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76

向周震坦白:“父帥,我要娶她!”

周震一時之間心中有些複雜難言。

以前兒子沒開竅,他每次回家都被周夫人念叨,怪他早早將兒子丟進了軍營打磨,麵對著一幫糙漢子,哪裏知道女兒家的溫香玉軟,動人心魄?

現在兒子開竅了,可目標人物與周夫人期望之中的兒媳婦似乎有些出入,但是麵對兒子堅毅的眼神,他又不好說出拒絕的話。隻能旁敲側擊的打聽打聽葉芷青的身世背景。

“葉……姑娘既然醫術高絕,難道她家中是醫藥世家?”

周鴻猶豫了一下,才搖搖頭:“她父母雙亡,至於醫術從哪學來的,兒子也不知道。”

“胡鬧!”周震總算找到了數落兒子的理由:“結親乃是兩家的事情,你連她家裏的事情都弄不明白,怎麽張口就敢說要娶她?這讓你母親知道了,肯定不會同意的!”

周鴻其實對葉芷青家裏的事情也略有所知,他曾派了人去伏城打聽,連救她的賀莊都打聽到了,還有什麽不知道的。

楊家莊視她為恥辱,而且是個早已沉塘故去的人,再無人提起她,而對她念念不忘的高世良也對她心懷愧疚,周鴻花了一番功夫從楊開山繼室身邊的婆子身上問到了內情,哪裏是什麽不知淫恥的女子,不過是被繼母與繼妹栽贓陷害含冤的女子。

如果不是賀莊,她恐怕早就落到了極為不堪的境地。

這些事情,葉芷青既然不肯講,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楊氏女的身份,周鴻哪怕知道真相,也絕不願意揭她瘡疤,就當她父母雙亡,孑然一身,也總比深陷在舊事的泥淖裏出不來的強。

“父親,有些事情知道了未必是好事,也許是她的傷心事,我們又何必揭人瘡疤呢?隻要知道她是聰慧善良有勇有謀的好姑娘就行了,又何必非要拘泥於門第之見呢?就連父親在軍中提拔將領,也向來不以門第而重,總要才幹謀略本領都強,才能勝任軍職之事。”

周震萬沒料到長子原來存著這樣心思,連說服他的理由也讓人能以拒絕。他的語氣不由自主便軟了下來,不再以一軍主帥命令兒子,而是作為父子間的談話,跟長子推心置腹起來:“英雄不問出身,為父心中是沒有門戶的執念,隻是你要體諒你母親,她這輩子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出身門第教養,對你尤其寄予重望,你若是娶個不符合她期望的兒媳婦,她不但難以接受,就算是你把葉姑娘執意娶進門,婆媳之間也會矛盾重重。”

周鴻倒好似鐵了心:“父親,兒子隻中意葉姑娘,從跟她在揚州分開之後,滿腦子都是她,睡裏夢裏全是她。兒子要娶的妻是要跟我相伴終身的,若是娶個不得我意的,相看兩相厭,到時候我恐怕連家都不願意回,相敬如賓,貌合神離的將湊過下去,到時候痛苦的是兒子。如果娶個我中意的,就算是母親最開始不願意,我相信日久見人心,她知道了葉子的好,一定能夠接受她的。父親是想要兒子過的好,還是想要兒子勉強跟不喜歡的女人過一輩子,全在父親一念之間!”

他這完全是逼著周震表態。

周震掌一方水師,在軍中一言九鼎,沒想到有一天也會處於被兒子力逼迫的境地,他苦笑著拍拍周鴻的肩膀:“此事說來還早,不如等葉姑娘醒來了再說?”

第八十六章

連暉治個感冒手到擒來,葉芷青在次日不但醒了過來,就連燒也退了。

她醒來之後,看到自己躺在容山島熟悉的房間裏,身上穿著寬大的袍子,根本沒往別處想。啞婢扶了她起來,喂她吃白粥。

她倒是有心想問問自己如何回來的,但是啞婢比劃了半天,還是沒明白怎麽回事,隻能等個明白人過來。

周鴻忙的腳不沾地,臨近中午了才過來,見到她倦倦倚在床上閉目休息,隻不過是兩三天功夫,就憔悴不少,著實心疼不已。

葉芷青原本隻是無聊,感覺似乎有人看著她,睜開眼睛發現周鴻果真站在門口,頓時笑了:“怎麽不進來?”

