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64節

她自己孑然一身,用起人來比較謹慎,很怕收兩個徒弟,將來到了婚嫁年紀,卻被娘家左右嫁出去,到了婆家又身不由已,最後白白浪費了她的時間,索性叫了牙婆上門親自挑了兩個丫環,詳細問過了都是早已與家人離散多年,打小被賣出來,不知老家在哪裏的苦命人,這才收了。

家裏新添了人口,虎妞最是高興,圍著兩個丫環進進出出,恨不得將家裏的事情都分享一遍,還不住口的誇葉芷青的好。

兩個丫環還沒用熟,揚州漕幫跟常州漕幫火拚的這個中午,小風就衝到了藥膳坊門口,朝著裏麵叫人:“虎妞——”

虎妞到門口一瞧,小風跑的一頭汗,他最近也在葉家住著,兩個人都混熟了:“小風哥有事?”

小風催促她:“快去叫你家姑娘,就說師傅讓她快點過去,鋪子裏來了一堆受傷的人,還全都是外傷,師傅跟師兄們都忙不過來,讓她也去幫忙。”

虎妞跑進去找葉芷青,又順便去叫了在後院小屋裏打盹的宋魁送她過去。

葉芷青跟小風遠遠到了劉記醫館的巷子口,就看到一堆東倒西歪受傷的年輕漢子,天氣都已降溫,他們不少還打著赤膊,血赤呼啦瞧著怪嚇人的。

“這是怎麽回事?”

宋魁來揚州幾年,對漕河上的事情早有耳聞,倒怕葉芷青害怕,勸她:“葉子,要不咱們回去吧?這些人受了傷,又是些粗魯的漢子,還是讓劉大夫去收拾吧。”

葉芷青倒不怕:“宋叔,其實也沒那麽可怕。”她雖然不是醫學院出身,可是跟著劉大夫這些日子,還真是有機會治過外傷,紮針把脈劉大夫都是傾囊相授,毫不藏私,就連治外傷的法子也教過了。

本來她就學過護理,以及中醫中藥的調理,對人體也熟悉,在劉大夫的教導之下,隻覺得進步神速,還能觸類旁通,就連劉大夫也常常誇獎她聰慧。

葉芷青提著裙角在地上的一眾受傷的男子中間穿過去,才進了醫館大堂,就看到幾位師兄們都忙著治傷,正骨的正骨,縫傷口的縫傷口,劉大夫兩手都沾了血,扭頭看到她就招呼:“葉子快過來搭把手。”

她過去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耷拉著左胳膊,右胳膊上皮肉外翻,也不知道有沒有傷了筋,腦袋上也是血,正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直哼哼。

劉大夫吩咐葉芷青:“按著他!”看看小徒弟單薄的身子,無奈扭頭,招呼宋魁:“你過來,把他按死在椅子上別動。”

宋魁連人帶椅背抱住了,劉大夫握著那隻耷拉的胳膊輕輕晃晃,猛的一動,也不知道他怎麽弄的,隻聽得哢吧一聲,年輕人慘叫了一聲,居然將胳膊接了上去。

他揮揮手:“一邊過去,讓我徒弟給你把傷口縫了,再找塊布把膀子吊起來,休息些日子就好了。”

年輕人哭喪著臉往葉芷青那個負責縫傷口的師兄身邊過去排隊了,劉大夫豪邁招手:“下一個!”然後走過來一個高個子年輕人,悶不吭聲的坐了下來,葉芷青的視線正與他相撞,頓時一驚:“你怎麽在這裏?”

最近幾日真是見了鬼了,接連遇見認識的人。

第六十二章

劉嵩渾身上下都是血,胳膊背上都是傷口,肋骨都差點被人踩折了,他捅完了高柏泰,被揚州幫眾一湧而上,若非羅炎帶人護著他,早就被打個半死了。

他也沒想到會在醫館裏遇見葉芷青,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受傷太過厲害,隻覺得血湧上頭,心髒狂跳,手心都出了一層虛汗,心裏暗自猜測她知不知道自己殺了人。

他自京裏踏上了常州幫的漕船,就想過要出人投地。但是每日在漕船上賣苦力,離出頭太遠,這才費盡了心機跟船老大套近乎。

那船老大是羅炎的左臂右膀,一來二去就上了心,後來又把他派到羅炎身邊去跑腿,劉嵩一改過去的潑皮本色,變的嘴甜勤快,很快就討得了羅炎身邊兄弟的歡心。

後來在常州地麵上砍死了揚州幫的副幫主,高柏泰也受了傷,羅炎跟手底下兄弟定計,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吞了揚州幫再說。

劉嵩當時自告奮勇捅高柏泰,羅炎還問他:“你怕不怕?”

