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2節

德十正好挑簾進來,聽見柳翩翩如此說,掩唇偷笑,“柳姐姐的如意郎君可不就在我們寧家。昨兒是誰還跟我打聽二哥來著?”

柳翩翩被德十一下子戳破心思,頓時又羞又惱,“誰,誰打聽二爺了!我那是順嘴問了而已。”

“那你順嘴問,臉紅什麽呀!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一直喜歡我們二哥是不是?”三人笑鬧著,柳翩翩握著粉拳,追的德十滿屋子上下亂竄。

寧儉巡視商行剛回來,聽見良九院子裏傳來女子的笑鬧聲,緊皺的眉頭也舒緩了不少。

寧慶看著自家二爺帶了笑,也知道二爺怕是喜歡上了裏麵的某個人。真心也為自家爺感到高興。

因著隱疾,二爺身邊從未有過女子。現在聽說這病治愈有望,二爺能敞開心扉接納旁人,作為隨從,他也由衷感到高興。

今日,寧府府門大開。

“聽說今日是入贅將軍府的寧五爺帶著夫人回家!”

“真的假的?可惜當年寧五爺趕出寧府我沒見著。”

“那麽大的熱鬧你怎麽可以沒看呢!你不知道,寧五爺就跪在寧府門口,我可是真真看著的。嘖嘖,你說寧老太爺也是狠心,拿著那麽粗的鞭子抽的寧五爺背上血肉模糊的。不過寧五爺也真是條漢子,挨了那麽多下,愣是一聲不吭。”

“寧五爺肯定特別愛他夫人吧!”

“那是自然!你也不去打聽打聽,那些官宦人家,哪家的大老爺不是三妻四妾的。但人家寧五爺就方夫人一個妻子。我有個兄弟就是將軍府的賬房先生,說是寧五爺在家裏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時時刻刻掛念著方夫人,離開一刻都不行!”

“嘖嘖嘖,好男人啊!”

一大早,寧儉就讓寧慶帶人在門房候著,寧善也跟著寧慶一起迎寧尚夫妻。

聽見有人議論寧家,寧善揮揮手驅散了那些圍觀的路人,“六爺,馬車過來了。”

方將軍府的馬車布置的富麗堂皇。還未靠近寧府,就已經聽見了鈴鐺聲合著珠玉鳴翠的聲音傳來。

寧善一喜,慌忙讓寧慶去準備腳踏。

方氏的身孕已有六個多月,早已顯懷。馬車剛一停下,寧尚率先跳下了馬車。

“五哥!”寧善撲了上去,“想死你了!”

寧尚拍了拍寧善的肩膀,“多大的人了,還撒嬌!”

轉身將方氏小心翼翼抱下了馬車,寧善笑得格外甜,“這就是五嫂了吧?”

方氏上下打量寧善,“這就是老六寧善,最是個皮猴子了!”寧尚笑著給方氏介紹。

寧善給方氏福了禮,“善六見過嫂嫂,嫂嫂萬福。”

方氏被寧善逗趣的語調逗樂了,“小叔萬福。”

寧慶帶著方將軍府上的隨從、丫頭仆婦們先進了府,將他們安置妥當。

“二爺,五爺到了。”寧儉正在聽各家鋪子的管事前來答話,寧福跑來回話。

寧儉點點頭,“就說馬上就去。”寧儉合了賬本,“今兒就先這樣,剩下的人明日再來。寧福,你把四爺還有兩位小姐也一並請來。”

寧福打了個千兒,“是,小的告退。”

寧儉緩步來到花廳的時候,寧謙、良九德十已經到了。

寧尚正與寧謙說話,見到寧儉進來,立刻宮頸的站起來行了禮。

“二哥,小弟回來了。”寧儉托起寧尚的胳膊,“回來就好。瘦了也黑了。”

“整日在外,黑瘦些也是常事。”寧尚扶著方氏,“阿嬌,這是二哥。二哥,這就是夢嬌。”

