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1節

“演一場戲,讓良九以為苦盡甘來的好戲。”如此這般的與他們二人說了一通,完後寧善還有些雲裏霧裏,“二哥為何要煞費苦心與他們演這出戲?直接成全他們,讓他們終成眷屬豈不是更好?”

寧儉看了寧善一眼,眼中似有深意,“若是直接成全,少了壓力與阻撓,那麽他們日後一旦遇到問題,便會後悔現在所做的決定。若是讓他們曆經千辛萬苦,無論什麽問題都無法將他們分開的時候,不更是成人之美嗎?”

寧善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那我明日就去接九妹妹回來?”

寧謙似笑非笑的看著寧善,“還沒聽明白嗎?你這個壞人是要當到底的。好人,自是我去做。”

良九心裏還在忐忑,不知道這個四哥到底是不是與二哥和那個寧善一夥的。

柳牧原迎了上去,作了一揖,“不知相爺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寧謙擺擺手,“柳兄此話差矣,今後大家就都是一家人,這麽客氣作甚。”

良九鬆了口氣,好在,四哥不是寧善和二哥請來的說客就好。

柳牧原靦腆一笑,“相爺大人裏麵請。”

三人落了座,“九妹妹,我與柳大夫有些話要說。”良九看了一眼柳牧原,“拿我去找柳小姐。”

看著良九走了出去,童子上了茶,寧謙才說明了來意。

“今天過來,就是想與柳大夫說一說您和舍妹的事情。”柳牧原看著含笑的寧謙,“我自知無論家世還是門戶都及不上九小姐,但牧原實在是愛慕著九小姐,還希望相爺大人能成全。”

寧謙笑笑,“放心,柳大夫。我來,自然是成全你們。況且,柳大夫的妹婿酒我是定要喝上一杯的。”

柳牧原狂喜,“如此,那便多謝相爺大人了。”

“哎,該叫四哥才對。”

“對對對,叫四哥。”

兩人相視一笑。

良九重新入座,三人一起商量對策。

“我倒是有個法子,就是需要九妹妹受些苦。不知你們可能狠得下心?”

“我不怕!”良九的毫不猶豫讓柳牧原嘴角上揚。

“牧原可有能夠讓女子容貌變得醜惡的湯藥?善六為九妹妹說了汪家的汪二公子,過幾日汪二公子定是要上門親自拜訪的。你們就趁此機會服下藥,借此試探汪二公子的真心,也正好是牧原在二哥與六弟麵前表明心意的好機會。”柳牧原與良九想通個中關節,紛紛起身向寧謙行禮,“多謝四哥!”

寧謙從牧原堂出來,身後跟著春光滿麵的良九。

“九妹妹這也算是馬上就要心想事成了吧?”良九上了馬車,“我定不會忘記四哥的恩情的。”

汪家二公子汪夢龍將自己收拾一新。望著銅鏡中麵若冠玉的男子,心中暗暗得意,自己這副樣子,寧家那位九小姐定會對自己托付芳心。

美不滋兒的想著,將管家喚了進來,把見麵時的禮品又一一詳查了一遍。

“走,去寧家。”

寧家此時早亂了套。寧府的九小姐三日前突然病了,聽說是全身生了皰疹,格外猙獰。昨日那些皰疹竟全部開始流膿,現在滿房全是腥臭氣,連粗使的下人都不願意靠近。

寧善在良九院子門前徘徊不前。他已經延醫問藥,城中的所有好大夫都被他請了個遍,居然一個個都搖頭表示束手無策。

寧儉正在看賬本,寧慶站在一旁抓耳撓腮。

“二爺,九小姐病了,您也該去看望看望。”寧儉聞言抬頭,“今日是第幾日了?”

“九小姐病了第三日了。”

“汪家二公子可是今日下帖子?”寧慶點點頭,“是今日,看日頭,估摸著這會兒就要到了。”

寧儉放下賬本,“那敢情好。走,去看場戲去。”

寧善望著進進出出的丫頭捧進去一盆清水,又捧著一盆混著膿水和血水的髒水出來,心裏老大不是滋味。

寧福從院子外跑進來,“爺,汪家二公子到了。”寧善一個激靈,“啥,快請去前院花廳去!別讓他到後院來。”

寧儉望著忙的腳打後腦勺的寧善,笑得歡暢,“快去請柳大夫過來,讓他先在門房等候,什麽時候汪二公子回府了,什麽時候再讓他進來。”

