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7節

“不不不,我沒去過。我就是,就是跟著旁人進去看過。”得了,越描越黑,寧善在傅京心裏已經被貼上了“此子不堪教化”的標簽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什麽驚天霹靂呢?你們猜~

☆、第三十一章 驚天霹靂 下

“以後你不準再去那等醃臢的地方。”傅京語氣嚴肅,仿佛詰問自家媳婦兒為何給他戴綠帽子一般。

“小爺一向來去隨心,想去便去!”寧善別看平日裏對人都是笑臉相迎,實際上他也是有脾氣的,而且脾氣還不小。

別以為自己戴著官身,小爺就不敢把你怎麽樣!等小爺大顯神威一番,你小子指不定在小爺腳下怎麽瑟瑟發抖呢!

寧善正想的暗爽,卻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莫名其妙,自己竟躺在了傅京的書案上!

傅京壓在寧善身上,“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寧善目瞪口呆。剛剛,剛剛他是怎麽……腦中一片空白,心裏隻餘一句話。

“小爺竟被男人給壓了!”

——

寧善猶遭驚天霹靂,他,他不會……想那個那個我吧?

這個想法在寧善腦中剛一出現,就被自己嚇了一跳。

傅京眸色幽深,眼見著寧善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青,“你想怎麽樣?我們這樣不妥,萬一有人進來……”

“哪裏不妥?”傅京好整以暇。兩人原本是一上一下的姿勢,傅京拉著寧善坐下,變成了寧善騎在傅京腿上,偏偏自己還動彈不得。寧善暗恨,自己為什麽當初不好好學學功夫。

寧善銀牙一咬,“你我都是男子,這等行為實在是失禮,還請大理寺卿大人自重。”特意將“大理寺卿”四個字咬的很重,就是要提醒他,注意身份。

傅京不為所動,反而悠哉遊哉的挑起寧善的一縷頭發。

“這沒什麽不妥。我留你在這兒,就是讓你給我做夫人的。”寧善倒吸一口涼氣。他,他竟敢公然就將這種話說出口!

“這怎麽可以!就算你是斷袖,可我不是。我還要娶妻生子,還要兒孫滿堂呢。”寧善委屈的快哭出來,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怎麽讓他遇見這麽個大奇葩了呢?

驟然聽說寧善說出“娶妻生子”四個字,傅京的眼神驀然變冷,“你敢!”

“此乃天經地義,為何不敢!”寧善妄圖掙紮,被傅京粗暴的按在腿上,動彈不得。

“傅大人,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若是我四哥哪裏得罪了您,您冤有頭債有主。我就是一個小跟班兒,您別拿我開涮成嗎?”傅京拎著他像是拎個小雞仔似的。

“不成,我說我看上你了,不會騙你。”

寧善:“……”我tm倒希望你是騙我的!

——

寧善與寧福兩日未歸,在寧府上下還是引起了不小的波動。

寧儉聽完了德十前來回話,正等著下人從花樓回來答話。

“你前天最後一次見善六是清晨?”德十規規矩矩的站著,“是,那日與六哥在府中跑完步,他隻說回院子去休息,後來就再沒見過他。”

寧儉皺眉,不語。

“爺,東街那些巷子裏都找了,沒有六爺的蹤跡。倒是有人說見過六爺。”寧慶就是為了找寧善,生平第一次進了花樓。

德十趕忙吩咐,“快讓那人進來。”

寧慶將鶯鶯請了進去,鶯鶯還是第一次到寧府來。從剛進府時下人們的嚴肅規整,再到現在堂上坐著的寧家二老爺和京城貴女,鶯鶯隻覺小腿抽筋,一個腿軟就跪了下去。

寧儉隻是皺皺眉,沒說什麽。德十慌忙站起身,“你,什麽時候見過六哥?知不知道他去哪兒了?”

鶯鶯被德十“逼問”的聲如蚊訥,眼圈泛紅。

“小女子,小女子不知六爺,去往何處。”德十歎了口氣,“他跑到哪裏去了,既不會功夫,身上連個銀子都沒有,莫不是被仇家綁了吧?”

寧儉拍拍德十,示意她稍安勿躁,“你是何時見過我六弟的?”

鶯鶯磕了個頭,“是前晚,六爺的確來過小女子這裏,隻不過……”

“隻不過什麽?”德十問。

“六爺後來被一位爺打暈帶走了,還說,還說以後小女子再敢接六爺的客,就……就讓小女子到大理寺去。”

鶯鶯哭的淒淒慘慘,德十聽得心煩,“趕緊把人帶走,哭的好不喪氣,讓人心煩。”

寧慶客客氣氣的請鶯鶯出了府,順便將寧善在花樓欠下的錢也一並結了。原本以為自己會被寧家人打罵一通,沒想到自己竟出了府,還得了賞錢。鶯鶯歡天喜地的走了。

“大理寺。”寧儉反複琢磨著這三個字,“去把四爺請來,就說有事相詢。”

寧謙也聽說了寧善失蹤之事,又聽的寧儉請自己有事相詢,心裏倒有些納罕。

“二哥喚我來,何事?”寧謙甫一進門,就見德十與寧儉滿臉凝重。

寧儉讓人上了茶,“前日可是有位大人前來找過四弟?如果我所記不錯的話,那位大人據說是大理寺的人吧?”