方氏閨名夢嬌,這是方夢嬌第一次來寧府,見到各位叔伯小姑,心裏也是惴惴。

“夢嬌拜見二哥。”寧儉也是第一次見弟媳,“弟妹身子不便,這些都是虛禮,就不要客氣了。”

方夢嬌見寧儉說話溫文,“這幾日就讓九妹妹十妹妹,還有……”寧儉看了一圈沒見到柳翩翩,“讓他們多陪陪弟妹。”

良九與德十心裏明鏡似的,這個“還有”後麵跟的是誰,不言而喻。

良九與德十陪著方氏說話,良九一直對方氏的肚子很感興趣,不停地詢問方氏。

“若是好奇,日後小姑和姑爺也生一個不就知道了!”方夢嬌知道良九說了親,拿著話去揶揄她。

“嫂嫂……”良九和德十都還是未出閣的大姑娘,聽到方氏的打趣,都不由羞赧。

“嫂嫂日日帶著這麽大的肚子,如何走得了路?不累嗎?”德十摸了摸方氏的肚子,方氏滿臉柔和,“想著這是相公的血脈就不覺得累了。”

良九滿臉羨慕。

“在家多住幾日,若是有什麽短缺的,隻管到賬房去支取。”寧儉將那些瑣事交代給寧善,“有事就去找善六。”

寧尚時隔好久終於回了寧府,心中感觸良多。

“想不到家裏還跟以前一樣。”

寧謙讓人上了茶。

“已經讓人備下了酒席,五哥與五嫂先回院子休息,等會兒咱們就開席。”寧善又給寧尚的院子裏配了丫頭仆婦。

“五哥帶來的人怕不夠使,我又撥了一些。五哥哪裏有事就隻管來找我。”寧尚看著以前隻會惹貓逗狗的六弟,現在儼然已經成了“小管家”,心裏也著實高興。

方氏讓人把備下的禮物,挨個送到了各個院子裏。

寧儉院子裏的送的是動物毛皮,寧謙院子裏送的是一尊玉佛。給良九送了筆墨紙硯,德十則是上好的絲綢。

☆、第二十二章 往事

寧善著人備了大桌酒席設在花廳。晚飯時分,向來吃小廚房的寧謙也抽出了時間前來作陪。

兄妹六人坐到一處,氣氛融融。

柳翩翩被德十拉過來湊熱鬧。不一會兒,四個女人唧唧咕咕說著各自的趣事,引得兄弟四人笑意連連。

寧謙端起酒杯歎了一聲,“除了三哥,咱們今兒可就算是聚齊了。”一家人頓時沉默下來。柳翩翩不知底細,扯著德十詢問。方夢嬌也是對寧家的充滿了好奇,許多的事也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良九與德十便一五一十的把當年的往事全部講了出來。

原來寧府還在寧老太爺一輩是聲名顯赫的開國功臣,寧家獨有寧老太爺一脈。寧老太爺早年隨先皇南征北戰,打下這萬裏江山。待江山穩固,先皇論功行賞,寧老太爺的功勳占了頭一份。金錢、美女、豪宅,賞賜不斷,寧家的身份地位水漲船高。

寧老太爺緊接著就娶了寧謙的母親慕容氏為正妻,慕容氏剛娶進門不久,就張羅著為寧老太爺選妾。寧儉的母親何氏成了姨娘。

一年後,何氏先誕下了寧儉,單寧老太爺卻說這是他的第二個兒子,第一個兒子究竟是誰,整個寧家沒人知道。

後來寧老太爺在外帶回來齊氏,當時齊氏已懷孕五個月有餘,很快就誕下了寧讓。

寧讓生下沒多久,慕容氏傳出有喜,接著就是寧謙出世。

寧尚的母親是慕容氏的大丫頭,也是慕容氏做主開了臉成了三姨娘。

寧老太爺原本覺得後院人數已經夠了,不願再納妾。奈何寧善的母親本是與寧老太爺露水姻緣,可是三個月後竟發覺自己懷了寧老太爺的孩子。寧老太爺無奈之下,隻得將她接回寧家,成了四姨娘。

