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7

葉芷青手忙腳亂將自己的腦袋從披風裏扒拉出來,對著周鴻怒目而視:“你……”

周鴻朝她一指:“你還不快放下東西過來服*侍爺沐浴,呆呆跟個木頭一般,竟是連服*侍人都不會嗎?”

眾丫環失望之極,各個扭頭去看她,想知道她到底哪裏比眾人強,兩個人坐同一輛馬車回來,竟然也沒讓少將軍厭了她。

賀太太為葉芷青準備的衣服到了半道上她就賣到了成衣鋪子折現,還順便買了三身尋常的布衣布裙。看她身上的衣料,竟連周府三等丫環身上的衣料都不如,除了臉蛋白了些,眼睛大了些,哪裏比得上自己?

一瞬間,房裏的眾丫環心中莫不如此作想。

周鴻卻揚聲朝門外喊:“福叔——”

周福為周鴻安排了八個丫頭,想著就算他血氣方剛,怎麽著也盡夠使了。京中各家的少爺們哪個不是通房丫頭一堆,隻等肚子裏揣上了,再給名份。

沒想到周鴻回房眨眼的功夫,就扯著嗓了叫人了。他顧不得自己腿疼,一溜小跑進去:“少將軍可還有別的吩咐?”

周鴻指指眼前立著的一眾丫環:“這些都是什麽啊?”

周福揣著明白裝糊塗:“她們都是挑出來侍候少將軍的啊,少將軍若是覺得不夠,老奴這會兒再去挑幾個過來。”這是嫌人少了呀還是嫌不夠漂亮?

周鴻不耐煩的揮手:“我房裏有葉子一個人侍候就夠了,將她們都送走,人多眼暈。”

周福還真沒想到這小丫頭如此厲害,不過是半道上別人轉手送的,也不知道都經過了幾道手,說不定早連清白都沒有了,竟然還能近得了少將軍的身,真是奇哉怪哉。

果然那些不幹淨地界兒出來的女人手腕多。

他有些後悔方才在大門口聽得她是丫環,對她態度多有怠慢。不說別的,瞧在少將軍離不開她的份兒上,這位保不準日後能當個姨娘,他又何必惹她不高興呢。

隻是……他收了府裏眾婆子的銀子,也不能真聽了周鴻的話將一眾丫環都趕走,不給她們機會啊。

“葉……葉姑娘初來乍到,對府裏不熟。少將軍覺得隻有葉姑娘一個人侍候就夠了, 可是葉姑娘出了這道門,連去哪提飯都不知道,總要留幾個人收拾屋子,帶她熟悉熟悉環境嘛。活兒全留給葉姑娘做,可不是要累壞了她!”

葉芷青連連點頭:“這一路上坐馬車,我被顛的骨頭都要散架了,好容易到了地頭,隻想躺倒好生睡幾日。少將軍指望著我侍候,隻怕我今兒睡倒,明日都爬不起來。還是留下諸位姐姐們侍*候為好。”

周福跟一眾心情低落的丫環都沒想到她還會為眾人求情,頓時看她的眼光又不同了。

唯有周鴻知道她心中所想,恐怕巴不得離他遠遠的。若不是為著她的戶籍文書,她又哪裏肯往他身邊湊。

“讓她們從哪來的都回哪去,這院裏留兩個灑掃的粗使婆子,屋子由葉子收拾,還有護衛出入,她們留在這院裏也不方便。”

葉芷青連連點頭:“少將軍考慮的極是!”在周鴻驚詫的眼神裏,她又忙補了一句:“這裏護衛出入,我留著也極不方便,不如就讓我跟各位姐姐們一道去住。”

周鴻冷笑一聲,她立刻乖覺了起來,陪著笑臉往周鴻身邊蹭:“瞧我這話說的,若是我走了,少將軍冷了無人添衣,渴了無人奉茶,都怪我方才考慮不周!”她要命的東西留在人家手裏,哪裏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她隻是不明白,周鴻最初對她百般嫌棄,若非她死皮賴臉抱著他的大腿不放,恐怕也不可能被他帶著上路。怎麽到了半道上他就改了主意了呢?

男人心海底針,有時候還真是猜不明白!

周鴻將周福給安排的一眾美貌丫環們都轟出去之後,便顧自去沐浴更衣。等他洗漱完畢出來,葉芷青還抱著她那個裝著全部家當的小小包袱,愁眉苦臉的坐在廳裏。

“你不去洗漱?”

