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有味

分節閱讀58

時候他們還在後麵房間裏為老宋生了紅泥小火爐熬藥,此刻地窖裏亮著燈光,葉芷青被周鴻死死攬在懷裏,掙都掙紮不開,隻能回摟住了他勁瘦的腰肢,將自己整個埋進了周鴻懷裏。

衛央伸手指著周鴻,倒好似患了雞爪風,抖個不住:“少將軍你……你不能這樣啊!你這算是強搶民女……雖然倭寇這麽幹,可咱不能……”他的意識還停留在過去無數次周鴻對葉芷青的嫌棄上,沒有機會充分領會上官的意圖,根本不知道那是傲嬌的周少將軍別具一格的處理方式。

那是他保護自己自尊的方式而已。

——你既無心我便休!

葉芷青在周鴻懷裏笑的幾乎斷了氣,這次再也忍不住了,整個人都笑軟在了他懷裏:“衛央……衛央你想多了!你家少將軍還不至於那麽沒節操!我跟他是你情我願……哈哈哈哈哈哈……”

衛央到底是被惱羞成怒的周少將軍給趕走了,讓他前去找周浩來守著這裏。

等這小子走了之後,周鴻磨著牙問懷裏笑的不能自已的葉芷青:“有這麽好笑嗎?”

葉芷青狂點頭,亮晶晶的眼神裏泛著水光,那是快連眼淚都要笑出來了。周鴻看看旁邊正睡的人事不知的宋魁,跟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的虎妞,隻能按捺下自己的一腔綺思,在她額頭彈了一記:“讓你看笑話!下次再看本將軍的笑話,得閑了再收拾你!”

衛央一路穿街過巷,摸到了周浩的藏身之地,一臉劫後餘生的模樣,拍著胸口萬分慶幸自己遠離了周鴻。他拉著周浩訴說自己被驚嚇到的情緒:“浩哥你知不知道,方才我見到誰了?”

周鴻正無聊,聽到這傻小子問,便逗他:“難道你見到張九山了?怎麽沒把他腦袋擰下來?也省得哥幾個在這裏苦熬了!”

衛央心有餘悸:“我見到葉子了!就是葉子姑娘啊!”

周浩一臉看白癡的樣子看著他:“雖然現在是晚上,可你發什麽夢呢?要是少將軍說這話我還相信,你又不想娶葉子,怎麽也會做這種夢呢?”

衛央再三自證:“真的是葉子啊,她跟著郭三公子來蘇州城了,結果正趕上張九山占了蘇州城,她躲到了郭家的酒樓地窖裏,也不知道怎麽撞上了少將軍,少將軍這會兒還跟她在一塊兒呢,召你過去呢!”

周浩傻了一般看著衛央:“你小子沒騙我吧?這還真是那什麽有緣……千裏來相逢啊?”

衛央比他還懵,連珠炮抖摟了出來:“不止如此,少將軍還把葉子摟在懷裏,當著我的麵兒親人家姑娘的臉。浩哥你說這是什麽意思啊?”

周浩在衛央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傻小子!這是少將軍說動了葉子,咱們快要有少夫人了!”他比衛央可會看眼色多了,聽說此事立刻就摸黑往衛央指定的地方過去了,等見到周鴻拉著葉芷青的手,少將軍竟然還露出幾分有別於以往的殺伐果決的傻氣,心裏暗暗發笑。

不過周浩不比衛央那個傻小子,一根筋的厲害,不會看臉色就算了,連說話也不會,盡招少將軍生氣。

他拍著胸脯向少將軍保證,一定能夠保護好葉芷青!

等周鴻拉著葉芷青叮囑了一堆,就在葉芷青都快嫌棄他囉嗦的時候,才獨自一個人消失在黑夜裏。

周浩坐到宋魁旁邊,推推他:“老宋醒醒!我知道你沒睡!”

宋魁緩緩睜開眼睛,竟然還是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誰推我呢?哎哎頭好疼身上好疼,真是年紀大了耳朵也不行了,受了傷就跟鬼門關走過一遭。”

葉芷青傻呆呆看著宋魁:“宋叔你……”麵憨心奸!瞧著是個不解風情的,沒想到這麽識趣!

她跟宋魁相處的時間久了,最開始覺得他生的牛高馬大,凶神惡煞的初次印象漸漸被 他忠厚老實肯幹的形象給成功洗白,現在真拿他當長輩看,沒想到他不但騙了自己,還知道在非常時刻裝睡。

宋魁這時候才露出點不好意思:“葉子對不住啊!當初是來軍醫派我過來保護你的,說是少將軍的命令,不能讓你有點閃失,當時你在揚州城得罪的人也太多了些,你自己不覺得,可來軍醫都替你捏著一把汗呢!”

