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20節

  第三十七章

  柳牧原趁夜收拾了行裝就要趕回瀘州去。白日裏他收到了師父的來信,說那人的傷勢已見好,這就要下山。柳牧原一收到信,二話不說便要上路。

  寧慶剛從東跨院出來,懷裏不知揣著什麽,鼓鼓的一團。寧福遠遠見了,也沒叫住他,隻是不由多看了兩眼。

  “爺,南邊兒來消息了。”剛一進屋,寧慶就從懷裏掏出那鼓鼓的一團,原來是一隻信鴿,腿上還綁著一隻小竹筒。

  將紙條展開,隻見上麵寫著“傷勢漸愈,靜待指示”八個字。

  寧儉將紙條揉成一團,就著油燈點燃。

  “爺,可是那位有消息了?”寧慶將信鴿放飛,關上了門窗。

  “這兩日你便去別莊,找人把那裏打掃出來。怕是很快就要有人住進去了。”

  寧慶躬身應了。

  “對了,爺。剛剛柳家著人來報,說是柳姑爺就要啟程去接那位神醫了。”

  寧儉放下手中的筆,“可有說何時回來?”

  “隻說十天半月的便能回來。”

  寧儉想了想,“你明日去柳家去接夫人回來,就說姑爺不在,讓她先回娘家住幾日。”

  ——

  良九由著寧安扶下了馬車,看著氣派的寧府大門,“闊別重逢”四個字在心中油然而生。

  “嫂嫂,快把狐裘披好,莫得了風寒。”翩翩從馬車裏挑簾出來。

  今日的翩翩著了一身粉色襖裙,外麵又罩了銀色的褙子,看起來整個人都機靈可愛。發髻高高束起,上麵隻插了朵宮花,一隻步搖挑了兩縷垂在腮邊,就跟那下了凡塵的仙女似的。

  站在府門迎接的寧慶都不由多看了兩眼。

  “九小姐,柳小姐,二爺今日去商行了,特意留了口信,說晚飯定會回來陪二位小姐。”

  良九不動聲色去瞧柳翩翩,她果然是一臉喜色。

  “有勞慶哥兒了。”寧慶派人將馬車上的行李一件件搬下來,良九與柳翩翩坐上了軟轎,待抬過了垂花門,二人才下轎往後院走去。

  德十正跟著繡娘學繡梅花,寧善專門派人看著,就沒能跑出來湊良九與柳翩翩的熱鬧,寧善倒是巴巴跑去接了人。

  良九自從嫁入柳家,原本羸弱的身子稍顯了豐腴之態。原先那股青澀的少女氣質褪去不少,更多了幾絲風姿綽約的少婦之感。

  “九妹妹竟越發好看起來了,這才幾日不見,謔,哥哥都快認不得了!”

  良九遣了寧安先去安置翩翩,自己引著寧善進了院子,“六哥向來是忙人兒,怎麽有空來我這兒了?”

  寧善在屋門口抖了抖衣裳上的灰,才打簾子進去,良九親自倒了茶遞給寧善,倒叫寧善吃了一驚。

  就是寧善不來,良九也是要去找寧善的。她正打算找人給柳翩翩說媒,無疑寧善是最佳的人選。

  良九將來龍去脈給寧善如此這般一說,“什麽?妹妹是說二哥身體有疾,非得柳家小姐才能化解?”寧善聽後大為驚奇,“世間竟有這般奇聞!”

  寧善驚奇歸驚奇,看良九支支吾吾的語氣,再聯想到府中人廣為流傳的,就知道這良九葫蘆裏究竟賣的什麽藥。

  “怕是妹妹是想讓我給二哥保媒拉纖吧?”

  被戳破了心思的良九沒有任何慌亂不安,倒是大大方方,坦坦蕩蕩,“不錯,原本是想過幾日再與你商量,趕巧兒你今日過來,就不妨提前支會一聲於你。趕明兒瞅著個適當的機會,就把柳小姐的事與二哥提上一提,也好看看二哥到底是個什麽樣想法。”

  寧善板起了麵孔,“那你對我說二哥身體有疾那事,準是不準?”