葉芷青不無哀怨道:“少將軍您一聲令下將人都轟了個幹淨,誰帶我去洗漱啊?”她連住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更何況是沐浴的熱水了。

第九章

周鴻許久未曾入京,先是入宮麵聖,到這時候葉芷青才知道他原來年紀輕輕已經是五品武將,少將軍並非父蔭虛名,乃是實職,且是自己拿命換來的。

衛央提起此事,老實的漁家少年也是眉飛色舞:“……少將軍在海上用強弓將來犯的倭寇頭子釘在了桅杆上,其餘倭寇嚇的瑟瑟發抖,還有個箭術好的,朝少將軍射來一箭,沒想到被他反射了一箭,不但將那倭寇的箭擊落在海裏,少將軍的箭還直接穿透了那倭寇的腦蓋骨!”

少年人提起自己的偶像,滿臉都放著光。

葉芷青默默的在心裏吐槽:你個腦殘粉兒,見過你家少將軍強行扣留我這弱女子的戶籍文書的嗎?你見過你家少將軍惡霸的樣子嗎?!

周鴻發了話,讓她住在主臥旁邊的廂房。葉芷青本能的想離他遠一點,但周府其餘的丫環聽到這個消息,無不是羨慕嫉妒恨,趁著周鴻出門麵聖的功夫,以“照顧新來的葉子”為名,差點將她住的廂房門檻踏破。

幸虧葉芷青有先見之明,打扮的一副窮酸模樣,倒讓周府這些丫環們心裏稍稍平衡了一些。雖然有時候拿話擠兌她,但她前世年紀比這幫小姑娘們大,看她們十五六歲的模樣,為著一個男人明爭暗鬥的耍心眼兒,隻覺得好玩好笑,就當打發無聊的時間,對她們說的話根本不在意。

周鴻回來的前幾日天天往外跑,頭一日進宮,次日前去外祖家拜訪,再然後便往京中有通家之好的人家裏去聯絡感情,因此除了前兩日是清醒的,此後數日都是喝醉了被周浩扛回來的。

衛央愁的長籲短歎:“再這樣下去,少將軍的胃又該疼了。”

葉芷青讚同的點頭:“是啊,你家少將軍這麽酗酒,不疼才怪!”

衛央就跟個小媳婦似的,滿心滿眼都是對周鴻的愛慕,容不得別人說他一點點不好:“才不是呢,少將軍平日都在營裏,哪有空喝酒啊?他是打仗的時候饑一頓飽一頓,有時候根本顧不上吃飯,還有餓過兩三天的時候呢,等到有空吃飯了便大吃一頓,這才落下了病根。吳軍醫說隻要他按時吃飯,不要飲酒刺激,將養著就不會疼了,會慢慢好的。”

葉芷青逗他:“你這麽關心你家少將軍,不如你嫁給你家少將軍做媳婦兒算了!”

衛央的臉頓時漲的通紅,與她一路上都相處熟了,這會兒竟然跟她急眼了:“葉子你說什麽呢?我……我是男的怎麽能嫁少將軍?!”

葉芷青恍然大悟,拖長了腔調壞笑:“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麽了?”

“如果你是女的,肯定死心塌地嫁給你家少將軍了!”

衛央本來羞惱的臉都紅透了,可是聽到這話瞬間臉色就變的很奇怪,似乎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他猛的立起身子,慌慌張張道:“我走了!”撒丫子就跑了。

葉芷青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捂著腦袋喃喃念叨:“不會……這麽倒黴吧?”

有人冷聲道:“你白天都是這麽閑的嗎?!”