寧慶依言出去了。

汪夢龍被寧福引到了花廳,“汪公子,您喝水。我家六爺這就過來。”寧福捧著茶托,小碎步的跑了出去,躲在屏風後頭的寧善將他一把拽過去,“汪家公子沒說什麽吧?”寧福搖搖頭。

寧善鬆了口氣,“行了,到門口候著去吧。”

寧福如蒙大赦,屁顛屁顛的跑走了。

“哎呀,不知汪公子今日駕臨,有失遠迎,失敬失敬。”寧善理理身上的袍子,,拱手走進了花廳。

汪夢龍見到寧善陡然一喜,“六爺說的哪裏話,,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何須說這些見外的話。”

寧善被汪夢龍的“不見外”弄得有些尷尬,“嗬嗬,是啊是啊。”

二人寒暄一陣,汪夢龍四處打量,“話說六爺,為何一直不見令妹?”

寧善望望他身後管家模樣的老者領著一應家仆,人人捧著一方朱漆雕盒。心思流轉間,“舍妹最近身子骨不太好,在屋裏正休息。大夫說舍妹這病最忌見風,所以今日沒能出來見客,實在是抱歉。”

汪夢龍擺擺手,“無礙無礙,身體要緊。要不在下去看望令妹?正巧我這兒有棵老山參,最是溫補,不若就給令妹下藥,身子要緊嘛!”

“這個,她房中藥味甚濃,怕是唐突了汪公子。”他前兩日剛得知良九生病時,也是被駭了一跳。

“無礙,我母親也是整日延醫問藥,房中湯藥味甚重。但時間久了,倒也不覺得難聞,六爺還是前麵帶路吧。”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汪夢龍這一副深情款款,關心備至的樣子,讓寧善實在提不出什麽異議。

饒是寧儉修養極高,忍耐力極強的人,進了良九的屋子也不免掏出了手帕掩住了口鼻。

看著像模像樣躺在床上“虛弱不堪”的良九,寧儉不由低笑。

良九臉上、胳膊上布滿了淌著膿水的皰疹,抽了抽嘴角。這個柳牧原下手也真夠狠的。這幅醜樣子,無論是哪個男人見了,哪裏會起丁點兒“色心”。

汪夢龍望著房門緊閉,門簾緊掩的樣子,皺了皺眉。現在他在院子裏沒有見到一個侍候的丫頭仆婦,該不會是個不受寵的庶女吧?

剛一撩起門簾子,一股腥臭氣味撲麵而來。汪夢龍頓時麵色大變。

寧善歎了口氣。汪夢龍剛想開口,就被那股氣味嗆了個臉紅,忍不住跑到一邊,扶著牆大口喘氣。

“六爺,我突然想起家中還有些事情未完,既然令妹身子不爽,在下就改日再來探望。這就先行一步了。”說完拱拱手,猶如火燒屁股般逃離了寧府。

寧善搖搖頭,“唉,原本還以為汪二公子是個可以托付的良人,想不到啊想不到。”

良九聽見外麵的動靜,唇角微揚。她已經成功一半了,接下來就剩下讓柳公子前來“剖白心跡”。

柳牧原見到寧慶,就匆匆忙忙趕來了寧府,還未到寧府的門房,就看見一位俊俏公子急匆匆的離開,身後呼啦啦的跟著一群捧著朱漆雕盒的家仆。

寧慶將柳牧原帶進後院便沒了蹤影,柳牧原按照先前計劃好的,徑直奔向良九的院子。

寧善一見到柳牧原進來,還像模像樣的攔了一攔。

“誰準你進來的?這裏是女子閨房,得避嫌!”良九一聽到柳牧原的聲音,眼神一亮。

柳牧原給寧善深深作了一揖,“求寧六爺讓我見九小姐一麵。”

“你也是來糟踐我妹妹的嗎?我告訴你,我妹妹身份尊貴,天生就是做貴婦人的命格。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麽身份,哪裏能配得上我的妹妹!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別讓我放狗攆你出去。”寧善的話說的尖酸刻薄,就連寧儉都不由皺了眉頭,不敢苟同。

那隻柳牧原就好像壓根沒有講寧善的話放在心上,不為所動。

“撲通”一聲,柳牧原跪在了寧善麵前,“牧原自知身份卑賤,但求六爺讓我見上九小姐一麵!”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柳牧原這一跪,不僅是寧善,就連寧儉與寧謙都為之動容。

☆、第二十一章 我願照顧她一輩子

柳牧原這一跪可不得了,直接把寧善跪沒了脾氣,“你,你這是……”

寧善向來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兒,一見柳牧原這個樣子,他也不知道怎麽辦才好了。

寧儉挑開門簾子,“老六,讓柳公子進來。”

見柳牧原手腳並用的爬起來,像一陣風似的衝進良九的房間。寧善不禁咋舌,“乖乖,這戲演得也太真實了吧!”

