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第7節

葉芷青可不知道周鴻心裏的想法,她給周鴻送完烤魚,再回到石灶旁邊,那四名護衛就已經搶瘋了,隻除了將最小的一條魚留給她之外,石板上連魚帶幹糧全都不剩,全被這幾人搶到了各自的竹節裏,正埋頭苦吃。

大約美食就是人與人之間拉近關係的一座橋梁,梁進大口嚼著酥軟香濃的幹糧,還不忘向葉芷青討好賣乖:“葉姑娘,這條魚還是我拚死給你留下來的,不然就被他們搶走了!”

衛央被他在食物麵前毫不掩飾的無恥給震驚了,欲張口駁斥之時不小心食物嗆到了氣管裏,頓時咳的驚天動地。周浩到底穩重,百忙之中還能騰出一隻手來替他拍背:“這孩子,搶著吃也不必這麽著急吧?”

於是他咳的更厲害了。

直到眼前遞過來一杯竹葉茶,他喝了兩口,總算將這陣咳嗽之意壓了下去,猶自不可置信:“你你……你們……”明明是他提醒,給葉姑娘也留條魚,當時梁進還朝著汪宏揚擠眉弄眼:“真瞧不出這小子心眼還這麽多……”怎麽轉頭就成了他的功勞?!

衛央是個老實孩子,實在不明白就算是戰場之上都從來不會冒領兄弟之功的袍澤在麵對著美食的時候,怎麽就節操全無呢?

烤魚與幹糧被一掃而空,幾人意猶未盡,梁進厚著臉皮跟在葉芷青身邊轉悠:“葉姑娘,山雞快好了吧?”

葉芷青做的食物大受歡迎,她一直有點忐忑的心情也好了起來,笑容燦爛:“還要再等等,若是你們還餓的慌,不如再烤點幹糧?”

都是青壯兒郎,雖然已經吃了烤魚幹糧,還預留了山雞的肚子,但吃的意猶未盡,再加點幹糧也輕鬆。幾人立刻蜂湧而上,踴躍站在石灶旁邊開始了掰幹糧大業,且邊掰邊問葉芷青:“葉姑娘,你看這個大小可合適?”

葉芷青將最後一塊雞油放在石板上煎出一層汪汪的油脂,在石板上炒動幹糧,以保證每塊幹糧都均勻的沾上油脂。等到將幹糧炒的金黃油亮,便灑上調料與野蔥花,頓時噴香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衛央先為周鴻盛了一份端過去,其餘的又被大家哄搶而空。這次葉芷青可沒客氣,為自己也搶了一竹節。

幾人都拿她當麵嫩的小姑娘,沒想到她搶起吃食來竟然毫無女孩子的羞澀。大家久在軍中,雖覺得女子嬌羞易得男人憐惜,但卻覺得她這爽快的性格更易相處,不知不覺間就被她這頓飯給收賣了,對她的來曆不再介懷,還催著她快開啟竹筒雞。

稍頃,葉芷青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便讓幾人將不時轉動烤製的竹筒從火上取下來,小心將原來竹筒創口糊的泥巴刮幹淨,剔開竹節片,一股撩人的香味頓時湧了出來,帶著竹子的清香,山雞與菌子的濃香,梁進饞的都快吸溜口水了,恨不得將腦袋塞進竹節裏去,被衛央攔腰抱著不撒手,總算沒做出更為丟臉的舉動。

掀開上麵蓋著的一層竹葉,那種勾的人肚裏饞蟲都快從嗓子眼裏爬出來的香味就更明顯了。明明方才已經飽餐了一頓,烤魚與石板炒幹糧的味道就已經很讓人驚豔了,但竹筒雞的香味顯然更勝一籌,這潤物細無聲的香味要到了你鼻端,才會讓你覺得恨不得與之纏綿一場,開啟一場美食的盛宴。

不用葉芷青再吩咐,幾人立刻各自抱了一節竹筒,小心開啟。美食麵前無尊卑,方才吃烤魚之時,幾名護衛還能想著周鴻,但此刻都顧不得周鴻了,先埋頭挑了一塊竹筒裏的食物往嘴裏喂,也不拘是山雞還是菌子,入口之後不約而同的歎息一聲:真是香的舌頭都要化掉了!

周鴻被這勾人的香味所吸引,再也坐不住了,索性自己走過來,如法泡製打開了一節竹筒,聞到比坐在遠處更濃鬱的香氣,連他都要忍不住了,掀開竹葉嚐了一口,雖然吃的是菌子,但吃在嘴裏很神奇的是,既有竹子難敵的清香,又有山雞的肉香味,入口的山菌非常有嚼勁,還有野山菌特殊的香味,三種美妙的味道互相融合又隱約透出各原來的風格,形成一種特殊的從未嚐試過的香味。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在過去他品嚐過的所有美食裏,都不曾吃到過這種味道。

幾人誰都沒空說話,忙著埋頭苦吃,不時有人發出個含混的“好香……香死了……”之類的聲音。葉芷青悄悄低頭,唇角的笑意越來越大,覺得今晚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吃過了她的竹筒雞與烤魚,又喝著熱騰騰的竹葉茶,葉芷青再提起“能不能等到了繁華一些的城鎮再將她丟下”之類的話,四名護衛“嗖”的就轉頭去看周鴻,目光裏是強烈的請求之意:少將軍,您真的要將葉姑娘丟下嗎?

