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大寧家

第10節

良九不耐煩的揮揮手,“讓她進來。”

寧安小跑著撩開簾子,“小姐讓你進去。”

“九小姐,奴婢是十小姐院子裏的。十小姐讓奴婢過來回您一聲,現在柳公子正在二爺院子裏。”

良九一驚,站來起來,“你說什麽!”

那丫頭一見到良九屋裏那滿地的碎瓷,心中直道這個九小姐果然不如麵上那般溫婉。

“小姐,柳公子來府裏了。”寧安壯著膽子上前,“小姐可是要想辦法出去?”

良九打發掉了德十院子裏的丫頭,一邊苦思如何能出了院門。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知怎麽了,突然暈倒了。”寧安突然闖進寧儉的院子,徑直跪到了寧儉的麵前。

柳牧原見是良九身邊的丫頭,“噌”的站了起來,“九小姐在哪兒?”

寧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寧安,“柳兄莫急,還是先問清楚的好。”

“九小姐最近飲食如何,心情又如何?”寧安哭哭啼啼的,“小姐最近總是哭,飯也用的少。今日一聽說柳公子來了,猛地站起身來,就暈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嗯,終於可以見到情郎了~

☆、第十九章 帶我走

良九望著燭台上的燭火忽高忽低,心裏就不禁想起自己那還未開花結果的愛情。

她現在心裏滿是對寧善的怨恨。如果不是他,她現在怕是早已坐上了抬往柳家的花轎,成了柳家的新婦。

想著想著,不禁紅了眼眶。

拿出他給她的玉佩。玉身晶瑩剔透,像是被人時常握在手中把玩摩挲一般,絡子有些地方有些掉色。良九就這麽呆呆的看著。

柳牧原已經收拾好行裝,並將牧原堂的一應事務悉數交給老王大夫,還仔細叮囑他,一定要好生照顧柳翩翩,莫要她惹事雲雲。

交代好後,他偏又不放心翩翩一人留在京城。思來想去,柳牧原決定暫且送妹妹到寧府去,有寧儉照顧她,翩翩受不了什麽委屈。

柳牧原覺得,一旦師父施術成功,治好了寧儉的隱疾,那他就不失為一個值得托付的好男人。柳牧原又想起良九,這個在他眼中超凡脫俗的女子,什麽時候才能靠近她的身邊?

想起昨日在寧府,一聽說良九小姐暈倒,他頓時覺得坐立不安。當他還聽說良九小姐是因他茶飯不思,他更是心如刀割。

拿起良九小姐送來的手書,上麵的字體就像見到良九小姐的麵容一般。柳牧原看了半晌。

起身,他決意出去走走。

良九將裙擺提起,踮著腳觀察東跨院的情形。

她剛剛從自己院子的仆婦那裏找到一架梯子,好不容易挪到了東跨院,良九靠著牆喘粗氣。

她決定了,既然寧善非要與她作對,那她也不介意與寧善好好鬥上一鬥。

他可能怎麽都不會想到,沒有德十的教唆,她是不會單獨有所行動的吧?

良九扶著梯子,嘴角微揚,“你以為我會善罷甘休嗎?”

手腳並用,良九爬上了牆頭。從這裏看去,東麵赫然就是街道。隻要沿著這個街道直走,就一定能見到心心念念的人。此時的她,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

正欲回身搬梯子,誰知腳下的梯子猛然被人抽走。良九駭了一跳,“誰?”

“你快下來。”說話的,是多日未見的寧儉。

“二哥?你怎麽會在這兒?”良九沒見著寧儉帶人在身邊,鬆了口氣,“二哥,還望你成全我。”

寧儉看著可憐巴巴的良九,一時也有些心軟,“是不是如果我沒發現,你就打算跑出府去,一輩子都不打算回來了?”寧儉揚了揚手裏的信封。他就是心血來潮,想著看看“閉門反省”的良九最近如何,可是一進門,除了留在書案上的信,就剩下跪在那裏戰戰兢兢的寧安。

良九露出不忍的表情,“二哥,寧善不許我見柳公子,我別無他法。”

寧儉歎了口氣,“女子奔為妾,你若是就這麽不管不顧的走了,你難道連自己的顏麵都不顧及了?”

