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60

你把身上女式衣裙換下來。”自進了這裏之後,葉芷青起先還穿著油膩膩的夥計的衣服,隻是後麵一直平安,她嫌那褂子上麵味道難聞,全是油煙汗味兒,實在衝鼻子,早扔到了一邊,還是照舊穿著自己的衣服。

難得周鴻貼心,讓周浩不但給她送了一套男式粗布襖子,還給虎妞也帶了一套過來。主仆倆找了一間房子進去換了衣服,又把頭發挽作男式發髻,虎妞本來就女生男相,穿了一套灰不溜秋的粗布襖子,跟個小廝也沒差。但葉芷青就……實在有些引人注目。

她雖扮作了貧家男兒,但是眉如遠山眸含秋色,窄細的腰身被布腰帶束了起來,倒更顯幾分楚楚風致,看的周浩都大皺眉頭:“這衣服找錯了,理應給你找件長袍子,大約這文弱的模樣倒可扮做個書生。”

江南文人多文弱,她這模樣也可解釋成為男生女相。

可惜設想的好,時間上卻來不及了。葉芷青自己先編了一套說詞:“就說家裏親爹愛賭博,以前也是讀書人來著,最近把家業敗光了。”

虎妞:“……”真沒看出來姑娘還有隨口撒謊的本領。

周浩這裏勉強過關:“嗯,也算能說得通。隻是……還是不要跟倭兵碰麵的好,不然被抓到營裏去,雖然有衛央郭嘉他們在,但總歸是危險的。”

一行人借著天色未亮,帶著已經被弄的一臉疙瘩的老宋往街上去了。周浩負責探路,葉芷青跟虎妞一邊一個扶著滿臉疙瘩的老宋。老宋身上的傷口本來就在發癢,再被過敏的草葉塗過了臉,起了一臉的紅疹子,走路一跛一跛,葉芷青差點捂嘴樂了:“要是真遇上倭兵,就說這是咱們爹,賭博敗家被賭坊打斷了腿扔出來,至今還沒痊愈,又患了病,大清早趕著上街尋大夫去治病。”

無辜的宋爹:“……”俺從來不賭!

周浩這些日子倒將蘇州城的防衛摸的大差不離,途中他們遇上了兩股巡邏倭兵,都被他們避開了。最近不禁街上行走,雖然放眼看去全是老頭老太太,帶著年幼的孩子上街抓撓吃食,總比前些日子除了倭兵再無人煙出動看起來要強上許多。

轉移的還算順利,忽略中間提心吊膽的過程,到了目的地天色已然大亮,那是一戶破敗的小院子,裏麵的主人家不知道去了哪去,房裏倒是收拾的還算幹淨,雖然低門矮戶,但該有的床鋪桌椅都有,能維持基本的生活所需。

周浩還有要事在身,將她們送達之後,叮囑了幾句就走了。

葉芷青將老宋送到床上去,看著他滿臉的疹子安慰:“過兩日就好多了,這不是……為了路上以防萬一嘛。要是讓倭兵攔住,查出來你身上有傷,說不定能當場捅刀子。癢就癢點吧,忍忍就過去了。”

老宋本來就是個胡茬濃密的,現在是除了被胡須覆蓋的地方,以及眼皮上,其餘露出來的皮膚上都起了紅疹子,他撓撓臉:“挺好,臉上癢的厲害,我都快忘了傷口疼了。”

他此次受傷頗重,若非拖著瘸腿跑的快,說不定這條命就要交待在倭兵手裏了。

虎妞在地窖裏數日,早悶的不行了,好容易見到陽光,連房裏都不願意呆,站在院子裏曬太陽,隔著矮矮的籬笆牆朝外麵張望,聽得外麵先時還算安靜,大約半個時辰過去之後,便鬧哄哄亂了起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隔壁鄰居的院門響了一聲,從裏麵冒出個八九歲的小男孩子,探頭看到向外張望的虎妞,衝她友好微笑,表達善意:“哥哥你們是新搬來的?”

虎妞點點頭,那小孩子便竄了過來,小聲問她:“你們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街上有倭兵?”小孩子問完了這句話,倒好似想起了什麽不高興的事情,一張小臉又垮了下來,聲音都低沉了下來:“以後我爹也……”

“街上倒是有巡邏的倭兵,你爹也被抓走了?”

小男孩沒想到虎妞竟然猜了出來,滿臉的意外:“哥哥你怎麽知道?”

