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6節

  “鶯鶯娘子,秋媽媽說了,咱們不能多逛,得趕緊回去!”身後的小丫頭模樣的女子拉著鶯鶯,一臉的不耐煩。

  寧善從上到下將鶯鶯打量了個遍,正想著如何上前搭話。

  “管事!管事在哪兒?喲!瞧瞧,這兒有個恁的漂亮的小娘子!”鋪子進來個滿臉絡腮胡子的粗壯男人,寧善識得那男人,他是南街上殺豬的宋屠戶,前些日子,寧善還跟他稱兄道弟的喝酒來著。

  “小娘子是哪家的花娘?”宋屠戶家裏有個厲害的夫人鎮著,但宋屠戶仍舊喜歡在外“偷腥兒”。

  鶯鶯被宋屠戶的樣子嚇得驚慌,聲音也如蚊響。宋屠戶被鶯鶯楚楚可憐的模樣激起了色心,不由就欲上手。

  “宋大哥,您這樣子可嚇壞人家娘子了。”寧善擋在鶯鶯身前,“宋大哥若是想請人家娘子喝酒唱曲兒,也該溫柔點兒才是。”

  宋屠戶長得五大三粗,比起小貓兒似的寧善不知強壯了多少。他雙眼圓睜,“你個小子,也敢來擋大哥的好事兒?”

  寧善直推說不敢,“不瞞宋大哥,這小娘子是小弟的相好。您看,都說‘兄弟妻不可欺’,您高抬貴手,別跟小弟家的一般見識。這樣,大哥去‘滿月樓’的費用,弟弟全包了,您看,如何?”

  宋屠戶見寧善說的真誠,“罷了,這小娘子也恁地不經事,說話像是蚊子哼哼似的,無趣至極。那好,寧兄弟,咱們便這麽說定了!”

  宋屠戶白撿了這麽大個便宜,喜滋滋的往家走。寧善衝著他的背後啐了一口,“呸,色胚子一個!”

  鶯鶯並著那個小丫頭見人走遠了,才敢上前來。

  “多謝這位小哥兒。今日若不是小哥兒,鶯鶯……”寧善擺擺手,“沒事兒,以後見到這人繞著點路就行。”

  鶯鶯見寧善麵目清秀,心地善良,“小女是‘滿月樓’的妓生鶯鶯,敢問小哥兒姓名。”

  寧善早對鶯鶯動了心思,“我姓寧,在家排行老六,叫我寧六就行。”

  鶯鶯吃了一驚,“可是寧相爺的那個大寧家?難不成您是六爺?”寧善擺擺手,“哪兒能,寧家六爺哪裏會幹這等低微的行當。隻不過湊巧罷了。”

  鶯鶯也覺得在理,“過幾日就是鶯鶯開臉的日子,寧六哥哥若是……還希望哥哥能去。”鶯鶯漲紅了臉。花樓裏的“開臉”不像是大戶人家的“開臉”,大戶人家的丫頭“開臉”是抬升了地位做姨娘的,而花樓的妓生“開臉”是正式掛牌接客做花娘。

  寧善在鶯鶯開臉那日去了花樓。不僅穿上了最好的衣裳,還將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帶著寧福,大搖大擺的上了“滿月樓”。

  “秋媽媽,爺今兒就點鶯鶯的牌子。”秋媽媽以前也是位花娘,後來年老色衰了,才盤下了“滿月樓”這麽個鋪麵,做起了皮肉生意。

  寧善大剌剌將銀子扔在桌上,寧福隻敢低著頭看地。他們可是翹了商行的活計出來逛窯子,若是讓家裏二爺知道了,他和六爺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得嘞六爺,今兒正好是鶯鶯的開臉日子,您今兒可來對了!”秋媽媽喜滋滋的拎起桌子上的銀子,喲,不少呢!

  鶯鶯正等著身邊的丫頭來報,就見丫頭氣喘籲籲的跑進來。

  “娘子,秋媽媽讓您去接客呢!”鶯鶯臉色頓冷,“不是讓你去看看寧六哥哥來了沒嗎?你明知我今日就接寧六哥哥的生意。”

  丫頭沒好氣的白了鶯鶯一眼。

  “娘子,不是我說你,那個什麽寧六算個什麽東西!不過是個商行裏的小管事,哪裏能花得起銀子來滿月樓給你開臉。我可聽秋媽媽說了,今兒給你開臉的可是寧家六爺,人家可是個大金主兒,你上趕著伺候都來不及,還敢推拒!”