他心知這是自己盡快在常州幫立足的好機會,根本就顧不了那麽多,頭腦一熱就答應了下來。

以前劉嵩能多年隻做個小潑皮,並未做出什麽大奸大惡之事,全憑著劉婆子耳提麵命,在他耳邊叨叨。他雖然是個遊手好閑的人,對親娘卻是真正孝順。可是一輩子善良的劉婆子死於非命,這對他是個致命的打擊。他很想手刃仇人,可是淮陽王地位太高,是他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高度。

殺高柏泰的時候,滾燙的血噴到了他手上,衣袖上,劉嵩當時隻覺得說不出的痛快。他心頭憋著一團火,無處發泄,日夜煎熬,燒的他腔子裏生生作痛,不得安生。

可是現在對上葉芷青那雙清澈的眼睛,他沒來由一陣心虛,額頭止不住冒虛汗,葉芷青卻喊劉大夫:“師傅,他失血過多,你瞧一直在出虛汗呢。”

劉嵩垂著眼皮,好似從來也不認識眼前的少女。但是感官卻意外的敏銳了起來。她將袖子紮起來,拿白帛清理他身上的傷口,胳膊上後背前胸,他能感覺得到她輕輕拭擦。

她拿桑皮線縫合皮開肉綻的傷口,真是奇怪,每一針紮下去能清晰的感覺到肌膚被刺穿,但是竟然並不覺得疼。

劉嵩隻覺得她溫熱的手指尖在自己皮膚上擦過,就好像帶出了一團火,在他胳膊前胸後背留下了印記,他閉著眼睛,聽著她溫聲細語的吩咐自己的丫頭:“去弄一碗水,裏麵加點糖跟鹽,端過來給他喝。”

在人聲鼎沸的醫館裏,小丫頭的腳步聲很快就消失了,她柔軟如玉的手指還在他身上的傷口上忙碌的縫和著,兩步開外是劉大夫在罵徒弟:“……說過多少遍了,接骨不是這麽接的,睜大眼睛看看。”他還能聽到骨頭被接上來清脆的響聲,以及傷者的慘叫聲。

真是奇怪,在這麽喧鬧的場合裏,她沒有問過自己為何受傷,劉嵩緊繃著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竟然覺得數月以來的焦慮情緒竟然得到了緩解,難得的內心安寧。

這種情況有點像過去,他每晚回家的時候,明知道家裏的瞎眼老娘什麽也做不了,可是身處同一個屋簷下,哪怕聽到親娘的呼吸聲也覺得安心。

葉芷青還當他睡著了,縫完了肩上的傷口,拍拍他:“醒醒,喝點水。”

劉嵩睜開眼睛,正對上她擔憂的眼神,頓時一怔,難道她也會擔憂他嗎?

他接過葉芷青遞過來的碗,將一碗水喝了個幹淨,隻感覺水裏的味道有點怪,她叮囑他:“最近幾天傷口一定不能沾水,刺激性的食物都不要吃了,好生養著,過個六七日傷口長起來再拆線。兩三天過來換一次藥,還要吃點補血的東西。”

劉嵩直愣愣問她:“你在這家醫館當徒弟?”

葉芷青點點頭,隨口道:“雖然命隻有一條,但還是要珍惜,你娘也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的。”

她這話差點讓劉嵩紅了眼眶。

自劉婆子過世,他離開帝都,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一句關心的話了,就好像滿世界都是人,可是與他無關,沒有人關心他的饑寒冷暖,更沒有人關心他的生死。

他在這一個瞬間就更不想讓葉芷青知道,方才她清理的他身上的血,有很大一部分是高柏泰的。

“我……就是不巧碰上了。”

葉芷青表示理解,在漕河上混飯吃,若是做了慫包軟蛋,估計會被踢出漕幫。她雖然不是揚州本地人,可是對於漕幫爭地盤的事情也是略有耳聞。

劉嵩拎著一串藥包離開醫館的時候,唇角甚至是帶著笑的。他脅下火燒火燎的疼,前胸後背桑皮線扯著傷口一跳一跳的疼,全身如置爐中,雖經烈焰焚燒,卻不覺苦楚。

羅炎在漕船上等著他,見到他一瘸一拐的回來,頓時哈哈大笑,提著酒壇子就過來了,倒了滿滿一碗酒:“兄弟,來幹了這碗酒!”其實能讓劉嵩去殺高柏泰,他還是留了後手的,替補之人就站在他身後,隻要劉嵩手軟腿抖不敢上前,自有別人去做。

沒想到這小子倒是個可造之材。

事發之後,揚州府衙派了官兵前來,羅炎帶著手底下的兩個人去見了謝毓一趟,他早就將身上收拾幹淨,跪在大堂上胡說八道:“大人,都是些年輕的漢子,馬上要封了河道閑了下來,這幫人整日憋的慌,打一架消消火氣。”

謝毓似乎不信:“怎麽我聽著出了人命?”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帝皇書(上、下) 破碎公主之心 農家鮮妻 庶女性福手冊 夫君有糖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