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4節

  訂紅燈籠,鉸紅雙喜字,請喜娘……牧原堂一時忙的熱火朝天,不亦樂乎。

  柳翩翩每日一大早便起身忙活柳牧原的親事,整日下來沉默寡言,人也消瘦了不少。柳牧原將問名、納禮、合八字等一係列喜禮操持完,閑了下來,便發現了柳翩翩這幾日甚是古怪。

  這日,柳牧原將柳翩翩叫進了書房,剛要開口詢問,那廂柳翩翩已淚如雨下。

  柳牧原吃了一驚,忙問緣由。柳翩翩抬起我見猶憐的淚眼,“求哥哥幫我!”

  抽噎著把自己對寧儉的心意和盤托出,聽過之後,柳牧原苦笑,自己竟這般疏忽大意,自古英雄從來都是閨閣女子心中戀慕的對象,自己也早該察覺才是。

  “妹妹你可知我此次回山請師父所為何事?”柳牧原雖心知寧儉是個可托付終身的男人,可是……

  “不是寧二爺身子有恙嗎?有師父出馬定是錯不了的。”柳翩翩與寧儉這麽長日子相處下來,並未見他身子哪裏不適,自己心裏也正疑惑不解。

  柳牧原對寧儉的病症並不是十拿九穩,畢竟施術也是師父新近鑽研出的醫術,具體效果如何,他自己也不好下論斷。

  見到妹妹對師父的醫術深信不疑,自己心裏也升騰起莫名的信念。

  “寧家二爺若是不能人道,你可還會非他不嫁?”他緊緊盯著妹妹的眼睛,希望能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一絲動搖。可惜,除了堅定,什麽都沒有。

  “嫁,不論他怎樣,我都嫁!”柳翩翩的毫不猶豫讓柳牧原有些感慨。“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也不過如此了吧。

  柳家上下修整一新,就連各色家具都按樣式重新打了一套。婚禮前,寧尚與方夢嬌從將軍府特意趕來,給良九柳牧原的新房鋪床。寧儉也從旁支左係的親戚家特意選了一個一臉福相的孩子去坐床。寧尚在新床上鋪了一層又一層的紅棗、花生與桂圓,方夢嬌身子不便,笑吟吟地四處打量新房。

  “妹夫真是有心了,這床怕是費了不少時日打出來的吧?房裏擺放的每樣東西都是用了心的,尤其是這紅雙喜字,鉸得可真是周正!相公,你瞧著柳家妹子如何,配咱們二哥可是相配?”

  寧尚將喜被鋪好,“相不相配也要看二哥他自己願不願意。”

  扶著方夢嬌,夫妻二人在新床上坐了半晌,柳牧原又派了喜娘帶進去那位一臉福相的寧少爺,看著那孩子在床上滾了一圈,坐床才算結束。

  夫妻二人與柳牧原寒暄著告辭。

  柳翩翩與柳牧原到寧府商議賓客禮單。

  “柳家早已頹落,除了師父與我兄妹二人,也就牧原堂的一群大夫、夥計親如一家。”柳翩翩將早已擬好的柳家賓客名單遞給寧儉,寧儉示意寧善去安排人按照名單去報喜。寧善接了禮單便趕忙去遣人出去。

  “寧家的本家人丁也不興旺,親屬賓客不會特別多,但四弟在官場中的諸多同僚卻是不得不請來喝杯水酒的,日後你進太醫院的事,有他們的幫襯也算是讓你提前熟悉熟悉。”寧儉翻看著寧家的賓客禮單,“不過有些人是要多多上心的,或許以後他們就會是你上頭的人,可切莫怠慢了。”

  柳牧原都一一應了,接過禮單仔細查看。

  柳翩翩見此處自己實是幫不上什麽忙,站了起來,“我去嫂嫂那裏看看,可有什麽要幫忙的。”

  寧儉點點頭,“寧慶送柳小姐過去。”柳翩翩福了一禮,緩緩出了門。

  柳牧原見如今四下無人,這房內也隻剩自己與寧儉二人,索性放開了說。

  “前些日,翩翩與我說了一些話,今日牧原就想問問二哥的想法。”寧儉放下手裏的茶盞,“但說無妨。”

