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59

番話講下來,郭嘉是徹底放心了,還跟著他歎一句:“你這夥計當的可也有點慘。碰上這樣不講道理的女客,掌櫃的沒趕出去?”

“這兵荒馬亂的,掌櫃的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東家更不是見了人影 ,三哥你不是很會賺錢嘛,怎麽也跑到九爺營裏來了?”

旁人聽著這倆人倒真是在敘舊,就算是倭兵過來,聽得一耳朵,也分辨不出來這兩人話中之意。

衛央與郭嘉接上了頭,郭嘉聽得葉芷青跟虎妞還在酒樓,且身邊又有老宋,聽話音竟然還有周遷客的人,倒是讓他將一半的心都放回了肚裏。

人是他領過來的,可如今他是不可能藏在地窖裏,對外麵的事情半點不聞。尤其張九山狼子野心,總要知道他的動向才好。

兩個人既然熟識,往後操練便央那倭兵將二人編到一個隊裏,晚上巡邏也是一隊倭兵帶領三五名新兵巡查街道。

衛央與郭嘉趁著出來巡邏的時候觀察張九山在城裏的布防,暗暗記在心裏,回頭再想辦法往外傳遞消息。

周鴻的臉不能示人,隻能在夜半出現,而其餘斥候也有一半混進了張九山的隊伍,城內的消息倒是能打探得來,卻沒辦法送到常熟太倉去。

葉芷青自知道了周鴻暗底裏的安排,再看老宋怎麽看怎麽奸詐。也不知道當初是不是腦子進了水,竟然漸漸把老宋歸類為憨厚正直可靠的保鏢一類。

不過老宋此次受傷極重,就算是高燒暫時退了,如今還有些低燒,隻能在地窖裏躺著休養。有時候周鴻會出現,他便閉著眼睛裝睡。

周鴻的出現有些神出鬼沒,也不知道他黑天白夜都在哪裏藏身,有時候是夜半,葉芷青都裹著被子睡的迷迷糊糊了,猛然察覺身邊似乎站著個人,為了節省照明,地窖裏也並不是徹夜亮著燈。

她半夜無緣無故睜開眼睛,第一次隨意伸手,摸到周鴻溫熱的手掌,差點嚇的尖叫出聲,還是周鴻眼疾手快捂住了她的嘴,小聲道:“是我。”她才沒喊出聲來。

周鴻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放心她,還是單純隻是來瞧她一趟,坐在她的地鋪上,將睡的溫熱的她攬在懷裏,還輕拍著她:“睡吧睡吧。”

能睡得著才怪!

葉芷青在黑暗之中朝他翻個白眼,真覺得他的夜視能力堪比貓頭鷹。她們在地窖裏幾日,從上麵搬了不少東西下來,在地窖裏打了地鋪,除了黑暗潮濕了一點,如今已經能夠舒舒服服在裏麵睡覺了。

第七十二章

“你怎麽大半夜過來了?”

周鴻避重就輕:“聽說張九山身邊的狗頭軍師給他出了個主意,清查各家窖藏的東西,已經折騰了一天了,恨不得將蘇州城掘地三尺的挖銀子,不過他可能真有意要在蘇州城紮根,不再禁止街上百姓走動。你跟老宋明兒就搬出地窖去,我今晚已經派人去尋安全點的住處了,隻是老宋受著傷,就怕到時候藏不住。”

葉芷青靠在他懷裏,也許非常時期人的自製力都比較弱,她現在不願意去想跟周鴻有沒有未來,反正她也想明白了,就當是談了一場沒有未來的戀愛。

“這個不怕,上麵院裏種著的花草裏有老宋過敏的東西,往他臉上胳膊上塗些,到時候就說他得了急症,那些人看到宋叔隻有避之惟恐不及的,哪裏還敢細察。隻要蒙騙過了這些人,他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夠了。”

周鴻摸摸她的臉蛋,黑暗之中他粗礪的掌心都是常年握著兵器磨出來的厚繭:“傻瓜!我現在擔心的是你!”他也真是奇怪,以前秉承著男女授受不親的原則,都不與她有過多的親密接觸。

自從這次兩個人相遇,葉芷青驚嚇之下摟住了他之後,反倒像是替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他現在隻要在葉芷青身邊,就要忍不住摸摸她,若非地窖裏還有老宋跟虎妞,恐怕他都要親上來了。

