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74

其餘兩名護衛對峙。

張九山背負著一個人,在容山島行走如履平地。他對容山島的地形太過熟悉,就算是閉著眼下也不會走錯。而此刻碼頭那一片正打的如火如荼,從後山摸上來的魏軍正在摸黑四處救人,還有島上巡邏的倭兵,到處亂跑想要尋找藏身之處的婦人幼童,亂成了一團。

這個他經營了半輩子的島徹底的亂了起來。

趁亂他負著葉芷青到了一處斷崖,那裏茂密的林子裏有棵巨在的有幾百年樹齡的樹屋,張九山一刀劈開鎖門的鐵鏈,從裏麵拖出來一捆藤條,拖到了懸崖邊。

原本應該是他的副手的烏莽正跟追上來的郭嘉打的不可開交,兩個人一個拚命護主,另外一個拚命救人,誰也不肯讓誰。

直到張九山背負著葉芷青的身影從懸崖上消失之後,烏莽才著急起來:“大魏很快就能攻上來了,你留下來尚有一線生機,若是非要跟著我們,隻有死路一條!”

郭嘉雖是個傷人,卻從小是個不退縮不服輸的性子:“葉子是我帶出來的,我就要把她完好無損的帶回去,豈能讓張九山把他帶走?”

烏莽見勸說無效,一刀格開他,猛的衝向了懸崖邊上,猴似的捉住了藤條,哧溜哧溜向下滑下去了。

他倒不擔心郭嘉割斷藤條,張九山負著葉芷青在下方,如果割斷了就連葉芷青也活不了了。

郭嘉既然是拚死也要救葉芷青,那必然是要考慮葉芷青的安危的。

烏莽想的不錯,郭嘉倒是沒有砍斷藤條的打算,可是在他抓著藤條下滑的時候,郭嘉隨後也抓住了藤條,就跟一根繩子是拴的一串螞蚱一樣,他也沿著藤條滑了下來。

在這個崖地有一處小小的溶洞,裏麵藏著一隻不大的船,艙裏還有糧食清水等物,每隔一段時間烏莽就會奉張九山之命一個人前來察看,這算是張九山給自己留的一條後路,沒想到今天卻派上了用場。

魏軍在幾處懸崖往上爬,他們前幾日就能遠遠看到容山島了,但是為防止島上海寇看到他們,起了防備之心,根本就不敢靠近。

也隻有到了約定的今晚,才趁著天黑船隻靠了過來,並沒有人發現此處還有個小小的溶洞,洞裏還藏著船隻。

且此處並未有魏軍的船隻,島上的巡邏路線是張九山訂的,除了金礦那邊有專門守衛的倭寇,不需要再派兵巡邏,此刻離金礦不算遠,也不在巡邏之列。偏偏周鴻等人並沒有在此地垂下藤條,竟然無魏軍前來,算是天從人願,讓張九山逃得一線生機。

張九山從溶洞裏把船撐出來的時候,烏莽跟郭嘉也正從上麵滑下來,兩個人都在同時爬上了船舷兩側。

張九山已經將葉芷青平放在了甲板上,郭嘉上船之後也顧不得別的,直奔葉芷青身邊,搖了兩下她毫無反應,伸手探了下她鼻息,感受到了她的呼吸,總算是放下了一顆心。

還好她還活著。

張九山跟烏莽都急著逃命,又不想再打起來兵器聲引來魏軍,一個與郭嘉對峙,一個撐船,很快就離開了容山島,將小船駛向了茫茫的黑夜。

葉芷青醒過來之後,才知道衛央留在了容山島,郭嘉帶著兵器追了過來,一直沒有放棄她。

她還從來沒想過郭三公子會為了救她而豁出命去,心中感激不已:“你真的不必為了我這樣子,太危險了。落在張九山手裏生不如死,而且我本來就是孑然一身,都不必在意生死的。”

此刻烏莽撐著船,而張九山在另一側閉著眼睛休息,他們在大海上漂了半日,明州郭家也有商船,他也坐船出過海,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上,還是需要有羅盤才能辯出方向。他不想讓葉芷青更為擔心,遂小聲安慰她:“我估摸著,張九山這是要逃往倭國,聽說他每年會在倭國拿金子采購貨物,倭國應該還有他的相識店鋪之類的。你想啊,他一個海盜在倭國搖身一變,就成為良民商賈,咱們正好跟著去,將來還可以打通一條商道。"

葉芷青都要被他逗樂了:“你財迷啊?都這會子了還想著發財,能把命保住就不錯了!”

