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8節

“嗯。”寧善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寧福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傅大人真是好人,還送了咱們不少吃的呢!”

寧善一個翻身,“你都拿了?”寧福愣怔著點點頭。

“不許拿,明天一件都不能拿!”寧善眼神都能噴出火來了。

寧善似乎是一夜沒睡好,眼下青黑。

傅京讓傅甲把晨食送到寧善房裏,他與寧善一同吃。

“正巧,今日我正值休沐,我與你一道去寧府。”寧善正拿著胡餅的手一抖,“我都答應你了,你,你怎麽還去!”

傅京就喜歡見寧善那驚恐的眼神,像是見到天敵的小鹿一般,驚慌失措,口齒不清。

“送你回去而已,我不進去。”寧善鬆了口氣,手裏的胡餅卻是怎麽也吃不下去了,“我吃好了,傅大人慢吃。”

傅京擦了擦手,“傅甲,去準備馬車。”

寧福衝著傅甲傻樂,傅甲嘴角抽搐,麵無表情的走了。

“日後你可以直接進後院,不需要遞帖子。我都跟門房吩咐好了。”寧善隻管出神地望著街邊,傅京的話卻是一點都沒有聽進去。

馬車在寧府門口停下,寧善逃似的從馬車上竄下來,身手快的連寧福都嚇了一跳。

“你趕緊回去,這裏人多眼雜的,快走快走!”一溜煙的功夫,寧善就跑了進去。

寧福目瞪口呆,還是第一次見這麽狼狽的六爺呢!

“傅大人,我們爺,肚子疼,您多包涵。您慢走。”傅京淡淡“嗯”了聲,“回去好好伺候你們家六爺,明日讓他別忘了與我的約定。”

寧福應了聲“是”。

應完後才想起來,他是六爺的人呀,怎麽傅大人看起來比六爺更像個主子?

——

寧福眼見著家裏兩位主子爺離開,才敢慢慢進了屋子。

“爺。”寧善正趴在小茶幾上歎氣,“傅京走了嗎?”

“傅大人早就走了,還囑咐小的讓您別忘了與傅大人的約定。”

寧善一聽到寧福的傳話,頓時雙目圓睜,“滾滾滾,爺才是你主子,怎麽替別人說話!”

寧福喏喏退了出去,暗自腹誹,最起碼傅大人比六爺更像個主子。

接下來的日子,寧善每日一邊偷偷與傅京見麵,一邊應付寧儉關於“你每日都出府做什麽”的詰問。寧善隻覺心力交瘁,原來說謊找借口是件技術活兒。

寧謙不動聲色的試探過幾次,每每問到他與傅京是何關係時,寧善隻覺得心驚肉跳。

“四哥想哪裏去了,不過是與傅大人在花樓見過罷了。傅大人,是個,挺好的,人,不禁多聊兩句的關係而已。”

這句話說完,寧善就想去吐一吐。傅京要是個好人,京城裏恐怕全是好人了,還要京兆府和大理寺作甚!

寧謙頗有深意的“哦”了一聲。

“傅京那人是個不錯的,與他關係甚篤,的確是件好事。”

寧善:“?”

☆、第三十三章 了不得的事 下

寧善覺得寧謙的話裏有話,細想之下,又覺得並無不妥。心思流轉間,寧謙早已離去,留寧善一人還在琢磨。

德十見寧善一整日神思恍惚,就連往日與她鬥眼雞似的打鬧都失了興趣,就越發覺得這個寧善定是離家的那兩日碰上什麽難解的事了。

“嘿,想哪家姑娘呢?這麽出神!”寧善被駭了一跳,“去去去,姑娘家家的哪裏都有你!”

德十撇撇嘴,“原本還看你心裏有事,想告訴你二哥的好酒都藏哪裏的。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寧善一聽說“好酒”二字,眼神頓時清明,“在哪兒?”

