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71

第八十二章

張九山萬沒料到帶著葉大夫來炫富,居然炫出了這種結果。

——難道當大夫的眼裏就都隻有病患嗎?

葉芷青還一副為他著想的模樣:“要不要我給這幫奴隸做個身體檢查?”

張九山心裏有點說不出的氣惱:“不用!反正他們死了,大不了死光了再搶一批回來!”

葉芷青:“……”果然強盜邏輯跟她的不在一條平行線上,完全無法以常理來度之。

來容山島之前聽說島上有金礦,她其實對傳說中的金礦還很是期待,但是看到下麵這幫衣衫襤褸在倭兵的鞭子下麵掙紮求生的人,反而心裏酸楚不已。

正在出神之時,下麵有個礦奴被倭兵接連抽了幾鞭子,倭兵還不解恨,一頓拳腳把那名礦奴打倒在地,正在勞作的礦奴裏衝出來兩個人直接撞向了抽人的倭兵,一幫礦奴跟穀底的幾名倭兵互相對峙,眼看著要打了起來。

被撞的倭兵高聲喝罵,礦奴裏有往後縮的,也有硬骨頭攔在那名被打倒的礦奴麵前,被抽了幾鞭子的。

葉芷青心髒狂跳:“九爺,快製止一下吧,要出人命了!”話一出口她才覺得自己犯傻了,在這幫海盜的眼裏,死幾個礦奴再正常不過,就跟死幾隻小貓小狗沒什麽區別。

張九山扭頭看了她一眼,眼神帶了幾分複雜,或者此時此刻這個海盜頭子才發現了一個問題:大夫固然醫術高絕,她肯醫治自己手底下的兄弟,看到礦奴也會想要醫治。醫家天生悲憫,還真是……跟他做的營生格格不入呢。

不過沒有關係。

他朝遠遠跟著的烏莽使了個眼色,後者一溜小跑湊了過來:“九爺,要不要小的下去把這幫不知好好歹的礦奴給砍了?”

海盜頭子張九山:“……”

葉芷青已經驚慌失措:“烏護衛,別砍別砍!砍了還得出海去抓人,再說馬上要過年了,也不吉利!”

烏莽的思維還停留在“這幫不長眼的狗東西,平日溫順的出奇,偏偏等到九爺過來巡察的時候出亂子”的怒火之中,已經在腦子裏想出了三種虐殺的方案,正在考慮哪種方案比較容易讓九爺消火,就聽到了葉芷青的話,大出意外的以目光詢問張九山,見到張九山微不可見的點了下頭,立刻有了主意。

看來九爺這是想要討美人歡心,才不準備懲罰這幫礦奴。

他帶著一隊近身護衛小跑著下了穀底,穀底的倭兵已經跟礦奴動起手來,被烏莽一嗓子喊住了:“找死啊吵什麽吵?九爺在上麵看著呢都瞎了眼嗎?”

張九山行事手段之狠辣,被抓來的這幫人都是親眼所見,有些人還親眼看過他把抓來的大魏商人綁在桅杆上,一片一片往下片肉,被綁的商人起先還破口大罵,疼到極致高聲慘叫,到最後全身流血氣絕而死之時,已經是一架森森白骨了。

哪怕從大魏境內掠來的漁民,也見到過自己家破人亡的時刻。聽到張九山的名頭,都是頭皮一麻,氣勢就先弱了一截。

烏莽是張九山身邊的狗腿子,打人殺人最是利索,可比姚三裏要招人恨許多。他對張九山的命令執行起來絲毫不打折扣,是讓很多礦奴們都見之魂飛膽破的人物。

大家都以為烏莽跑下來必然會殺幾個礦奴來震懾眾人,沒想到他今日倒難得善心:“九爺在上麵陪大夫人看風景,夫人心善,嫌過年死了人晦氣,你們老實著些,今日若不是夫人看老子不砍了你們的狗頭!還不老實去幹活?”

