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72節

無論是誰,身在和平年代,才看到對麵的人揮著大刀片子來砍人,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跟走錯片場似的荒謬,可是等對麵的大刀片子真砍到了己方戰友身上,郭嘉的船工身子慢慢倒地,鮮血噴湧而出,鼻端嗅到了鮮血特有的鐵鏽味,對比自身零級的防禦能力,不發抖才怪。

虎妞就直接拽著她的胳膊,幾乎要癱到在地了。

葉芷青已經覺得自己勇敢非常了,她死命拖著虎妞,幾乎要吼她:“你再不打起精神跟著我,小心我丟下你,對麵的大刀片子可不是吃素的!”

對麵的大刀片子已經砍倒了郭家的兩名船工,她們若非老宋跟郭嘉護在前麵,恐怕早落入了倭寇的手裏了。

虎妞幾乎要哭出聲:“姑娘我腿軟!”

郭嘉已經在吼:“腿軟就放開你家姑娘,別拖累了她!”他雖出身名門,可也知道但凡女子落如倭寇手裏會有何下場,更何況葉芷青生的花容月貌,後果就更不敢想了。

宋魁跟郭嘉兩個人護著葉芷青邊戰邊退,原本是想退到船上去,可是此刻他們坐過來的船上已經被嗷嗷叫著搶東西的倭寇衝了上去,打著火把去劫掠財物,想來留下的兩名船工肯定已經是死於非命了!

第六十七章

十一月十八,明州水軍大營接到急報,倭寇由賊首張九山帶領,由海門登陸,一路燒殺搶掠,往內陸而去,常熟太倉都已落入敵手。

距離上次周鴻帶兵巡邏才沒多久,沒想到就發生了這種事情,周大將軍震怒,立刻派周鴻帶兵前往海門製敵。

明州水軍的戰船到達海門之後,與留守在海門岸上的倭寇正麵迎擊,才發現這次的倭寇人數甚眾,訓練有素,強攻不成,隻能智取。

他帶了一部分水之從海安上岸,一路往常熟摸了過去,親往敵軍腹地打探軍情,一麵派人向周大將軍傳信請求支援。

周大將軍接到長子的消息,除了派兵去增援,看著地圖開始重新布兵。

十一月二十二日,懵懂不知的葉芷青跟著郭嘉到達了蘇州碼頭,與留守在蘇州碼頭的倭寇發生了衝突,郭嘉帶著葉芷青以及老宋,還有僅剩的三名護衛往蘇州城退了回去,幸好是夜間,倭寇貌似對蘇州城內的巷子並不太熟悉,而城門口並無防守,到處是喝的醉醺醺的倭寇,與隨意闖進平民百姓家裏橫行的賊人,整個蘇州城幾乎成了人間煉獄。

郭嘉在蘇州城裏有幾家店鋪,他帶著幾個人大半夜的行走在蘇州城內,結果發現自己的產業在倭寇劫掠之下幾乎一空,而店裏的夥計掌櫃也早就不知所足。

蘇州城是他當初拿著自己的銀錢開始第一站打拚的地方,那時候極力想要擺脫明州郭氏影子的他幾乎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沒想到數年之後在倭寇手裏付之一炬。

所幸有一家酒樓裏雖然被搶了個精光,但角落裏還丟著廚房夥計幹活時候的舊衣,油膩膩的一股魚腥味,這夥計大約是個幫短工的。他帶著一行人躲進自家酒樓,把夥計的舊衣扔給葉芷青:“穿上,把頭發散下來,再拿鍋灰把臉抹黑了。”

葉芷青也知道自己這一身尋常裝扮在到處是倭寇的蘇州城裏太過打眼,如果一路上不是郭嘉帶著她們擺脫了碼頭上的倭寇,穿街過巷找個安生之處,她若是落在倭寇手裏,那就是生不如死。

她抖抖那充滿了廚房味道的舊衣,躲在桌子後麵把衣裙脫了,迅速將夥計的短打穿在身上,頭發挽在一頂破帽子裏,摸黑進了廚房,借著月光摸到灶台底下,也不管到底有多髒,抓了把鍋灰抹到了臉上。

現在就要特別慶幸,虎妞女生男相,小姑娘身板子瘦,也許是以前營養缺失,還未曾發育,套個酒樓裏幹粗活的小夥計的衣服,腰間拿根草繩紮了,頭發再胡亂紮成小男孩的樣子,就要比女孩子安全許多。

郭嘉把一行人安頓到了自家酒樓的地窖裏,自己帶著長劍準備去蘇州街頭轉一圈,老宋跟在後麵:“我也去!”

結果最後他分派了自己帶來的三名護衛分散開來,前往蘇州城內去打探消息,隻留葉芷青與虎妞在地窖裏。

虎妞嚇的直往葉芷青身上蹭:“姑娘,怎麽辦?”

地窖裏可能是酒樓儲存糧食跟酒的,一股塵土味兒,等到他們幾個男人離開之後,還能聽到老鼠吱吱的叫聲,虎妞嚇的都快哭出來了:“姑娘,我最怕老鼠了,以前我後娘把我關起來,就被老鼠咬過。”

那時候她還小,葉芷青大約也能想明白,這是經過此事之後就留下了心理陰影,所以身處黑暗的有老鼠叫聲的地窖,她的恐懼就放大了。

她將虎妞摟在懷裏,一遍遍在她背上摸:“好姑娘,別怕,很快就過去了!郭三公子很有能力,老宋還是戰場上退下來的呢,咱們一定會沒事的。”心裏把蕭燁罵了一遍又一遍,混帳王八蛋,沒事跑來揚州做什麽?