老七寧溫雅是三姨娘生下的頭一個女兒,寧老太爺寶貝的不得了,沒過多久,齊氏也傳出了喜訊,寧家的第二位小姐出世,老八寧柔賢剛一出世,就被兵部尚書蘇家長子訂了去。據說是有得道高僧算出來的姻緣,兩人命格相稱,天造地設的姻緣。

本來都以為寧家的孩子就到此算是齊全了,寧老太爺對於五個小子兩個丫頭的陣容也很是滿意,可誰知寧讓十六歲征戰沙場,凱旋而歸,寧老太爺竟在花甲之年讓何姨娘老蚌生珠。

良九的出生著實讓京城裏的不少人津津樂道,都說寧老太爺哪怕已到花甲之年,仍舊身強力壯。

第二年,四姨娘又懷了德十,京城的人紛紛咋舌,寧老太爺可真的不是一般的“身強力壯”啊!

寧讓十六歲就官拜一品威勇將軍,與方威的威武將軍齊名,並稱朝廷裏的兩大“護國柱石”。五年前,寧讓在與突厥的激戰中不幸負箭,不治身亡。寧讓是寧老太爺最看重的兒子,總是誇獎寧讓有自己當年隨先皇征戰的風範。寧讓的離世讓寧老太爺受了刺激,兼之寧老太爺已到古稀之年,便主動告老,隨著寧讓的靈柩一同在護國寺修身養性。寧夫人慕容氏與幾位姨娘一商議,也一起隨著寧老太爺住到了護國寺去。

現在的寧家能夠依舊屹立不倒,全依仗寧老太爺告老之前的慧眼識英。

寧家商行是寧家的祖業,除了鹽、鐵、茶葉這些官營不沾之外,各行各業都有涉獵。寧儉從小就展現出傑出的經商天賦,加上何氏的母家也是富商人家,寧儉隨著外公曆練多年,到了寧老太爺告老請辭時,將家主的位置傳給了寧儉,內外大權也全都交給了寧儉。

寧謙自小便做了太子侍讀,後來太子登基,變成當今聖上。寧謙一直受太子太師教導,與當今聖上又是打小的交情。聖上登基時,將寧謙提拔進了翰林院。後來又經過三年的外放,如今一步步做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寧丞相年少便能在先皇麵前從容應答,連先皇都說,輔佐太子今後登基,寧謙乃是第一人也。

寧家三位哥哥,一個握財權,一個握兵權,一個握政權,按理說寧尚也該做個紈絝子弟,隻管花天酒地就是。寧尚一直視寧謙為榜樣,沒有走恩蔭,硬是去考了科舉,得了個探花。前三甲巡街那日,寧尚與方氏初識,引出了後來的寧老太爺趕其離開寧家,寧五爺入贅威武將軍府的佳話來。後來在寧謙與方將軍的聯合運作下,寧尚進了樞密院,做了個二把手,也算是握有實權的人物。

寧善因為是寧家年紀最小的弟弟,幾個哥哥就都存了幾分寵溺,愣是將寧善寵成了二世祖的樣子。好在寧善雖然苗子長歪了但心眼兒不壞,紈絝是紈絝了些,卻也不像是那些富家子弟一樣,做些貓厭狗嫌的事兒出來。索性幾位哥哥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他自小性子又活潑了些,寧儉看著喜愛,就將他帶在身邊。閑來無事時,就教些基本的算賬、管家之類的活計。雖說他武功文采平平,但口才著實驚人,心眼兒靈泛機靈。待到寧善大了些,寧儉就讓他進寧家商行做了販瓷行裏的管事。

