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9節

  德十自從知道了傅京的身份,她就大致猜到了些輪廓。

  她雖看不慣寧謙將寧善視為棋子,但從長遠來看,這樣的做法何嚐不是寧善的一個好的歸宿。

  寧善與她不過是妾侍生子,今後麵對著挑選夫君或妻子的時候,難免會遇到不少尷尬的境地。

  而寧善若是能進入大理寺卿的府上,做傅京的男妻,那他便不用再拘泥於妻子的身份,挑一戶貧窮人家的女兒或是選一處富庶人家的庶女。

  柳翩翩還是第一次從德十的臉上見到了“認真”的表情,這讓她越來越覺得,寧家人似乎個個都不簡單。

  ——

  傅甲剛從傅京的院子裏出來,老遠就看見寧善帶著寧福往外走。

  “把這些都送過去,給每個院子都清點好,千萬別記差了數,否則對不上賬目,儉二那個忒小氣的又拿我例銀動手腳。”

  寧福得了寧善的差遣,麻溜兒的抱著一摞盒子走了,傅甲想也不想便追上了寧善的腳步。

  “六爺,您這是要往哪兒去?”寧善見來人是傅甲,“今兒府裏分發些衣裳鞋子,我正要去賬房那兒。”寧善作勢欲走。

  傅甲想來自己左右無事,傅京早就吩吩咐過自己以後定是要伺候寧善的,“福哥兒不在,六爺怕是身邊沒個伺候的人,做事也不方便。”傅甲欠了欠身,“不如讓小的跟著六爺罷。”

  寧善一驚,連連擺手,“這可使不得,若是傅大人那裏有差事,可不就耽擱了甲哥兒。我這裏都是小事兒,多跑兩趟罷了,甲哥兒隻管忙自己的去,不必跟著我。”

  二人正說著,寧謙剛剛從外麵回來。見二人聊的火熱。

  “六弟,”寧謙搖著折扇,“何事在此?

  ”

  “碰巧遇見甲哥兒,多說了兩句。四哥可是剛回來?”傅甲趕忙給寧謙作揖,“相爺大人萬福。”

  寧謙收了折扇,“不必拘禮。傅大人可在院子裏?”

  “在的,怕是這會兒正在看書,可是要小的去通報?”寧謙從袖袋中取出一張戲票來,傅甲恭敬的接了。

  “不必了。我昨兒剛得的戲票,聽說是從廊台郡來的名角兒。若是傅大人有興趣,明日傍晚就請他同去。”

  寧善見沒有自己的事,正要告辭,哪知寧謙一把拉住了寧善,“莫走,一會兒有事與你說。”

作者有話要說:  猜猜看,老四想說什麽~

☆、第三十五章 想不出標題了

  德十每日除了修習女紅之外,還會有西席先生教習識字。明麵兒上,寧善隻說請個西席來讓德十好歹識些字,不做個睜眼兒的瞎子罷了,暗地裏,卻是特意囑咐過德十,除了《女訓》、《女誡》這些女子必須修習的之外,四書五經也是要學的。

  所以,翩翩與德十沒能多聊上幾句,便被請回去念書去了。邊看德十整日裏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不過是裝出來給旁人看的。

  翩翩樂得清閑,看寧喜打完絡子,便帶著寧喜在寧府裏閑逛。不知不覺,便走到了垂花門附近。

  寧家分前後院、東西跨院,而垂花門剛好將前後院隔開。眼見著翩翩就要穿過垂花門到前院兒去,就被寧喜一把拉住了。

  “柳小姐,您這是要往哪兒去?”近來寧家新住進了一位有身份的客人,主子爺都已經下了令,除非去請,否則不許後院的人擅自到前院去。

  柳翩翩也知自己此番行為不妥,“就是隨意走走,回去罷。”

  現在府上的人,哪個不知柳小姐對二爺的心意?可是就算清楚,卻也有心無力。誰讓二爺是個鐵石心腸的,明知神女有心,偏偏襄王無夢。這事,無論誰提起來,都免不了一聲歎息。

  寧喜也是在心底歎了一聲,不露聲色的跟在柳翩翩身後。

  寧儉正在賬房聽各個管事進來答話。裏裏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堆,讓寧儉不由頭疼。

