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70節

他都把話說到了這種程度,葉芷青再不開口就矯情了。她深吸一口氣,鼓足了勇氣道:“劉大哥,我今日前來是受人所托,推辭不得。劉大哥可記得郭嘉,就是當初……在京兆衙門跟淮陽王在一起的男子?”

其實提起這件事,兩個人都有點不好意思。

劉嵩今日雖未至功成名就,但說出去也算是有幾分體麵了。葉芷青再提起他的過往,倒有點揭短的味道。隻是對麵的佳人眼波盈盈,滿含了愁緒,若不是到了萬不得以的時候,恐怕也求不到他麵前。

“他怎麽了?”

“郭嘉是明州郭氏子弟,父兄皆在朝為官,他自己不好入仕,在外行走經商,在揚州也有商鋪貨物,往年京裏往揚州的貨運都跟高柏泰合作,如今想要跟你們合作。”話說到這裏,她更顯出了難為情:“劉大哥不知道……當初淮陽王接我進王府,說是為王妃調養身子,卻想擺酒讓我入王府。日子都訂好了,我帶著虎妞跑了。淮陽王心裏恐怕惱恨的厲害。郭嘉與淮陽王是好友,他說若是我不幫他居中說合,他便要將我的行蹤告訴淮陽王。我這才腆著臉皮來找劉大哥。”

劉嵩麵上神色一轉,似想起了什麽,旋即又笑開了:“你有事能來找我,我很高興。這事並不難辦,反而算是好事。幫裏兄弟們也是要吃飯的,從京裏回揚州若是空船大家都要餓肚子。郭公子以前既然跟高柏泰合作,往後跟我們合作也是一樣的,有錢大家賺,我反而要感謝郭公子給大家一條生財之路!”

葉芷青還真沒想到劉嵩如此務實,他若是個寧折不彎的,那這事就難辦了,不但郭嘉所求辦不到,說不準劉嵩連她都要惱起來了。她來這個世界沒少犯難,從來也沒想過事情能夠辦的如此順利。劉嵩是個小人物不假,與周鴻淮陽王的身份地位都有天塹之別,但是他卻意外的豪爽。

她今日前來,早就做好了被劉嵩罵,或者苦勸他的心理準備,卻沒想過他能一口就應下來,她一時裏怔怔望著眼前的男子,百感交集,反而想要說些什麽:“劉大哥,我……”

劉嵩的視線與她目光相接,亦覺得心裏有滿腹話幾欲破口而出,到底覺得時機不夠,自嘲一笑:“我過去就是爛泥扶不上牆,你肯不計前嫌來找我,就是看得起我。多餘的話都不必說了,往後常來常往才是正理!”

葉芷青亦是感慨萬千,仗義每多屠狗輩,當真不假。

她燦然一笑:“劉大哥這份情我記在心裏,往後若有需要我搭把手的,隻管開口!”她思及自己的職業,又有點不好意思:“這麽說倒好似我盼著劉大哥生病一般,劉大哥別放在心上!”

劉嵩自與葉芷青認識,從來也沒機會與她坐下來聊天。葉芷青喚外麵候著的虎妞叫了酒菜過來,兩人對座小酌,聊些揚州風土人情,米賤絲貴之類的,又約好了與郭嘉見麵的日子,這才興盡而歸。

葉芷青派了宋魁去找郭嘉,劉嵩一路心情極佳的回了漕幫,迎頭撞上羅炎,還道:“大嵩,可是昨晚盡興了?怎麽今兒倒瞧著心情很好的樣子。”

劉嵩心情的確極好,雖然與郭嘉合作讓他心裏不舒服,但是以他副幫主之名,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答應,郭嘉大可親自去找羅炎,隻是因為他管著揚州往京裏的漕船,郭嘉才肯屈尊找人說合。

俗話說,縣官不如現官,他倒是個聰明人。

劉嵩早就認清了現實,尤其是葉芷青能親自跑來找他,對他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喜事。因為之前二人的交集,他雖然常跑去與她“偶遇”,但很怕葉芷青瞧不起他。

她是個行醫的,為人謙和可親,倒是從來也沒露出過瞧不起的神色,今兒更是一臉感激的看著他,差點讓他開口說出“嫁給我”之類的話。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他能把這句話講出來!

劉嵩趁熱打鐵,向羅炎邀功:“幫主打下了揚州,以前與高柏泰合作貨運的商人托人來居中說合,想要與咱們合作。我覺得可行,就應了下來,正準備找幫主稟報呢。”

羅炎與劉嵩相處的時間越長,就越覺得這小子心眼靈活,能屈能伸。這點小事其實不必報備到他麵前來,隻要到時候拿到貨運銀子,分他一股便成。這小子還巴巴的跑到他麵前來講,這是心裏拿他當幫主呢!

作為一幫之主,羅炎當然希望幫內的兄弟們都對他忠心耿耿,地位穩固。原本他是不想過問的,不過既然劉嵩特別來報,他還是要裝做關心的樣子,問問清楚:“這些事情你能作主倒不必非要告訴我。隻是不知道這商人是誰?”

“姓郭名嘉,明州郭氏的後人,郭家三公子!”