“二哥,就讓我見柳公子一麵,見一麵我就回來。”良九帶了些哭腔。

眼見著寧儉到底還是心軟了。

柳牧原不知不覺就溜達到了寧府附近。當朝沒有宵禁,入了夜也是允許小民自由走動的,就算如此,街上也是冷冷清清,附近除了還未收攤的雲吞鋪子,就還有滿腹心事的柳牧原。

隔著老遠,柳牧原看見寧府後門的院牆上,有一奇怪的物什兒。

柳牧原不信什麽鬼神之說。壯著膽子,便慢慢靠近了那處院牆。再抬眼看去,牆上竟是一個人,若是沒看錯的話,還是位女子。

柳牧原慌忙跑了過去。

“二哥,求你成全我。”良九抹了抹眼淚,毅然決然的轉身欲跳。

“不要!”這是寧儉的。

“不要!”這是柳牧原的。

柳牧原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仿佛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站在院牆下,抬頭看著良九。她那麽瘦弱,是如何做到爬上這麽高的院牆,可有受傷?

良九聽到柳牧原的聲音,身形一頓。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柳,柳公子?”

“嗯,是我。你別急,我這就接你下來。”柳牧原說著,就要施展輕功,接良九下去。良九卻突然搖頭,“不要,你就站在那裏等我。”

寧儉見自己勸說無效,眼睜睜的看著兩就從牆頭跳了下去,能聽見她被柳牧原接住,抱了個滿懷。

他欣慰的笑笑。這下,事算是成了。

良九趴在柳牧原的懷中,紋著他身上還有不知什麽藥草的味道,原本苦澀難聞的氣味,竟讓她覺得出奇的好聞,甚至讓她感覺安心。

“柳公子,你快帶我走。一會兒就該有人來追了。”柳牧原現在被巨大的驚喜圍繞著,哪裏還想別個,拉起良九的手,兩人往醫館跑去。

醫館由於柳牧原明日要回瀘州去,今日便早早閉了門。當柳牧原敲門時,就隻有童子打著哈欠來開門。

“我家先生不在,您要問症明兒請早……”開了門一看見自家先生喘著粗氣,身後還帶著一位好看的小姐,頓時瞌睡全被嚇醒了,“先,先生!您怎麽……”

柳牧原領著良九進了門,“去叫女先生來,就說家裏來客人了。”

童子忙應了聲,急急往內堂跑去。

“今晚就委屈九小姐與我小妹同住。”兩人往內堂走,半路上遇見了匆匆趕來的柳翩翩。

“這位就是哥哥提起過的九小姐吧?”柳翩翩親親熱熱的挽住良九的手,“哥哥常對我提起九小姐,說九小姐溫婉賢淑,才貌雙全,我本還不信,今兒可算是見著了。”

良九看了一眼柳牧原,羞紅了臉,“這如何當得起,柳小姐也是不差的。”

“不要站在這兒說話了。不早了,翩翩帶著九小姐去安置,我明日一早再去寧府看看。”良九留給柳牧原一個含羞帶怯的眼神,轉身與柳翩翩去了西廂房。

房間不大,但好在收拾的幹淨整潔。倒讓良九心裏舒坦了不少。

“家中簡陋,比不得九小姐的富麗堂皇。九小姐莫要嫌棄才是。”柳翩翩倒了杯熱茶,“一路行來也是累了,這藥茶有安神補氣之效,九小姐喝些便好生休息。”

良九拉住柳翩翩的手,“柳小姐,深夜冒昧打擾。我住了你的屋子,那你呢?”

“九小姐客氣了。我叫了童子去收拾後麵的客房。床上的被子枕頭都是換了新的,九小姐隻管安心住下就好。”見麵不過短短數時,良九卻對柳翩翩極有好感。

柳翩翩剛從房內出來,就見柳牧原站在門口,“已經安頓好了,哥哥放心。”

柳牧原鬆了口氣,“那便好。”

柳翩翩眉頭一挑,“看哥哥如此緊張的樣子,難不成裏麵那位是我未來的嫂嫂?”

