!

  “宮花再香,哪能比得上家花來的貼心。”寧儉似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寧謙。

  “近兩日四弟若是見了五弟,同他知會一聲。下月初三是三弟的祭日,咱們都該去祭掃一番。還有,母親和幾位姨娘也該前去探望了。”寧謙難得表情認真了一些,“好,見到他我一定把話帶到。”

  寧儉又想了想,像是下定決心一般,“你也該娶妻了,如今身邊連個通房的丫頭都沒有。要是傳了出去,倒顯得咱們寧家苛待了你這個相爺大人一般。”

  寧謙似乎被寧儉的話逗樂了,反唇相譏道,“二哥都還孑然一身,當弟弟的哪裏能越過了你去,什麽時候,咱們寧家有了‘先人後己’這個好規矩了?”

  寧儉神色一黯,“我是個什麽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拿我尋開心?我若是娶了人家姑娘,那就是害了人家。”

  兩人一時之間竟都無語凝噎,倒是寧慶計時出聲,打破了這短暫的沉默。

  “爺,六爺和十小姐過來了。”

  寧儉和寧謙都轉過身子往寧善和德十的來處去看。隻見寧善在前麵慢悠悠跑著,神色如常。倒是後麵跟著的德十,腳步虛浮,一路跌跌撞撞的。身後跟著一群小廝丫頭都不敢上前去攙扶,誠惶誠恐的跟在德十身後,像是隨時準備著自家小姐摔倒了,他們好上前去扶上一把。

  “給兩位哥哥請安。”寧善當著寧儉和寧謙,還有這府裏一班下人的麵兒,深深的作了一揖。

  “老六,你若是能讓老十清減成良九那般,不管是你挪用的二百兩印子錢,還是你平日裏逛花樓的銀子,我和二哥不但不追究了,還會重重獎勵你一番!”寧謙許下的承諾,寧儉但笑不語。

  寧善倒是信以為真,眉裏眼裏滿是閃出的精光。德十呼哧急喘的拉著寧善的袖子,“好啊,你個善六,原來你竟是出賣了我,從中賺銀子!別跑!你給我站住!”

  寧儉和寧謙看著家裏最小的弟弟和妹妹打鬧著跑遠了。不由感慨,“沒想到一晃眼,這倆都這麽大了。”

  寧謙轉頭看向寧儉,“過幾日我得了空閑,就請張太醫再來為你診治一番。你若是總這麽拖著,怕是父親母親那裏也不好交代。”

  “我身患隱疾這事,以後休要再提了。等到善六再大上一些,性子磨練了出來,我就把家交給他,陪著父親他們吃齋念佛去。我對男女之事,早就淡了。”

  寧儉拍了拍寧謙的肩膀,“時辰不早了,相爺大人也該前去早朝了。寧祥,伺候好你家四爺,如今日頭越發毒了,帶把傘去,你家爺散了朝,也好有個納涼休憩的地方。”

  寧祥躬身應了,寧謙的馬車早就在府門外準備停當。

  寧謙和寧儉也互相告辭,神色淡然的去做各自的事情。就像剛才的對話,誰都沒提起過一般。

  倏地,寧謙頓住了腳步,轉身朝寧儉看去。隻見他含笑立在那裏,身邊寧慶正低眉順眼的在他身邊答話。

  “爺,怎麽了?”寧祥見寧謙停了腳步,覺得十分詫異,“您改去上朝了,晚了不好。”

  寧謙收回目光,輕歎。

  “可惜了。”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寧儉和寧謙】小的個人比較喜歡寧儉呢~各位大老爺呢?

☆、第七章 寧順良(良九)

  良九剛剛起身,丫頭寧安端著一小盤青鹽,準備侍候她淨齒。

  “今天外麵怎得那麽熱鬧?是家裏有什麽喜事嗎?”寧安卻是“撲哧”一笑。

  “小姐,你是不知道!今兒一大早,六爺就拉著十小姐在府裏跑步呢!甚至都驚動了二爺和四爺,全府上下都去看了呢!照著剛才的速度來看,估摸著這會兒,六爺和十小姐快跑完了。”良九含了口茶,就著寧安手裏的痰盂仔仔細細漱了口,吐掉,又有小丫頭上來遞了手巾,寧順良輕輕淨了麵。

  寧安挑了一些玫瑰汁子和著一些油膏,輕輕點在寧順良的臉頰上,用粉撲輕輕抹勻開去。

  良久,寧順良才緩緩開口道,“難為六哥能想出法子好好□□□□德十。”寧安抿唇輕笑,“看來,以後十小姐的日子算是難過了。奴婢剛剛去找是消極院子裏的寧喜姐姐探探情況,哪知六爺早遣了他院子裏的寧吉姐姐,不光把十小姐閨房搜了一通,連帶著寧喜姐姐等幾個的下人房裏也全搜了一遍,我的個乖乖,十小姐藏得零嘴兒足足有一個大嫁妝箱那麽多呢!”

  寧順良被寧安的語氣逗得前仰後合。好容易止住了笑,主仆二人就在屋子裏唧唧咕咕的說些女孩子的話題。什麽什麽顏色的繡線最配什麽顏色的衣裳,最近京城裏最流行什麽妝容,誰家的小姐配了個好夫君之類的。

  寧善在門簾子外咳了咳,“九妹妹在屋裏嗎?”

