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72

第八十三章

張九山後院裏眾多美人見到他對未來正室夫人如此看眾,一大半心都涼了,倒是很有幾個平日就鬥的不可開交愈戰愈勇之輩不信邪,在席間刺探葉芷青的身世來曆,拐彎抹腳問了不少。

葉芷青出於女人的直覺,知道這些女人對她的仇視從何而來。她心裏一方麵覺得好笑,感覺自己成了全民公敵;另一方麵又對這些女人覺得可悲。

她們不過都是張九山圈在後院裏的玩物,也許起先有恐懼排斥,可是天長日久為了生存,便漸漸拿張九山當作了主子來侍奉,那種諂媚到毫無底線的態度,讓她心裏發寒。

也許這些女人都患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長期處於極度的恐懼與被壓製的環境之下,已經對張九山產生了依賴與難以解釋的感情。

大魏水師若是解救了這些女人,也不知道她們會不會覺得魏軍是敵人,破壞了她們的幸福生活。

葉芷青滿腦子胡思亂想,對張九山的女人們拋出來的問題四兩撥千金,有問起她身世來曆的,她便嫣然一笑:“以前的事情也不必在提,既然我來了容山島,也沒提的必要了。”

張九山對她的回答甚為滿意,心裏覺得她到底還是個識時務的女子,知道這一生隻能係於他身上,便認命準備在容山島紮根。

葉芷青心裏自嘲:難道還有跑到賊窩裏跟女人爭風吃醋的?她又沒毛病!即使貴為公主,如果淪落成了張九山後院的一員,又有什麽興致大談過去的身世背景呢?是炫耀呢還是憑吊?

她對這種心情實在不能理解,也無意刺探別人的隱私。

張九山後院的女人們除了暖床之用,還有擅吹拉彈唱的,一頓吃宴吃出了春節聯歡晚會的味道,不少女人們精心打扮過了,在廳內賣力表演,她尤其坐在張九山旁邊,正對著表現節目的女人們,發現不止一個女人在表演的時候向張九山拋媚眼,而張九山似乎對這一切都很是受用。

家宴正進行到高潮,兩名露著白肚皮光著腳踝的美人在廳裏大跳胡旋舞,正跳的起勁之時,隻聽得外麵喧嘩,烏莽闖了進來:“九爺不好了,外麵碼頭上有魏國水師前來攻打!”

張九山差點罵娘:“大過年的這幫龜孫不在窩裏趴著孵蛋,跑到島上來做什麽?難道他們不過年嗎?”又問烏莽:“來了多少人?”

烏莽根本沒去過碼頭,扭頭就喊了門口候著的前來報訊的倭兵來稟明戰況.

那倭兵二十出頭,常年在海上被日頭曬出來的油黑的皮膚上似乎在冒汗,身上還有血跡,胳膊上還往上滴著血,進門就帶進來一股血腥味,一旁光著腳跳舞的美人立刻往兩邊退,似乎對他身上的血跡相當畏懼。

“稟九爺,孫將軍已經帶人去守碼頭了,因為是深夜,海麵上黑壓壓的瞧不清到底有多少條戰船過來,實在是魏軍摸黑過來的,隻能看到近處攻上來的魏軍不少,但是再往遠處看就估摸不出來了。”

張九山煩躁的站起身來,在廳堂裏走了幾步,吩咐烏莽:“去把我的鎧甲拿過來!”

烏莽前去拿鎧甲的功夫,他還記得扭頭吩咐葉芷青:“你就在這院子裏呆著,別亂跑了,整個容山島爺的院子算是最安全的。等打退了魏軍,明兒爺再陪你!”

葉芷青起身與他目光直視:“九爺似乎是忘記了,我是個大夫,現在打起仗肯定會有傷兵的,我還是回東樓醫館準備藥材,也能助九爺一臂之力!”

旁邊坐著的婦人隻差把牙根都咬碎了,才沒罵出一聲:狐狸精!

她之前還準備在床技上力壓葉芷青,讓張九山見識到誰才能做容山島的女主人,哪知道葉芷青根本不屑於跟她比拚如何籠絡男人,而是作她擅長的去幫助張九山。特別是在容山島沒有大夫的情況下,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爺,既然葉大夫一心一意要輔佐九爺,還是讓她去準備吧,不然因為沒幫上九爺她心裏也不痛快。”

婦人嘴裏說著好話,心裏卻恨不得葉芷青跑到碼頭上去,最好是被流箭射死,才稱了她的意。

葉芷青竟然還向著她道謝:“謝謝!”