周鴻在的時候他一味裝虛弱裝睡,也算是圓了少將軍的麵子。可是這事兒總還是要跟葉芷青講一講,表表少將軍的深情的, 免得小姑娘不知道少將軍情深意重,哪一日再鬧別扭,讓少將軍傷心了。

整個東南水軍營都知道周少將軍清心寡欲,幾乎達到了做和尚的境界,好不容易喜歡上個女孩兒,無論是周浩還是來恩泰,乃至於宋魁這樣的老光棍兒都是樂見其成的,恨不得自己幫著撮合一把,好讓少將軍得償所願。

可是偏偏葉芷青是個有大主意的小姑娘,別瞧著年紀小小,卻見識膽識皆不凡,養活自己不說,連帶著整個揚州城的醫藥行業都被她差點掀翻了天,讓不少人聽到她的名字都要考慮下往後長期的效益。

葉芷青是不知道,但來恩泰身為藥鋪掌櫃,卻知道葉芷青大鬧揚州數家藥鋪之後,一些原來有不法行為的藥鋪都開始收斂,就怕有一天撞在葉芷青手裏,再被她不顧一切的公告天下,到時候這生意也算做到頭了。

“我還真不知道少將軍在背後如此費心,替我謝謝來軍醫!”

葉芷青說不感動是假的,周鴻總是話少,但沒想到他在背後做出來的事情卻早就超過了她的期待。他默默派人保護著她,若是沒有宋魁,其實後來她心裏也生了怯,隻是性情使然,覺得既然發現了就義不容辭,不能眼看著老百姓吃假藥被騙,失財失命。

老天有眼!

第七十一章

張九山虎頭豹眼,一頭卷毛,膚色黎黑,肚大如籮,乍一看像個番邦蠻子,身上卻不倫不類穿著從蘇州府衙裏搜刮來的錦緞衣裳,沐猴而冠,用民間的一句俗語來講,就是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

他的身世已不可考,有說是漁家女與倭寇所生,也有說是從遙遠的海島而來,他說起魏話總帶著些奇怪的音調,似乎入耳就能品出一股子某個偏僻海島的海腥味兒。

他此次帶著兩萬倭寇一路殺將過來,撒豆子似的往沿途駐了不少蝦兵蟹將,倒好似海上生活過膩味了,對大魏秀麗江山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入了蘇州府之後,也隻是縱容手下搶掠一通,之後倒開始張貼告示安民,招兵賣馬,大有與朝廷軍抗戰到底的架勢。

不過鑒於多年惡名昭彰,尤其這幫倭寇進了蘇州城之後禍害了不少人家,本城百姓也拿安民告示當騙人的鬼話,被倭兵砸門而入,拖著家裏年輕的男人去應征,後麵跟著一串老弱婦孺哭著喊著,倒好像是送喪一般。

張九山對此十分惱火,差點將蘇州衙門公堂之上的桌子給劈了:“這幫孫子,跟著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哪裏不好了?哭哭啼啼倒好像老子要他們的命一般!”若不是為了長治久安,依他往日的脾氣,早就下令一刀砍了丟到海裏喂鯊魚去了。

他身邊跟著個黑猴兒似的矮瘦男人,再三苦勸:“九爺將來是要做皇帝的人,等打下了這大魏半壁江山,就立國登基,這些百姓將來可都是九爺治下,全砍光了也不行,倒要慢慢教化,讓他們知道九爺的寬厚仁德。”

這人名喚姚三裏,當初他娘生他,走了三裏地幹農活,哪知道將孩子生到了田間地頭,鄉下人沒什麽見識,就以此為名。姚家日子過的還行,也供了兒子跟著鄉下私塾的先生讀了幾天書,哪知道後來張九山帶著手下殺進村裏來,姚三裏憑著自己那半瓶子水的學問,不但保住了命,居然還成了張九山身邊的狗頭軍師。

張九山在府衙大堂裏呆的氣悶,便吩咐姚三裏跟著,出來散心,順便檢閱抓回來的這幫兵丁。

郭嘉滿臉泥灰一身半舊的布衣,混在被抓的蘇州青壯人堆裏,抬頭去瞧閱兵的張九山,腦子裏揣測著張九山的意圖。

張九山沒念過書,略認得的幾個字還是姚三裏所授,站在一幫蘇州青壯麵前,將抓來的這些人打量一番,搖頭不滿:“這都是從哪裏搜羅來的瘦雞崽子啊?身無二兩肉,恐怕連撐船都不會,就這身子骨打仗,海上的一陣風都能將人吹跑嘍!”