  丫頭的話,鶯鶯也隻是皺皺眉,全然沒有往心裏去。

  鶯鶯梳洗打扮一番被丫頭送進了寧善的房裏。初見時寧善時,鶯鶯滿眼的歡喜。

  ——

  寧善正欲與鶯鶯被翻紅浪,鴛鴦交頸。

  “砰!”房門被人粗暴的踢開。

  “誰?”鶯鶯猛地坐起,眼見著來人一臉殺氣,不由向裏縮了縮,“六爺……”

  寧善猝不及防,連人帶被,被人抱了起來,“誰敢……”

  傅京一揚手將寧善打暈了過去,轉身對著鶯鶯,“以後若是讓我知道你敢接他的客,你就等著去大理寺住幾日吧!”

  鶯鶯被傅京嚇得麵無人色,連遮擋都忘了,光著身子坐在床上一臉震驚。

  ——

  傅京到了該上朝的時辰,看著身旁寧善還睡得正香。

  隨從傅甲躡手躡腳進來,“爺,可要讓人進來伺候?”

  傅京擺擺手,“別吵他,讓他們在外間候著。”傅甲看了一眼睡著的寧善,“是。”

  天還黑著,傅甲等人給傅京上了晨食,不過是些粥和小菜。傅京揀了一些小菜吃了,“等他醒了讓他吃些東西,找身全新的衣裳給他。對了,告訴他除了出府,其餘的都由著他。有什麽話,等我下朝回來再說。”

  傅甲躬身應了,“爺,那,那位寧爺身邊的人怎麽處置?”

  “先關在後麵,別讓他們接觸。”傅京喝了口茶,漱過口。

  “好生看著,若是人跑了,回來找你算賬。”傅甲點頭應是。

作者有話要說:  是的,事情就是像你們想的那樣發展了……我不知道你們怎麽想的,反正我是把他們湊cp了。

☆、第三十章 驚天霹靂 上

  寧善還在啃著手指頭,拚命回想把自己從花樓帶出來的人是誰。

  傅甲敲門,“寧爺,起了嗎?”寧善一驚,匆忙擁著被子遮住身體。

  “誰?!”傅甲帶著人進門,“寧爺,您先洗漱。晨食稍後就來”

  寧善看著下人魚貫而入,有的捧著一小盤青鹽,有的捧著臉盆,有的捧著香胰子,有的捧著擦臉巾,後麵的還有人捧著一身衣服。

  “這……這是哪兒?”寧善警惕的看著站在床前的人,“我怎麽會在這兒?”

  傅甲衝下人揮手,“都仔細伺候著。寧爺,這兒是我們大理寺卿傅大人的府邸,昨晚我們爺帶您回來的。”

  “什麽!傅京,不,是傅大人把我打暈了綁回來的?”寧善猛地坐起,想起自己身上還光著,又坐了回去。

  寧善邊由著下人伺候洗漱,心裏琢磨著傅京這麽做的用意。難不成,這是對我昨天所做的事打擊報複?

  看著傅甲等人盡心盡力的伺候,心裏很快就將剛才的想法打消。誰家伺候仇家跟伺候爺爺似的。

  寧善吃完了晨食,正打算拍拍屁股走人,這是傅甲卻突然冒出來攔住了寧善,“寧爺,我們爺吩咐了,您不能出府。”

  這人看著跟寧慶一個臭德行,寧善心裏恨恨的想,“那我什麽時候才能回去?”

  傅甲躬身,“等我們爺下了朝回來再說。”

  ……

  寧善將傅府上下逛了個遍,全程傅甲跟在寧善身後,就好像盯一個賊似的。寧善被傅甲盯的渾身不舒服,“你叫什麽?”

  “回寧爺,小的傅甲。”

  寧善坐在湖心亭上,“你們府上怎麽連個丫頭都沒有?”

