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5節

  柳牧原陪著賓客吃吃喝喝,到了月上枝頭,才算是打發了一眾賓客,有些年輕的朋友還想去鬧洞房,被柳牧原和寧善勸了回去。

  寧善見人都走了,便要回了寧府。柳牧原還想留寧善在柳家住一夜,寧善擺擺手,“夜了,就不打擾妹婿的好事兒了。”

  柳牧原送寧善出了門,“回去吧,莫送了。”

  寧安安靜的站在良九身邊,良九蓋著喜帕坐在床邊忐忑不安。

  “老爺萬福。”良九聽到門響,寧安給來人行了福禮,便知道自己的夫君來了。良九忐忑的心又緊了一些。

  喜娘拿了一杆喜稱,“請老爺挑喜帕。”

☆、第二十七章 新婚

  喜娘高喊著“老爺揭喜帕嘍”,柳牧原聽到房間外麵有輕微的腳步聲,怕是幾個醫堂裏的夥計玩心甚重,打算在這兒“聽牆角”。

  柳牧原一挑起喜帕,看到了燭光中沒得不可方物的嬌俏小臉。

  “夫君,良兒就把自己交給你了,還望夫君將良兒妥帖收好,好好珍重啊!”良九學著喜娘在她出嫁前教的惹夫君憐愛的話語,俏臉紅了紅,眼神中卻滿是堅定。

  女子出嫁從夫,今後她可不是就是夫君的附屬物件兒。一個女子,一生最大的願望也不過就是嫁個如意郎君,日日將妻子捧在手心,免她受苦,免她蒙塵,時時照拂。良九看著柳牧原被燭光映照的臉龐,心神一動,手便撫上他的臉頰。

  喜娘和寧安識趣的退了出去,關好了房門。寧安陪著良九在新房裏站了一整天,此時早已手腳酸麻,就要轉身回房間去休息,喜娘卻一把拉住了寧安。

  “寧安姑娘,你這是幹啥去?等會兒老爺和夫人還會叫人進去伺候呢!”寧安不解,“老爺和夫人不是該就寢了嗎?”

  喜娘一張老臉笑的滿臉菊花褶子,“哎呀,我說寧安姑娘,你還是個姑娘家不懂哩!隻管在這兒守著,怕是過不了一會兒,老爺和夫人可就要讓姑娘進去聽差使。”寧安半信半疑的跟著喜娘在房前的走廊上坐下,聽著喜娘嘮嘮叨叨說一些坊間誰誰嫁給誰誰,過的多麽幸福美滿,誰誰又娶了誰誰,第二天就納了妾雲雲。

  柳牧原與良九喝下了合巹(jin三聲)酒,飲畢,一人將匏瓜正放,一人將其倒置,寓意夫婦雙方男為天,女為地,陰陽調和,琴瑟和鳴。

  喜娘在外間聽到了動靜,知曉定是有三五個小夥子正趴在後牆根兒“聽牆角”,待到約莫著房間裏的兩人喝完了合巹酒,便將他們都趕了回去。

  “去去去,老爺和夫人的牆角也是你們幾個毛頭小夥子能聽得的!就不怕聽完爛你們的雀兒!”幾個夥計一哄而散,喜娘一搖三晃的往回走。剛在前頭的宴席,她也就喝了幾杯水酒,現在在房外冷風一吹,腦袋倒是暈乎起來了。

  寧安見喜娘走路不穩,忙上前攙扶著,“媽媽,您可還好?”

  喜娘擺擺手,“不礙事,幾杯水酒還難不倒我老陳。”

  房中的兩人都除了衣飾,“夫人。”柳牧原的眼中滿是憐愛,“能娶到你,真是我柳牧原三生有幸。”

  良九依偎進柳牧原的懷中,“當初隻一眼,夫君便認定良兒,這可不就是天注定的緣分。”

  柳牧原笑了,將良九摟的更緊,“對,咱們就是天注定的緣分。夫人,夜了,咱們也該就寢了。”

  良九聽到“就寢”二字,猛然想起出嫁前,喜娘給自己講的那些“夫妻之禮”,頓時羞紅了臉,“先讓寧安備些熱水進來罷。”

  寧安聽到房裏柳牧原在喚她,急忙要進去,喜娘拉著寧安,“別進,就在外麵聽。”

  “寧安姑娘,勞煩備桶熱水,我與夫人要用。”柳牧原隔著門吩咐,寧安這才想起自家小姐就要與姑爺……一張玉臉滿是紅霞,“是,奴婢這就去準備。”

  喜娘與寧安一起將浴桶抬進了新房。

  柳牧原橫抱起她,轉過屏風。

  “你先洗,我就在外頭等你。”柳牧原隻覺自己心頭在微微顫抖,想必也是激動不已。

  良九握住柳牧原的手,“夫君,一起可以嗎?”