姚三裏跟上來小聲勸他:“九爺,身子壯實都是練出來的,等將這些人練入營中,狠狠操練一番保準壯實。隻是當務之急是務必要讓他們對九爺死心塌地,才能補充咱們的兵源。九爺務必要講些好話,好籠絡他們!”

張九山有幾分不耐煩,可是就像姚三裏說的,身為“帝王”還是要“寬宏大量”,他雖然還未黃袍加身,可是帝王的美德定然也是有的,隻能咳嗽一聲,扯著嗓子講話:“……往後你們跟著爺,金珠銀寶少不了你們的,就算是官府聽到了爺的名字也是要抖三抖的!”

他講話有點粗,但姚三裏認為但凡是人就有弱點,有的人怕死,有的人愛財,但凡利益趨同,便能夠長久。張九山在海島上有金礦,真要論有錢,他也許要比大魏的皇帝還富裕。蘇州府有錢人雖然不少,可拿金豆子隨便發的雇主恐怕也沒幾個。

張九山扯開嗓子講了一通,下麵應者寥寥,姚三裏朝身後打個手勢,立刻有倭兵抬著銀錠子過來,雪亮亮的官銀晃的人眼花,姚三裏笑著哄底下這幫青壯:“九爺出手大方,今日應征入伍者每人發銀一錠,往後打下別的州縣,還有重賞!”

倭兵挨著人頭發銀錠,郭嘉拿到手之後,翻轉銀錠,看到銀錠下麵刻著的印記,果然是蘇州府官銀。

張九山倒是會做買賣,殺了蘇州知府,反將蘇州府的庫銀拉出來收賣人心。拿到銀子的青壯們看到銀錠上的印記,有的露出幾分茫然,有的心有竊喜,暗暗塞進了衣袖裏,想著將來等到朝廷軍打走了張九山,隻要將這銀錠融了重鑄,誰還能認出這是官府雪花銀?

真是天大的便宜!

還有家中姐妹妻子被張九山手下倭寇糟蹋的,存了一腔複仇之念,等待時機。

周鴻的模樣早在張九山那裏掛了號,但衛央等人卻並不引人注目,他穿著一件半舊的褂子,混在人群裏瞧熱鬧,拿到銀子的時候還咬了一口,在銀錠上留下個牙印,笑的傻呼呼的:“真的真的!”引的發銀子的倭兵在他屁股上踹了兩腳:“傻樣!”

旁邊有人對他怒目而視,有的人則暗暗搖頭,還有那些認錢不認人的主兒,覺得跟衛央大約會有點氣味相投,還往他身邊靠了靠,試圖與他聊天。

衛央拿到了銀子,又被拘著跟一幫蘇州青壯一起操練,而張九山大約是真心想要在大魏土地上紮根,在飲食上居然都不曾克扣這幫人,當真拿他們當新兵蛋子訓練。

衛央與郭嘉以前就打過照麵,兩人都在明州城裏混著,逢年過節,郭嘉在明州而周鴻不曾出征之時,在某個宴會之上總有交集的時候。

衛央起先還當自己瞧錯了,好幾次朝著郭嘉張望,後來借著休息的時候湊到了郭嘉旁邊,小小喚一聲:“三公子——”待得郭嘉露出警惕的神情,他才傻嗬嗬上前拍著他的肩膀:“三哥,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怎的也在這裏?”

郭嘉與衛央身份懸殊,他與周鴻本來也不甚相熟,僅能算是認識,但對他身邊的護衛其實印象些微有點撒糊,經得衛央提醒總算想了起來:“我以前是跟著周大哥的,三哥你忘了我也正常,隻是近來周大哥出遠門,我沒得營生,這才在家裏待著。”

“你家周大哥出遠門了?”

衛央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可不是嘛,我家大哥平日就忙的不行,又趕上今年年成不好,事兒也多,他不得到處忙活。我倒是在酒樓裏找了個活計幹,可做小夥計又能賺幾個錢,趕上來個沒錢的女客,還帶著個小丫頭不肯付房錢,還有個黑塔漢子跟著,差點被那姓宋的給打斷了腿,隻能辭了這活計。真沒想到九爺這裏除了管飯還給發銀子呢。”

他一

有味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有味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有味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有味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冠蓋六宮美味農家女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奉旨搶親,紈絝太子喜當娘夫人策亂世神圖鳳臨天下:第七王妃來報道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司茶皇後合歡宮記事將軍令暴虐皇妃唐磚活色醫香我的兄弟叫順溜錦衣夜行辛亥大英雄朕與將軍解戰袍重生三國之臥龍傳人抗戰之血色戰旗三國之蜀漢我做主誤落龍床極品家丁滿唐春皇家娛樂指南穿越之極品書童一世傾城:冷宮棄妃大明小婢宅門逃妾宗女
  作者:鬼羅所寫的有味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有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