她脖子上包著白帛,胳膊上的傷口也包紮妥當,傷口在海水裏泡過之後,都有些發白,連暉不但幫她開了退燒的湯藥,還幫她清洗了傷口,上了藥粉包紮了。

彼時他還不知道葉芷青正是他口裏尊敬的葉先生,隻單純認為這是周鴻的心上人,等包紮完了出來,還叮囑他:“這姑娘脖子上的傷口好險不深,若是再深一點就要割破動脈,連命也保不住了。難道她被張九山脅迫自刎?”

周鴻也不知道自島上戰火起來之後,葉芷青都經曆過了些什麽,但見到她脖子上的傷口,以及不顧一切跳水求生的衝動,也猜測了不少可怕的事情,心裏還在自責,又跟周震深談過一次,表明態度,正處於“我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的沮喪情緒之中,真相未明之前也不想過多透露。

“這些事情等審問完了張九山就知道了。”

連暉倒是能理解年輕人的心思,想周少將軍初次開竅,意中人差點死在張九山刀下,想想也有點同情他。他開完了方子就回東樓醫館了。

彼時郭嘉正在東樓醫館裏鬼哭狼嚎,被軍醫押著固定包紮傷口,上夾板。他與烏莽之戰頗為凶險,腿上脛骨被砍斷了一根,虧得沒傷及筋脈,否則斷了筋一條腿可也就廢了。

身上還有多次刀傷,尤其獲救之後知道這是在自家將士守衛的地盤上,心頭一口氣鬆懈之後,再忍不得痛,轉瞬間就恢複到了郭家三公子的那副尊貴的殼子裏去了,嗷嗷叫的極為悲慘。

兩名年輕的軍醫押著給他包紮處理傷口,他在那裏慘叫:“要是葉子好著,我肯定不用受這份罪。哎喲疼死了,你們就不能手輕點啊?”

恰巧連暉從外麵走進來,“葉子”兩個字入了耳,心裏一動,湊了過來問他:“葉子是誰?”

兩人雖然談不上有多熟,都在明州打混,連暉頗喜杯中之物,雖然不會貪杯,但時常小酌,明州郭家時有異域美酒,逢年過節向周府發帖子,老頭也跟著周震前去郭家蹭酒喝,彼此也算得熟人了。

郭嘉見到連暉,猶如見到親人一般喜出望外:“連大人您老可來了,快來幫幫我吧,您這徒弟下手太重!哦你說葉子啊,她不是被周鴻帶回來的小姑娘啊,醫術高絕,不是我說,您老這徒弟還真比不上她。不過她跳水之後昏過去了,方才我來的時候您徒弟說少將軍叫您老過去瞧病人,多半就是她了。旁人定然也不會讓周少將軍這麽著緊。”

連暉目光怪異的瞧著他,就好像聽到了什麽天方夜譚一般:“……不是你說少將軍帶回來的那個小姑娘,發著燒的小姑娘姓葉?還會醫術?”

郭嘉也能理解連暉的心情,他一輩子在軍營裏治傷,就算是在整個明州,連暉的醫術也能排得上號。不過醫道一途,卻鮮少有全科大夫。有人擅長骨科,有人擅長婦科,有人擅長小兒科,而連暉跌打損傷刀劍骨傷最為拿手,真讓他去看婦科,老頭非得抓瞎不可。

“是啊,葉子醫術當真不錯,我以前隻以為她最拿手的是調理身子,沒想到不止。可惜她這會昏迷不醒,幫了上忙。”

連暉心裏驚濤駭浪一般,好容易將之前“葉先生是個年紀老道醫術大成的大夫”的第一印象壓下去,嚐試著接受“葉先生”是個小姑娘的現實,又想起她脖子上跟胳膊上的刀傷,不由問道:“她受了寒發著高燒,這是怎麽回事?脖子上的刀傷呢?”

郭嘉沉默了一瞬,特別是回到東樓醫館之後,他極力避免問起衛央,好歹兩人朝夕相處過一段時間,對這少年到底生出了情誼,回過神來才道:“張九山拿她想要要挾我們,劃傷了她,她就往刀口上撞。第二次在船上要去抓她,她直接跳進海裏受了寒。”想起來真是心有餘悸,這丫頭平日瞧著挺好說話的一個姑娘,到了關鍵時刻才能看出來,卻是個剛烈的性子。

連暉感歎:“真看不出來,瞧著嬌嬌弱弱的一個小丫頭。”

郭嘉心道:嬌弱?嗬嗬!那隻是她的長相瞧著嬌弱而已,誰能知道那個幹瘦的丫頭真要發起火暴發力強的嚇人!