那婦人心裏暗暗嘲笑葉芷青死蠢,不懂得享福,竟然準備跑去送命。

張九山似乎頗為動容,眼神都是沉甸甸的:“好!好!好!葉子,等這場仗打完了,爺一定為你舉辦盛大的婚禮,讓你風風光光嫁進來,做我容山島的女主人!”

葉芷青心道:那也得你有命活下來,並且沒有丟了容山島!

——但那是不可能的!

大魏水軍之前就曾經攻打過容山島,隻是容山島易守難攻,之前以失敗收場,此次有了內應又自不同。

周震領著先鋒隊正麵主攻碼頭,而周鴻在這些日子的巡羅之中早就對負責監視他們的倭兵各種討好,好幾班蘇州兵輪著擺脫倭兵的監視,在山崖峭壁上垂下了長長的藤蔓,等到第一批半夜借著月光從山崖爬上來的大魏水軍從容山島後方殺過來的時候,在碼頭督戰的張九山都懵了。

“怎麽回事?怎麽會有魏軍從島上攻過來?”

孫狐略一思忖,便道:“九爺,會不會是那幫蘇州兵聽說大魏水軍攻過來了,所以造反了?”

其實不止蘇州兵以及從山崖下麵源源不斷爬上來的大魏水軍,還有周鴻帶著一幫兄弟們跑去金礦,以山下有大魏水軍來攻,九爺命令加強巡邏為由,把看守奴隸的倭兵們給殺了,將奴隸們都通通從牢棚裏放了出來。

不少奴隸看到前來救他們的是倭兵,還滿腦子總號,還是周浩為了振奮士氣,宣布了周鴻的身份:“這位是大魏東南水軍周少帥,帶著兄弟們潛進了島裏,前來解救大家。周大帥在碼頭正在與倭寇惡戰,大家先別作聲,現在先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等打完仗之後再送大家回家!”

眾多礦奴沒想到有生之年還有能回家的一天,有的當場就痛哭失聲,還是周鴻帶的人勸住了:“別哭別哭,要是招來倭兵就不好了,等安全了再哭不遲!”

周鴻留了一部分蘇州兵假裝值守此處的倭兵,他帶著一幫人在島上沿著這些日子巡邏之時牢記的路線,一路殺將過去。

有很多倭兵看到他的服色,還當是島上自己的兄弟,等走到了近前,才看到他後麵跟著一隊浩浩蕩蕩的魏軍,還未開口就被割喉射殺,到死都不明白是怎麽回事。

天快亮的時候,容山島的戰事已經明朗,島上大部分倭兵被殺,而周震帶著的大魏水軍也攻上了容山島,無論是雪女 人還是礦奴都被解救了出來,倒是那些整日在島上瘋跑的孩子們視魏軍為侵略者,十二三歲的帶著七八歲的與魏軍力戰,嘴裏嚷嚷著:“殺了你們,為父親報仇!”

島上的小孩子們從小就在海寇窩裏長大,而容山島就是他們的家,每次父親們出海都能滿載而歸,無論是女人還是貨物,還有各種數不盡的好玩意兒,吃穿用玩各樣都有。

這些孩子們從小就被洗腦,極度崇拜張九山,認為他是不世出的英雄,而對於生了他們的母親卻並無尊重,他們年複一年的看著島上的婦人們被男人暴揍,即使知道哪個是自己的母親,也並不親近,隻是認為女人天生就應該被男人暴打,壓迫。

有些婦人含著眼淚呼喚自己的兒子,希望他們能夠放棄抵抗,不要與魏軍拚命。而另外一些婦人則極度厭惡自己與倭寇生的孩子,漠然的轉過頭,隻恨不得這些孽種們也死在容山島。

場麵很是混亂,周震對於小小年紀敢提著刀跟魏軍拚命的小海盜們心中也是萬分複雜,他既不能下令斬草除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將士們因為束手束腳而被這些孩子們砍傷。

到底魏軍此次上島人數甚眾,在小孩子們傷了十好幾名魏軍將士之後,被全部活捉了。

周震父子在容山島重逢,互相見麵問的居然是同一句話:“張九山呢?”