她本來跟衛央在整理周鴻從東南帶回來的東西,據說這是將軍夫人為京中各家準備的禮品,還有往娘家送的賀壽之禮。周鴻已經送出去了一部分,詳細的都在單子上標注著,還有另外一部分是送給她舊時好友,京中手帕交的,隻需要交給家裏管事的婆子送過去就好。

周鴻便吩咐她將這件事情辦了,又指使了衛央幫她搬搬抬抬。

葉芷青捂著額頭,倒好似得了偏頭痛似的,弓著腰塌著肩從麵前的錦靴旁邊一步步往門口繞,嘴裏小聲念叨:“我沒看見沒看見什麽也沒看見……”準備掩耳盜鈴到底。

好容易蹭到門口,聽到周鴻喊了一聲:“回來!”葉芷青知道這下恐怕躲不過去了,猛的直起身子,朝周鴻露出個燦爛的笑容:“呀少將軍您回來了?您幾時回來的怎麽也不喊一聲,我好去給您倒茶?今兒沒喝酒嗎?衛央可擔心少將軍了,就怕少將軍喝了酒回來胃痛!我方才還在想,少將軍胃痛也不告訴我一聲,我會做些簡單的藥膳啊,養胃止疼治胃炎的……”

周鴻先是被她的笑容閃了一下,腦子裏頓時浮上一個念頭:這丫頭……長的還不賴嘛!然後耳朵都快要被她這串話給念出繭子,眉頭都皺了起來:“你這年紀不大毛病倒是不少,耳聾不說,還嘮叨!”

葉芷青這兩日借著整理東西,將周鴻帶回來的和箱籠差不多翻了個遍,愣是沒找到自己的戶籍文書,至少目前還不敢得罪這位爺,聽他諷刺她裝耳聾也接著,還點頭:“可不是嘛,小時候吃不飽飯落下的毛病。”

周鴻還當是真的,想來能被賣到那種地方,再被送人的,除非被拐賣的富人家的孩子,其餘哪個不是貧家女。就算是富家女出身,能落到那一步的,肯定也吃過不少的苦頭。

他便將方才的過節輕輕揭過,又問了問她整理的如何了,讓她找周福尋幾個幹淨體麵的婆子,也好將東西分送出去。

葉芷青聽完了他的吩咐,看著他回房去換了件寶藍色的錦緞外袍,腰間白玉束帶,束著小金冠子,穿金戴玉,打扮的就跟隻公孔雀似的去了,她揮著手絹兒目送周鴻出門,回頭跟摸過來的衛央八卦:“你家少將軍……這是要去哪裏開屏啊?”

衛央:“開……開什麽屏?”

葉芷青見他果然不明白,隻能耐著性子解釋一番:“就是……就是出門去招惹女人,喝酒取樂!”

“我家少將軍不是那樣的人!”

“是不是,等他今晚回來之後你就知道了!”

果然到了半夜,周鴻才醉醺醺的被周浩扶著回來,冠子也歪掉了,腰帶都快被人扯開了,領口上還有胭脂印。

葉芷青都已經上床睡覺了,卻被周浩扯著嗓子吵醒了。所幸夏天的衣服單薄,係好了裙子穿好外衣她推門出去,撲鼻一股酸臭味,周鴻正在院子裏彎著腰吐的挖心掏肺,周浩懷裏都是嘔吐物。

衛央在旁邊乍著雙手,都不知道怎麽下手了。還是葉芷青催他:“快去端杯溫水來。”捏著鼻子恨不得回房去睡。

周浩情真意切朝她伸手:“葉子快來搭把手!”

自從周鴻宣布往後要將她留在身邊做丫環,一路之上他們幾名護衛都吃了她好幾頓特色飯,這幾人便不再葉姑娘葉姑娘的叫了,跟著周鴻叫她葉子。

葉芷青往後挪了挪,謙虛道:“周大哥能力出眾,應付這等小事哪裏用得著我搭把手。”

周浩:“……”

衛央端了溫水來,葉芷青示意他遞給周鴻漱口,到底是腦殘粉的忠誠度高,他一點也不嫌棄那衝鼻的味道,居然麵不改色的過去扶著周鴻喂水,周浩借機將酒醉的周鴻塞給他,自己站到旁邊去脫外套了。

他把自己外麵被周鴻吐髒的衣服脫了,這才與衛央合力將周鴻扒的隻剩中衣。

葉芷青在旁讚道:“你們還別說,少將軍吐的很有水平啊,自己身上幹幹淨淨的,吐了周大哥一身。”

他身上也就靴子跟長衫下擺濺了一點東西,其餘的地方還真是幹幹淨淨的。

葉芷青將他的衣袍一卷,隻露出領子上印著的胭脂印子,朝著衛央擠眉弄眼:喂兄弟,我下午說過什麽來著?!

衛央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她十分能理解,大抵偶像光環破滅之後,腦殘粉們都會經曆過新一輪的三觀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極品丫鬟超級書童掌珠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