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3節

三姨娘是慕容氏娘家的陪嫁丫頭,也是慕容家的家生子,原名是個叫清夢的。清夢姨娘也是第一次見方氏,“瞧著五奶奶的肚子這麽尖,約莫著該會是個小少爺。”

慕容氏滿臉喜意,“瞧瞧吧,人家尚哥兒都是快做父親的人了。怎麽剩下的幾個哥兒連個動靜都沒有?”

寧善與德十笑嘻嘻的湊在慕容氏身邊,“母親可是怪我這個管家當的不稱職?前些日子九妹妹可是訂下了親事,二哥的親事怕是也快要近了。”慕容氏拉著德十的手,“善哥兒還跟個孩子似的。都做了管事了,也該成熟穩重些才是。莫要下麵的人有樣學樣,日後不把你這管事放在眼裏。”四姨娘也附和著慕容氏,寧善嘴上稱是,麵上依舊無所顧忌的笑,慕容氏直笑,“都是被儉哥兒慣壞了,跟你四哥一副皮猴兒的樣子。”

慕容氏仔細打量德十,“德姐兒瞧著,倒比上次見身量長了不少。”德十盈盈一拜,“母親快替德十管管六哥。如今他不在商行裏折騰,日日清晨擾我。”

寧善將每日和德十晨起鍛煉的事稟告給慕容氏。

“你六哥也是為了你好,母親可幫不了你。”四姨娘也是難得見到自己的哥兒姐兒,“德姐兒清瘦了不少,這是好事兒呀!”

慕容氏與慕容氏笑吟吟看著兩個年紀最小的在一旁逗趣。

寧尚與老太爺從旁邊的禪室出來,眾人紛紛給老太爺行禮。

“都坐吧。老五,扶你媳婦兒快坐。”方氏還是第一次見公爹。早聽說自己相公當初被公爹打得血肉模糊,本還心裏有些埋怨。如今見到麵,隻覺得是個有些嚴肅的老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暴戾。

慕容氏麵上一喜,“都別站著了,快坐。尚哥兒,快扶好你媳婦兒。”寧善讓人專門給方氏加了軟墊,好讓她坐著更舒坦些。

“寧府這一年可還平順?”寧儉恭恭敬敬的站起,“回父親,寧府一切安好。”

老太爺點點頭,“你辦事,我一向放心的。照顧著這麽大一攤子,你也是辛苦了。”

麵對老太爺的誇讚,最高興的,莫過於大姨娘何氏與良九了。

“是孩兒職責所在,孩兒愧不敢當。”老太爺很是欣慰,“你也有二十七了,可是有中意的女子?”

望了一圈,在座的也就老五是個快要當爹的,其餘的竟一個賽一個的清心寡欲,著實讓老太爺看著著急。

“這……”寧儉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除了寧謙,旁人都不知為何寧儉至今不娶親,媒人都快踏破了寧家的門檻,可寧儉永遠都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樣子。

見眾人紛紛豎起耳朵,寧儉隻覺如鯁在喉。

“父親,二哥早就心上有人,他這是在害羞哩!”寧謙站了出來,“害羞”兩個字用在寧儉身上,倒讓人覺得有些滑稽。

寧儉自小就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樣子,很少見他為過什麽事變臉。今日寧謙這麽一說,再看寧儉適時的“臉紅”,竟真的像是“害羞”一般。

慕容氏聽聞寧儉有了心儀的女子,十分關切,“儉哥兒看上的是哪家的小姐?那位小姐芳齡幾何?可有畫像讓大家看看?家中是做什麽的?”

“母親,二哥如今才與人家姑娘結識,問這些為時尚早。”慕容氏坐了回去,“對對對,是我心急了些。”

何氏原本也想問這些事,但看到寧儉的臉色不豫,便默默將話咽了回去。

“不拘是個什麽家世,難為人家姑娘人品好便成。寧家如今聖寵正濃,什麽權勢財富都莫要講究,知道為寧家留條退路才是。”寧儉躬身應了。

老太爺也不放過寧謙,“還有你,別老拿國事做借口。娶妻生子才是天經地義的正理,看的中意便娶回家。”寧謙與寧儉不由苦笑。

寧善自以為自己年紀小,還在那裏笑看寧儉寧謙傷腦筋,哪知下一個就被老太爺點了名兒。

“老六你也別在那裏笑。你二哥日日照拂於你,你也該多幫幫你二哥才是。”寧善被老太爺抓包,臉上的笑容一時便的有些尷尬。

“是,孩兒謹記。”

老太爺教訓完兒子,接下來就該輪到兩個閨女。

“聽聞老九找到了婆家。哪家的公子?可有戴著官身?”良九羞紅了臉。

“回父親,九妹妹說的人家是瀘州神醫柳牧原柳大夫,前些年太後鳳體欠安,宮中許多禦醫都束手無策。柳神醫偏生一出手就治好了太後,聖上讚譽有加,親封了‘神醫’稱號呢!”