現在整個地窖都黑漆漆的,葉芷青扭身攬住了他的脖子,黑暗之中她憑直覺去吻他的唇,沒想到卻親到了他的下巴,她聽到周鴻倒吸一口涼氣,握住了她做怪的手,啞聲道:“乖,別鬧。”

葉芷青暗暗發笑。

周鴻是多正經一個男人啊,按照現代說法屬於禁欲係,聽說他都二十二歲了,還整天撲在軍營裏,跟一幫糙漢子們混在一起,連個房裏人都沒有,簡直算是這時代的異類。

這事還是衛央以前悄悄告訴她的,也不知道這小子存了什麽心思。

葉芷青雖然前世沒有談過戀愛,一直迫於生存壓力,加上葉母重男輕女的後果讓她本能的對來追她的男生先起了戒備之心,三挑兩挑就到了這個世界。但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多少現實告訴她,碰上個有能力有責任心的高富帥,就算最後不在一起,但有過當初美好的愛情,享受過他年輕的肉體,那也是她賺了。

周鴻無論是出身還是相貌都無可挑剔,更何況他還常年在軍中,身上自有一種殺伐果決的氣質 ,這種男人再配上一臉正經的禁欲係臉孔,簡直是行走的荷爾蒙,以前葉芷青還覺得他的觀念太過於陳舊,全是封建糟泊,就算對他心動,也被強行壓製了。但是被圍困在蘇州城裏,不去考慮所有的外在因素,這些竟然都不再重要。

“你擔心我做什麽?”

周鴻似乎陷入了兩難境地:“我在外麵比在這裏還要危險,不然還能帶著你。但是你這模樣,要是扮男子吧,說不準就被倭兵抓去充人頭了,若是穿女子裝束,就更危險了。”

這個牙尖嘴利的小丫頭,某些時候真是有點遲鈍。

以前看著她折騰,周鴻還能克製著要插*手的欲*望,默默派人保護,自從打開了兩個人之間的禁忌,他發現自己再沒辦法假裝熟視無睹了。又或者是因為以前離的遠,現在她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更容易破功。

遇上她,他所有的自製力都功虧一簣。

葉芷青倒沒他那麽擔心:“其實我完全可以扮男子,到時候真要被抓過去,就充當軍醫,順便替你搜集點情報!”

黑暗之中,周鴻的聲音變的嚴厲了起來:“搜集情報這是我的事情,哪裏輪得到你一個女兒家出頭。你隻管保護好自己就行,這些事情有我來做。”

葉芷青倒真沒有想要做英雄的想法,隻是她這是為了以防萬一,真要落入敵手,拿專業來保命豈不比拿美色來保命要強上許多。可惜周鴻太過認真,沒聽出來她的玩笑之意,或者事涉她的安危,周鴻便不自覺的重視了起來。

周鴻時間大約比較緊,隻來了沒多久便要走,葉芷青不知道他在蘇州城裏具體做什麽,但是卻也知道他定然是為著這一城百姓在奔忙,便起身要送他離開。周鴻攔著她不讓:“外麵冷,你就不出去了。”不過隨即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麽,又拉著葉芷青的手略頓一頓:“也好。”先扶了她往外麵走爬。

今夜月色如霜,天清氣朗,空氣中帶著驅趕不走的寒意,兩個人才出了地窖,周鴻抬頭看看天色,抿著嘴拉著她往廊下走去,等兩個人都隱進了黑暗之中後,他立定在廊下,伸臂將人緊緊攬在懷裏,急不可待去搜尋她的唇,距離上次唐突她已經有幾日了,記憶之中甜美的滋味想起來就令人發狂。

周鴻身形高大,葉芷青在女子之中算得修長的身條,偎依在周鴻懷裏,隻會覺得嬌小可人。她被周鴻扣著後腦勺仰頭吻住了唇,伸出手臂摟住了男子勁瘦的腰肢,也不知道嘴裏咕噥了一句什麽,都被周鴻盡數吞下去了。

懷裏溫香暖玉,周鴻腦子裏不期然冒出一句“從此君王不早朝”,他以前對這話嗤之以鼻,作為軍人,最傲人的便是異於常人的自製力。但是現在他恨不得賊寇已除,盛世平安,他能夠一直留在心愛的姑娘身邊。

整個酒樓都空蕩蕩的,除了地窖裏的老宋跟虎妞,也隻有廊下一對緊緊擁抱的人兒。周鴻好似尋摸到了一塊香肉,怎麽都吃不夠似的,在葉芷青再三提醒之下,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她,臨走之時還拉著她的手再三叮囑:“你先別輕舉妄動,我今晚就找人去安排安全的住處。真要是碰上倭賊也別怕,我帶來的人有一部分也混了進去,衛央郭嘉都在裏麵,他們會照應你,你隻管縮著等到攻破蘇州,就甚個事也沒了。”又想想,還是不放心:“既然老宋都有過敏的東西,你有沒有?到時候也弄些疹子出來唬人,行不行?”