寧善與寧儉用手帕掩住口鼻,遠遠站著。而柳牧原竟像是聞不見一般,直奔內室。

“順良!”柳牧原握著良九的手,撫摸著她的臉龐。

“牧原,你怎麽來了?我現在這幅醜樣子,我如何見你?你走吧。”柳牧原將良九擁進懷裏,“我不走,你什麽樣子都好看。順良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哪怕你一輩子如此,我也願意照顧你一輩子!”

二人緊緊相擁,動情處,良九的眼淚像是玉珠兒一般掉落。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寧善也不由紅了眼眶,麵色悲戚。

“你跟著哭什麽?”寧善偷偷用衣袖擦去眼角的潮濕,寧儉瞥了他一眼。

“我這是喜極而泣。”寧儉眼見著任務完成,也不再多留,徑直回了院子。

柳牧原衣不解帶的照顧良九,寧善三不五時的過去送些吃食,卻再也放不出一句狠話了。

沒幾日,良九在柳牧原的悉心照料下,身子已經大好,甭說什麽皰疹,連個印子都沒留下,反而讓皮膚比以前更光滑了。

寧善算是默認了柳牧原與良九的親事。隔日,柳牧原就遣了媒人上門提親。雙方親親熱熱的交換了庚帖,柳牧原的媒人又說了不少好話,連帶著聘禮也一並送了過來,這婚事就算是正經的定下了。

方將軍府這日有人遞了帖子進來,說是樞密院執事寧五爺攜夫人,不日將會前來拜會寧府。

寧儉淡淡接了,就說了一句“曉得了”,讓人摸不清他的態度。

方將軍府的人剛走,寧儉接著就吩咐寧慶找人,去把寧尚以前的院子收拾出來。

旁人也許不知,但他心裏清清明明的。這個二爺看似對五爺不冷不淡的態度,但那些都是做給外人看的,其實心裏還是很記掛五爺的。

寧善依舊每日清晨帶著德十跑步。德十也會經常托病偷懶,或是半夜偷偷爬牆去偷小廚房。寧善幹脆從早到晚守在德十身邊,為這個姑奶奶操碎了心。

這日一大早,柳牧原帶著柳翩翩來到寧府辭行。

本應早該成行的柳牧原,因著良九的事情,耽誤至今才得以抽出空來回瀘州。

寧儉特意擺了酒席為柳牧原踐行。

“望柳兄一路平安。”兩人碰杯,寧儉不得飲酒,隻是意思意思,柳牧原卻是一飲而盡。

“承寧兄吉言。也拜托寧兄多多照顧舍妹。舍妹頑劣,寧兄多費心了。”寧儉擺擺手,“何須見外,今後大家就是一家人,柳兄的妹子自然也是我寧家人的妹子。”

良九親親熱熱挽了柳翩翩的手,“正好讓翩翩妹妹與我作伴,我們女兒家也正好說說話。”

柳牧原微笑看著良九,“也好,有你作伴,我也是放心的。”

柳牧原到底是走了。初初幾天,良九總是詢問柳翩翩一些關於柳牧原的事,以慰相思。

柳翩翩揶揄良九,“姐姐這是想哥哥了吧?”

良九羞紅了臉,“哪裏有,不過是想問一些他的喜好罷了。”

“哥哥也沒有什麽特別的喜好,我估計隻要姐姐嫁過去,肯定姐姐喜歡什麽,哥哥也一定會喜歡的。”良九想象著以後他們一起生活,他為她畫眉,她為他紅袖添香的場景,竟莫名覺得胸中一陣激蕩。

柳翩翩羨慕的看著良九,“都說待嫁的女子最幸福,現在一看,果然如此啊。看姐姐麵若桃花的樣子,我都想趕緊找個如意郎君了。”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駙馬請克製她這般好顏色帝後私房事記深宮女神探醉春光陛下見我多嫵媚農女為後後妃保命準則夫人的前夫回來了督主的寵妻之道日常翻牆的小侯爺太傅套路有點深夫君人設崩了王妃要嬌寵胭脂奸臣之子縣夫人探案手劄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