寧謙對寧儉知曉他與何人往來這件事並不奇怪。寧家各個院子裏,誰沒有一兩個眼線。

“沒錯,前日大理寺卿是來找過我。不知二哥覺得哪裏不妥嗎?”

寧儉將鶯鶯的話與寧謙說了一遍。

“這麽一說,倒是這個大理寺卿很是可疑。”寧謙慢慢道,“傅大人前日是從後門入府,而善六又是從後門出府,極有可能二人有過照麵。但是,兩人又不相識,傅大人何苦為難一個善六?”

寧儉點點頭,“這邊是問題所在了。還勞煩四弟明日前去大理寺卿府上一趟,問問善六是否在那裏。”

“好,明日我就去。”

——

夜深,寧善被安排在了傅京的臥房休息。眼見著傅京就要從書房回來睡覺,寧善急得在原地直打轉轉。

“爺!”寧福推門,一見到寧善,激動的熱淚盈眶。

寧善一直隻顧著自己,哪裏成想,寧福竟然也在這兒!

“你小子跑哪兒去了!”寧福抱著寧善哇哇大哭,“我的爺,小的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爺了……”

寧善急忙把他推開,“要哭離我遠點哭,摟摟抱抱的不像樣子。”

寧福趕忙擦幹眼淚,“爺,咱們這是在哪兒啊?您沒什麽事兒吧?”

“滾滾滾,別動手動腳的,爺正膈應著呢!”

寧福閉了嘴站在一旁。寧善坐了下來,低聲道,“你來的時候,外麵沒人吧?”

作者有話要說:  鴛鴛相抱何時了,鴦在一旁看熱鬧。

捂臉,遁走……作者就是個h渣渣~各位大爺自行腦補各種xxoo~

☆、第三十二章 了不得的事 上

寧善原本是想趁著晚上,傅京沒有防備,他好帶著寧福逃出去來著。

可惜,到底是自己武藝不精,又被傅京拎了回去。看傅京輕巧的架勢,就跟拎了個小雞仔似的。

“你就這麽想走?”傅京的臉色十分不善,“你怕我?”

不怕這才怪,誰知道你會不會哪天抽風,把他霸王硬上弓了怎麽辦!寧善默默的想。

傅京看著寧善滿臉的不情願。

“算了,你要是想走,就走吧。”他這麽好說話?寧善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咱們以後有的是時間見麵。”

寧善:“……”他就知道。

寧府一大早就見到失蹤許久的寧六爺竟回來了,不禁人人奔走相告。

“六爺回來了!”德十正在吃晨食,猛然聽到這個消息,扔了手裏的素餅,帶著寧喜就往寧善院子跑。

寧儉與寧謙早在寧善回府的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寧善院子,原本寧謙正打算今日問問傅京,看他知不知道寧善的下落。這下好了,寧善自己回來了。

“你是說,你被大理寺卿傅大人請到府上做客?半夜?”寧儉不解,看向寧謙。

寧謙表示他也不曉得。

寧善有些惴惴,“就是去傅大人府上玩了兩天而已。”寧謙看寧善的眼神帶了些審視。

“人回來了就好。既然無事,就好好休息,明日再來回話也是一樣。”寧善應了聲是,寧儉就率先走了。寧謙似乎是想從他身上看出什麽,無果隻得放棄。

“以後再說,先休息。”寧善躬身送走了兩位大神,鬆了口氣。

寧福從昨晚到今早,他仿佛經曆了人生最玄幻的故事。他仿佛知道了什麽了不得事情。

——

昨晚。

“你若是走了,明日我就會到你府上,與相爺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傅京背著手,而寧善正欲帶著寧福離開。

寧善懸空的腳一下踩空,整個人搖搖欲墜。傅京眼疾手快地複製寧善,“怎麽?你想好不走了?”

兩人此時抱在一起,寧福並沒覺得有什麽不對,畢竟傅大人這算是“救了”他們家六爺。但是,傅大人說什麽“全都告訴四爺”,什麽意思?難不成他家爺又做了什麽壞事不成?

“那你怎樣才能放過我?”寧善咬碎了一口銀牙。真想讓自己的拳頭碰觸到傅京那張看起來不錯的臉啊!寧善在心裏想。

傅京扶起寧善,臉色從剛剛的不善,現在變得很善,善的都像是如來佛祖一般可親。

“若是每天都能見到你,我覺得也是不錯的。”

寧善深吸了一口氣,忍住了罵娘的衝動。

“傅大人貴人事忙,小民哪裏敢占用傅大人的時間。”要不是寧福在旁邊,寧善覺得自己一定會好好與傅京“理論”一番。對,要不是寧福,他才不會這麽慫!

傅京挑眉,“那就沒辦法,我明日很想與相爺大人見一麵呢。”

“好,每天見麵吧,就這麽決定了。”

寧福隻道是六爺與傅大人友情甚篤,還要約定每日見麵。但是為什麽傅大人總是要見相爺啊?

一夜,寧善翻來覆去,在榻上“烙餅”。

“爺,傅大人明日就送咱們回府嗎?”寧福不知內情,躺在腳踏上一臉開心。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