  “翩翩對我說,她看上一男子,心儀良久,隻覺那男子舉世無雙。妹妹想要托我問問,那男子心中對她又做何感想。”

  寧儉垂下眼眸,“柳小姐溫柔大方,也是個世間難覓的好姑娘,怕是那人配不上柳小姐了。”

  柳牧原有些心急,“二哥又何必妄自菲薄,翩翩心儀你……”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說錯了話,趕忙停了下來。卻見寧儉端起茶盞,“多謝柳小姐的厚愛,但如今我還未找尋伴侶的心思。柳小姐不如另覓良緣,莫為了寧儉耽誤了大好姻緣才是。”

  歎了口氣,柳牧原就知道,問了也會是這種結果。

  寧慶送了柳翩翩到良九院子門口,便向柳翩翩告辭。正欲離開,柳翩翩叫住了寧慶。

  “小哥兒留步。”寧慶躬身,“柳小姐還有吩咐?”

  “我就是想問問,最近……算了,麻煩小哥兒了。”寧慶心裏清楚柳翩翩是想問關於二爺的事情,但既然她沒有問出口,他這做下人的也不好說什麽。

  “那柳小姐,小的告退。”寧慶直為自家二爺覺得可惜,柳小姐這麽好的姑娘,為什麽二爺就是非要狠著心疏離了?

  寧慶邊想著,便要回院子去。

  “慶哥兒!”寧慶聽得身後有人喚他,轉頭看去,卻是九小姐身邊的大丫頭寧安。

  寧安顯然是跑過來的,站定良久仍氣喘不已。

  “慶哥兒手上可還有差使?”寧安手裏捧著一個盒子,“這就回院子聽差,安姑娘可是要幫忙?”

  寧安忙搖頭,“不不不,我就是見慶哥兒難得來一趟。對了,這是我做的一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慶哥兒就當是個念想,收下吧。”

  將盒子塞到寧慶手裏,寧安轉身便走。寧慶愣怔在原地,“這,這是做什麽?”

  寧慶打開盒子,裏麵有一雙繡著錦鯉的鞋墊兒,繡著繁複紋飾的錢袋,還有一隻配色淺素的絡子。往下翻了翻,竟還有一個同心結。

  再傻的人都知道這是什麽意思了,寧慶拿著同心結,麵色難辨。

  寧安飛快跑回了院子,手撫著胸口。不隻是跑得太快,還是激動,一顆心怦怦亂跳。一想起自己就那麽將心意送了出去,“慶哥兒會明白我的心意吧?”

  柳翩翩與良九坐在一處,看著良九難掩興奮之色,不住的翻看自己的嫁衣,柳翩翩原本低沉的心情,也被良九的高興給衝淡了不少。

  “嫂嫂明日一定是京城最美的新娘子!”柳翩翩摸著良九嫁衣裳鑲嵌的兩顆東珠,“這兩顆珠子可真是漂亮。”

  良九將頭冠也端了出來,“這嫁衣是四哥特意找了京城最好的繡坊做出來,剛剛才送到府裏。這兩顆東珠也是我最貴的陪嫁,其實我想啊,等日後你出嫁了,我便把這兩顆珠子送你做嫁妝!”

  柳翩翩搖搖頭,“我可不要,這是四爺送給嫂嫂的陪嫁。當年我娘給我留下了不少首飾,做陪嫁綽綽有餘了。”

  “對了,我才想起來,我一直都沒有問過關於公婆的事情。妹妹可知道當年柳家究竟是怎麽回事?公婆又是怎麽過世的?”