寧溫雅還未及笄,就被樞密院院正白家嫡子給定下了婚事。及笄那日就下了聘書,第二年就八抬花轎抬回了白家。

寧柔賢算是指腹為婚,從下就和蘇家長子養在一處,也是及笄之後直接下了聘書,當年就嫁給了兵部尚書家的長子。

良九和德十說到此處也就告了一段落。柳翩翩與方夢嬌都像是愣了神兒一般。

“原來二哥竟小小年紀就肩負起整個寧家的生計,著實不容易啊!”方夢嬌回過神來。柳翩翩望向寧儉,一雙眼睛中滿是崇拜。

“那是自然,我二哥自小就天賦異稟,賺錢養家自然不在話下。”良九得意洋洋的說。柳翩翩聽完良九的話,對寧儉的崇拜之意愈加濃厚。

正巧,寧儉此時也朝柳翩翩看過來。兩人眼神交匯,卻尷尬轉開頭,裝作無事。

☆、第二十三章 祭掃

初三這日才五更天,寧家上下就已經開始忙碌著,不僅準備各項祭品、禮器,還連帶著教良九和德十禮儀,包括各房各院的主子如何行禮,如何祭拜。這些事都是寧善的差事,看寧善一人忙活不過來,寧儉撥了寧慶幫忙。

浩浩蕩蕩的聲勢,直到晌午,眾人才堪堪鬆了口氣。

坐在一起吃早飯的時候,柳翩翩掐指一算,不過五六日的光景,柳牧原就能與師父從瀘州趕回來,心念及此,翩翩與良九二人心中滿是期待。

眼見著日頭升了上來,寧儉和寧謙在前打頭陣,寧家上下前往護國寺祭拜寧讓。

寧讓的墓塚修葺的十分簡單,墓碑上的刻字原本裏麵填了朱漆,由於風吹雨打脫落了許多。

寧儉著人重新填了朱漆,自己又和寧謙寧尚寧善將墓塚旁的野草親手一一清除幹淨。

眾人祭過寧讓,便往方丈處去尋老太爺。

寧儉與寧謙與方丈寒暄半日,也向寺院捐獻了不少僧衣僧襪,並一些“香油錢”。方丈千恩萬謝的對著寧儉寧謙“阿彌陀佛”不止,看的寧善直想笑,被寧尚一個眼風掃過去,安靜了不少。

尋到老太爺時,老太爺正在佛堂念經。

寧老太爺最近起念想入佛門,被夫人和四位姨娘勸了好幾日算是打消了念頭。如今日日跟在護國寺講經師傅身邊聽經書,還掛了個外門弟子的名頭。

寧儉眾人先是用佛禮拜了老太爺,輪到拜見夫人時,眾人各自又依著家禮,算是全了禮數。

寧夫人慕容氏拉著寧儉與良九左瞧右瞧,滿心眼兒的喜歡。“瞧瞧,這一晃眼兒,良姐兒都長這麽大了,儉哥兒比起上次來也瘦了不少。”

寧謙站在慕容氏身旁,“母親好生偏心,隻管看二哥與九妹,倒把我冷落一旁。”眾人都被寧謙逗樂了,慕容氏也嗔怪的白他一眼,“你這皮猴兒十天半個月便來這兒擾我,早膩煩了你!”眾人大笑。

大姨娘何氏笑意吟吟的與慕容氏站在一處,“夫人也是好福氣,謙哥兒能時常前來探望。哪裏像是儉哥兒,一年見一回,說不了幾句話,又急忙走了。”

慕容氏把寧儉良九推到何氏身邊,“趕快去陪陪你們姨娘罷,好生說說話,不然你們姨娘又到我那裏攪我。”

原本該是寧尚和方氏前來拜見慕容氏。寧尚被趕出寧府,父子倆已有多年不曾相見,此時寧老太爺願意讓寧尚回來參加祭掃,顯然是已有了鬆動之意。

“大約是看在尚哥兒媳婦兒懷有身孕的份兒上,也不好再與尚哥兒過不去了。”慕容氏親親熱熱的拉著方氏的手,“真真是個標致的人兒,怨不得尚哥兒說什麽都要娶到手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