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8節

  “嗯。”寧善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寧福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傅大人真是好人,還送了咱們不少吃的呢!”

  寧善一個翻身,“你都拿了?”寧福愣怔著點點頭。

  “不許拿,明天一件都不能拿!”寧善眼神都能噴出火來了。

  寧善似乎是一夜沒睡好,眼下青黑。

  傅京讓傅甲把晨食送到寧善房裏,他與寧善一同吃。

  “正巧,今日我正值休沐,我與你一道去寧府。”寧善正拿著胡餅的手一抖,“我都答應你了,你,你怎麽還去!”

  傅京就喜歡見寧善那驚恐的眼神,像是見到天敵的小鹿一般,驚慌失措,口齒不清。

  “送你回去而已,我不進去。”寧善鬆了口氣,手裏的胡餅卻是怎麽也吃不下去了,“我吃好了,傅大人慢吃。”

  傅京擦了擦手,“傅甲,去準備馬車。”

  寧福衝著傅甲傻樂,傅甲嘴角抽搐,麵無表情的走了。

  “日後你可以直接進後院,不需要遞帖子。我都跟門房吩咐好了。”寧善隻管出神地望著街邊,傅京的話卻是一點都沒有聽進去。

  馬車在寧府門口停下,寧善逃似的從馬車上竄下來,身手快的連寧福都嚇了一跳。

  “你趕緊回去,這裏人多眼雜的,快走快走!”一溜煙的功夫,寧善就跑了進去。

  寧福目瞪口呆,還是第一次見這麽狼狽的六爺呢!

  “傅大人,我們爺,肚子疼,您多包涵。您慢走。”傅京淡淡“嗯”了聲,“回去好好伺候你們家六爺,明日讓他別忘了與我的約定。”

  寧福應了聲“是”。

  應完後才想起來,他是六爺的人呀,怎麽傅大人看起來比六爺更像個主子?

  ——

  寧福眼見著家裏兩位主子爺離開,才敢慢慢進了屋子。

  “爺。”寧善正趴在小茶幾上歎氣,“傅京走了嗎?”

  “傅大人早就走了,還囑咐小的讓您別忘了與傅大人的約定。”

  寧善一聽到寧福的傳話,頓時雙目圓睜,“滾滾滾,爺才是你主子,怎麽替別人說話!”

  寧福喏喏退了出去,暗自腹誹,最起碼傅大人比六爺更像個主子。

  接下來的日子,寧善每日一邊偷偷與傅京見麵,一邊應付寧儉關於“你每日都出府做什麽”的詰問。寧善隻覺心力交瘁,原來說謊找借口是件技術活兒。

  寧謙不動聲色的試探過幾次,每每問到他與傅京是何關係時,寧善隻覺得心驚肉跳。

  “四哥想哪裏去了,不過是與傅大人在花樓見過罷了。傅大人,是個,挺好的,人,不禁多聊兩句的關係而已。”

  這句話說完,寧善就想去吐一吐。傅京要是個好人,京城裏恐怕全是好人了,還要京兆府和大理寺作甚!

  寧謙頗有深意的“哦”了一聲。

  “傅京那人是個不錯的,與他關係甚篤,的確是件好事。”

  寧善:“?”

☆、第三十三章 了不得的事 下

  寧善覺得寧謙的話裏有話,細想之下,又覺得並無不妥。心思流轉間,寧謙早已離去,留寧善一人還在琢磨。

  德十見寧善一整日神思恍惚,就連往日與她鬥眼雞似的打鬧都失了興趣,就越發覺得這個寧善定是離家的那兩日碰上什麽難解的事了。

  “嘿,想哪家姑娘呢?這麽出神!”寧善被駭了一跳,“去去去,姑娘家家的哪裏都有你!”

  德十撇撇嘴,“原本還看你心裏有事,想告訴你二哥的好酒都藏哪裏的。既然你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寧善一聽說“好酒”二字,眼神頓時清明,“在哪兒?”