“你果然有事瞞著。”德十眼神毒辣非常,“你平日裏哪裏會想到找酒喝。”

某個月夜,德十與寧善二人偷偷撬開了寧家的庫房,搬出了整整三大壇上好花雕。二人倚在德十小院的回廊上,對月豪飲。

德十不善酒力,一壇還未見底,麵頰酡紅,軟軟的倚在寧善肩膀上。

“妹妹想情郎哎……嗝,噫,盼著那哥哥回……爬上那城牆望不見喲……嗝,哥哥還在戍邊。春風又吹綠門前柳……嗝,噫,春風不度那玉門關……做去寒衣寄情郎……嗝,莫把妹妹忘……”德十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唱著坊間“盼郎歸”的小調。

寧善酒量稍好些,可也緊緊捂著耳朵,“破鑼嗓子公鴨腔,雞皮疙瘩抖三筐。”這是寧善小時候聽完德十唱歌,偷偷編的順口溜,“都這麽多年了,你唱歌怎麽還這麽難聽?”

德十掙紮著起來便要打他,小粉拳軟綿綿的,打在寧善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寧善咯咯的笑,一偏頭,睜開眼,就看見了傅京那冷冷的眼睛。

“啊呀!鬼啊!”慘叫聲驚起了寧府的所有人。

——

德十因為醉的厲害,被留在院子裏睡覺,其餘的主子,全都聚在了花廳。

來者為客,傅京自然是上座伺候著,寧謙陪坐。寧儉悠然落座左首,寧善隨著寧儉在他後麵坐下。丫頭婆子在每個主子的身後站定,寂然無聲,就連上茶的動作都比平日裏快上些許。有些有眼色的下人,都看得出幾個主子的臉色有些異常。

寧善目不斜視地盯著自己的腳,仿佛能從自己腳上看出朵花兒來似的,心裏早已是驚濤駭浪。寧謙多少能猜到一些傅京的來意,不禁看了一眼寧善。寧儉全程像是一尊泥胎木像,不是喝茶就是看戲,不發一言。

“傅大人深夜造訪,不知所為何事?”寧謙率先打破沉默,也沒有多一句的寒暄,開門見山。

寧善心中一緊,唯恐傅京說話不算話,把事情都抖了出來。傅京裝作無意掃了一眼寧善,見他雖然低著頭看腳,耳朵卻豎得高高的,跟隻小狐狸似的。

“無事,是下官見今晚月色正好,信步走走罷了。”寧善暗自腹誹,隨便走走能走到德十院子裏去,這種鬼話誰信!不過也是鬆了口氣,隻要不供出自己就好。

寧謙心中明情,對傅京的話自然也是不信的。

“今夜月色的確不錯,傅大人若是有意,不如今晚就在我府上賞月?”寧謙一直有意栽培傅京,在他看來,自己手下黨羽眾多,能如傅京一般有手段有魄力的還真沒幾個,不如就將他納入自己的親信中,或許寧善是個能利用的一步棋。

打定心思,寧謙幹脆做個順水人情。寧善一看就是還在搖擺不定,而傅京顯然是看上了寧善,一門心思的要將他搞到手的。寧謙暗自做著盤算,自己手裏若是握著寧善這根繩子,日後拿捏傅京自是容易。

“與相爺同賞一輪明月,下官與有榮焉。”傅京想也不想便應下,這讓寧善隻覺頭大如鬥。本來應付家中這幾個人精就夠他頭疼了,如今又來一個,他或許,不用活了。

寧謙一喜,“那便讓六弟去安排院子,傅大人不妨就先在府上住下。”

寧善:“……”看來他不用活了。

——

“六爺,這是我們爺派小的送您的,請您務必收下。”這是今日傅甲第三次“造訪”寧善的院子。

想傅京那廝不僅厚顏無恥的住進了寧府,而且還三不五時的就來“騷擾”寧善。一會兒過來串個門,一會兒就讓傅甲過來送東西。按理說,送禮什麽的也就罷了,畢竟你是借住寧家,這也是人之常情。但送來的一封封“情詩”算是怎麽回事?明明知道他寧善不認字!

傅京又施施然進了寧善的院子,見寧善正對著那一遝“情詩”犯愁。

“你到底想怎麽樣?”寧善忍無可忍,揪著傅京的衣領,滿臉惡狠狠的樣子。哪知傅京不覺得可怕,反倒覺得可愛,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臉,“知道你不認字,我這不是給你請西席先生來了。”

寧善猝不及防被傅京摸了臉,正在做“士可殺不可辱”的悲憤狀,甫一聽有先生來教認字,不禁苦了臉。

但往傅京身後瞧,“先生在哪兒呢?”