  柳翩翩擺弄著良九的頭冠,“我也是零零碎碎的聽哥哥提起一些,知道的並不多。隻知道柳家當年是豪紳,因為得罪了一些人,才導致了現在的局麵。所幸父親與師父有舊,師父見我與哥哥可憐,便收入門下,跟著師父過活。”

  良九想象不出是怎樣的仇怨,讓那些人竟屠殺了柳家滿門,隻餘柳氏兄妹二人。

  “這些年,你們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好在哥哥與師父疼我,便不覺得多苦。”柳翩翩記得山上的日子過得逍遙自在,哥哥整日帶著她在山上晃蕩,教她辨識草藥。師父也時常下山買了零嘴兒全都留給她吃,哥哥在一旁饞的流口水。

  寧安進來掌了燈,“小姐,晚飯好了,這就端進來罷?剛剛六爺院子裏的寧福過來說,柳姑爺在二爺那邊用飯,讓柳小姐安心在咱們這兒用飯就好。”

  柳翩翩才驚覺天已經黑了,“竟這麽快就天黑了?”

  “馬上就要年關了,可不是天黑得早了!”良九讓寧安上了飯菜。

  兩人寂然飯畢,許久才等到寧儉遣人來說今晚莫走了,就在寧府留宿。

  柳翩翩第二日隨著良九試了嫁衣,寧謙也請了繡娘來,但凡哪裏有不合適的,就隻管改就是。

  寧善在外間坐著,“等九妹妹試完嫁衣,順便也給柳小姐量量尺寸,做套時新的衣裳。前些日子四哥請了繡娘進府,趁這個空子倒不如給府上的人都做件衣裳好了。”

  “六爺安排便是,翩翩莫不是得千恩萬謝了!”柳翩翩從屏風後轉出來,寧善癱在八仙椅上,見到柳翩翩出來,才堪堪坐了起來,把腰杆兒挺直。

  “謝什麽,反正今後都是一家人了。”寧善說者無心,柳翩翩卻是聽者有意,想到自己與寧儉,不由暗暗歎了口氣。

  

☆、第二十六章 婚姻

  寧善選定的吉日就在明日,寧儉等人一夜未睡檢查著婚禮必備的物品,寧善更是忙的腳打後腦勺。寧家上下忙得四腳朝天,而良九的院子則是安靜的連根針落地都清晰可聞。

  良九在寧安的服侍下早早入睡。寧安將鳳冠霞帔再三檢查詳細,確認無誤後才躡手躡腳的準備回去休息。

  良九聽到聲響,披衣坐起。

  寧安忙走向良九,“小姐,吵醒你了?”

  良九搖搖頭,“你做什麽?”

  “奴婢再檢查一遍可有遺漏,小姐趕緊休息,不然明日一大早就要沐浴上妝,怕十小姐的身子應付不來。”良九複又躺下,看著寧安忙碌的身影,良九拍拍床邊,“寧安,在這兒陪陪我吧。”

  寧安在床邊的腳踏上坐下。

  “你跟了我十年了吧?”良九縮在被子裏,隻露出了頭。

  “奴婢六歲跟在小姐身邊,已經十一年了。”寧安規規矩矩的回答,“當年是姨娘不嫌棄奴婢,讓奴婢跟在小姐身邊伺候。”

  寧安憶起自己因為被後娘賣到窯子裏,機緣巧合下遇到何姨娘。何姨娘看著寧安可憐,帶回寧府做了奴婢。

  良九小姐很好,雖然有時會有些嚴厲。寧安想,但是小姐平日裏對她們這些下人還是很溫柔的,不僅工錢拿的比別的院子裏的下人高,就連夥食都是小廚房裏大師傅掌勺。要知道,大師傅平日裏隻給二爺和小姐做飯食的。

  “寧安可有了中意的人?若是有,可一定要告訴我,我就給你做主,定要你嫁個如意郎君的!”寧安回過神,見自家小姐的眼神亮亮的。

  寧安想起二爺身邊那個總是清清冷冷的寧慶,臉不僅有些熱。

  “奴婢多謝小姐。”寧安不敢說自己心悅寧慶,跟在二爺身邊的人都是在府裏有頭有臉的人物,更是能算得上“奴才中的主子”的人物。想起自己不過一介小奴才,賣身契都還握在何姨娘手裏,心裏就一陣發澀。