葉芷青不知道的是,在她發燒昏迷的時候,不止是周鴻盼著她早點醒過來,甚至連暉也巴不得她早點醒過來,好見識一番她的醫術。

眼下周鴻一步步走近她,到了她床邊坐了下來,目光充滿柔情撫摸著她的臉頰:“傻丫頭,以後萬不得涉險。這次真是嚇死我了!”當時翻遍整個容山島急迫焦灼的心情仿佛還有殘留,想到她被張九山挾迫,追擊的路途中連眼睛都沒敢合一下,生怕在他睡過去的時候發生什麽意外。

葉芷青在他眼裏讀出了不容錯辯的溫柔憐惜,她漂泊已久,從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之後,就接二連三厄運不斷,似乎從來就沒有平順過。最倒黴的就要算這次了,好端端一趟蘇州之旅差點連命都丟掉。

“意外!意外!隻能說這次太過倒黴了,哪知道運氣這麽不好。”

周鴻俯身在她額頭落下一吻:“等你我成親之後,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

葉芷青腦子裏“嗡”的一聲,隻有一個念頭:糟糕!

“成……成親?”

在蘇州朝不保夕的險境之下,她腦子一昏跟周鴻好上了,原來隻想著談談戀愛,反正……本地土著的婚姻規則實在不適合她,但是沒想到周鴻認真了,竟然提起了婚事。

如果現在有網絡,她真想發個帖子求助:我隻想談談戀愛享受愛情的甜美,而男朋友卻想踏進婚姻的墳墓,我該怎麽辦?在線等挺急的!

周鴻把她的遲疑當作了害羞,整個人都透著抑止不住的喜悅:“你昏迷的時候,我已經跟父帥提起了咱們的婚事,父帥說要考慮考慮。隻要父帥答應了,母親也沒有反對的理由。到時候咱們在明州舉行盛大的婚禮,我要風風光光把你娶進門!”

葉芷青隻想垂淚:媽媽呀我還不想結婚!

試問她一個立誌要在異世界養活自己的職業女性,談談戀愛也就算了,將來大家三觀不合,享受完了美好的愛情,周少將軍還有一大票名門閨秀排著隊等著嫁給他。其實……也不算耽誤他吧?

但是現在周少將軍一腦門子成婚的念頭,葉芷青幹笑:“我……我年紀還小,沒想過成親!”

周鴻親昵的捏了下她的鼻子:“傻丫頭,你的年紀也不算小了,再說等婚事籌備起來,怎麽著也得小半年,就算是孩子落地也到明年了,到時候你都十七歲了,有不少人在你這個年紀都已經有兩個孩子了。等我當上父親,都二十四了。”

他的目光落在葉芷青的衣服上,見她還穿著自己的衣服,想到當時換衣服時候的景象,特別是那細滑如玉的身軀包裹在自己的中衣裏,想想也覺得口幹舌燥,不自在的轉動視線往別的地方去瞧,想要把腦子裏的綺景給趕出去,卻宣告失敗!

葉芷青聽他滿口孩子,與他目光撞在一處,臉不知不覺就燒了起來,拉起被子遮住了整張臉,在被子裏甕聲甕氣趕他:“不想聽你瞎說八道,你還不趕緊去忙……”

她遮住了臉,卻將耳朵露在了外麵,周鴻心裏癢癢的厲害,俯身連人帶被子摟進了自己懷裏,毫不猶豫吻住了她那白玉珠一般的耳垂,倒似含著一塊兒暖玉含不得吐出來。

被子裏的葉芷青本來就臉上發燒,被他含住了耳垂輕嘬,隻覺得全身都酥麻了起來,也不知是高燒過後手軟腳軟使不上力氣,還是被他這番動作給鬧的,連聲氣兒都顫了:“你……你你……”

周鴻嚐到了甜頭,哪裏還容得她躲在被子裏害羞,強硬的扯下了她臉上的障礙物,就要親上肖想已久的紅唇,卻不防親到了葉芷青擋過來的手背上。

“乖,給我親親。”

葉芷青被他整個摟在懷裏,雖然隔著一層被子,可是男人與她麵孔相距寸餘,稍稍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