  “今年所繳的各稅較之去年整整抬高了一倍。當今聖上鐵了心的要整頓六部,可從中中飽私囊的還是大有人在。”寧慶捧了茶上來,順手趕走了正想進來答話的諸多管事,“爺也累了一個晌午了,歇會兒再聽罷。”

  寧儉靠著椅背,閉上了眼。

  “雖說聖上多次下旨調低稅價,京城的生意都還好說,其餘各地的抽成都參差不齊,賬麵兒上的一堆亂帳也是讓人憂心。唉,生意是一年比一年難做。”賬房先生也是輕歎,被寧慶皺著眉頭瞪了一眼。

  “吳先生,偏閣裏給您備下了些茶和點心,您先去修習,過會兒再來聽差可好?”賬房先生這才看到寧儉閉眼休息了,忙不迭的告歉退下。

  賬房先生剛走,寧儉便睜開了眼睛,“何必去為難一個老先生,”寧慶不言語,隻是將手裏的茶遞給寧儉,“南邊兒傳來了消息,說是已經把人救下了。因為傷勢過重,就在暫時安排在南邊,暫時不回來了。”

  寧儉喝茶的手一頓,旋即放下了茶杯,“都讓人仔細伺候著,傷勢一好就立刻派人給送回來。不要急著亮明身份,隻說是相爺大人派去的就好。”寧慶都一一躬身應了。

  ——

  寧善跟著寧謙在暖閣坐下,“今日可是有差使?”見寧善手裏還握著賬本,,“我的話不多,說完你便去忙。”

  寧謙沒讓寧祥上茶,隻吩咐他掩了房門,一副有秘密話兒要說的架勢。

  寧善見寧謙這副樣子,心裏便也猜到了些許。將自己臉上的那些小心思妥帖藏好,一言不發。

  “你或許也是知道,我邀請傅大人來府上小住的用意。”寧謙見寧善隻是低頭不言,不由生了幾分勸說的意味,“我也沒有旁的意思,隻是想你馬上也該到了選妻的年紀。如何對你自己有利,想必你自己也有計較。身為兄長,為你能做的也是不多。”

  你神通廣大,這種對你有利的事,還能少得了你?寧善暗自腹誹。

  寧善自是明白寧謙的意思,無非就是讓他接近傅京。甭管真心還是假意,先把傅京籠絡住了再說。早就看出寧謙想拉攏傅京,不然就憑寧謙平日裏那麽高傲的性子,哪裏肯平易近人的邀請旁人進府。

  腹誹歸腹誹,但表麵上還得繼續恭敬著。

  “是,四哥的意思弟弟心領了。傅大人的確是一表人才,國之棟梁。隻是弟弟不過一介愚民,哪裏能高攀的起傅大人這樣的高枝兒。”寧謙嗬嗬一笑,“何必妄自菲薄,傅大人欣賞你,自是你有過人之處不是。”

  寧善越是表現的誠惶誠恐,寧謙就越是確定寧善是個好拿捏的主子,對他日後的動作來說就越是有利。寧謙心情愈佳,寧善心裏愈是冰冷。

  “為兄言盡於此,至於如何去做,還要六弟自個兒琢磨。若是日後六弟發達了,跟著有榮光的不還是十妹妹嘛!”寧善欠了欠身,出了暖閣。

  ——

  夜晚,柳翩翩回了柳家,正坐在油燈下研讀醫書。

  “叩叩”門響,翩翩隻道是童子奉茶進來,連頭都未抬,“進來,門沒鎖。”

  “小姑這麽晚還沒睡?”進來的是已嫁為柳家婦的良九。

  柳翩翩見良九僅披了單衣過來的良九,駭了一跳,“這麽冷的天嫂嫂怎麽就披件單衣,也不怕凍著。快坐,我讓人去燒炭盆來。”

  良九拉著柳翩翩坐下,“不用忙了,說兩句就走。”

  二人坐下,“二哥的病症我都聽夫君說了,想不到……”良九輕歎了口氣,“日後可是要苦了妹妹了。”

  柳翩翩神色黯然,“哥哥去請了師父出山,想是有師父,二爺的病症定是無礙的。”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今天好累~

☆、第三十六章 成全

  柳翩翩紅了臉,一個未出嫁的大姑娘公然談論男人的“那種事”,自然是害羞不已的。

  良九有些戚戚,“苦了你了。”

  “無論二爺怎樣,翩翩今生隻認定他一人。若是不能在一起,我也要為他守一輩子!”