  饒是定力十足的柳牧原,在聽聞良九的話後,也是身軀震了一震。“夫君”二字就行是在自己心湖裏投下的一顆石子,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加上良九軟糯的語調,更是柳牧原把持不住那蠢蠢欲動的心。

  “好,一起。”

  衣裳在她麵前一件件被除去,露出堅實的臂膀,良九紅了臉,閉上眼。

  此時燭火搖曳,將兩人的身影映照在新貼的窗紗上,漸漸合二為一。

  一桶水從滾燙洗到冰冷,二人才依依不舍的分開。匆匆揩幹身上的水漬,柳牧原將良九打橫抱起,回到了床上。

  被翻紅浪,鴛鴦交頸。

  一室旖旎。

  陡然清冷下來的寧府讓人頗有些不適,寧家默默拆了紅綢與燈籠,又恢複了往日的生活。

  寧家四位兄弟並德十坐在一處閑談。

  “老六,如今這府中,九妹妹嫁了出去,你可要多多操心十妹妹了。”寧尚坐在寧善上首喝茶,斜睨著寧善像一灘軟泥一般癱在椅子間,仿佛是個沒骨頭的大蟲。

  寧儉淡淡一笑,“除了老十,剩下的兩個也該多多考慮。”他指的是寧謙與寧善,寧謙在一旁沉默不語,寧善卻率先跳腳,“該考慮也是四哥的事兒,我都還未弱冠,何必……”

  寧謙笑道,“還未弱冠就知道將銀子淌水兒似的往花樓的娘子手裏送,要是到了弱冠可還了得!”

  寧尚也十分讚同,“是該找個霸道些的娘子管住你才是。”寧儉與寧謙也是但笑不語

  眼見著寧謙四兩撥千斤的將矛頭轉向了自己,寧善心裏隻恨恨道,這隻老狐狸!

  寧善如今心思滿在德十身上,不僅每日清晨將跑步從三圈增至五圈,更是連德十院子中的所有葷菜一律換成素菜。德十不是每日對著偌大的寧府痛恨不已,就是對著清湯寡水,沒有半點油星兒的飯食哀嚎連連。

  值得慶幸的是,德十的身材以可喜的速度消瘦下去。與當初一比,現在的德十簡直是可愛至極。

  這日,寧善閑來無事,與寧福二人換了衣衫,悄沒聲兒的從後門溜出了府。

  “爺,去逛窯子這事兒萬一被兩位主子爺抓個正著,咱們會不會……”寧福做了個“砍頭”的手勢,被寧善一腳踢出去老遠。

  “怎麽說話呢!什麽叫被他們抓個正著?我這是去體察商情,往後我可是個要開窯子的……砰!哎喲!”寧善話還沒說完。“砰”雖不是寧善發出的聲音,“哎喲”卻是寧善的慘叫。

  寧福慌忙去扶捂著鼻子的寧善,“我的爺,您沒事兒吧?”

  原來是寧善隻顧著與寧福說話,忘記了看路。一個沒留神撞到了來人的身上。那人胸膛堅硬,倒是寧善,被撞的鼻子一酸,眼淚都下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  聖誕快樂!

☆、第二十八章 傅京

  寧善與寧福吃了一驚,望向來人。

  那人身量較之寧善,簡直可以用“雲泥之別”來說。寧善的發頂堪堪到那人的下巴,兩人若想看清那人長相,須得抬頭仰視方可。再一見那人麵目清冷,怎麽看都不像是個好相與之輩,寧善不禁打了個寒噤。

  “這位兄台,對不住,你沒事吧?”寧善慌忙起身道歉,卻見那人身著白錦袍。一般若是相貌差些之人,身著白錦袍定會醜陋無比,可那人穿著,竟硬生穿出了幾分瀟灑俊逸的味道來。寧善平日裏最討厭比自己英俊的男人,趁著向對方道歉的空隙,寧善在那人身上留下了兩道難看的手指印。

  那人隻是微微皺眉,對身上的髒印子不甚在意。“你可是……寧家人?”那人驀然開口,嗓音低沉,竟讓寧善聽得十分愜意。

  “在下寧善,敢問兄台?”寧善行了一揖。不怪那人有此問,乃是此處是寧家的後巷,平日裏來往於此的不是寧家人,就是與寧家相熟,但又不願讓他人知曉的人。

  “相爺可在?”寧善便知這人不是寧謙官場上的同僚,就是他手下的黨羽,“在的,恐怕此時正在書房。這位兄台可要小人帶路?”寧福覺得自家主子對這位爺的態度,類似伺候家裏兩位主子爺的態度。心裏正納罕著來人究竟是何來路時,自家爺發了話,“寧福,送這位去四哥院子。”