良九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口,便由寧善代勞了。

“柳牧原?可是‘鬼手神醫’雲霧老人的高徒,柳牧原?”老太爺顯得很是驚訝,“當年我追隨聖上,有幸見識過那位鬼手神醫,他身旁有一男一女兩位小童,氣質不凡,談吐不俗,想必那位男童便是柳公子吧?”

“另一位怕是就是柳姑娘了吧?”寧謙似笑非笑的看向寧儉,寧儉隻作不知。

老太爺將他們從大到小挨個兒提點了一番,連帶德十年紀尚小,也是考校了一番學問才作罷。

等到幾位主子回到寧府,夜都深了。

柳翩翩見到良九他們回來,麵色一喜。

寧謙那麽一說之後,所有人看柳翩翩的眼神都不對了。

以前,下人們都拿她做客人對待,禮貌而疏離。現在人人爭著想討好,這位小姐,怕是以後會成為家主夫人呢!

柳翩翩不知緣由,正納罕間,德十便笑嘻嘻的進了柳翩翩的院子。

“柳姐姐好興致,在這兒看金魚呢?”柳翩翩撚著魚食隻管想自己的心事,哪裏有看金魚的興致。

“十小姐怎來了,快坐。”丫頭娟兒趕忙上了茶,又給德十端了一盤果子,“這是剛送來的甜果子,我嚐著味兒是真不錯。”柳翩翩坐在德十身旁。

德十心知肚明這些下人的眼色,也隻作不知。

“最近也不知是怎麽了,總是有些丫頭仆婦來我這兒搭話,十小姐可知這府裏發生了什麽嗎?”

德十掩唇偷笑,“我雖不知這府裏怎麽了,我卻是知道姐姐怎麽了。”

柳翩翩不解。

“姐姐就當不知,隻管自己享受便好。不過都是些許丫頭婆子的鬼怪心眼兒罷了。”

☆、第二十四章 翩翩心事

自那日護國寺祭掃之後,柳翩翩除了覺得寧府裏的丫頭仆婦甚是奇怪以外,也覺得寧儉似乎在有意無意的疏遠她。

以往兩人在府中巧遇,他們總會笑談兩句,或者寒暄一陣。可自從他從護國寺回來之後,見了麵連相互見禮都是淡淡的應付,人前更是對她敬而遠之。柳翩翩都一一瞧在眼裏,唯有夜深人靜的時候,將心事慢慢拿出,獨自一人幽幽傷神。

三五日一晃而過。這日,良九與翩翩坐在湖心亭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些子京城貴女圈中的事兒來。

“柳妹妹,你可知前些日子嫁給九城兵馬司總兵的那個龐小姐?”良九剝了個龍眼兒放在翩翩麵前。

“……”翩翩隻管望著湖麵發呆,良九半天不見柳翩翩答話,不由疑惑。

“柳妹妹?柳妹妹!”翩翩猛然回神,“嫂嫂怎麽了?”

良九哪裏看不到翩翩眼下的青黑。

“妹妹最近為何總是發愣?瞧著悶悶不樂的樣子,可是府裏下人為難你了?”

柳翩翩端起茶杯,輕輕吹著上麵浮著的茶梗,“嫂嫂,可是最近府上出了什麽大事了?”

良九聞說柳翩翩問及此事,還覺得詫異。“府上的雞毛瑣碎,事務冗雜。若說有大事,無非就是與朝廷有牽連,或者就是些旁支左係的紅白嫁喪。除此之外,倒還真沒什麽能稱得上大事。可是近日沒聽說有什麽大事啊?”

翩翩歎了口氣,“那可是我住在這兒,給你們添了麻煩?”

良九吃了一驚,“妹妹怎能這樣想?你來陪我,我尚且高興都來不及,怎能說是添麻煩!難不成是那個該死的丫頭婆子,在妹妹麵前渾說了什麽?你隻管告訴我,看我不收拾她!”

柳翩翩急忙拉住良九,“嫂嫂,不是的。丫頭們都待我很好。我隻是……”柳翩翩咬了咬下唇。

良九見她吞吞吐吐,心中便明白她是為誰而煩惱了。

“可是二哥對你……”柳翩翩輕輕點頭。

“自從你們那日從護國寺回來,二爺對我就總是不冷不熱的。我也不曉得怎麽了,就是心裏覺得難受。”

良九曉得那日在護國寺裏,父親倒是提了自己的終身大事。雖說是四哥為二哥解圍之說,但二哥沒有否認,況且當時二哥的神色,任誰都看得出他在猶豫。可是這些話,良九卻又不好當著柳翩翩的麵說出來。

“妹妹你隻管放寬心,我二哥他絕不是那種人。他可能是近來府裏的賬目與花銷有出入,或是商行那裏又有了什麽糟心事兒。你也知道,二哥身上的擔子不小,事務也忙。心情不好也是常有的,你也別放在心上。”良九都覺得自己為二哥辯白的話蒼白無力。

柳翩翩歎了口氣,又望著湖景發呆。

正當良九手足無措之時,寧安適時跑了過來。。

“小姐,柳小姐,柳公子回來了,六爺請兩位小姐去花廳。”良九與柳翩翩二人同時站了起來,滿臉驚喜之色。

花廳裏滿是德十與寧善的嬉鬧聲。柳牧原與寧儉正坐在上首位置喝茶聊天。當一盞茶馬上就要冷掉時,柳牧原剛一抬頭,就看見花廳門口站著的良九。

良九幾乎是一路飛奔過來的。她記得寧安與柳翩翩都在她的身後喊叫,喊的什麽她記不大清了,隻記得心裏一直有個聲音。

“他回來了!”