虎妞作沉痛狀:“我家裏人也被抓走了。”委屈郭三公子了,暫時充當一下她家人的角色。

小男孩轉頭偷瞧了一眼自家院落,見母親並沒有出來,這才放鬆了下來,大約是虎妞的話讓他產生了同病相憐的感覺,他眼眶都有點紅了:“我爹本來是木匠,他的手可巧了,家具床凳子什麽都會做。結果倭寇進城他就被抓走了,我娘又生了病,還不能去請大夫,我真怕我娘死了。”

他可能是憋的太久,好不容易看到個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小孩子,便忍不住吐露了心事。

虎妞摸摸他的腦袋,忽然想起來屋子裏還有自家無所不能的姑娘:“你娘得的什麽病?我家姑……公子會治病,不如讓她去瞧瞧?”

男孩子如獲至寶,一雙眼睛都亮了:“真的嗎?真的嗎?那可太好了!”

麵對他期待的眼神,虎妞心裏又有點擔心,萬一姑娘治不好這小孩子母親的病,況且她們也沒藥,她心裏有點動搖,但在小男孩燦亮的眼神之下,隻能硬著頭皮道:“你再等等我去問問我家公子,看看她肯不肯幫你。”好歹她還知道不能自作主張的。

第七十三章

葉芷青跟著虎妞新認識的男孩子走進對方家裏的時候,見到一名少女麵色黃黃半躺在床上,看到房裏進人,起身坐起之時竟然麵色一變,差點朝後跌過去。

男孩子忙上前去扶,葉芷青等她坐穩了,試圖要起身之時攔住了她:“大嫂子不必起來,你家兒子說是你病了,我過來瞧瞧。”

“恕我眼拙,竟然不認識姑娘。”少婦搜遍記,不記得有認識葉芷青這號人物。

葉芷青笑道:“我們是才搬過來的鄰居。”忽省起自己穿著男裝,不怪少婦有點戒備:“大嫂子莫怪在下唐突,實在是你家小兒擔心你的病情,若是大嫂子不介意,能否讓我為嫂子把個脈?”

少婦伸出手腕,見她伸出纖白細嫩的手指,心裏頭忍不住冒出個念頭:這小大夫的手倒是比姑娘家的還要白淨漂亮,就連模樣也實在出奇的俊。”

葉芷青平日沒有敷粉戴花的習慣,尤其是獨立的女性都顧著去覓食糊口了,就連撒個嬌也不會,白長了一張漂亮麵孔。但是給這婦人瞧在眼中,隻覺得這小大夫生的好生漂亮俊美,她行動不帶女氣,在文弱書生盛行的江南,竟然也不會讓這少婦想到別的地方去。

她跟著劉大夫學了有一陣子把脈跟紮針了,完了再看看少婦的麵色手掌的顏色,才道:“嫂子可是有孕之後血崩,然後流產了?”

少婦眼睛都瞪大了:“小大夫看的真準。”她原來還有幾分不好意思讓年輕後生瞧,可是再躺下去萬一真活不下去,丈夫被倭兵抓走了,孩子可怎麽辦呢。

她原來才診出了喜脈,可是倭兵滿蘇州城的抓壯丁,抓她丈夫的時候她上前去阻攔,被倭兵推倒在地,跌的重了些,然後血崩不止,連孩子也流掉了,傷心了這幾日,眼看著一日日心慌氣短爬不起來,這才越來越害怕。

葉芷青安慰她:“大嫂子別著急,我這裏給你開個固氣湯,等會讓你家小子上街去抓藥,很快就好了。”她有點尷尬的摸頭:“我家裏才搬過來,沒有紙和筆,也不知道大嫂子家裏有沒有?”

小男孩忙道:“哥哥我有紙和筆。”原來這孩子已經在私塾讀書開蒙,看家裏這四方小院子,比她們住的那院子要好不少,這家人經濟情況應該還行,能夠支撐兒子上學讀書。

葉芷青跟著小家夥過去寫下了方子:人參一兩、白術五錢土炒、大熟地五錢九蒸、當歸三錢酒洗、白茯苓二錢、甘草一錢、杜仲三錢炒黑、山萸肉二錢蒸、遠誌一錢去心、五味子十粒炒。

她將方子交給少婦,又順便解釋:“此方以八珍湯湯加減化裁而來,固氣補血。並使已去之血速生,將脫之血盡攝,氣虛而通漏者此方最可通治。大嫂子恐怕自血崩之後便一直淋漓不盡,這才日漸消瘦病弱,吃了藥好好休養,就能日漸好轉。”

少婦拿了藥方,比沒有藥方更為難。

“街上兵荒馬亂的,能抓到藥嗎?”