礦奴們三三兩兩散開,方才被打倒在地的礦奴被同伴拖了起來,他臉上都是血,顫抖著站都站不穩,遙遙朝著山頂去看,隻因頭頂日光太烈,隻看到張九山身邊有個身穿白衣的人,是男是女,容貌是醜是俊都瞧不清楚,隻能瞧見一個模糊的輪廓。

葉芷青倒是想下來醫治這些奴隸,但是張九山的態度很是微妙,尤其馬上就要過年了,離魏軍總攻的時間也不遠了,幾日功夫就到了,也不敢再橫生枝節,她便以不站在高處吹風不舒服為由,想要回去。

張九山也覺得今兒炫富有點失敗,不但沒讓美人驚喜開懷,恐怕還在她心裏留下了陰影,更不想在這裏多呆一刻鍾,轉頭就跟著葉芷青離開了。

走出去好遠之後,葉芷青似乎將方才看到的都忘在了腦後,竟然好奇道:“九爺,容山島環境優美,物產豐富,島民根本不會餓肚子,挖這麽多金子做什麽?島民也沒有花金子的地方啊。”

張九山頓時笑了:“真是個傻姑娘,這世上誰還會嫌金子太多不成?實話告訴你吧,爺的船在海上遇上商人就是戰船,若是開到東南沿海諸國,就是商船,拿著金子可以去換很多東西啊,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女人糧食布匹,什麽都能換了來。”

葉芷青對容山島的運營情況並不太清楚,她有時候能從烏莽嘴裏問到隻言片語,自己再拚湊出來一點線索:“怎麽說?難道九爺還出海做生意?”

“那當然!”張九山朗聲大笑,誌得意滿:“難道你以為爺除了殺人搶東西,就不會別的了?你還別說,在那些小國麵前,爺可是個大商人,還是從大魏過來的商人!”

葉芷青:真沒想到世上還有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她回去之後,跟郭嘉提起此事:“這麽看來,張九山在大魏邊境裝流寇,在別的國家裝大魏海商,而且別的國家還真不知道他就是海盜,而且聽他話裏的意思,似乎他還開辟出來了一條商道,有沒有可能……我們把他這條商道接管了?”

郭嘉拐騙了葉芷青出來,就是為了她腦子靈光,想著說不定她還能想出發財的好主意。雖然吃了一路的苦頭,掉直了虎狼窩,沒想到還能有這樣大的收獲,頓時覺得這陣子為此而受的苦都格外值得。

“我就說老天疼憨人嘛!我這麽心腸寬厚的好人,這麽倒黴,肯定是有好事等著我的嘛。葉姑娘果然腦子靈活,等回頭容山島被收回來之後,組一隻船隊咱們走走張九山這條航道,想來大有可為。”

葉芷青對他的自我認知不太苟同:“郭三公子,你是個精明人聰明人,無論是哪種人,總歸……似乎算不上憨人吧?”

郭嘉唉聲歎氣:“葉大夫,葉姑娘!我這種好人,寧可背叛多年至交好友,聽到淮安王前來的消息,也要想辦法把你帶出揚州,不是憨人是什麽?”

“是啊是啊!三公子倒是把我從揚州帶出來了,然後……就帶到了倭兵營裏。”葉芷青忍不住打趣他,惹的衛央直樂。

郭嘉頓時啞口無言:“……”真是朋友都沒法做了!

大年三十的下午,衛央悄悄進來,向她轉告一個消息,這兩日大魏水師就會攻打容山島,讓她別到處亂跑。葉芷青喜上眉梢,還未高興完,晚上張九山派了烏莽來請她過去吃年夜飯。

葉芷青對前來請她的烏莽解釋:“我去跟九爺一大家子吃飯,似乎有點不太妥當?”

烏莽在金礦山頂見識了這位未來大夫人的威力,她一句話九爺就快放下屠刀了,因此這兩日對她更為恭敬,陪著笑勸她:“葉大夫說哪裏話?馬上就要跟九爺成一家人了,您又是孤身一人在島上,去吃年夜飯再合適不過了。再說九爺也是一片好心,他這不是擔心你一個人過節孤單嘛!”

葉芷青心道:孤單你妹!

卻也知道張九山性格暴戾,真要惹惱了他,恐怕比惹惱蕭燁的後果還要可怕。

她回房略微收拾了一番,還是穿著男式粗布的袍子,頭發用布巾全部束著,一身男裝不施脂粉,跟著烏莽過去,才到正廳外麵就聽得鶯聲燕語,好不熱鬧。

烏莽很想跟即將上任的大夫人提醒一句:九爺的後院裏人員編製比較滿,還是要請大夫人有個心理準備。

不過他借著燈光,似乎從葉大夫平靜的麵上看不出絲毫端倪,隻能躬身請她進去,推開了正廳的大門,朝裏麵喊了一嗓子:“九爺,葉大夫來了。”

正廳大門打開,葉芷青站在門口,房內也不知道點了多少根蠟燭,亮的跟白日也沒什麽區別了。正廳裏擺了十好幾張桌子,每張桌子上都坐滿了女人,環肥燕瘦各有其彩,葉芷青目光掃過這些女人,這些女人也大膽的盯著她看。

