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68

喜歡男人的,葉大夫可是個人才,他不喜歡男人,為兄也幫不了你!”

孫狐雙眼充血,半晌才怔怔道:“九爺,葉大夫……她是個女人!”說了這句話,他好像才能麵對現實似的,朝地上唾了一口:“媽的真晦氣!老子好不容易看上個男人,朝思暮想,沒想到扒開衣服一看,他媽的居然是個女人!”

張九山比他還震驚:“你是說……葉大夫是女人?”他隻恐是自己的耳朵有問題,聽錯了。

第八十章

十一月下旬張九山帶倭兵攻入蘇州城,至今回到容山島也有一月,臘月二十三都過了,前後腳就到了年關,作為容山島的實質統治者,雖然來曆已不可考,但年節風俗卻多隨了大魏。

民間有俗語:有錢沒錢,娶個老婆過年。

他本著體恤下屬的想法,準備給吃了敗仗的小頭目們發個老婆,而技術型人才葉芷青也屬於重點拉攏的對象,連人選都已經挑好了,結果……卻爆出來葉大夫居然是個女的。

張九山是到現在才覺得自己有眼無珠的。

他一直以來總覺得葉大夫雖然醫術過硬,可是似乎不太容易讓人親近,忙的無法近身,就連想要推心置腹的親近親近,跟別的兄弟似的把酒言歡都做不到,更何況聯榻夜話了。為此他甚至還懷疑葉大夫是不是跟魏軍有關係。

現在看來,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她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被猛然抓了來,若不是與周圍的人拉開距離,早就被發現了。

自他吩咐過讓烏莽密切注意抓來的蘇州兵跟葉芷青之後,有天烏莽還向他提起來:“九爺,小的總覺得葉大夫點的那兩名護衛跟她很是熟悉,而且……對她似乎很是忠心的樣子,凡事都為她考慮。”

他們再裝陌生,但是細節的地方都不都能掩藏起來的。

現在想來,以她的醫術,恐怕在蘇州城裏也頗有名氣,這兩名蘇州兵認識她也不奇怪,也許以前就是舊識,明知她是姑娘,就更要盡心盡力的保護她了。

張九山平生搶過多少女人,他自己也想不起來了。自從初次去魏境劫掠,都不知道這些年去過多少次魏境,很多時候守軍來不及反應,他們已經是滿載而歸了。

就算是後來被魏軍在海上追擊,哪怕被周震帶兵打到家門口,也實在不能改變容山島的生存方式。

容山島的基礎生活,一方麵是靠島上青壯在魏境劫掠而來,另一方麵便是拿搶來的,以及島上的礦產跟倭國以及周邊小國貿易,海上漁業所獲。當然如果在海上碰上運貨的商船,這幫海盜也毫不手軟就是了。

葉芷青被孫狐發現是女子之後,她就好像沒有這回事一般,次日還是照舊穿著男裝,帶著烏莽跟衛央郭嘉前往山上采藥。

張九山帶著人來了客樓一趟,撲了個空,隻有個連句話也說不出來的啞女,問了半天她都搖頭,在客樓上枯坐了半日等不到人,隻能內傷的回去了。

他現在有點後悔當初安排了個啞女給葉大夫使喚,連個行蹤都問不到。剛開始是防著她打探消息,沒想到最後坑了自己。

回去之後,就立即從後院撥了兩名使著順手點的丫環來客樓,再三叮囑她們盯著點葉大夫的行蹤。

葉芷青今日早早就去山上,其實也是想要清靜清靜,理一理思緒。

她被孫狐發現是女兒身之後,張九山一定會做出反應,在她還沒想好對策之後,隻能暫且避到山上去。

衛央與郭嘉都安慰她,讓她不必擔心,隻要想辦法拖延時間,等待東南水師的到來。

今日葉芷青一直在山上磨蹭到了下午,還讓烏莽在山上獵了山雞野兔,解決了午飯。

烏莽昨日知道了葉大夫是女子,震驚不下於孫狐。隻是他以前對葉芷青是同情,總覺得她遲早要落到孫狐手裏,好好的男兒長的俊美沒想到也會吃大虧。但是今日就大是不同,沿途之上見到蛇蟲鼠蟻,都恨不得替她掃清路障,看到她爬山吃力,也恨不得伸手拉她一把。

島上有許多掠來的女子,隻要有功於島上,便可以請求九爺配給他,但顯然葉大夫不屬於此列。烏莽覺得,就算是九爺想要把葉大夫收到後院去,恐怕也要再三掂量。

“……葉大夫,你的父母家人可還在蘇州?”