婆媽的簡直不像向來言簡義賅的周少將軍。

葉芷青都快受不了他的囉嗦了:“我自己會看著辦的。過去這幾個月我不是過的好好的嘛,都不用你操心的。”

周鴻在她額頭上輕點了一下:“要不是老宋,你早吃大虧了,還不用我操心嗎?”

葉芷青吐吐舌頭,彼時兩個人已經站在了夜色下麵,被他瞧見那俏皮的小模樣,忍不住俯身下去又親了起來,大掌撫過她的脊椎骨,她隻覺得後背一陣酥麻,都快要問出一句:少將軍您真的從來不近女色嗎?

手法也太嫻熟了些!

***********************************

姚三裏別瞧著沒念多少書,但卻是個滿肚子壞水的家夥。也許是他出身草根,對無產階級的心思都比較了解,自進了蘇州城之後,先是攛掇張九山占了蘇州府衙,又縱容屬下劫掠完了,才開始出安民告示。

沒消停兩日,就滿蘇州府的抓人練兵,為了讓這些人心甘情願跟著張九山幹,竟然將蘇州府銀庫給打開散財。

官府銀庫一部分散給了新兵,另外一部分由張九山以及他手底下得力幹將們瓜分,銀庫告罄之後,便將主意打到了民間。

姚三裏說的好聽:“九爺,別瞧著弟兄們搶了一圈,說不定連這些富人家的根基都沒動到。他們平日鬼精,家裏都有夾牆地窖,專門存放財寶。擺在庫房裏的隻是明麵上的財富,私底下藏的更多。您久在海島,根本不知道這些人藏錢的路數。”

他的話對張九山影響力巨大,當即就讓這位隻在海上橫行,滋擾海岸線漁村的賊首開了竅:“既然如此,明兒就派幾隊兄弟們去各家清理地窖夾牆,看看還能搜刮出多少銀兩。至於各府的奴婢貧民,都搜羅來給老子當兵,願意死心塌地跟著老子的,都發銀子米糧,把各家糧店都鎖了,糧食留著供應大軍。”

此日姚三裏就組織倭兵開始清理各家富紳地窖夾牆,這可苦了不少人家。本來兵禍就死了不少人,當初那些倭兵進城,專挑富麗堂皇的宅子往裏衝,殺人越貨,奸*汙女人,殺死男子。

江南重詩文,蘇州府就有許多世代讀書人家,都注重門楣,許多富紳官眷女子不堪受辱而自盡,整個蘇州城富戶凋零,留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殘之輩,或者主人家全部殉難,隻有幾個忠仆守著宅子度日。

清理行動開始之後,很快這些宅子都被倭寇所毀,這些人見牆就砸,幾乎要掘地三尺,還真讓他們搜出不少主人家藏的財寶。張九山喜的直誇姚三裏:“還是軍師料事如神,沒想到南人多狡詐。”

天色未亮,周鴻就派了周浩來傳遞消息,讓人帶葉芷青跟老宋虎妞等人往貧戶轉移。

他手底下的幾個沒進入張九山倭寇軍中的斥候一直在蘇州城四處查探,周浩也早就被葉芷青催促出去幫他,這兩日都不在酒樓。

“少將軍已經在城西找到了安身之所,讓屬下來接姑娘跟老宋過去,先藏身在那裏,這酒樓遲早要清理過來,到時候你們連藏身之處都沒有。”周浩看看葉芷青那張芙蓉麵,憂心忡忡。

沒有兵禍的時候,女人美貌固然賞心悅目,但逢兵禍,還不如粗笨醜陋的村婦讓人放心。

葉芷青似乎一點都沒有為自己目前的處境擔憂,她還笑著問周浩:“周大哥,少將軍呢?”

周浩眉毛皺的能夾死蚊子,將手裏拿著的粗布男式襖子遞給她:“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將軍的謀反日常霸官傾世聘,二嫁千歲爺容後傳農家記事從妻錦桐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