郭嘉:“性命是貴重,但機遇跟危機並存,越是在大的危機麵前,就越是有巨大的商機。容山島的金礦咱們是不指望了,周震是出了名的清廉,沒把整個將軍府貼補出去就算不錯了,還指望著他跟咱們合夥貪了容山島的金礦啊。隻要他帶兵上去接管金礦,保管折子很快就遞到禦前。但是……張九山在海外的財產卻可以考慮考慮,這才是機會!”

他們兩個頭並頭商議,不遠處的張九山忽的睜開了眼睛,看到他們兩這親密的姿勢,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你們倆才是奸*夫*淫*婦啊?不怪你這小白臉非要拚了命跟過來!”

郭嘉:“……”

葉芷青:“……”

果然海寇的想法異於常人,也不知道他怎麽想的,逃命的時候還要帶上她,既然懷疑她早就有意中人,還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是有毛病是什麽?

她脖子上的傷口一拉一拉的痛,沒醒來之前郭嘉就扯了裏衣幫她包紮了,此刻靠在船舷上嘲諷張九山:“你既然知道我有意中人,還非要帶著我逃命,不是有毛病嗎?”

張九山笑的猶如山魈般陰森:“誰說你有了意中人就不能陪爺上床了?以前爺還想著娶你,現在看來玩玩倒是不錯。”他頓了一下,才道:“再說你有這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隻要聽爺的,爺就讓你過上好日子!”

第八十五章

葉芷青沒想到張九山居然打著這個主意,這位海盜頭子竟然覺得她奇貨可居。

“你難道就不怕我故意把人治死?到時候你也跑不掉!”

張九山大約是還沒想過這種可能,也許在他的心中,但凡大夫都有悲天憫人的心腸,所以葉芷青才會在傷兵營盡心盡力,卻不曾想過另外一種可能。

“難道你不要命了?”他問出這句話之後才覺得自己犯蠢了。想起之前在島上拿她的命要挾那兩名護衛,她是寧可撞到刀口上自盡也不肯如了他的意。

這丫頭倒有一副鐵石心腸!

“咱們有話好好說,最近流球國太後身有抱恙,連皇宮裏的醫官都束手無策,在全國征召名醫,等咱們去了流球,憑借你的醫術治好了太後,到時候財富權勢,什麽不是唾手可得?”

張九山做海盜年頭久,但是他的另外一重身份卻是商人,在大魏周邊許多小國做生意,別瞧著他在容山島說一不二,到了他國土地上也能曲回來奉承一二,並非一味的蠻橫毒辣之輩。

流球國太後生病也有小半年了,容山島與流球有貿易往來,因此張九山對流球國內的形勢也有所了解。

葉芷青與郭嘉交換個眼神,皆在心裏鬆了一口氣。

他們隻有兩個人,郭嘉倒是奮不顧身追過來救他,可若是半途上不能把人救回去,真到了流球國,張九山必然還有爪牙幫手,到時候還不是束手就擒。

現在知道他留著葉芷青還有大用,兩個人總算放了一半心下來。

“幫流球的太後治病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不能對我們下黑手。若是我們兩個之中隻要有一個人受了傷,大不了魚死網破,誰也得不著好。你可要想好了!”葉芷青現在倒是不怕自己會被弄死,就怕張九山對郭嘉下手。

郭嘉有情有義追過來救她,她也要知恩圖報,保住郭嘉的性命。

張九山大笑:“你不就是想讓我保住你情郎的性命嗎?算爺瞎了眼,居然讓你把情郎帶在身邊,罷罷罷!反正天下女人多的是,爺也不是非你不可!隻要你們去了流球之後老實聽話,一切都聽從我的調派,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好!”

“一言為定!”

葉芷青總算見識了利益的力量,居然能夠化敵為友,讓張九山這個縱橫海上毫無底線的海盜頭子也能退步妥協。

既然雙方達成一致,之前的劍拔弩張總算緩解了,葉芷青靠在船舷上還跟張九山討要食物跟淡水:“既然九爺還需要我的醫術,總不能在海上就把我們給餓死吧?”