“……”柳牧原一時無話,麵上一紅,“快去睡,明天一早就去把新進來的那批甘草好生翻曬。”

“害羞了!”柳翩翩笑著走遠了。柳牧原看了一眼身後的房間,燭光映著她的身影,格外的好看。

童子從客房過來,“先生,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柳牧原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童子看後,小心翼翼的走了,留下柳牧原一個人癡癡看了半天,直到良九熄燈睡下才離開。

第二日一早,翩翩沒有過早去叫醒良九,況且柳牧原也吩咐了人,不許在院子附近大聲叫嚷。就連原本活潑好動的童子也是悄沒聲兒的忙來忙去。

柳牧原走出房間,整整衣領便要出去。

“哥哥,你現在就要去寧家?”柳翩翩叫住柳牧原,“正是。對了,我在想,要不我回瀘州這幾日,你便去寧府,有人照顧你,我也放心。”

柳翩翩心思一動,“讓我去寧府?這樣麻煩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柳牧原哪裏看不出柳翩翩的心思,“我瞧著寧家二爺是個值得托付的良配,將你托付給他,我也是放心的。”

“哥,你說什麽呢!”這些話雖然柳翩翩也是想過,但是讓柳牧原這樣光明正大說出來,還是讓人覺得羞赧的。

“怕什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每每念及也到了該擇個好夫婿的時候,哥哥自然要為你好生做番打算的。”柳牧原正與翩翩玩笑在一處,正巧良九開了房門,緩步出來。

“柳公子,柳小姐早。”翩翩關切的上前,“九小姐昨晚睡得可好?”

“還好,多謝柳小姐。”與柳翩翩說著話,眼睛卻是一直往柳牧原處瞟,柳翩翩看著好笑,“九小姐何必客氣,興許咱們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翩翩,還不趕緊去做事。”柳牧原眼見著自家妹妹就要“口無遮攔”,慌忙找話支使開了她。

“抱歉,舍妹年紀還小。”良九溫婉一笑,“柳小姐很可愛。”

“柳公子是要去寧府嗎?”見柳牧原皺了眉頭,“我思來想去,雖然想見公子一麵,但也知道,自己的這番做法欠妥。事情是我一人做下的,我也該回去,給兄長好生道個歉,求得他們的原諒才是。”

柳牧原點點頭,“想來這事我也有責任,我與就九小姐一同去。正好,我還要拜托寧二爺一些事情。”

“我本來今日打算回瀘州一趟。此去瀘州,便是大半個月,舍妹年紀還小,無人照顧,還希望寧二爺能幫我照顧一二。”良九一聽說柳牧原要出遠門,慌忙問,“柳公子要何時才能回來?”

“多則一月,少則半月。”柳牧原原也不舍良九,但見良九聽說他要離開,眼中的不舍之意愈濃。

☆、第二十章 張良計與過牆梯

良九的離家出走,讓柳牧原原本定好的瀘州之行算是耽擱了下來。

“你去與老王叔知會一聲,就說最近我有事脫不開身,暫時不會離開京城。你且讓他在家多休息幾日,過幾日再過來替我看醫館。”柳牧原如此這般與柳翩翩交待好之後,便要與良九一同去寧府。

兩人正打算出門,就遠遠看見寧二駕著馬車前來。

“是四哥。”

自昨晚良九走後,寧儉就將此事告知了寧善與寧謙。寧善吃了一驚,“原本我以為也就老十貪玩好動,性格叛逆,原來九妹妹才是深藏不露的那個。”寧家上下都認為良九小姐是寧家四個小姐裏最成功的“淑女典範”,聽說了這麽個“爬牆事件”,著實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寧謙披著一件外衣,坐在堂上,“二哥這麽晚把我們叫來,是打算商量九妹的喜事了?”

寧儉給二人倒了杯濃茶,“喜事自是要好生商量的,但現在還有些為時尚早。”

寧善打了個哈欠,“那二哥想要商量些什麽?” 喝了一口濃茶,隻覺得又苦又澀。

大寧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大寧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大寧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本先森總是不開心所寫的大寧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大寧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