羅炎是個消息靈通的,郭嘉在常州也有生意,與常州幫來往不多,這位郭三公子的生意在揚州以及明州京城幾處,常州隻是點小生意。常州漕幫倒是與郭三公子的生意有過一點合作,但那都是郭家管事的,以及鋪子裏的掌櫃在跑腿,郭三公子還從來不曾親自求上門。

郭嘉既然如此隆重對待,想來他在揚州的攤子恐怕不小。

羅炎拍著劉嵩的肩膀大笑:“真有你的,郭三公子的父兄都在朝為官,他自己其實也捐了功名,並非白身。咱們能跟他交好,有利無害。你約了幾時談事情,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

劉嵩心道:壞事了!

他隻想過拿這事來拍羅炎的馬屁,卻沒想過羅炎是個在女色上頭不節製的,看到美人都恨不得攬到自己懷裏去。葉芷青生的花容月貌,若真給他瞧見了那還了得?

“等我約好了日子,就告訴幫主。”回頭他就抽空去劉記醫館,借著劉大夫複診的機會,讓小風去給葉芷青傳話,說是等相談的時候,羅炎也要過去。

葉芷青聽到小風傳話,還不明白:“小師兄,他這是什麽意思?”

小風哼哼兩聲:“算他還識趣,知道這種場合不應該讓你去。你是不知道,漕河上混飯吃的那幫人有錢就去混窯子,真能當到幫主副幫主的,誰家裏不是一堆妻妾通房。羅炎是幫主,雖然以前不在揚州,但想想也知道是什麽德性。他這是怕羅炎見到你起了壞心,這才傳話過來。”

劉嵩既有此意,葉芷青便隻負責傳話,真到了他們見麵的日子,她反而沒有過去,隻事成之後,郭嘉送了份禮給她,劉嵩那邊也有所表示,據說是羅炎特意指明送給她的。

就算是中介,跑腿費還是要收的。

葉芷青毫不猶豫的將兩方送來的禮都收入囊中,還打趣郭嘉:“往後三公子但有需要我跑腿的地方,隻要肯給跑腿費,我還是願意效勞的。”

郭嘉與羅炎劉嵩見麵商談明年漕運貨物之事,一拍即合。

羅炎掌控著整個江蘇漕幫,急需向外拓展財路,他手上有船,郭嘉手上有貨,到時候借著郭嘉的名義,自己再置辦一份貨物,有了郭三公子的招牌,就算是沿途的關卡也要少收幾成,當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就連居中辦成此事的劉嵩他也要高看一眼了。

郭嘉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在羅炎麵前提起他與劉嵩當初是如何認識的,隻道兩人之間有些小小誤會,由葉姑娘牽線說合,總算是解開了。羅炎當時還道:“這位葉姑娘想來定然是個不錯的姑娘,我們大嵩正缺個屋裏人,不如我請三公子保媒?”

“這……葉姑娘未必肯聽我的,我盡力,盡力。”郭嘉雖然未曾推辭,但是想到淮陽王,也覺得此事不成。他知道葉芷青的下落之後未曾向淮陽王傳訊就算了,還居中為葉芷青保媒,那真是要跟淮陽王絕交的節奏啊。

劉嵩雖然很高興羅炎提起此事,但自從知道葉芷青連淮陽王的女人都不願意,心裏已經百轉千回,不知道猜測了多少回,也不知道她心裏中意的兒朗是何等的頂天立地,自己如今尚且不算混出頭,此事大約是不成的。若將來他功成名就,葉芷青尚未婚配,大約可勉力一爭。

等到羅炎離開之後,他還向郭嘉請求:“方才幫主提起的事情,三公子權當沒聽到。幫主雖是好意,可葉姑娘怎麽能配我這樣的粗人,我知道她必是不答應的。”

郭嘉跟葉芷青來往多時,又聽了她那一番話,卻覺得若是劉嵩肯應了一生一世隻守著她一個人過,未必沒有機會。隻是他未必願意讓劉嵩趁願。

他事成之後來送禮的時候,見葉芷青巧笑倩合兮跟他玩笑,這樣鮮活的姑娘,市井之間尚算得生機勃勃,真要放到淮陽王府那座大花園,恐怕也隻能一日日黯淡枯萎下去了。

她天生似乎就不應該與旁的女子在某個男人的後院裏爭奇鬥豔,而是適合在市井間燦爛的活著。

有時候隻是一念之間,郭嘉便有了決定,他慢吞吞開口:“有件事情,我其實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告訴你為好。”

“什麽事?”

葉芷青心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郭嘉道:“今年上半年,淮陰候因涉嫌劉宋一案,被革了爵位貶為庶民。我昨兒接到京裏的消息,聖人月初改封淮陽王殿下為淮安王,恐怕過不了多久,淮安王殿下就要從淮陽遷王府到揚州府了。京裏的工部已經派人來揚州城勘察藩王府邸,準備開建了。”

蕭燁要來揚州?

“三公子,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郭嘉惆悵歎息:“其實郭某也巴不得這是玩笑,但此事千真萬確。不知道葉姑娘想好了對策沒?”

劉宋案是幾十年前的大案,起因還是因為兩淮鹽道,而劉真宋廉是當時兩大鹽梟,與兩淮鹽運使等官員也有交情,隻是後來不知是因為分贓不均還是別的原因,糾結了上千人與官府對著幹,結果當然是以造反的罪名被鎮壓了。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