  良九猶豫片刻,“準不準的具體如何我知不確切,但你也不許到旁處亂說嘴。”

  “那是自然。”寧善自顧自喝起茶來,“我來找妹妹,也是有事要說的。”

  ——

  傅京休沐日子到了頭,這便要回傅府去。因著兩家的主子熟識,傅甲與寧福平日裏也常常碰麵。

  “甲哥兒這就要回去?”寧福抱著一個小包袱,立在院子門口。

  “是,正給我們家爺收拾東西。福哥兒可是有事?”傅甲開了院門,忙不迭的請寧福進去。

  “不了不了,我是給你們送東西來的。這是我們院子裏小廚房做的拿得出手的幾樣點心,留著甲哥兒和傅大人路上吃罷。”傅甲接過包袱,裏麵的點心還帶著些許溫熱。

  傅甲看著麵帶笑容的寧福,心裏倒是拿不準。看似純真無害的笑容下,寧福究竟知不知情?

  “有勞了。我們爺總誇六爺是個心思通透的,為人也是沒得挑,看福哥兒也是知道的。今後我們也該多多來往才是。”

  寧福慌忙擺擺手,“甲哥兒這麽說可是折煞我了。我們爺對下人寬厚,是我們當下人的福氣,傅大人一看也是個寬厚的主子,甲哥兒的福氣比我,隻高不低。”

  傅甲暗示寧福今後會有更多的接觸,而寧福竟一本正經的扯什麽福氣不福氣的。傅甲暗笑,原本以為主子的心就夠大的,想不到身邊的人的心比主子還大。意圖如此明顯,竟渾然不覺。

  ——

  寧善從良九院子出來,德十也剛剛結束了刺繡的修習,正準備去西席先生那裏去。

  “聽說今日那位大人要離府。”德十與寧善站在花園裏,寧喜自動自發的離得遠遠的。

  “我看那位大人是不錯的。日日見他往你那裏去,倒是對你上心的很。”寧善從路邊撿起一塊石頭來,“你不是還要去修習嗎?怎的還杵在這裏作甚!”

  德十緊跑了兩步,“我還不知道你的麽!每次去了花樓你做些什麽我都知曉的一清二楚。你喜歡男人的事我又不是今日才曉得!”

  

☆、第三十八章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見寧善變了臉色,德十才一溜小跑的離了花園,往西席先生那裏去。寧善站在原地如五雷轟頂。

  他原本都是掩藏的好好的,為何還是讓人看了出來?

  寧善歎了口氣。

  事情還要從寧善救了花娘鶯鶯那次說起。自打寧善“英雄救美”後,鶯鶯對寧善念念不忘。“開臉”那日又見寧善,鶯鶯自是滿心的歡喜,指天發誓這輩子隻伺候寧善一人,旁人是再也瞧不上的。

  寧善第一次上花樓,事事都是鶯鶯引導著。按理說初嚐人事之後,也該食髓知味,樂此不疲才對,偏偏寧善覺得索然無味。初初還樂意去給鶯鶯捧個場,漸漸的,也不願再去那裏尋歡作樂,就隻是單純到那裏去見見“友人”,固定的日子裏紓解一番作罷。

  直到京城裏新開了個“象姑館”。

  寧善被商行裏的某個要好的管事一同拉去作陪,去的地方正是城東新開的象姑館。甫一踏進那裏,寧善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那段日子,寧善幾乎日日泡在象姑館裏,他還特意叮囑了寧福,對人隻說自己在花樓,甚至還告誡了鶯鶯。

  鶯鶯得知自己心上的人原來竟好男風,心下蕭寂之時,也不免有些輕視。

  寧善在心裏一邊琢磨德十是如何發現,一邊又再想傅京,他是否看出了些許端倪。不知不覺間,待他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竟來到了傅京的院門前。

  寧福剛走,傅甲正準備關門,遠遠見著寧善走來,滿臉的若有所思,不禁駐足等待寧善。

  “哎呀,我怎麽到這兒來了?”寧善一拍腦袋,正欲轉身離去,見傅甲就在門口恭敬的候立著,不禁一怔。

  傅甲走上前打了個千,“六爺是來送我們爺的罷?”寧善原本想應付兩句便走人,誰知傅甲這麽一說,倒讓他走不得了。

  急忙轉了話風,“正是正是,傅大人可在?”