傅京大剌剌在寧善平日常坐的地方坐下,“正是不才區區在下。”

寧善頓時冷下了臉,“你不是說我隻要按你說的做,你就不會……你說話不算話!”

“不會什麽?我隻說不告訴你兄長,但沒說不許我出入寧府啊!”傅京從一遝情詩中抽出一封,“過來,教你識字。”

德十一直聽說有客人住進了寧府,但下人們都說的支支吾吾的。德十那晚醉的厲害,不知發生了何事,左右今日閑來無事,便往寧善院子裏跑,順便想問問住進來的客人究竟是誰。

甫一踏進寧善的院子。可了不得!寧善竟被一男人抓著寫字!

德十揉了揉眼睛,從另一個男人看寧善的眼神裏,她仿佛知道了什麽了不得的事呢!

——

寧福忙不迭地去給兩位爺燒茶,見門外十小姐傻愣愣的站著。

“十小姐,您來了,我們爺和傅大人正在識字呢,您快進去坐!”寧福樂嗬嗬的招呼德十,“傅大人給我們爺送了不少零嘴兒呢!您來的可真是巧。”

德十想,如果當初她沒有被寧福所說的零嘴兒所誘惑,她現在一定還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女子,隻管減減肥,繡繡水鴨子罷了。而現在……

一臉嬌羞的寧善,和一位欲求不滿模樣的黑臉閻王算是什麽奇異組合?

雖說在本朝,男風什麽的不算傷風敗俗,但親眼所見還是對德十有一定衝擊力的。德十不禁深吸了口氣。

“六哥,這位就是傅大人?”

傅京想起她就是那日與寧善一同喝酒的女子,見她喚他“六哥”。他還以為這女子是寧善的丫頭或是……幸好不是。向來就是寧善的同胞妹妹無疑了。

“十小姐有禮了。”傅京對著德十稍稍欠身,一副疏離有禮的模樣。

作者有話要說:  新年快樂~2017年的第一天就從我們德十真相了開始吧~

☆、第三十四章 個個不簡單

寧謙有自己的小算盤,他早盤算好了要把寧善與傅京送做一堆兒。寧儉對此事不是毫不知情,而且似乎對於寧謙的做法頗有微詞。

他明白寧謙是想培植黨羽,籠絡人心。但寧善到底是男子,委身於另一男人身下,任誰想都會覺得別扭吧?

“到底該是讓他心甘情願才行,四弟這樣做是不是欠妥當?”寧儉決定與寧謙談談,“我們總該考慮善六的想法。”

寧謙抬眼,“我並未逼迫於他。若是能成事我自然是樂意,若是不成但也就罷了。”

也就是說,寧謙在寧善身上下的賭注並未有幾分,哪怕最後傅京不與寧善一起,他也是留了後手的。

寧儉自是知道寧相爺的“神通廣大”,一時無話。

——

柳翩翩三不五時的來找德十玩耍。明麵兒上說是與德十熱絡,私底下滿心滿眼都是在瞧著寧儉。

德十自是知道柳翩翩那點兒小心思,也不戳破,心甘情願的做著那中間拉線的“紅娘”。

“那日你喝醉了酒,二爺竟沒有找你的麻煩?”一早,柳翩翩就坐在德十院子裏看寧喜打絡子。看著寧喜的手指上下翻飛,柳翩翩的心也就像寧喜的手指那般,滿心的思緒也是翻飛。

德十近日跟著府裏的繡娘學刺繡,繡出來的鴛鴦就像是寧善說嗄的那樣,跟隻肥胖待宰的“水鴨子”似的。

“他正忙著六哥的事,哪裏顧得上我。”德十對自己繡出來的水鴨子似乎十分滿意一般,左看右看,末了,點了點頭。

“六爺?是啊,最近都沒見到六爺。難不成六爺遇到什麽麻煩事兒了?”

繡娘見德十沒了刺繡的興趣,自動自發的欠身告退,德十擺了擺手,“倒不是什麽麻煩事兒,不過是前邊院子裏那些算計的心思罷了。”寧家幾位主子的院子有前後之分。寧儉與寧謙院子稍前,前邊院子指的就是寧儉寧謙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