張九山最近在後院宣布,他要娶正妻了,讓後院的婦人們往後收斂著些,要聽正室夫人的話。

此言一出,引的後院震蕩,人心不安。

他的後院裏女人太多,得寵的過著好日子,不得寵的說不定哪天就會被張九山想起來,扔給下麵兄弟們享用,所以各個都想挖空了心思的巴結他,想要留住他。偏偏張九山鐵石心腸,女人在他眼裏就是取樂的玩意兒,根本不能讓他心軟,唯有床上功夫特別好特別會取悅男人的才能留住他多過幾夜。

但是,他慎重的提起要娶妻,讓後院的女人們對新夫人恭敬,可見得這個女人在他心裏跟別的女人是不一樣的。

那些常年得寵手段了得,從女人堆裏拚殺出來的心裏都憋了一股氣,很想知道他要娶的是甚樣女人,甚至出動了自己的心腹前去打探。

而請了葉芷青過來吃年夜飯,就是其中一個得寵的妾室出的主意。

那婦人嬌媚如骨,胸大腰細,很得張九山的意,等到張九山在自己床榻上滿足了,便嬌滴滴央求:“聽說爺要娶的新夫人一個人孤零零來島上,想當初奴家剛到九爺身邊,也隻認識九爺一個人,心裏孤零零好不淒惶。奴家想到新夫人一個人吃年夜飯,就有點可憐她,不如爺把姐姐請了來大家一起吃飯,一則緩解姐姐的思鄉之情,二則也顯得九爺會疼人不是?”

張九山在婦人飽滿的胸脯子上狠捏了一把,換來了女人一聲幾乎要讓人骨頭都要酥了的聲音:“九爺真壞!”

“你叫她姐姐?我瞧著她也就隻有十五六歲的小姑娘,若是老子成親早,都能做她爹了。你竟然叫她姐姐,豈不讓人笑掉大牙!你還是叫夫人吧!”

那婦人二十四五歲,正是盛放的年紀,聽得新夫人還是個青澀的小丫頭,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尤其是年夜飯這種大場合,就更要把新夫人叫過來,跟她放在一處比比了,萬一張九山後悔也還來得及。

沒想到,真人站到了眾婦人麵前,不止是這婦人傻了,就連其餘的婦人也說不出話來。

眾婦人聽說張九山請了未過門的大夫人一起吃年夜飯,都是可勁的打扮,而容山島上四季鮮花常開,島上還有巧手婦人做得胭脂討好打扮起來討好張九山。今晚眾婦人都是可勁打扮自己,就怕被新夫人比下去,哪知道見到真人脂粉不施,素著臉就算了,還……特麽穿著一套粗布男裝!

這是不把眾姐妹放在眼裏嗎?

原本內鬥的四分五裂十八派的張九山的後院,見到身著男裝的葉芷青,竟然空前團結了起來。

還有人往張九山麵前去滴眼藥:“九爺,聽說新夫人麗質天成,可生的再美,今晚來赴家宴,也不該……不該穿著男裝啊!”

其餘婦人頓時同聲附合:“就是就是,哪有這麽正式的場合穿成這樣就來的?”這不是擺明了沒把張九山放在眼裏嗎?

張九山頓時樂不可支,站起來親自來迎葉芷青,還向眾婦人解釋:“你們是不知道,葉子一直是男裝打扮,就為了治病方便。她的醫術可是極好的,你們誰身上不舒服,往後都可以找她,隻是別忘了付診金啊,大夫人可不是你們能隨便使喚的。爺自從第一次見到她,她就是這副打扮。”他摸著下巴上今晚特意清理幹淨的胡茬:"說實話,爺還真期待能見到葉子穿嫁衣的模樣!”

葉芷青跟他並肩入席,原本死賴在他懷裏的婦人不情不願的坐到了葉芷青的下首。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綠窗朱戶佞臣之妻表哥成天自打臉我跟白月光長了同一張臉廿四明月夜從君記我欲為後錦色盈門天子掌中寶嬌寵女官(重生)福妻好生養貴妻嬌女謀略(作者:簾霜)朕的奸宦是佳人太子之女和離是不可能的一枕山河妾傾天下這是本宮為你打下的江山農門痞女長陵失蹤的王妃吃貨小娘子盛世紅妝:世子請接嫁農家小相公寡婦門前有點田姽之嫿盛寵相思我家少年郎外戚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