孫狐在碼頭上被射殺,跟隻刺蝟似的死了,而張九山卻失了蹤影。

“張九山在碼頭上督戰,難道父帥沒見到他?”

打起來的時候,周震在最前麵的戰船之上觀戰,而容山島碼頭燃起了不少火把,他最開始確實看到張九山與孫狐在一起督戰,但是等到攻上碼頭,似乎就再沒見過張九山。

“難道他跑了?”周鴻心裏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周震搖頭:“就算是趁著天黑逃跑,也不容易。這裏三麵懸崖,而且懸崖下麵還有我們的戰船,張九山也不傻,怎麽可能往別的地方跑。碼頭上就更沒可能了,從頭到尾我們的人都堵在那兒,連隻蒼蠅也不可能從碼頭上飛出去。”

周鴻心裏沉了沉:“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張九山還在島上!”他扭頭就跑,連周震後麵的話都沒聽進去,就好像身後有無數的惡鬼追著他一般,心裏充滿了難言的恐懼。

第八十四章

漫長的黑夜終於過去,東望天際像被揭起的籠子一角,漸漸能夠瞧得見晨幕被稀釋的透藍透亮,及至整個天幕都亮了起來,萬點金光遍灑整個世界,而周鴻的心卻一點點涼透。

容山島到處都是斷肢殘骸,他跑到東樓醫館的時候,整個醫館裏都靜悄悄的,甚至能夠聽到耳畔的風聲,唯獨聽不到活人的氣息。

周鴻踹開東樓西館的大門,觸目所及是遍地狼藉的草藥,還有滿地的血跡,以及橫七豎八倒臥的屍體。匆匆低頭去看,還好都是倭寇。他覺得毛骨悚然,沿著血跡往裏衝進去,但見醫館正堂裏也是桌椅翻倒,可見這裏曾經有過一場惡戰。

他身後跟著的軍士們已經分散開來四處尋找,忽然聽得有人喊道:“少將軍——”

明明聲音並不大,但是聽在周鴻耳中猶如炸雷一般,都產生了眩暈的感覺。

他手持長劍衝過去,在竹樓後麵的草叢裏也躺著幾具屍體,這一刻不知為何,他忽然之間有種掉頭就走的膽怯,用了極大的自製力才克製住了自己臨陣脫逃的腳步,卻不敢再朝前一步。

身後的周浩看到他煞白的臉色,持劍的手似乎都有點發抖,低聲道:“少將軍,讓屬下去看看那些人,別擔心!”

周鴻幾乎是從嗓子眼裏擠出來一個字:“好!”聲音粗礪低啞,好像曆經了長久的辛苦跋涉,要努力很久才能發出聲音一般。

周浩親自過去,把這些屍體翻過來看,頭一具跟第二具都不認識,看服色是倭兵,翻到第三具,看到那張糊滿血跡的臉,整個人都怔了一下,才拿手抹去麵上的血跡:“衛……衛央……”

躺在地上不知多久一身倭兵打扮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保護葉芷青的衛央。

周鴻聽到衛央的名字,幾步就跨了過來,觸目是他帶血的臉,也許是在地上倒臥的太久,觸手生寒。

周浩伸手去試探他的鼻息,早已氣息全無。他不死心,從旁邊倭兵腦袋上揪下幾根發絲,放在他鼻端,發絲便輕落在他臉上,紋絲不動。

周鴻親自把剩下的幾具屍體翻過來,發現都是不認識的倭兵,他頹然跌坐在地上,啞聲吩咐:“把衛央……好好葬了!”

這些年,每次出征,他身邊總有同袍倒下,永別成了刻進骨子裏的悲愴,隻是衛央當初到他身邊的時候,年紀還小,等於是他看著衛央長大,如同弟弟一般的存在,其中悲涼痛楚又自不同。

東樓醫館被裏裏外外查了一遍,不但葉芷青沒找到,就連郭嘉也不見了。

周震此次傾東南水軍大營主力數萬之眾,踏平容山島,連張九山身邊的狗頭軍師姚三裏都被抓住了,唯獨不見張九山。

打起來的時候,姚三裏起初還在張九山身邊陪著,後來見魏軍越靠越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