  “傅京。”那人轉身之際自報了家門,惹得寧善一震,“原來是大理寺卿大人,恕在下眼拙,失禮了。”傅京冷哼一聲,對寧善的恭維不置一詞。

  傅京跟著寧福進了後門,寧善揩了揩額頭上的汗,“我的老天爺,‘鐵麵書生’竟恁地駭人!”

  人道大理寺卿傅京傅大人,鐵麵無私,剛正不阿,加之其年紀尚輕,麵貌出奇的俊俏,所以人稱“鐵麵書生”。在他手裏所斷之案,不徇私,不講情,隻論法辦事,因此又得了一個“鐵石心腸”的名號。

  寧善站在後門口等寧福出來,左等右等之下竟不見人回來。

  “這個寧福,又跑到哪裏耍去了?”寧善正欲回府尋寧福,就見寧福帶著傅京又出來了。

  “傅大人可是要走?”傅京冷冷打量寧善,個頭不高,身形瘦弱。全身若說出彩的地方,就唯有一雙眼睛讓人稱道。一雙桃花眼若是在女人身上,或許還能讓人覺得驚豔,但在寧善的臉上,這雙桃花眼就為他平添了一股女相。雖是一位少年人模樣,若是不細看,還以為是個女扮男裝的小姐。

  那桃花眼顧盼之間神光熠熠,像是無時無刻不在算計一般,活像隻小狐狸。

  一身寶藍色緩袍,更襯得他麵容俊秀,倒教人不得不稱讚一句,“好一位翩翩少年郎!”

  寧善見傅京不停在打量他身上的衣裳,不由想起剛剛自己自己在他身上抹上的手指印。不禁向後退了兩步,唯恐他找自己算帳,讓他把他唯一一件好衣裳給脫下來。這可是他平日裏去花樓見花娘時才會穿的衣裳!

  “嗯,這就走。你這是要去哪兒?”沒有稱呼,沒有尊稱,一個“你”字倒是著實的不妥了。可是傅京看起來理所當然的樣子,讓寧善不由咬了咬牙。

  “回傅大人的話,小人奉了我兄長之命,到兩條街外那裏辦些差事。”傅京挑眉,兩條街外,那裏不是……

  傅京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寧善喜上眉梢,終於送走了大佛,可以安心出去耍上一耍了!

  ……

  寧善躺在大床上,正望著帳頂發呆。

  他是怎麽到這兒來的?他好像什麽都記不得了……

  昨晚,好像他去了花樓。見到了他平日裏最愛點的鶯鶯花娘。當他正欲與鶯鶯“大戰三百回合”之時,好像有誰踹開了房門?然後……

  然後,自己就躺在了這張床上。

  那人到底是誰呢?寧善揪著頭發苦苦思索。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放假了沒有?小的明天放寒假,就可以肥家啦~

☆、第二十九章 花娘鶯鶯

  傅京眼見著寧善帶著隨從進了花柳巷裏最出名的花樓。

  “滿月樓,哼!”傅京站在滿月樓下,看著滿樓的紅袖招,“倒是好生的會享受。”

  傅京信步而進,早有花娘瞧上了這個俊美的男子,遂有不少花娘壯著膽子上前搭話。

  “公子,小女燕燕,能否請公子喝一杯否?”

  “公子,可想聽曲兒?”

  “公子,小女舞跳得極好……”

  傅京全然不理這些,隻在大廳中掃了一眼,“寧善在哪兒?”

  花娘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見傅京麵色不善,都不敢貿然出聲。

  傅京又道,“是他家人讓我來尋他。”

  “我知道,寧家六爺在二樓,今兒他來點的是鶯鶯的牌子!”花娘隻道傅京真的是來找人的,便一股腦的都給說了出來。

  花娘們眼見著傅京一陣風似的上了二樓,麵麵相覷。

  ——

  寧善與鶯鶯相識於一年前。彼時,寧善還在商行做個小管事,平日裏也就做個安排安排人手,給寧儉跑跑腿兒的活計。鶯鶯,也不過是個剛剛入行的“妓生”。

  像往常一樣,寧善還在櫃台上與老管事閑磕牙,那一雙眼睛卻在進來的一雙女子的身上亂轉。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