張九山也確實需要葉芷青在流球國幫他站穩腳根。況且流球太後生病是一樁,但流球國王多年無嗣,好不容易生下來的三個小公主,如今也隻活了一個,另外兩個都在四五歲的時候夭折。而皇室後繼無人,都快成了蒙在流球國上空的陰雲,若是葉芷青能夠連流球國王的不育症都治好,他這位推薦人說不定還能在流球國撈個官當當呢。

而葉芷青就算將來得了流球國王青臉,重賞有加,真要張口指證他是海盜,也得有證據。一則他在流球國可是做了多少年規規矩矩的商人,一切都遵循流球國律法,因為資金雄厚,在流球國還有不少商界的朋友,也算小有人脈,說出來根本沒人信。二則她若是指證自己是海盜,那她又是什麽人呢?

張九山將前後想明白,根本不怕葉芷青跟郭嘉耍花招,朝烏莽使個眼色,後者便扔了淡水皮囊過去,又扔了一袋子幹糧。

葉芷青啃著也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幹糧,隻覺得簡直是在啃石頭,牙齒都要給崩掉了。她從小到大還沒吃過這麽硬的東西。

郭嘉也不比她好到哪裏去,皺著眉頭啃了一下,隻在幹糧上啃出來一道白印子:“這個真能吃?”

對麵,張九山跟烏莽皆冷笑不語,埋頭啃幹糧,用事實讓他們見識了什麽叫銅齒鐵牙。

葉芷青看他們啃的麵不改色,似乎吃的十分香甜,壓低了聲音問郭嘉:“他們的牙齒難道也比咱們的硬?”

張九山在葉芷青與郭嘉身上總算見識到了什麽叫“嬌生慣養”,他吃個半飽,從船艙裏拉出魚竿扔進海裏,沒過多久就釣了條魚上來,從魚鉤上取下來之後,拋到了兩人麵前:“既然吃不下去幹糧,倒是可以吃些魚膾。”

郭嘉從身上摸出防身的匕首,刮鱗開膛片魚肉,一氣嗬成,末了將片好的薄薄的魚肉遞給葉芷青:“最新鮮的魚生,吃吧吃吧!”

葉芷青總算明白了,張九山為何在逃命的時候隻帶些啃不動的幹糧,整個大海都是他的菜園子,不想吃幹糧隨時可以釣魚改善生活,還真沒必要在吃的上多做準備,隻要有足夠的淡水就夠了。

一頓飯總算是對付過去了,雖然胃裏難受的緊,隻想喝些熱湯熱水,不過如今也不無可奈何了。

到了晚上,她就跟郭嘉擠在一處偎依著取暖,不到天亮就開始使勁打噴嚏。

郭嘉也是無可奈何,兩個人背靠背取暖已經算是逾越了,若是他把人摟在懷裏那就隻能回去把人娶回家了,這可不符合他對葉芷青的定位。

他是將葉芷青視為商業夥伴,覺得她頭腦靈活,定然會讓他產生新的賺錢思路,可不準備把人娶回家關在後院裏,讓他娘拘著學規矩。

葉芷青簡直是等不到第二天的太陽,淩晨四五點的時候就凍的直哆嗦,她估計著自己有可能已經被凍感冒了,在這個流感都能要人命的年代,她還是很愛惜生命的。

當一輪紅日從地平線上躍出,整個海麵上都被灑上萬點金光,她幾乎要歡呼出聲,感激的……鼻涕都流了下來!

——毫無疑問,她凍感冒了。

這隻船型偏小,隻有一個船艙,昨晚烏莽在外守夜,也是為了監視葉芷青跟郭嘉,張九山毫無紳士品格,一個人在船艙裏飽睡了一覺,天亮之後出艙看到葉芷青哆哆嗦嗦的狼狽模樣,也隻是取笑一句:“昨晚讓你進艙睡,爺又不會吃了你,凍病了也是自找的!”

葉芷青:“……”瑪丹她怎麽能奢望一個殺人越貨的海盜身上會具有紳士風格這種美好的品德呢?

今天的早餐還是幹糧加生魚,葉芷青吞了兩片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