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65節

高柏泰以及他手下死忠的屍體當時就被常州幫的人丟進運河喂魚了,留下來的不是傷了胳膊就是傷了腿的。

羅炎不慌不忙辯解:“怎麽可能出人命?大人,可有家屬來報案?受了傷的小的都派人送到醫館裏去了,現在那邊還在治傷呢,小民怎麽可能欺騙大人!往後大人若是想有要往京城運的東西,隻管派人跟小的說一聲,小人必定給大人辦的妥妥當當的。”

等羅炎走了,謝毓身邊的幕僚才道:“大人,聽這個姓羅的意思,揚州漕幫看來都成了他的天下了。”

官府跟漕幫的關係也是不清不濁,隻要不出大案子,謝毓也懶得跟這幫粗莽的漢子較真,他每年還有許多東西要靠著漕幫運到京城裏去。

劉嵩去醫館包紮一趟,羅炎已經從府衙轉了一圈回來了。

他明知道葉芷青早就提過不能喝酒,但是幫主遞過來的酒,卻不能推拒,他接過滿碗的酒咕嗜咕嘟灌了下去,難得拽了句文:“幸不辱命!”這還是以往聽說書先生說到某個義士完成了朋友相托的詞兒。

羅炎哈哈大笑,在他膀子上狠拍了兩下:“好兄弟!”卻拍了一手的血,隻能催他:“把藥給小六去煎,你回艙房去好好休息。”又吩咐身邊跟著的羅六:“給你劉哥換個敞亮點的艙房。”

羅六小跑著去換艙房,劉嵩快要走出他的艙房門之時,羅炎奇道:“怎麽我瞧著你這氣色跟才來的時候全然不同了?”

劉嵩回頭,唇角還帶著未曾褪去的笑意:“大哥看岔了吧?”

羅炎這下更是確信了:“怎麽可能看岔了!你才來的時候死氣沉沉,我都要懷疑這小子除了會往我跟前湊,說點甜話兒,跑腿跑的快點之外,心裏是不是揣著事兒。後來聽管五說你才死了娘不久,還在傷心呢,就沒覺得有什麽。不過你今兒怎麽瞧著倒似遇到了好事兒?笑的跟朵花似的!”

劉嵩心下一凜,沒想到羅炎嘴上不說,原來看的門清,他剛來的時候雖然存著往上爬的心情,可是與現在的想法大有不同。

也不知道為何,今兒知道她在揚州學醫,心裏便說不出的高興。

“大哥,咱們既然奪下了揚州地盤,是不是往後咱們就要長駐揚州城了?”

揚州城要比常州城繁華,羅炎垂涎揚州城也不是一日兩日了。

“那當然。”

劉嵩隻差歡呼一聲了,他回去休息的時候,臉上都還得帶著笑意。

兩日之後,劉嵩去劉記醫館換藥,迎接他的是小風。他探頭往醫館裏掃了一遍,還問小風:“葉姑娘呢?”

小風立刻警惕起來:“你找小師妹做甚?”

劉嵩神情一滯:“也不做什麽,就是那日她說讓我兩三日就過來換藥,我這身上癢的厲害。”

小風心裏便將他歸為登徒子,那日是醫館裏實在忙不過來,劉大夫才派人把葉芷青叫過來了。現在能忙過來,自然不可能讓葉芷青繼續在醫館裏幹活,她還有自己的鋪子要幹呢。

“我來替你換藥就好,小師妹隻是偶爾來,也不是天天都來的。”

劉嵩擺明了不信。

他換完了藥,還在醫館附近溜達,直等到下午還不見葉芷青,這才回去了。次日一大早就又跑了過來守著,直到葉芷青帶著虎妞過來,他才迎了上來,笑道:“葉姑娘,我今兒來換藥!”

第六十三章

葉芷青一般都是早晨沒開店以前來找劉大夫學醫,她最近已經將全身的穴位記了個七七八八,自己能紮到的穴位都通通練的熟了。虎妞自告奮勇要幫她,葉芷青便拉著她晚上回家脫了衣服,去認後背上的穴位,對著小姑娘才長了點肉的身板,還真有點下不去手。

虎妞是看著她把自己身上紮了無數的針洞來學紮針,她自己尚不覺得,小丫頭卻心疼的不行,催了很多次她才試著下了兩回針,並且向劉大夫請教,連劉大夫都讚她非常有天份。

葉芷青過意不去,向她塞了一兩銀子算是補償,小丫頭死活不肯:“姑娘,我知道為了開店,你身上的銀子都花的差不多了,等姑娘以後多賺了再賞奴婢也不遲!”

新來的丫環小菱跟小桃也是性子和順的姑娘,除了辨認藥材,還要學著做藥膳。灶上的婆子隻管看火,但食材以及藥材的份量都要葉芷青掌握,有了兩個丫環的幫忙,她也能喘口氣了。

她的藥膳坊近來客源穩定,前來調理身子的都是提前約好,到了日子過來,都不必再點餐,藥膳都是早早就按著方子燉起來的,人到了直接上桌。有不少症狀明顯的客人再輔以艾炙火罐針灸,對於許多婦科疾病效果顯著,竟然在揚州城貴婦圈子裏刮起了一股食療風,能預約到她的藥膳調理,算是件值得誇耀的事情。

葉芷青並不知道昨兒劉嵩就已經換過藥了,既然在醫館門口遇上他,便道:“這會兒應該不忙,劉郎君進去之後看看,哪位師兄有空,幫郎君換換藥。”