葉芷青回想今日她們過來時候在路上所見,街邊的鋪子都毀的不成樣子,恐怕當初倭兵入城,這些鋪子首當其衝遭了劫,那些大夫夥計就算當時沒死,恐怕也早被抓到了倭兵營裏去了。

她有些為難,周鴻再三叮囑讓她照顧好自己,周浩也讓她別亂跑,可是眼前的婦人再不吃藥止血崩,恐怕真的要死於血枯。

“大嫂子等著,我去去就回。”過來的時候,她倒是留意過隔著兩條街口有個藥鋪,鋪子的牌匾都掉了下來,半扇門大開,露出裏麵的亂景,是個草藥鋪子。

虎妞原來隻是想讓她過來瞧瞧小男孩的母親,可不是讓她跑到街上去。她拉著葉芷青:“姑……公子,你不能去街上。周大哥有交待,你隻能留在屋子裏。”見葉芷青執意要去,隻能妥協:“小的跟公子一起去。”

小男孩也道:“我也跟大哥哥一起去,遇上倭兵我可以保護你。”

在他的心裏,這位鄰居家哥哥長的天人一般,又溫柔可親,還肯替他母親治病,簡直是個大大的好人,一個人去街上定然很危險。可是想要治好母親的願望占據了上風,他於是鼓起勇氣想要一起去。

葉芷青她們來的時候,倒真是看到街上試探著有些老人小孩走動,大約是家裏揭不開鍋或者別的不得不上街的原因。

她摸摸小家夥的腦袋:“好啊,到時候我抓了藥,你帶回來給你娘熬。”

老宋還在房裏休息,虎妞跟著葉芷青一起去街上,她們三個人從巷子口小心翼翼的探出頭,見街上有三三兩兩的行人,豎著耳朵注意四處的動靜,往藥鋪的方向走去。

索性一路上都很順利,進了藥鋪,但見裏麵亂遭遭的,藥櫃子都倒了,三個人合力把藥櫃扶起來,葉芷青對著方子多抓 了幾幅藥:“不如多抓幾幅,回頭慢慢熬。”

她背對著門口在藥櫃拉開的抽屜裏抓藥,忽然覺得整個藥鋪寂靜的奇怪,虎妞跟小男孩說話的聲音都停了下來,詫異的轉頭去看,但見藥鋪門口站著五個倭兵,正瞪著眼睛看她。

臥槽!這運氣也太背了些吧?!

葉芷青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她假裝鎮定的將藥一份份抓好,而那五個倭兵也就站在藥鋪門口安安靜靜看著她抓藥,也不知道都想些什麽,居然既沒喝也沒嚷嚷,就好像尋常客人路過藥店,好奇的探頭往裏張望一般。

虎妞已經嚇傻了,呆呆站著不知如何是好。

小男孩子哧溜一下就鑽到了櫃台後麵,站到了她身邊去,聲音響亮:“葉哥哥別怕!我保護你!”他小小的心裏充滿了愧疚感,都是因為要替自己娘親治病,才讓葉哥哥陷入危險。他是記得自己爸爸被倭兵抓走時候的情景,娘親被倭兵推倒在地,當時地上就留了一灘血。

葉芷青摸摸他的腦袋:“別擔心,我替你娘把藥抓完了。”

為首的倭兵踏進藥鋪,一腳踏開地上倒著的條凳,開口音調有些怪異:“你是……大夫?”

葉芷青腦子裏閃過她跟周鴻開玩笑的話,關鍵時刻居然鬼使神差點點頭:“我是大夫,你們哪個生病了?”

眾倭兵最近在蘇州城沒少抓壯丁,大部分都是哭著喊著跟家人話別,倒好像要生離死別一樣,倒是眼前的麵色白淨的小大夫是個異類。

他的肌膚太過白淨,神情也太過坦然,倒讓他們都怔住了,似乎不好拿出對待別的那些粗漢的手段來拖人。為首的倭兵竟然還不由自主帶了幾分客氣:“你當真是大夫?”

葉芷青心裏緊張的要死,她對倭兵向來敵視,但凡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都知道這個國家從來都是狼子野心,不可原諒。但是事到臨頭她卻也不是卑躬屈膝的人:“我若不是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