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66節

“回去好生盯著,等他回來了我問問看。”

劉嵩尚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羅炎的掌握之下,他跟著葉芷青進了劉記藥鋪,葉芷青等著他解了衣服,親自察看他的傷口,解開之後見恢複良好,創口已經結了幹痂,不再往外滲血,上麵的藥粉還有不少,還道:“我瞧著郎君這傷口應該是有人幫你換過藥,竟然是無大礙了,今兒竟不必再打動傷口。”

“我是傷口連疼帶癢,難受的緊,莫不是換了的藥有問題?勞姑娘幫我看看。”

劉嵩候了幾日,早就心焦,如何能忍得下自己脫了衣裳,她竟不曾摸一摸,便軟語相求。葉芷青不知就裏,湊近了去瞧傷口,手指輕摸過幾處傷口,隻覺得發燙,也隻能安慰他:“傷口紅腫發炎,隻能敷藥等著自行恢複了,這麽重的傷,不疼才奇怪,發癢卻是傷口生了新肉,劉郎君竟不必擔心。”

她是一片好心,想起過去在京裏遊手好閑的男人,死了親娘之後情緒幾乎崩潰,竟連擄人的事兒都做得出來,差點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如今竟然也知道正經找份活幹,雖然卷進了漕幫幫派之爭,身不由已,但至少精神麵貌不似過去頹唐,竟是件好事,因此對劉嵩和顏悅色,竟將過去的不愉快全都抹了去。

小風從外麵跟著劉大夫出診回來的時候,見到劉嵩光著膀子坐在那邊,讓葉芷青給換藥,冷哼一聲,放下藥箱過去,向葉芷青開口道:“小師妹,師傅叫你過去,這裏放著我來。”

葉芷青不疑有他,向劉嵩歉然一笑,留給小風去包紮,自己往劉大夫那邊過去了。

小風對劉嵩可沒那麽好聲氣,故意下重手包紮。劉嵩何嚐不知道自己這是礙人眼了,隻做不知,還隨口問道:“葉姑娘平日都來醫館嗎?怎的昨兒沒來?”

“師妹的事情,你要問她自己,我哪知道。”

一時裏包紮妥當,劉嵩去向葉芷青辭行,她正跟著劉大夫為一名老婦人診脈,隻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專注的連頭都沒抬一下。劉嵩略微失望,但想到往後還能時常見到她,心裏頓時開心不已,暗自覺得當初去漕運碼頭找活幹,便是上天可憐他一點癡念,竟能教兩個人有了再續前緣的機會。

葉芷青對劉嵩這些想法壓根不知,等到今兒的功課完了,回到藥膳坊,為幾名熟悉的客人重新把脈開調理的方子,又為謝明蕊拔火罐,做艾炙。見她總算老實了下來,竟然都不再哼哼了,而且經過多次調理,拔火罐的印子也由當初的深紫轉為淺紅,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謝夫人還跟她說:“這次蕊兒來了之後,竟然不怎麽疼了,還能如常起身走動,實在教人高興。以前她可是得臥床休養的,姑娘不知道我心裏對你有多感激。”

“份內之事,夫人言重了。再說我既做了這行,能幫小姐減輕痛苦,自己也高興。夫人往後竟不必如此客氣。”

謝夫人出手大方,次次來都有賞賜,從衣料到府裏廚房做的點心,或者首飾,診金竟然也不曾少付。葉芷青對這麽大方的客人倒很是歡迎。

她在藥膳坊又耗了半日功夫,等到客人散盡,看著婆子等人收拾好了後廚的食材藥材,鎖好了鋪子的門,這才帶著三個丫環跟宋魁準備回家。

哪知道才出了鋪子的門,迎麵就撞上了劉嵩,對方一臉驚愕:“葉姑娘怎麽在這裏?”

葉芷青的鋪子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旁邊有飯莊茶樓,胭脂綢緞鋪子,本來就是熱鬧的地方,她倒是不意外能再次在揚州城裏碰見劉嵩:“我在這裏開了個小鋪子討生活,劉郎君這是出來吃飯?”

劉嵩沒好意思跟她說,自己是從劉記醫館一路跟著她來到藥膳坊的,隻因她這裏豎著男客止步的牌子,他這幾個月在漕幫也跟羅炎身邊的帳房略微識得了幾個字,便不曾再往裏闖,在對麵茶樓灌了一下午的茶水,見到她往外走,這才忙下來了,裝做偶遇。

“在下約了人要去對麵茶樓上談事情,沒想到竟然與姑娘遇上了。”

“那就不耽誤郎君談事了,告辭。”

葉芷青帶著自己手底下這些人回去的時候,宋魁還在她耳邊嘀咕:“姑娘,這小子心眼不正,你可要小心。”他純然為是自己家少將軍搬擋路石,至於劉嵩眼神裏的意思是個男人都能看得出來,隻葉芷青一心沉浸在學醫的樂趣之中不可自拔,根本沒有察覺。

等到了吃完晚飯,葉芷青才問宋魁:“宋叔,你可知道城西的寶和藥鋪?”

宋魁見她一臉鄭重,還當她發現了自己的身份,頓時一陣緊張:“我……我……”

葉芷青反被他逗樂了:“宋叔,你來揚州城也不久,不知道很正常啦。昨晚寶和藥鋪的夥計送來了一封信,算是我一位……朋友從明州寄過來的信,我還沒功夫寫回信,今晚寫完了,明日要勞煩宋叔往城西的寶和藥鋪跑一趟,替我將這封信送給藥鋪一位姓來的掌櫃,托他轉達。”

“跑腿的事兒就包在我身上,姑娘不必擔心!”宋魁鬆了一口氣,暗想沒發現就好!