是呀,他回來了。可以時時見到他,可以時時與他在一起。這麽想著,滿心隻覺得湖心亭與花廳的距離竟這樣遠,為何還沒到,為何還沒見到他?

柳牧原與良九二人像是隔世未見一般,定定的瞧著對方,眼裏除了心裏心心念念的人兒,竟再也裝不進任何一個人。什麽哥哥,什麽妹妹,隻有對方,再無旁人。

柳翩翩見到自家哥哥回來,心眼兒裏滿是替良九高興。但一見到堂上還站著讓自己神思不寧的男人,竟不禁憂從中來,恨不得立即從他眼前離去。

“牧原你回來了。”良九心裏有千言萬語,但此時,卻隻記得起這一句。

“嗯,我回來了。我很想你。”眾人早識趣的離開,獨獨留下這二人,以訴相思。

二人擁在一起,柳牧原輕吻著良九的發頂。

一番唇齒纏綿過後,半晌,眾人方嬉笑著回到花廳。

“山上的那位病人正在休養,師父他老人家還需再觀察一段時間。看來也是要再過些時日才能下山的。我此番就先行回京城,待到師父來信,我再趕回瀘州去接師父。”柳牧原與寧儉談話,眾人這時也才凝神靜聽。

“也巧,既然牧原這幾日左右無事,倒不妨把日子訂一訂可好?”寧儉喝茶,眼神瞟向正襟危坐的寧善,“此事就交給善六,好生打理。”

“我早去請寧府善卜的門客好好算上了一算。那位先生說半月之後的二十七便是個吉日,但不知半月之期會不會倉促了些?若是延後再尋吉日,怕是就要到年關之後了。”寧善從而人交換了庚帖那日,便去找了人推算吉日和命盤。卜卦之人說二人命盤日後暗合鳳凰之相,良九這輩子鐵定當不成什麽皇妃了,怕是日後兒孫的身份地位可了不得。

寧善沒有將此事宣揚開去,隻是暗暗告訴了寧儉與寧謙二人。二人對此也不甚在意,隻說“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些都不是現在該考慮的,隻管他們夫妻倆能平順過一輩子便好。

寧善也覺此話在理,卜卦之說也就按下不提。

“不若就半月之後二十七那日成親。寧府的禮官、樂仗什麽的都是現成的。半月雖然緊張了些,可辦成一樁盛大的親事對於寧府來說,也是夠的。”

柳牧原看向良九,兩人相視一笑,十指緊扣。柳翩翩自然為自家兄長感到開心,但一想到自己滿腹的心事,又不禁幽幽歎了口氣。

柳翩翩在良九和德十的挽留下,不得已又住了一晚。三人擠在良九的美人榻上,唧唧咕咕給翩翩出主意,如何才能“拿下”寧儉的心。

“依著我看,倒不如找個空子支走寧慶,給二哥下個迷藥,找麻袋把人套了,仍在柳姐姐的閨房裏,直接生米煮成熟飯,看二哥娶還是不娶。”柳翩翩一張俏臉微紅,良九卻不讚同,啐了她一口,“什麽‘生米煮成熟飯’,這種話哪是你個姑娘家能隨口渾說的!”德十做了個鬼臉,躺在一邊不再說話。

“倒不如明日你回去,把你這些事情全都講給你哥哥聽,托他給你想想辦法,這才穩妥一些。畢竟男人最是懂男人的心思,總比我們在這兒胡猜的好。”

“可是,這些姑娘家家的話如何告訴哥哥聽?怕是多半會被哥哥笑話了去。妹妹也是看在嫂嫂算是過來人的份兒上,才想讓嫂嫂為妹妹拿個主意。”柳翩翩羞愧不已,用帕子蒙著臉,萬萬不願一張大紅臉被人看見。

“二哥那人性子冷淡,表麵上一副溫和樣子不過都是做給外人看的。二哥自小便掌家,殺伐決斷的,一旦定下的心意,任是誰都改變不了的。不是我們不幫你,實是我們也不知二哥的心思,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柳翩翩靠在良九肩上嚶嚶哭泣,良九與德十都耷下臉,不免為翩翩歎息。

☆、第二十五章 求哥哥幫我

第二日,柳翩翩隨著柳牧原回了牧原堂,兄妹二人便商量著開始著手準備迎親等一應事宜。

牧原堂的童子、夥計們一聽說先生要娶親,也是喜氣洋洋的要去歸整草藥,修繕房屋。說是要給新娘子一個“新的”牧原堂。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