  良九沒說兩句就睡了過去。寧安歎了口氣,替良九掖好被角才躡手躡腳走了出去。

  喇叭嗩呐齊上陣,鞭炮樂仗震天響。看舞獅的人群將寧府門口圍了個水泄不通。現在的寧府府門口端的是熱鬧。

  寧善開了府門,將福袋中的花生紅棗和著銅錢朝外揚撒。不少市井小民還有湊熱鬧的孩子紛紛撿拾。不多時,柳家的迎親隊伍吹吹打打的朝寧府過來。

  寧謙換了一身官服,早早的便在良九院子外與寧儉、寧尚、寧善三人笑談。喜娘這時才開了院門。

  “幾位爺,新娘子裝扮好了,請幾位爺到屋子裏說話。”寧儉四人魚貫而入。

  良九還未蓋鴛鴦繡帕,端坐在梳妝鏡前。見四位兄長進來,良九不由羞澀。

  “九妹妹扮上新娘子,可是都比畫上的仙女都美上幾分!”寧尚打趣道,又從袖中掏出一方田黃,“前幾日剛托人找到了這塊田黃,知道妹妹喜好這些,送給妹妹做個玩意兒罷。”良九平日裏總愛搜集這些玉石金器的,見到這麽大一方田黃,十分開心。

  “多謝五哥!”

  寧謙讓寧祥抱來個盒子,“本來是想做個人情場送給旁人的,但我覺得此時送妹妹最是合適不過,便留下了。這尊送子觀音可是讓護國寺的大法師加持過的,肯定靈驗。”良九紅著臉收下,小聲說了句,“謝四哥。”

  寧儉送了一柄玉如意,寧善送了一整套祖母綠頭麵,兄弟四人又合送了一個妝奩,裏麵滿滿當當的全是首飾。

  喜娘催促著眾人,吉時快到了,要添妝的趕快。德十此時才急急忙忙的趕來。

  “九姐,這可是‘吉祥坊’裏最好的師傅做的羊脂白玉釵,我瞧著素淨的很,倒是符合九姐,送給姐姐,算是添妝了。你知道我每月例銀不多的。”良九客客氣氣的讓寧安收下,“日後有時間便到我那裏走動走動,咱們姐妹萬不可生疏了。”

  德十也是微微一笑,“曉得了九姐,隻管放心就是。”

  府外喧鬧聲震天,良九蓋著喜帕看不真切。寧謙微微俯身,良九趴在寧謙背上。這是京城的風俗,新娘子出嫁,從閨房到花轎的路程要有兄長背過去,到了花轎邊上,要由新郎抱上去。

  約莫著出了府門,良九覺得出一雙有力的手扶住了自己,將自己抱在懷裏。感受得到那人有力的心跳,良九紅了臉,這還是她與柳牧原第一次這麽親密的接觸。

  她緊緊握著他的手。她知道,從今往後,她便要與他生活在一起,這雙手也是她要握一輩子的。

  寧謙在將她交到柳牧原懷中之前,輕輕在她耳邊低語,“若是在柳家受了欺負,隻管告訴哥哥,哥哥們替你出頭。”寧謙的聲音很低,但良九卻能感受到裏麵滿滿的情誼。

  衝著眾位兄長盈盈一拜,“今日,不孝女寧順良就要拜別父母兄長姊妹,希望眾位兄長能夠代替妹妹照顧長輩。”說完,對著正堂的位置拜了三拜。

  寧謙作為正房嫡子,代替了高堂教誨。

  “今有寧家順良嫁為柳家新婦。敬恭長輩,順服夫君,教養子嗣,慎之戒之。”

  寧謙說了很多,良九已經聽不真切。寧儉私底下又給良九塞了不少體己,良九都一一記在心裏。

  回柳家,踢轎門、跨火盆、拜天地……一係列的儀式完成,良九總算可以回新房,能歇上一口氣。柳牧原輕輕拍了拍良九,“餓了吧?房裏我放了一些糕餅,你和你的丫頭都吃一些,不然就得等到明天才能吃東西了。”

  良九心頭一暖。寧安扶著良九回了婚房。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  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