烏莽留了個心眼,覺得還是先問清楚比較好。如果她的父母親人死於島上的兄弟之手,就比較難辦了。

沒想到葉芷青隻是隨意看他一眼,微微一笑:“我父母早已不在這世上,倒是有個貼身的小丫環還在蘇州城沒帶出來,除此之外也沒別的親人了。”

烏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從山上下來就有點心神不安,被葉芷青瞧出端倪,便催他:“已經從山上下來了,這裏到處都是巡邏的兄弟,烏護衛要是有事情就去忙吧,回去的路我還是認得的。隻是今兒下午還有漁船回來,我得去碼頭挑藥材,看看兄弟們今兒都打撈了甚個好東西回來。”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忙了,葉大夫路上小心啊。”

烏莽先走一步,回去就向張九山匯報此事:“小的覺得,葉大夫既然沒有父母親人在蘇州,孤身女子在島上紮根最好了。”

張九山在客樓枯坐了半日,想到葉芷青的模樣,隻覺得心頭發熱,多少年女人堆裏打滾,昨兒一晚上心裏熱騰騰的火氣消不下去,在後院裏胡天胡地大半宿,折騰的兩個侍妾不住哭泣求饒,完事後他心裏還是得空虛。

回想跟葉大夫打過照麵的幾回,越想越能理解孫狐那些日子急迫的想法,再坐在她住過的屋子裏,總覺得客樓裏似乎都帶了一縷若有似無的藥香。

**********************

無論張九山對未來設想的如何美妙,葉芷青卻另有打算。

她帶著衛央郭嘉邊往碼頭走,邊注意周邊巡邏的倭寇,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盼著今兒能在島上遇見周鴻,卻未曾瞧見他的身影 , 心裏還有點失落。等她在碼頭上磨蹭夠了,在各個漁船上挑揀自己需要的東西,撿了好幾簍子,又挑了新鮮的魚蝦螃蟹,吩咐這些人:“回頭去九爺府上支錢,就說是我在碼頭上拿的貨。”

扭頭看到遠處巡邏的倭寇裏有個熟悉的身影,靈機一動,朝著幾人招手:“你們——過來幫我把這些東西送回去。”

巡邏的四人互相看看,周鴻看到她的時候眼瞳微縮,瞬間又恢複到了常態,看看領隊的倭寇不動,他們也不動。

葉芷青見對麵的人不肯過來,頓時火了,朝著那邊吼了一嗓子:“不過來搬東西,下次別來找我看病!”她的嗓門聽起來不太高,但是傳過去那邊幾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當先的兩名倭寇縮了縮脖子,隻能磨磨蹭蹭過來了。

碼頭上捕漁回來的這些粗豪的漢子頓時哈哈大樂,指著他們笑罵:“明知道葉大夫脾氣不好,還非要磨蹭。惹惱了葉大夫,一狀告到九爺麵前,吃不了兜著走!”

這些人之中有人當初進出過傷兵營,知道葉大夫整治人的手段很是嚇人,保管讓你生不如死,偏偏上了戰場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不受丁點傷,總有要求到她麵前的時候,哪敢把她得罪狠了。

葉芷青目光緩緩在碼頭上這些笑的幸災樂禍的漢子麵上掃過,每個與她目光相接的都狼狽的噤聲,生怕葉大夫記著自己的臉孔,下次落到她手裏,被整治慘了。

幾人被她吼了一嗓子,過來搬東西的時候大氣都不敢出,葉芷青也做出一副怒氣衝衝的模樣,指揮他們一個扛了一簍子往東樓醫館去,就連衛央與郭嘉也不例外。

她自己慢慢吞吞跟在後麵,看到有人腿腳慢點,還要喝兩聲:“磨磨蹭蹭沒吃飯嗎?”