  “你果然有事瞞著。”德十眼神毒辣非常,“你平日裏哪裏會想到找酒喝。”

  某個月夜,德十與寧善二人偷偷撬開了寧家的庫房,搬出了整整三大壇上好花雕。二人倚在德十小院的回廊上,對月豪飲。

  德十不善酒力,一壇還未見底,麵頰酡紅,軟軟的倚在寧善肩膀上。

  “妹妹想情郎哎……嗝,噫,盼著那哥哥回……爬上那城牆望不見喲……嗝,哥哥還在戍邊。春風又吹綠門前柳……嗝,噫,春風不度那玉門關……做去寒衣寄情郎……嗝,莫把妹妹忘……”德十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唱著坊間“盼郎歸”的小調。

  寧善酒量稍好些,可也緊緊捂著耳朵,“破鑼嗓子公鴨腔,雞皮疙瘩抖三筐。”這是寧善小時候聽完德十唱歌,偷偷編的順口溜,“都這麽多年了,你唱歌怎麽還這麽難聽?”

  德十掙紮著起來便要打他,小粉拳軟綿綿的,打在寧善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寧善咯咯的笑,一偏頭,睜開眼,就看見了傅京那冷冷的眼睛。

  “啊呀!鬼啊!”慘叫聲驚起了寧府的所有人。

  ——

  德十因為醉的厲害,被留在院子裏睡覺,其餘的主子,全都聚在了花廳。

  來者為客,傅京自然是上座伺候著,寧謙陪坐。寧儉悠然落座左首,寧善隨著寧儉在他後麵坐下。丫頭婆子在每個主子的身後站定,寂然無聲,就連上茶的動作都比平日裏快上些許。有些有眼色的下人,都看得出幾個主子的臉色有些異常。

  寧善目不斜視地盯著自己的腳,仿佛能從自己腳上看出朵花兒來似的,心裏早已是驚濤駭浪。寧謙多少能猜到一些傅京的來意,不禁看了一眼寧善。寧儉全程像是一尊泥胎木像,不是喝茶就是看戲,不發一言。

  “傅大人深夜造訪,不知所為何事?”寧謙率先打破沉默,也沒有多一句的寒暄,開門見山。

  寧善心中一緊,唯恐傅京說話不算話,把事情都抖了出來。傅京裝作無意掃了一眼寧善,見他雖然低著頭看腳,耳朵卻豎得高高的,跟隻小狐狸似的。

  “無事,是下官見今晚月色正好,信步走走罷了。”寧善暗自腹誹,隨便走走能走到德十院子裏去,這種鬼話誰信!不過也是鬆了口氣,隻要不供出自己就好。

  寧謙心中明情,對傅京的話自然也是不信的。

  “今夜月色的確不錯,傅大人若是有意,不如今晚就在我府上賞月?”寧謙一直有意栽培傅京,在他看來,自己手下黨羽眾多,能如傅京一般有手段有魄力的還真沒幾個,不如就將他納入自己的親信中,或許寧善是個能利用的一步棋。

  打定心思,寧謙幹脆做個順水人情。寧善一看就是還在搖擺不定,而傅京顯然是看上了寧善,一門心思的要將他搞到手的。寧謙暗自做著盤算,自己手裏若是握著寧善這根繩子,日後拿捏傅京自是容易。

  “與相爺同賞一輪明月,下官與有榮焉。”傅京想也不想便應下,這讓寧善隻覺頭大如鬥。本來應付家中這幾個人精就夠他頭疼了,如今又來一個,他或許,不用活了。

  寧謙一喜,“那便讓六弟去安排院子,傅大人不妨就先在府上住下。”

  寧善:“……”看來他不用活了。

  ——

  “六爺,這是我們爺派小的送您的,請您務必收下。”這是今日傅甲第三次“造訪”寧善的院子。

  想傅京那廝不僅厚顏無恥的住進了寧府,而且還三不五時的就來“騷擾”寧善。一會兒過來串個門,一會兒就讓傅甲過來送東西。按理說,送禮什麽的也就罷了,畢竟你是借住寧家,這也是人之常情。但送來的一封封“情詩”算是怎麽回事?明明知道他寧善不認字!

  傅京又施施然進了寧善的院子,見寧善正對著那一遝“情詩”犯愁。

  “你到底想怎麽樣?”寧善忍無可忍,揪著傅京的衣領,滿臉惡狠狠的樣子。哪知傅京不覺得可怕,反倒覺得可愛,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臉,“知道你不認字,我這不是給你請西席先生來了。”

  寧善猝不及防被傅京摸了臉,正在做“士可殺不可辱”的悲憤狀,甫一聽有先生來教認字,不禁苦了臉。

  但往傅京身後瞧,“先生在哪兒呢?”