——為了大家旅途愉快,您不再考慮考慮?

都不必葉芷青再出言哀求周鴻,他緩緩摸索著竹節杯,不緊不慢丟下了一句:“如果本將軍記得沒錯的話,你好像是我的人?”

“噗!”葉芷青一口竹葉茶噴出來,滿麵震驚的看著周鴻……她她她沒有聽錯吧?

昨晚還提著她的衣領將她扔出門外的周鴻竟然說出這麽可怕的話了。出於一個現代人對於自由的向往,她弱弱分辯:“我……我不是少將軍的人!”

周鴻鋒利的目光“唰”的掃了過來,注視著葉芷青極有震懾力,一字一頓:“你……不是本將軍的人,那又是誰的人?”

葉芷青很想回一句,她不是誰的人,她就是她自己!不屬於任何人!

但是,在周鴻猶如厲刃的目光裏,竟然莫名的慫了,說話都打著磕絆:“我……我不是誰的人……”

在周鴻的觀念裏,他身邊的人包括護衛、丫環、小廝、廚子、馬伕、管家……各種各樣供他役使的人,這些統稱為“他的人”;但是以葉芷青的理解力,他的人……隻有“他的女人”這一個選項。

兩人的腦回路南轅北轍,一個吃的心滿意足,覺得身邊多了個廚藝不錯的丫環,以後出門不必再委屈腸胃啃幹糧;另外一個惴惴難安,懷疑對方要仗勢欺人,準備對她潛規則;互相看對方的眼神都不太對。

此日上了馬車,葉芷青就發現,她小包袱裏的戶籍文書不見了。

第七章

有了兩餐飯的鋪墊,葉芷青總算是鼓足勇氣向周鴻問起她的失物:“少將軍……可瞧見過我的戶籍文書?”

周鴻定定瞧了她許久,直瞧的她心裏發毛,都快懷疑自己暗中是不是做了什麽對不住他的事兒,才能招致他用審訊犯人的目光看著自己。她都快退縮了,他才道:“那不是早就應該交給本將軍的嗎?!”

“交……交給少將軍?”

葉芷青懷疑自己聽岔了,要不就是耳朵出了毛病:“那是我的戶籍文書啊,為何要交給少將軍?”

周鴻用一種“小丫頭不懂事本將軍不跟你一般計較”的眼神輕蔑的掃了她一眼,到底開了尊口解釋了一句:“曆來送人,都是連身契一起送出去的。”

葉芷青算是明白了,合著這位爺之前沒瞧上她,便能拎著她的衣脖領子將她扔出門外麵去,這會兒也不知道他的哪根筋轉過來了,竟然又改了主意,要接受她。且她真要拒絕,那就有些不識抬舉了。

她細想一回,又有點欲哭無淚——起因大約還是昨天那餐晚飯。

本意是打動他,讓他看到自己存在的價值,為自己爭取一點福利,省得他半道上將她丟在山野地裏,回頭再落得個屍骨無存,不是被不懷好意的人擄了去就是被山野猛獸啃了去。

目的倒是達成,但有點用力過猛,鬧的周少將軍不願意放手了,這就有點尷尬了。

——她可是賣藝不賣身的!

周鴻可不管小丫頭一陣紅一陣青的臉色,兀自拿著把匕首修飾昨晚喝完的竹節杯,在上麵刻些山野景致,過遞到她眼前:“像不像昨晚夜宿的那片竹林河流?”

葉芷青心中有事,見他一意岔開話題,她不習慣與人撕破臉來戰,咬咬唇,賭氣般道:“一點也不像!”

其實周鴻的雕功真不錯,那一片竹林,幾間破廟,以及一彎河水,寥寥幾筆栩栩如生,就連其後山勢連綿也順著竹筒背後蜿蜒而去,最可恨還有個挽著袖子弱不勝衣的少女,卻做屠戶凶惡狀,正拿著塊鵝卵石對著一塊魚生猛的敲下去……

正因為太像了,她才覺得心裏堵的慌!

他這是什麽意思?!

周鴻見她紅著臉好似惱了,靜靜坐在一旁瞪著他,兩隻眼睛黑亮水潤,還帶著些微微的無辜與委屈,倒好似他在將軍府養的那隻小狗,每次被他欺負的狠了,就坐在那裏靜靜瞅著他,或者嗚嗚叫兩聲,一副小可憐的模樣兒。

若非他知道此女來曆不簡單,也不知道是鴇母花了多大的代價才養成了這般性子,他都要忍不住摸摸她的腦袋,好生獎勵她幾塊肉幹了。

“你既覺得不像,那就送給你吧。”他一抖身上的竹屑,將竹節杯塞到她手裏,在她往後縮的時候,強硬道:“不許扔掉!你以後既然要在本將軍身邊服侍,說不定哪天本將軍心血來潮,還想用這杯子喝茶呢!”

葉芷青很想問他:都說了送我,難道竟隻是送我保管不成?

她從來就不是個隨便認輸的性格,既然周鴻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意願,她便默默忍了下來,等途中休整,他下車之後,她便開始在馬車上翻找起來,從暗屜到墊子下麵,直翻了個底朝天。正翻的起勁,馬車簾子被人掀了起來:“找什麽呢?”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鬼羅  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