那兩名倭寇敢怒不敢言,隻要有人見識過她在傷兵營裏截肢的樣子,就會對這個小白臉心生敬畏。

等到他們扛著海水淋漓的海產到了東樓醫館,葉芷青指派他們把東西放下來,還要逮著他們幹活的時候,那兩名倭寇看看天色,借故推脫:“我們還有巡邏要務,讓他兩個留下幫葉大夫幹活就好。你兩個,好好聽葉大夫的指派啊!”後一句話卻是對著周鴻跟周浩說的。

葉芷青巴不得能甩開這兩人,不耐煩的揮手:“滾滾滾!讓你們幹點活都嘰嘰歪歪,以後千萬別受傷!快走!”指著周鴻跟周浩:“你們兩個人還愣著幹嘛?過來收拾這些東西,我這裏可不管晚飯的。”

周鴻目中深含了笑意,用了極大的自製力才克製住了想笑,想要上前去抱著她親親的衝動,低頭恭順道:“好的好的,小的這就過來。”

葉芷青似乎對他的態度還算滿意,語氣總算柔和了起來:“這還差不多。九爺讓我建醫館,連人都不給我撥,難道讓我一個人幹嗎?”

那兩名倭寇看著新來的蘇州兵連同她的護衛一起被指揮的團團轉,去處理簍子裏的海產,互相對視一眼,向她拱手告辭,出來還相視而笑:“蠢蛋!這兩蘇州兵倒也算聽話,指派了幹什麽就幹什麽。這個時辰也差不多下值了,咱們去營裏給輪值的弟兄們說一聲,不如去喝一杯?”

他兩個交了班,結伴去喝酒,在酒屋裏遇上烏莽,還歡快的打招呼:“烏護衛,你也來喝酒啊?”

烏莽跟張九山匯報完了,聽他的意思似乎是不需要護衛中間轉達,有事他要親自跟葉大夫說,便退出來找個地兒鬆散鬆散,腦子還轉個不住,猜測張九山的打算。

**************************

那兩名當班的倭寇走了之後,葉芷青歡呼一聲,撲進了周鴻的懷抱。

周鴻思慕多日,兩個人見麵不相親,隔著無數雙窺視的眼睛,根本不敢露出一點相識的形跡,就怕被島上的賊寇識破。他把人摟在懷裏,回頭以目光示意衛央等人警戒。

周浩一副晚娘臉,似乎少將軍見到葉芷青就摟到一處,就是一種墮落,不忍直視。

而郭嘉則是一臉震驚,完全沒想到葉芷青居然跟周鴻親密至此。

他之前隻是奇怪周鴻的貼身護衛跟葉芷青很是熟稔,似是舊識。現在見到周鴻跟葉芷青的樣子,幾不成言:“你們倆……當初不會是私奔了吧?”

淮安王當初要納葉芷青進王府,連日子都訂好了,新娘子跑了不說,就連周鴻也執意不肯參加婚宴,離開了都城。

現在想來,難道當初這二人約好了同時離開都城的?

不然以淮安王的手腕,派了多少尋找新娘子,都快將都城翻個底朝天了,竟然還沒找到人。

如果當初葉芷青離開都城的時候是跟周鴻一起離開的,那就說得通了。

郭嘉一瞬間好像把許久的疑問都想通了,他看著周鴻的目光裏都帶了探究與敵視。

朋友妻不可戲,更何況淮安王向來待周鴻如上賓,對他很是客氣,他怎麽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呢?

周鴻眼眸幽深,才要開口就被葉芷青按住了唇,阻止他說下去。

她扭頭反問郭嘉:“郭三公子,我如果當初是跟著周少將軍私奔的,那怎麽也不會出現在揚州,而是跟著少將軍去了明州,在他的庇護下什麽好日子沒有,非要獨個在揚州打拚?”

郭嘉想起她在揚州的所作所為,如果不是他在揚州把人拐到了蘇州,恐怕葉芷青還跟周鴻麵兒都見不著,這完全就是歪打正著,似乎不像私奔啊。

——但是不對啊!

既然兩個人不是私奔,這兩個人又是幾時勾*搭到一起的?

郭嘉滿腦子都是問號:“你們難道在都城就背著淮安王有了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