  柳翩翩的執著讓良九深為感動。

  “想必我師父下山就在這兩日了。若是師父醫好了二爺,未嚐以後他對我沒有那種心思。”柳翩翩低下了頭。

  寧儉為人性冷,多數心思從不流於表麵。良九即便是他的同胞妹妹,都不敢有十足把握知曉他的心思。良九見翩翩早已情根深種,她倒是有了一絲撮合的念頭。

  “看我二哥就跟那萬古冰山上的冰塊似的,對付這種人,熱情一些總是沒錯的。他若是冷,你就用熱,就不怕哥哥不被你融化!一日不融就兩日,兩日不成就三日,哪怕千日萬日,直到他把你放在心尖兒上當寶,離了你就心緒不寧為止!”柳翩翩的眼神倏地亮了。

  這正是她在心裏掂量再三的,隻是一直苦於女兒家的尊嚴,遲遲下不定決心。今日聽良九說出來,就仿佛迷途的人找到了前進的光亮。

  “翩翩,你是個好姑娘。二哥若是能有你的陪伴,這一生想是不會孤單了。”

  良九想著臨來時夫君說的想要成全翩翩的話。誰成全誰呢?良九倒覺得是翩翩成全了二哥。

  “二哥那個呆子!”

  ——

  寧家向來寂靜,到了晚飯時分,小廚房裏才弄出些響動。還有嫋嫋炊煙,表明各個院子的主子們都還在自個兒院子裏好生呆著。

  傅京的飲食走的是寧謙的小廚房,那裏請的可是京城有名的大師傅,就連廚娘都是從大酒樓裏出來的。時不時的,會有些別出心裁的飲食,這也是德十一直喜愛“光顧”的原因。

  傅甲帶著下人端來了傅京的晚飯,見傅京動也不動,不僅有些擔心。

  “爺,您看了半天了,歇歇眼罷。”傅京放下手裏的書本,“先去看看寧善在不在,請他一起過來吃。”

  寧善此時正蹺著腳與寧福一同對賬本。

  “寧儉院子的一共是八十的份例,五兩四錢,看看可有遺漏?”寧福好生將領份例的名單清點清楚,“八十份例,一份不少,錢數也是分毫不差。”

  寧善點點頭。

  “寧謙院子九十七份例,連帶著傅大人的院子還有二十份例,一共一百一十二,八兩一錢。清點一下。”

  寧福點好數,“有一份說是毀壞,這裏有了登記,還需要去找成管事調換,其餘的沒有問題了,因著有毀壞,這些個銀子還未付。不過賬房先生那裏已經過了帳,這些錢怕是要找二爺另請了。”

  二人儼然忘記了晚飯,一心隻管對賬。

  傅甲見院門沒人守著,平日裏守門的寧吉也不見了蹤影。進了院子就聽見房裏寧善還沒用飯。

  “六爺在嗎?”傅甲站在簾外,也不進去。

  寧福聽見聲音,打起簾子,“是甲哥兒,這會兒來可是有事?”

  傅甲對著寧福點點頭,“我們爺差我來問問,六爺可有用飯,若是沒有,就請六爺過去。”

  寧善讓寧福請了傅甲進屋。

  “難為傅大人惦記著。我這手上還有些事,怕是一時半會兒的傅大人那邊菜都涼了。甲哥兒回去替我謝謝傅大人的美意,下次……”

  “怎麽,還要我親自來請你不成?”傅京自己打了簾進來,眼角帶笑。

  人都親自來請了,不去不是那個理兒吧?寧善心想,但腳下卻遲遲邁不開步子。

  寧福一直對寧善使眼色。他們家六爺哪裏都好,就是腦子經常不開竅。當初四爺說的多直白啊,擺明了就是想讓六爺出麵拉攏傅大人。可現在六爺一臉為難的樣子,這不是不給傅大人麵子,要打人家的臉嘛!

  “難不成寧六爺看不上我院子裏的東西,不肯賞臉?”

  寧善倏地站起,“這便走,傅大人請。”

作者有話要說:  寒假要學習,就先放一千字……

☆、第三十七章 曉得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