  傅京大剌剌在寧善平日常坐的地方坐下,“正是不才區區在下。”

  寧善頓時冷下了臉,“你不是說我隻要按你說的做,你就不會……你說話不算話!”

  “不會什麽?我隻說不告訴你兄長,但沒說不許我出入寧府啊!”傅京從一遝情詩中抽出一封,“過來,教你識字。”

  德十一直聽說有客人住進了寧府,但下人們都說的支支吾吾的。德十那晚醉的厲害,不知發生了何事,左右今日閑來無事,便往寧善院子裏跑,順便想問問住進來的客人究竟是誰。

  甫一踏進寧善的院子。可了不得!寧善竟被一男人抓著寫字!

  德十揉了揉眼睛,從另一個男人看寧善的眼神裏,她仿佛知道了什麽了不得的事呢!

  ——

  寧福忙不迭地去給兩位爺燒茶,見門外十小姐傻愣愣的站著。

  “十小姐,您來了,我們爺和傅大人正在識字呢,您快進去坐!”寧福樂嗬嗬的招呼德十,“傅大人給我們爺送了不少零嘴兒呢!您來的可真是巧。”

  德十想,如果當初她沒有被寧福所說的零嘴兒所誘惑,她現在一定還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女子,隻管減減肥,繡繡水鴨子罷了。而現在……

  一臉嬌羞的寧善,和一位欲求不滿模樣的黑臉閻王算是什麽奇異組合?

  雖說在本朝,男風什麽的不算傷風敗俗,但親眼所見還是對德十有一定衝擊力的。德十不禁深吸了口氣。

  “六哥,這位就是傅大人?”

  傅京想起她就是那日與寧善一同喝酒的女子,見她喚他“六哥”。他還以為這女子是寧善的丫頭或是……幸好不是。向來就是寧善的同胞妹妹無疑了。

  “十小姐有禮了。”傅京對著德十稍稍欠身,一副疏離有禮的模樣。

作者有話要說:  新年快樂~2017年的第一天就從我們德十真相了開始吧~

☆、第三十四章 個個不簡單

  寧謙有自己的小算盤,他早盤算好了要把寧善與傅京送做一堆兒。寧儉對此事不是毫不知情,而且似乎對於寧謙的做法頗有微詞。

  他明白寧謙是想培植黨羽,籠絡人心。但寧善到底是男子,委身於另一男人身下,任誰想都會覺得別扭吧?

  “到底該是讓他心甘情願才行,四弟這樣做是不是欠妥當?”寧儉決定與寧謙談談,“我們總該考慮善六的想法。”

  寧謙抬眼,“我並未逼迫於他。若是能成事我自然是樂意,若是不成但也就罷了。”

  也就是說,寧謙在寧善身上下的賭注並未有幾分,哪怕最後傅京不與寧善一起,他也是留了後手的。

  寧儉自是知道寧相爺的“神通廣大”,一時無話。

  ——

  柳翩翩三不五時的來找德十玩耍。明麵兒上說是與德十熱絡,私底下滿心滿眼都是在瞧著寧儉。

  德十自是知道柳翩翩那點兒小心思,也不戳破,心甘情願的做著那中間拉線的“紅娘”。

  “那日你喝醉了酒,二爺竟沒有找你的麻煩?”一早,柳翩翩就坐在德十院子裏看寧喜打絡子。看著寧喜的手指上下翻飛,柳翩翩的心也就像寧喜的手指那般,滿心的思緒也是翻飛。

  德十近日跟著府裏的繡娘學刺繡,繡出來的鴛鴦就像是寧善說嗄的那樣,跟隻肥胖待宰的“水鴨子”似的。

  “他正忙著六哥的事,哪裏顧得上我。”德十對自己繡出來的水鴨子似乎十分滿意一般,左看右看,末了,點了點頭。

  “六爺?是啊,最近都沒見到六爺。難不成六爺遇到什麽麻煩事兒了?”

  繡娘見德十沒了刺繡的興趣,自動自發的欠身告退,德十擺了擺手,“倒不是什麽麻煩事兒,不過是前邊院子裏那些算計的心思罷了。”寧家幾位主子的院子有前後之分。寧儉與寧謙院子稍前,前邊院子指的就是寧儉寧謙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