天色快亮的時候,老宋瘸著腿回來了,身上還帶了傷,能聞到很重的血腥味,但是郭嘉跟他帶來的人都沒回來。

老宋下了地窖,眼裏都快噴出火了:“狗娘養的,到處都是倭寇!倭寇怎麽會進到蘇州城裏呢?”中間還隔著好些地方呢。

葉芷青打亮了火折子,這才看到老宋一邊胳膊被砍的血淋淋的,身上也有不少的傷口,虎妞嚇的差點叫出來,但她也知道此時此刻不能露出叫聲,隻能幫葉芷青拿著火折子,看她悉悉索索把昨兒換下來的裙子翻出來,露出裏麵襯裙上的細布,撕成一條一條,再打開一壇酒,用酒把老宋的傷口清洗了一遍,然後拿布條把老宋的傷口包紮起來。

老宋疼的額頭的冷汗都出來了,卻愣是一聲都沒吭,還安慰葉芷青:“沒關係,等天黑了我再出去看看。整個蘇州城都被倭寇糟蹋的不成樣子了。我打聽了一下,本地的府君已經被倭寇殺了,府衙被倭寇張九山占了,他在蘇州城裏招兵,如果不從的年輕男子統統被砍頭,聽起來似乎是想長期占據蘇州的樣子。”

葉芷青心裏很是沉重,他傷的這麽重,能走回來就已經不錯了。說不定再過會兒就要發燒,到時候連退燒消炎藥都沒有,就算是飲食清水都沒有,隻慶幸現在是冬天,傷口不會那麽快惡化。

“宋叔別擔心,說不定郭三公子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對蘇州比較熟,肯定會給咱們帶吃的跟水過來。”

宋魁失血過多,先時還想著安慰葉芷青,替她壯膽,沒過半個時辰他就睡了過去,整個白天地窖裏都安靜的好像墳墓一樣。虎妞好幾次湊到葉芷青身邊小聲問她:“姑娘,宋叔沒事吧?”小姑娘肚子餓的一直咕嚕嚕響,到最後整個胃都抽痛了起來,卻懂事的拿手壓著胃。

葉芷青比她還餓。

昨天下午隻在船上隨便吃了點,想著晚上能到蘇州城吃宵夜,她幾乎就沒怎麽好生填肚子,經過了一夜快一天,她都快餓扁了。傍晚的時候郭嘉跟他的從人還是沒有回來。

昨晚他都肯豁出命來保護她們,葉芷青不相信到了蘇州府,郭嘉會將她們主仆丟下,除非……他也經曆了跟老宋一樣的事情,受了重傷……

葉芷青滿腦子胡思亂想,外麵天色越暗,她的心就越沉,隻覺得希望一點點破滅。

到了晚上大約八九點鍾的時候,宋魁已經高燒不止,偶爾說一句胡說:“姑娘別怕……老子殺了你們……”之類的,虎妞已經嚇壞了,搖了幾次都沒把宋魁搖醒來。

葉芷青試試他的額頭,燙的都可以在上麵攤雞蛋了,她再摸到老宋的嘴唇,都已經焦裂的起皮了,再等在地窖裏,老宋就先活不下去了。

“虎妞,你在這裏看著宋叔,我去外麵找點水跟吃的回來。”

虎妞死拉著她不放,聲音裏都帶了哭腔:“姑娘,你不能出去!你要是出事了我怎麽辦?外麵那麽多賊人!”

葉芷青摸摸她的腦袋,將懷裏的荷包拿出來,摸黑抽了一張,其餘的遞給她:“這是我的所有身家,來之前我都折成了銀票,以前別人送的首飾都全部當了。虎妞,我若是回不來,你就帶著這些銀票好好生活!”

虎妞眼淚都急下來了:“姑娘,你不能出去!”

“難道要我們看著宋叔死嗎?再不出去找點藥跟水,宋叔真的會活不下去的!”

葉芷青拉開了她的手,摸黑從地窖裏爬了出來,先是摸到了前麵院子的水井旁邊,側耳聽聽大街上很是安靜,唯有遠處隱約傳來孩子的啼哭聲,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

她小心把井旁的水桶放下去,試著打水上來,半天才搖了半桶水上來,低頭準備去喝,先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手放到水桶裏去捧水,卻觸到了個硬硬的東西,她沒多想拿起來一看,頓時嚇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原來是砍下來的半截帶手的胳膊,也不知道是幾時落到井裏去的,泡的白白腫腫,煞是可怕!

葉芷青嚇的心都從要腔子裏跳出來了,她朝後連滾帶爬退過去,再不敢靠近水井。整個黑沉沉空蕩蕩的酒樓似乎到處都飄蕩著遊魂,或者在某個房間裏就躺著倒在血泊中的酒樓夥計……

想想就腿軟。

但是想到此刻還在地窖裏等著她帶了藥回去的老宋,葉芷青隻能強壯著膽子往前麵走出去,酒樓大堂還是跟他們來的時候一樣,大堂的門大開著,裏麵一個人影也沒有。她穿過空無一人的酒樓大堂,探頭探腦往街上瞧一眼,發現這一片也黑漆漆的,也不知道這條街上鋪子裏的人是活著還是死了,但是觸目所及,這條以前應該算是繁華的商業街上的所有店鋪大門都跟這家酒樓一樣,大敞著黑漆漆的門,不知道門內的世界成了什麽樣兒。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輔臣 禎娘傳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