  “自然是在的,六爺直接進去便好。”寧善在傅甲似笑非笑的目光中進了院子。

  傅京正在整理書籍,聽見有人打了簾子進來,還以為是傅甲。

  “可是寧善身邊的來送東西?我的東西,到時就讓車夫放在後麵的馬車上就好,他送來的東西可要放在我的馬車上,仔細看管好。”

  寧善心裏一甜,原來他終究是把我放在心上的。

  初初傅京不管不顧強擄了寧善回府,寧善隻道傅京要麽與寧謙有仇,要麽就是拿他尋開心,所以才強裝出那麽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隻想著能盡快擺脫這個“閻王”才好。到後來,見傅京追進寧府裏來,寧謙又在一旁不住的敲敲邊鼓,寧善的心思有了鬆動,心想著願意兩人親近親近。

  傅京剛剛的話,可不就是在寧善鬆動的心縫兒上又敲了一大錘,細小的縫隙漸漸擴大,似乎再加把勁兒就能容納的下傅京這麽大個人了。

  “怎麽是你?剛剛你身邊的人還來這裏送東西,我估摸著你不會來了。”傅京從書堆裏挑挑揀揀,“曉得你喜歡看話本兒,這些就留給你認認字兒罷。還有這些裏頭都是有畫兒的,也都送給你了。”

  寧善接過傅京挑的書,有些重,“我哪裏有時間全都看完。”

  傅京隻是笑笑,“就是供你打發時間罷了,又沒要你看出個大學問來。”寧善收下了書,坐在一旁看傅京收拾東西。

  “怎麽不叫人過來替你收拾?”傅京將包袱打了個結,“都有自己的東西要收拾,這種小事何須麻煩旁人。”

  傅京手腳麻利的將所有東西打包,連寧善都看得目瞪口呆。

  “日後我去你府上還需要遞帖子嗎?”寧善呆呆的問。他貌似記得,傅京提醒過他,他壓根不需要遞帖子,就能自如出入傅府來著。可他就想再問一遍。

  傅京眼神倏地閃亮,“不用,你自是不用的。”

  寧善展顏一笑,“那好,以後我偷了酒可是要拿到你府上銷贓的。”

  傅京看呆了去。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

  寧儉剛回到寧府,就被人請到了良九院子去。

  “正想著今晚燙什麽酒下菜,可巧二哥就來了。”良九接過寧儉的披風。

  寧儉入了座,“不如一壺春來的妙,這有涼拌的佛手瓜和些許野菜,一壺春最是粗淡,配這些下酒菜最好。”

  柳翩翩收拾妥當端了酒進來,良九笑道,“二哥倒是與柳妹妹想到一處去了。”

  今夜的柳翩翩打扮的格外光彩照人,頭發梳的紋絲不亂,還上了些茉莉頭油,聞起來清香怡人。

  “柳小姐有禮了。”二人相互見了禮,氣氛一時冷了下來。

  良九趕忙拉著柳翩翩入座,“柳妹妹快坐,有話咱們慢慢說。”

  寧儉臉色有些訕訕。寧慶給每人倒了酒水,便帶著寧安等人下去了。

  “知道妹妹要回府,就有不少帖子遞到了府上。我叫人到時送過來,你們揀著重要的過去坐坐,九妹妹多帶柳小姐見見人才是。”寧儉舉起酒杯。酒杯是琉璃製的,琥珀色的一壺春盛在琉璃杯裏,加上燭火的照耀,顯得格外晶瑩剔透。

  良九瞥了一眼柳翩翩,“那是自然,柳妹妹日後也是要出去應付那些達官貴人家的家眷,我自是要悉心教授的。”

  柳翩翩低下了頭。良九這句話說的已經相當清楚了,端看的寧儉是個什麽意思了。

  “今日正巧與四弟說起,待到牧原從瀘州回來,四弟便要往上遞折子,請聖上給牧原封官了。”寧儉話鋒一轉,說起柳牧原。良九知道夫君要入主太醫院,自然是喜不自勝,而柳翩翩半是歡喜半是憂慮,喜的是哥哥要去做官,憂的是寧儉果然轉了話鋒,讓柳翩翩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無力感頓生。

  每每良九提起話頭,將話題引到寧儉與柳翩翩身上,寧儉總是四兩撥千斤的岔開話題,或是輕輕巧巧的帶過。一整晚都是如此,讓良九頗有些心力交瘁。

  好不容易捱到了飯畢,寧儉起身告辭,帶著寧慶就要走。柳翩翩一雙美目跟著寧儉流轉,良九搖了搖她,柳翩翩咬咬牙。

  “二爺留步。”寧儉還未出良九院子,寧慶識趣的退了出去。

  “柳小姐有事?”院子裏原本來回走動的下人都失了蹤影,隻餘寧儉與柳翩翩二人。

  柳翩翩躊躇半晌,“翩翩願自薦枕席,隻求能伺候二爺身旁!”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有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