她心無旁騖,近來專注醫學,昨兒傍晚城西的寶和藥鋪小夥計送來了一封周鴻的親筆信,向她提起東南水軍營裏不少將士每年在海上航行巡邏,常有牙齦腫脹出血,齒槽壞死牙齒鬆動脫落,骨關節肌肉疼痛,皮膚瘀點、瘀斑、全身乏力厭食,重症的還有骨膜下出現巨大血腫,或有骨折等各種症狀,隻因不是刀瘡劍傷,軍醫也不知從何下手,問她可有調養良策。

葉芷青回想自己從前所學,這分明是壞血症,今兒一早起來還想著如何向周鴻回信。

她倒是不覺得自己有多大能耐,所謂所無止境,大魏隨便一名坐館大夫可能都要比她高明不少,但是現代醫學的很多理念卻是古人不知道的,比如維生素長期缺乏引起的壞血症,就不是把脈能夠瞧出來的了。

“葉姑娘手輕,我想請葉姑娘幫我換藥。”劉嵩心裏還記著那日她溫軟的指尖劃過自己肌膚的感覺,隻覺得整個身體都有發熱的趨向,又生怕葉芷青拒絕了他,因此竟盯著她瞧。

葉芷青跟著劉大夫學習醫術,有時候進來病人劉大夫也會先讓她把脈,完了自己再把脈,就是為了考較她。這些事情對她來說也算得份內事,竟不覺得劉嵩的提議過份:“你那麽重的傷都挺過來了,竟然還怕換藥。”

劉嵩微微一笑:“當時腦子都是懵的,不拚命隻能被打死,現在不是腦子清醒了嘛。”

他昨兒一早起來就淨麵修容,換了幹淨整潔的衣服,跑來醫館見葉芷青,沒想到她竟然不在,內心無比失望,今兒趁願,笑意綻放,倒顯出了幾分意氣風發,與帝都曾經捉襟見肘的地痞無賴竟恍似兩人。

此次兩幫火拚,他幫羅炎消除了心頭大患,奪得了揚州地盤,已經被任命為江蘇漕幫的副幫主,有了擊殺高柏泰的功勞,幫內兄弟竟然也無人反對。

自有南北運河,各地漕幫以州府為據,自成一幫。江蘇漕幫便分為兩大幫派,揚州幫與常州幫。現在兩幫合一,自然不再分什麽揚州常州幫了,總稱為江蘇漕幫。

羅炎身邊原來有兩名副幫主,各人都有自己要負責的漕運船支以及漕工地盤。此次地盤護大,便又新添了兩名幫主,江蘇漕幫等於有了四名副幫主,新任的劉副幫主手底下也有了一幫嘍囉小弟跑腿,上趕著巴結他,連揚州城內哪個私窠子裏的姐兒夠味,花樣繁多,哪家樓子裏的花魁清高,把酒和詩,想要成為入幕之賓也需要苦練詩詞,都一一分說明白。

小嘍囉原本指望著新任的副幫主去喝花酒,他們也好跟著去占點便宜,說不定能分得一杯羹,哪知道伸長了脖子,隻等到劉嵩收拾整潔往醫館裏跑。

羅炎新任了副幫主,對劉嵩的底細其實並不太清楚,隻聽說他家裏隻有一個老娘新喪,衣食無著,這才跑到漕河上來混飯吃。很多漕河上混飯吃的漢子都是孑然一身,羅炎已是司空見慣。但他還是要對劉嵩有更大的掌控能力,因此雖然指望了船隻人手給他,但內裏卻還有自己的眼線。

卻說羅炎派出去的眼線昨兒就跟著劉嵩去了一趟劉記醫館,見他換完了藥,哪都沒去,卻在劉記醫館那條街轉悠了一下午,倒好似在等人。回去稟報羅炎,羅炎也不知道他這葫蘆裏賣的什麽樣,隻吩咐下麵的人繼續跟著。

今兒盯梢的人跟著他一路又到了劉記醫館,見他遲遲不肯進去,隻在大門前麵徘徊,還當今兒也要無功而返,卻沒想到過得沒多久,竟然過來了一名佳人,端的明麗殊豔,竟是少見的美人。

那美人似乎與劉嵩認識,兩個人有說有笑進了醫館,跟著的人怕被發現,留了一個人繼續盯梢,另外一個跑回去向羅炎稟報這一重大的發現。

“哦?你是說劉副幫主竟然認識了醫館裏一名美人,因此才天天往劉記醫館裏跑?”

盯檔的人尖嘴猴腮,外號猴子,向羅炎猛點頭:“幫主,千真萬確!您還別說,屬下跟著幫主見過了那麽多美人,能賽得過那姑娘的竟然少見。真要說起來,常州的水仙姑娘大約模樣也能跟那姑娘比一比,但那姑娘卻要更美,水仙姑娘隻能算媚。”

羅炎在女色上頭向無節製,漕幫上混飯吃的漢子,都是今日不知明日事,多少年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經過了無數風浪,才能有了今天的地位,這些人既不喜讀書吟詩,文人雅士的休閑活動一樣不會,剩下的便隻有玩女人了。

水仙兒是羅炎在常州城裏時常光顧的花魁娘子,煙視媚行,浪的沒邊兒,他時常覺得世上能及得上水仙兒的姑娘大約極少,是個男人見到水仙兒都恨不得解下褲腰帶,沒想到揚州城裏竟然還藏著這樣的美人。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湘楚雙釵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