葉芷青在院子裏消完了食,回房坐下,慢慢磨墨,在考慮如何向周鴻回信。

她確信周鴻信中所提的船員症狀是壞血症,但是周家世代在東南統領水軍,也許應對這種事情的辦法不是沒有,周鴻卻托人送信過來問她,到底是什麽意思?

一個是在她的一再拒絕之下,周鴻對她還有意思,另外一個便是明州駐軍當真有這種症狀,他那邊的軍醫當真無解,這才讓他來信求助。

兩個選項之下,她的理智偏向第二個選項,但是直覺卻認為是第一個選項。

思慮再三,葉芷青決定自己就當做朋友論交,單純就事論事,以他在信中的疑難答疑解惑,給出了應對方法。

一則是船員平日多喝綠茶,黃芪水、多食黃豆。另外便是若在海上航行日期過長,便在船上帶上木桶種植新鮮疏菜。每次靠岸務必要補充水果儲備,以加強營養。另外她還開了個方子,由熟地黃、山茱萸、牡丹皮、山藥、茯苓以及澤瀉組成,正是後世耳熟能詳的六味地黃丸成方。

六味地黃丸雖然是滋陰補腎的方子,卻也是提高免疫力的好方子,若是身體強健,再補充適當的微生素,保持口腔清潔,預防或治療繼發感染,嚴重缺鐵者可補充鐵劑,壞血病其實也是可以根除的。

次日一大早宋魁接過葉芷青遞過來封好的信,親自跑了一趟寶和藥鋪,見到來恩泰之後,將信交到他手上,倒好似完成了一項重任一般。

他自從到了葉芷青身邊,為了避嫌,與來恩泰見麵的日子屈指可數,此次能前來,實在是大出意料,還將昨兒見到個高個子年輕人,看著葉芷青眼神都不對的事情告訴了來恩泰,又感歎:“也是葉子姑娘生的漂亮了一點,少將軍真應該盡快將人娶進家裏,省得外麵的男人覬覦。”

來恩泰跟宋魁對葉芷青在京裏的事情都不清楚,更不知道劉嵩之前便與葉芷青是舊識,但是這不妨礙他們對周鴻一片忠心,在揚州城內,宋魁都要聽來恩泰的調派。

“你既然跟著姑娘,有空便探查一下那男人是誰,萬一將來有事,也好知道應對。少將軍遠在明州練兵,最近正是防務緊張的時刻,估計他也怕葉姑娘將他給忘記了,這才寫信過來。”

宋魁得了這麽個任務,當天回去之後,等葉芷青進了藥膳坊忙活,自己便往外麵去打聽劉嵩。那日劉嵩過來的時候,在劉記醫館裏是葉芷青給包紮,場麵有點混亂,宋魁怕葉芷青吃虧,一直在遠處看著呢,也算是跟劉嵩打過個照麵。

既然那日的傷眾是漕幫械鬥,那就從漕幫打聽起。

他花了點錢,跟漕河上一個扛大包的漢子搭上了關係,打來來打聽去,費了幾日功夫才打聽到了劉嵩竟然是江蘇漕幫揚州分舵新任的副幫主,據說是羅炎手底下的紅人。

至於殺了高柏泰之事,當日知情的人死的死,被羅炎下令封口的封口,宋魁搭上的那漢子竟然不知道內情,隻道自己在劉嵩手底下的船上做事:“劉副幫主人倒是很和氣,也不隨便發脾氣,對我們弟兄們都不錯,來揚州這些日子受了傷,也沒有去外麵喝花酒找女人,算是不錯的人了。”

以前高柏泰也是在外麵花酒不斷,他的心腹自然都是這種作派,這個新來的副幫主竟然與他們不同,船工們也正處於觀望期。

宋魁心道:壞了,難道這小子瞧上了葉姑娘,竟然想跟我們少將軍搶人?

按他的脾氣,就應該把劉嵩打一頓趕走,讓他有生之年都不敢走近葉芷青身邊才是。

第六十四章

來恩泰聽說漕幫的副幫主似乎對葉芷青有意,想到周鴻的交托,竟然緊跟著才送走的葉芷青的那封信之後,他自己也往明州寄了封快信過去,將劉嵩之事告訴了周鴻。

周鴻最近吃住在船上,寄給葉芷青的那封信還是戰船靠岸補給的時候,順道寄的。

每年越是到了接近年底越不能放鬆,就怕倭寇駕船偷襲劫掠。大魏廣闊的海岸線從蓬萊島到膠州灣,崇明島到舟山島,從明州台州到泉州等地,各處都有駐軍。

周震帶領的東南水軍駐守在明州大本營,但每年海寇泛濫的時候,周鴻都要帶軍出海巡邏,一去便是兩三個月。

來恩泰送來的信晚了幾天,剛好趕上周鴻回明州休整,送信的小夥計直接去了水軍營,將信親手送到了周鴻手裏,而葉芷青的信先幾日出發,卻陰差陽錯的送到了周震手裏。

周鴻接到來恩泰的信,看到上麵所寫揚州分舵的副幫主似乎對葉芷青有意,幾次三番借故湊近,他心裏就犯嘀咕,覺得這名字有點熟。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