  寧安駭了一跳,忙不迭地替寧善打起簾子,“六爺萬福,小姐在房裏。”眼見著寧家六爺進去,轉身下去備茶。

  寧善邁步進了良九的房裏。心裏暗歎,果然女子的閨房就是和他們這些糙老爺們的房間不一樣。

  窗明幾淨,各種花啊草啊擺了滿房。隱隱約約中,還有淡淡的脂粉香味。

  “六哥今早真是有雅興,竟能有法子整治老十。若是老十以後能嫁個如意郎君,這還真真的是六哥的功德一件。”良九把茶幾上的幾樣點心推到了寧善的眼前。

  “九妹妹說的哪裏的話,兩位妹妹的終身大事可不都記在哥哥的心裏嘛!這不,陪德十跑累了,離九妹這兒最近,過來討杯水解解渴。”

  寧安沏了新茶上來,細細的用熱水把茶杯燙了一遍,才恭恭敬敬遞給了善六。

  寧善不羈的道了聲謝,接過茶盞時竟無意間碰到了寧安的指尖,惹得寧安羞紅了臉。

  “六哥哥這幾日不在商行忙了?”寧善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個底朝天,看來是真的渴了。寧安有眼色的上前又倒了一杯,寧善這次倒不急著喝,反而握在手裏有一口沒一口的抿。

  “近幾日商行沒什麽大事。再說,凡事都有二哥操持著,我何苦去費那個心思。前兩日四哥把我叫回來,吩咐說讓我一定得給兩個妹妹找個好婆家,這不,就在府裏空閑了下來。說來也巧,前段日子,寧家書行裏新進了一些紙張和兔毫,我惦記著妹妹平日裏喜歡這些玩意兒,就順手帶了一些,回頭讓你身邊的丫頭去跟我取一趟。”

  寧順良一聽說有新的紙筆,頓時眼睛放光。

  “看妹妹這個樣子,隻怕夫君都比不上這些小玩意兒了。你未來的夫君怕是要哭死了。”良九羞紅了臉,“六哥胡說什麽呢?”

  “六哥也該多多關心關心二哥和四哥,他們兩人也是尚未娶妻。哪有哥哥們還孤身一人,妹妹們就出嫁的道理?這可是越了規矩去的。”寧善嘿嘿一樂,“自然有這道理,雅七和賢八不也是還沒及笄就先許了婆家,剛一到了年紀就被人娶了回去!都一樣是妹妹,誰先誰後,哥哥們不在乎這個。”

  擺擺手,寧善放下了茶盞。

  “還是九妹妹最省心,要是讓父親和二姨娘知道九妹妹如今出落的跟天仙兒似的,怕是早早就要送進宮裏當主子娘娘去了。”

  都說女兒家最羞人的心思就是談論以後的夫君,偏偏寧善像是什麽都不知道似的,使勁兒地戳良九的那點兒小心思。良九原本羞紅的臉,現在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好把寧善塞進去。

  “六哥!”良九瞪圓了眼珠,就算再怎麽生氣,也不能壞了儀態。在這一點上,良九的修為比德十好的不是那麽一星半點兒的。

  “好好好,不提不提。”寧善得意一笑,“謝謝妹妹的茶了,隻可惜,我不懂品茶,無非是牛飲罷了。”

  茶盞一放,抬腳便走。良九還沒來得及起身相送,寧善就已經出了門,還不忘叫著寧安得了空閑,到他院子裏拿東西。

  “寧安,你說咱們家這六哥,相較於其他哥哥,如何?”良九手裏擺弄著寧善剛剛放下,還沾著些許溫熱的茶盞。寧安想了想,“六爺雖然在旁處比不上二爺和四爺,但奴婢覺得,最真性情的也就隻有六爺了。”

  “真性情?”良九輕笑,“是啊,跟德十的性子一樣。但是……”良九沒再說下去,寧安雖然好奇,也知道不該自己問的,她最好閉嘴不說。

  德十是被寧喜一路攙回院子的。衣衫盡數被汗水打濕,連額發都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一張臉兒慘白。

  “小姐,快喝口水吧!”寧喜一直忙進忙出的,端了水杯放在寧淑德的唇邊,看著她一口氣喝了個幹淨,又趕忙擰了帕子給寧淑德擦臉。

  寧淑德癱在美人榻上,毫無形象可言,“殺千刀的寧老六,等姑奶奶有力氣了,非得扒了他一層皮不可!哎喲,腿疼,輕點兒!”寧喜瞪了一眼給寧淑德揉腿的小丫頭,”做什麽毛毛躁躁的,還不趕緊下去!”

  小丫頭被寧喜嚇得喏喏,跪在腳踏邊上,一聽說讓她趕緊下去,連忙連滾帶爬的跑了。

  寧淑德沒睜眼,“一個小丫頭,凶她作甚。”

  寧喜貼心的給寧淑德蓋了件罩衣,“前幾日小姐還說咱們院子裏越發沒有規矩了,我這不是給下邊的人都長長記性嘛!也就是小姐好脾氣,這些個丫頭要是在九小姐的院子裏,隻怕是早就被二爺發賣出去了。”

  寧淑德翻了個身,“二哥才沒心思管這些俗事的,隻怕是九姐院子裏的規矩太大,怕傳出去名聲不好聽,生生讓二哥擔著些個罪名罷了。”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寧家順良】這個人物在我心中是個挺矛盾的存在。古代的小姐,哪一個不在自己心裏打著自己的小九九,良九小姐估計就是個中代表了。

☆、第八章 寧尚(尚五)

  寧尚剛剛散朝,回到將軍府與妻子方氏在院子裏說話,就有婆子進來回話。

  “姑爺,夫人,丞相大人來了,正和將軍在前廳用茶。將軍讓姑爺過去。”

  寧尚與方氏交代了兩句,起身要往前廳過去。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