  傅甲讓人倒了一杯茶,“回寧爺,我們爺潔身自好,從來不用丫頭。”

  “潔身自好”這個詞讓傅甲說出來,寧善就覺得他是在諷刺自己。

  “不會連個婆子都沒有吧?難不成你們傅府連個螞蟻都是公的?”傅甲規規矩矩站在寧善身後,“回寧爺,大廚房有個老廚娘是女的。我們爺不允許府裏出現螞蟻。”

  寧善:“……”傅府從主子到下人,真變態。

  ——

  傅京下了朝,還未走出宮門就見寧謙早已站在宮門外。

  “相爺,”傅京朝寧謙拱手,“昨日,下官已經讓人去準備了。”

  寧謙負手而立,“中正,你辦事我是放心的。”

  “為相爺辦事,下官義不容辭。”傅京想起自己府裏的寧善,“相爺,下官還有事,先告辭了。”

  寧謙點點頭,“慢走。”

  門房開了府門,早有小廝守在垂花門後來報,“甲哥兒,爺回府了。”

  寧善驀地站起。傅甲瞥了一眼寧善,“讓廚房趕緊備飯,還有熱水。”

  傅甲邊走邊跟小廝吩咐,“爺愛喝的大紅袍也備好,送到書房去。”小廝應是,快步跑走了。

  “哎,那,那我呢?”寧善拉住傅甲,“書房在哪兒?”

  “寧爺,小的帶您過去。”

  傅京剛進了府門,“寧善在哪兒?”門房畢恭畢敬的接過傅京的披風,“寧爺一直在後院,就等爺您回來。”

  傅京聽說寧善安靜的呆在府裏,有些詫異,“他會這麽聽話?”

  門房沒說傅甲一直跟著寧善,寸步不離。

  傅甲將寧善帶到書房,自己前去迎接傅京,“爺,寧爺在書房等您。”

  書房比寧善想象的更寬敞明亮。在寧家,平日最愛讀書的是寧謙,成日裏閑著沒事兒就捧著本書讀個沒完,可他的書房卻遠沒有寧儉的大,卻也布置的別有情趣。

  再看傅京的書房,大是大了些,好在書多,倒不是顯得那麽空曠。四處的布置都井井有條,一看就是有專人定期打理。寧善咂咂嘴,這麽多書,給他一輩子都看不過來。

  寧善字認得不多,就沒有揀一些晦澀難懂的書來讀,反而就喜歡看那些上麵帶圖畫,字少的書。他現在手中拿的是一本帶圖的話本兒,講的是某個小姐不顧門第硬是要嫁給某個潦倒書生的故事。寧善翻了翻,倒是跟他家良九一個臭德行。

  傅京推門進入,就看見寧善拿著話本兒讀的起勁兒。所有的書有些是他平日裏的收藏,有些是別人贈送,還有些是他專門遣了人去四處搜集來的。寧善手裏拿的,正是別人贈送的,他連翻都沒翻看過。

  “好看嗎?”寧善沒發覺傅京進來,陡然被嚇了一跳。

  “你走路沒聲兒啊!”傅京沒理會寧善的抱怨,順手將書從他手裏抽走。

  翻了翻,冷笑,“原來你平日裏就讀些這種書。”寧善沒好氣兒的白了他一眼,“我不識字,讀這種書怎麽了! 論語 若是有這種圖畫,我肯定也是讀的。”

  傅京又從書架上抽出兩本書,“這兩本也有圖畫,你喜歡就送你了。”

  寧善看了看,的確是有圖畫的,而且裏麵的圖畫比剛剛那個話本兒的圖畫畫得更好。寧善理所當然的收進懷裏。

  傅京坐在書案前閉目養神,有小廝進來送了茶,又快速退了出去。

  “過來。”傅京沒睜眼,寧善卻知道他喊自己,老老實實走過去,“幹嘛?”

  “生氣了?”傅京眼睛帶笑,看起來很愉悅的樣子,“我為何要生氣?”寧善隻是想什麽時候才能放他回家。

  “覺得我府中如何?”寧善一撇嘴,關於傅府,他實在不予置詞。

  “不如何。”

  傅京饒有興趣,“哪裏不如何,你倒是說說看。”

  寧善扒拉著手指頭,一條條給傅京指出來,完全沒意識到這種行為很是讓傅京感到愉悅。

  “你看,你這府裏,太單調了。除了石頭就是湖景,有山有水自然是要有花有草的。除了花草之外呢,還要有女人。不然你這府裏上下全是男人,還不如改叫象姑館呢!”

  寧善猛地捂住嘴。象姑是對男妓的稱呼,象姑館自然是男妓聚集的地方。

  “看來你不僅去過花樓,連象姑館也去過。”傅京眸色幽深。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